第四十章 初至仙门 开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穿越之灵酒师第四十章 初至仙门 开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不过因为还要准备筑基大比,所以最后陆寒晨还是决定等筑基大比过后再把东西给慕涵之送过去。

  距离筑基大比不过十几二十天,再怎么样修炼修为也不可能一下子就上去的,所以陆寒晨只好利用剩下的这几天时间锻炼法术和作战技巧。至于杜夜,其深感自己与陆寒晨的差距,觉得不能再拖他的后退,所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努力修炼。陆寒晨对此乐见其成,杜夜总不能一直跟着他什么也不做,他总有一天得自己去独当一面的。

  时光飞逝,眨眼就到了筑基大比之时。

  此次筑基大比依旧安排在了往常大比的地方——对月擂台。这里是一处开阔的平地,中央有一个擂台,而在擂台正东方则有一个高台,台上摆放着多个座位,由上而下,层次分明。比赛还没开始,这时就已有人坐在了上面。陆寒晨来到这里时,一眼就看到了最上面的几个位置上坐着的风溪,可他还没来得及被吓得脊背生寒,就又被另一个身影给吸引住了。

  那个身影理所当然就是慕涵之。

  此时的慕涵之一袭白衣,衣上若隐若现一抹淡青色,犹如隐匿在缥缈云烟中的仙山那样神秘又令人心往,又似荒漠中一抹生命的绿那样耀眼又令人神驰。

  陆寒晨的视线一直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风溪也随陆寒晨的异样看到了缓缓走来的慕涵之,见慕涵之对他行礼问候微微点头后还打趣道:“涵之越发的俊朗洒脱、清新出尘了,一出场就吸引了一众视线,不像我一个老头子一出来就遭人嫌弃。”风溪年纪虽大,已有几千多岁了,但他的容貌却俊秀非凡,绝对看不出是个老头子。

  慕涵之知道风溪的性格,所以不会以为对方是在讽刺他,他知道对方只是在和他开玩笑,不过知道归知道,慕涵之还是一本正经回道:“风师叔的样貌在宗门算是数一数二的了,我昨还听说很多人仰慕师叔,如果师叔需要道侣的话,涵之倒可以为师叔推荐几人。”

  风溪:“……我不需要道侣,但我觉得涵之可以考虑找一个道侣,我看陆寒晨这小崽子就不错,你看他一见到你眼睛都发直,恨不得整个黏在你的身上。他绝对对你有意思。”

  “师叔说笑了。”说是这么说,慕涵之还是偏头看了陆寒晨一眼,两人视线一相接,陆寒晨很没骨气的偏头看向了其他地方,装作他刚才只是无意间扫向台上一样。

  慕涵之收回视线,仔细思考陆寒晨一直以来的反应,感觉好像还真有点像是风溪说的那样。慕涵之对此没有厌恶,也没有其他的感觉,反正就是很平淡。如果陆寒晨能让他也喜欢上他,那和他结为道侣也未尝不可,如果不能,那陆寒晨也就和以前喜欢上他的那些人一样,保持着朋友之交或者是更疏远的关系,反正对他来说这也没有什么影响。

  风溪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两人,觉得以后的日子恐怕不会无聊了。先前他也有点可惜,为啥陆寒晨就不愿拜他为师呢?以陆寒晨的资质有人收他为徒就应该感恩戴德了,可他却还想拜掌门为师。可风溪现在看到陆寒晨对慕涵之的态度,就知道这小子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像他这样把追道侣放在首位,修仙放在第二位,希望他以后不会感情用事走上歧途。

  随着一声浩荡钟鸣,筑基比赛拉开了序幕。一开始是二十人的混战,只有最后留在场上的五人能够晋级下一轮的比赛。陆寒晨好巧不巧的被分在了第一批里进行第一轮的第一场比赛。陆寒晨觉得自己的霉运体质再次发作了,和他同场的这一批人里,只有两人和他修为一样,都是筑基初期。其余的不是中期,就是后期,甚至还有一位筑基大圆满的。这人陆寒晨也熟悉,就是曾在百草林地遇到的东方穹。

  “陆师弟,还真巧啊!没想到居然跟你同一场。”东方穹慢悠悠的走过来笑着说道。

  “是啊!还真巧!”他一点也不想要这巧合!

  陆寒晨想想自己的修为和他对上恐怕不过几招就得下台了,那他来这还有什么意义,所以等会比赛开始了,还是离这些修为高的远点吧!陆寒晨暗戳戳的决定了。

  东方穹不知道陆寒晨的心思,还以为对方实在紧张害怕,不太熟练的安慰道:“这场比赛没什么的,拿出你对抗金丹妖兽的气势来就是了。”

  陆寒晨:“……”什么气势?吓得抱头乱窜的气势?你确定你不是来挑衅的?

  陆寒晨沉默无语,勉强扯了个笑容,就偏头打量其他人去了。东方穹见此露出一个魅人的笑容,而周围注意着东方穹一举一动的众人见到他笑容的纷纷一阵恶寒,同时都以怜悯的眼神打量着陆寒晨,默默地在心里给这人点了一万只蜡。

  每当东方穹露出这个笑容就有人要倒霉。他们不约而同的都离这两人远了一点,生怕战火烧到他们身上。

  陆寒晨见周围的人或多或少都以奇怪的眼神看他,只觉一阵莫名奇妙。难不成他脸上有花?这些人怎么这样看着他?

  不过陆寒晨来不及多想,比赛就开始了。周围的弟子都纷纷找到对手打了起来。有些还是几人组队围攻一人,显然是先前早已商量好了。然而让陆寒晨奇怪的是这些人都不怎么往他和东方穹身边凑。所以此时的陆寒晨还挺清闲的。

  就在这时那两名和陆寒晨修为一样的弟子好似见陆寒晨身边挺安全的,都躲到了他的身边。陆寒晨还挺奇怪的,他们要躲不应该躲在东方穹的身后,为啥到他这来了?

  就在陆寒晨疑惑不已的时候,那两人突然拿着法器攻向了陆寒晨。站在一旁的东方穹早就注意到了这两人的动作,不过他却没有任何动作,因为他想看看陆寒晨会怎么做。

  只见陆寒晨根本没什么动作,那两人就突然撞在了一起,不能靠近陆寒晨分毫,只要一挣扎他们的身上就会出现伤痕,此时肉眼可见那两人脸上和手上都有着几条血痕。

  陆寒晨微微侧头,笑道:“两位师兄偷袭可不是好习惯啊!”

  那两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陆寒晨就挥一挥衣袖,只见那两人双眼一闭倒在了地上。东方穹见到陆寒晨刚才就只是简单的挥了一下衣袖那两人就倒了下去,饶有趣味的勾起了唇角。他很肯定刚才陆寒晨并没有施法术,所以陆寒晨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东方穹此时只想到了毒。

  显然场上见到陆寒晨此举的其他人也想到了这一个答案。他们觉得恐怕还不能将陆寒晨当成一个好欺负的弱鸡,就在他们想着是否率先解决陆寒晨,以防他用毒放暗招时,陆寒晨突然坐了下来,拿出笛子,似乎准备在此吹曲子。

  在场众人此时只有一个想法:这陆寒晨莫不是想以他那难听的曲子扰乱众人?

  他还真是异想天开啊!只要意志坚定又或者屏蔽听觉就能不受其的影响,再说他那也就只是难听而已,出其不意也许能够让人分神片刻,但他们都知道了陆寒晨的笛声很难听,所以这对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啊!

  这么浅显的道理陆寒晨会不知道么?

  他当然是知道的,至于他会在此吹奏笛子,一是想洗清他吹笛很难听的谣言,二是慕涵之就在台上,他吹出来对方就能听到。虽然他很想吹给他一个人听,但条件不允许。至于这第三嘛,等会就能知晓了。

  “喂!我说你不会真的要在这吹……”

  东方穹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宛转悠扬的笛声响了起来,传遍了整个擂台,也传到了台上坐着的一众长老洞主耳中。慕涵之也听到了这笛声,他的视线锁在了陆寒晨的身上,眼里不知在想什么。至于风溪则摸着下巴,脸上若有所思。

  这笛声……

  穿越之灵酒师



穿越之灵酒师 https://www.avsohu.com/Read/7638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