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初至仙门 丢脸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穿越之灵酒师第二十四章 初至仙门 丢脸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只见陆寒晨脚下如涌泉一般喷涌出层层水流,水流绕着陆寒晨旋转逐渐形成一个水球将其包裹了起来。水珠没有一滴粘上陆寒晨的身上,两者可谓是泾渭分明,同时又密不可分。

  突然陆寒晨脚下的水流骤然加强,包围着陆寒晨的水球直接被冲了出去,直接顺着天梯扶摇直上。

  “这天梯可并不短,他这样能够坚持到走完整条天梯么?”张庐浩自言自语道。其虽是疑问般的语气,但是看起样子却是肯定陆寒晨坚持不了多久,恐怕最多也只能到天梯的一半而已。

  “能不能通过,接着看下去不就是了,反正也不费你多少时间!”魏乐膺接了张庐浩的话说到。

  张庐浩闻声立马就想呛回去,但是被蓝宸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后就马上闭了嘴。他们这些人都归蓝宸管着,这还并不是他们这么忌惮他的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打不过人家啊!每次都是被他压着打。蓝宸和他们过招可都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他们实在是惹不起啊!

  另一边,陆寒晨果然如张庐浩所想,在快到阶梯的一半时其的冲劲已经快要没有了,他的灵气也消耗了不少,眼看着马上就要摔到天梯上了。

  就在水球快要落到天梯上时,却从中又分离出了一个水球,水球呈现椭圆形,像是一个护盾,其正位于陆寒晨的身后。只见其中灵光乍现,灵气像是快要溢出来似的。

  随后,不知怎么那个椭圆形圆球突然又融入了大水球里,大水球整个又突然具有了冲天之势般一跃而上,只冲天梯之顶而来。

  在山上注视着陆寒晨一举一动的长老和洞主都愣住了。只有蓝宸面无表情并无被震惊到样子。

  “这人居然借压力遇强则强的这一点让压力变大,然后将压力变成推力直接冲了上去。这要办到对灵气的控制力以及角度的把握要求挺高的吧!他一个练气阶的居然能把握的这么的好?”张庐浩惊叹道。

  “把握的好不好还得再看看,他这明显还缺了点劲,他最多只能刚好到天梯的顶端,却过不去。”魏乐膺有点看不上陆寒晨,这样只顾眼前,却不为后面考虑终究是走不长远的。

  “确实是这样不错。这还真是可惜了。”魏乐膺身边一位长老惋惜道。

  “为何可惜?既然只差临门一脚就到了,他难不成会放弃这机会?他应该会坚持通过天梯的!”张庐浩身边一洞主却觉得陆寒晨是个可塑之才,他觉得陆寒晨一定会通过试炼。

  “就算他想坚持,那他也还得能够坚持才行啊!他这明显已经耗空了灵气,到最后他根本没力气再通过天梯。”一位洞主觉得对方说的不对当即反驳道。

  蓝宸被这几人吵的不耐烦后发话了,“到底如何,看着就是了。”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眼睛发直的看着监视着陆寒晨的留影石画面。不知是被蓝宸吓的,还是在和其他人暗暗较劲。

  陆寒晨看着前方近在眼前的最后一道台阶,他知道自己没办法直接冲过去,所以他一直在思考着要怎么办。好在天梯尽头两边是茂盛的树林,天梯上空横着许多参差不齐的巨大的树枝。

  陆寒晨从储物袋里拿出他以前的法器长鞭。将其缠绕着树干上,千钧一发之际他借助长鞭直接荡了过去。因为压力的影响,陆寒晨双手紧紧的抓着鞭子不放,鞭子也紧紧的缠绕着他的手,深深的嵌进了他的肉里,鲜血从其手上滑落淋湿了衣衫。

  陆寒晨有惊无险的落在了天梯前的空地上,但其因为灵力耗空以致体力不支,是以甫一落地就整个倒在了地上,而且还是脸着地。这下他的脸丢的更大了。

  陆寒晨觉得全身都使不上劲,但是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他还是感觉得到的,所以他还是费劲抬起了头,准备翻个身仰躺在地上。可当他一抬头一熟悉的身影却落在了他的眼里。

  那人不正是他先前在仙门脚下见到的那个俊朗非凡的男子么?

  陆寒晨在对方的视线看向他的时候,当即又把头低了下去,不知怎么他莫名不想对方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

  “你们几人先带他下去休息。”一清冷却并不无情的声音响起传入陆寒晨的耳中,他暗暗感叹这人的声音挺好听的,清冽富有磁性,如笛声宛转悠扬,在其耳畔久久不曾断绝。

  被吩咐的几人一愣,其中一人回过神来说道:“师兄,不久就是峰主亲临挑选亲传弟子的时候,现在送他下去休息是否不妥,如果耽误了……”恐怕不只这人会心生怨言,各峰主恐怕对其的映象也不会好到哪去吧!

  “无妨,直言是我吩咐即可。不会影响长老、峰主对其的评判的。”

  “是。”

  几人按吩咐扶起陆寒晨,将其往内门弟子的住所送去,陆寒晨没有再听见那人的声音,在其被带走的时候,他瞟了几眼那人,像是要把他给看穿似的。那人似有所感看向陆寒晨,陆寒晨立刻闭眼装昏迷,黑色长发还遮住了他此时的样子。那人皱了皱眉,他深知陆寒晨并没有昏过去,可是对方不知为何一直盯着他看,而他一但回看过去,对方都会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明明先前这人不还大咧咧的盯着他看么?为何现在倒还变得跟个大姑娘似的腼腆了呢?

  陆寒晨如果知道这人是怎么想他的,绝对会不再顾及什么形象大呼“冤枉”的!然而可惜的是他并不知道。

  陆寒晨被带着行了一段路程后,他突然出声问道:“诶!刚才叫你们送我去休息的那人是谁啊?”

  那几人并没有被陆寒晨这突然出声给吓到,不但如此,其还有条不紊给其解答道:“那是我们的师兄慕涵之,他是掌门的徒弟,也是慕家的大公子,慕家下任继承人。慕师兄天赋惊人,只不过才十八岁距离金丹不过一步之遥。”

  陆寒晨:诶?那人才不过十八么?看来这人还挺早熟的,他根本就看不出那人有何青涩之感,反倒是一副可堪重任的成熟稳重的模样。

  不亏是他看上的人!

  陆寒晨觉得自己的心雀跃得都快要飞出来了。慕涵之刚才担心他了,不是么?虽然可能只是出于同门之谊什么的,陆寒晨却直接将这个忽略了过去。

  陆寒晨以前对什么一见钟情都是嗤之以鼻的,认为这也都是电视机和小说的情节。不过这事发生在他的身上时,他却觉得这却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人都是视觉动物,第一印象是最重要的,这能为以后的好关系打下基础。一见钟情和这有点相识,只不过他的第一印象好的过头,直接从友情跳到了爱情而已。

  陆寒晨一直沉寂的心没有因谁而动过,他一直怀疑过他是不是没有爱情这种感情,但当他见到慕涵之时,这颗心动了,还动的异常剧烈,那时他明白了他并不是没有爱情这种感情,而是没有遇到能令他心动的人而已。

  陆寒晨对自己有了喜欢的人接受良好,对于自己动心的人是一个男人他也接受良好。只是他感情经历为零,要怎么把人追到手这令他很是苦恼,而且对方一看就是背景深厚,家大业大,天资过人。他又拿什么追人家?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让他动心的人他可不想什么都不做就放弃。

  “问你们个事啊?你们慕师兄有喜欢的人么?有未婚妻啥的么?”

  “你问这作何?”其中一人皱了皱眉头警惕的问道。

  “没什么,我不是看他长得那么人神共愤,想必爱慕他的人不在少数,就好奇究竟谁能得到他的青睐呢?”陆寒晨随口胡绉道。

  “这据我所知慕师兄并无对任何人有过那种意思,不过我觉得紫棠师姐的可能性最大,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嘛!紫棠师姐可是常与慕师兄一起同行的。”

  紫棠?这又是哪根葱?他还没行动呢,就冒出了个情敌!

  “好了,你的屋子到了,就是这,是你自己进去,还是我们把你送进去?”

  “你们觉得我这样子能够自己进去?”

  众人看着陆寒晨脸上的红痕和青紫淤痕,再打量了他软绵绵的身体,面面相觑,最后果断的把他送进了屋子放在了床上。之后几人就好心的给陆寒晨关上房门离开了。

  陆寒晨躺在床上,思考着这一天发生的事,觉得自己一生的脸都丢尽了,尤其是在慕涵之面前,先是看人家看傻了,这又摔了个狗吃屎被人家瞧见了。不过好在对方没有看到他的脸。

  陆寒晨完全没有意识到人家只要神识一扫自己的脸在他的面前就像是剥皮的桃子一样显露无疑。这也是慕涵之立马发现陆寒晨就是先前直愣愣盯着他看的那人的缘故。

  陆寒晨在床上躺着想着些有的没的,渐渐地眼皮一沉,不知不觉间直接睡了过去。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一阵急促又响亮的敲门声吵醒的。

  “喂,快起来了!那个脸着地的师弟!”

  刚睁开眼恰好听到对方喊话的陆寒晨:“……”

  陆寒晨无语的打开了房门,只见外面站着一个异常高大的汉子。陆寒晨咽了咽口水,很想问眼前这人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

  “这位师兄,有什么事么?”

  穿越之灵酒师



穿越之灵酒师 https://www.avsohu.com/Read/7638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