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唯有正道为捷径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藏弓之少侠第六十三章 唯有正道为捷径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人言蛊惑,不可信之。

  欧阳毒看着柳白,“无门能在几十年间,做到江湖皆知的势力,自然要有些走捷径的方子。”

  柳白盯着欧阳毒,天人交战,尤为激烈。

  “想一想,一举成名,夺得魁首,名震江湖。如此一来,便可以行侠仗义,锄强扶弱。只需付出一点点的代价,便可以梦想成真,少走多少弯路。”

  柳白紧紧盯着欧阳毒,仿佛盯着一柄绝世弓箭,眼神一片浑浊,呼吸也不禁急促起来。

  “你只需拜入我无门,我便将此方子,传授给你。”

  柳白缓缓伸出手。

  “啪。”

  一道清脆的声响,响彻整个房间。

  柳白瞬间清醒,一开始极为不解,可看到欧阳毒,那双极为冷漠而又失望的眼神时,便觉得甚是惭愧。

  “凭你资质,苦修十年,自机会踏入极境,但若是走此捷径,此生再无踏入极境之可能。”

  柳白黯然羞愧,低着头,恨不能将头埋在地里。

  “贪图一时突飞猛进,日后必然会停滞不前。如何抉择,皆在于你。”

  柳白依然低着头,不知所措。直到一股清风袭来,才慢慢抬起头。可眼前,却已空无一人。若不是桌子上摆放着棕色药瓶,甚至会认为,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幻泡影。

  拿起药瓶,旁边放着一张纸,纸上写着“连服七日,每日一粒。”

  毫无疑问,这便是欧阳毒口中所说的“捷径”。打开药瓶,一股浓烈的药草香味,刺激着味觉,仿佛在告诉他,“只要吞下我,夺得魁首,轻而易举。”

  将瓶口靠近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这种浓烈的草药味,牢牢记住。

  柳白渐渐睁开双眼,眼中那股浑浊消失不见,恢复成以往的清澈。将药瓶完好放回,盖上瓶塞,用纸包裹起来,走到窗前,用尽全力将药瓶远远丢出,深吸一口气,大喊着,“下次考验我,来点更难的!”

  少年之声,格外有力,虽是一片空旷,却久久不能消散。

  欧阳毒站在房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发自心底,甚是愉悦。

  三个月的修行,欧阳毒所能教授的本领,极为有限。除了气感之外,唯一能帮柳白的,便是不断打磨其心性。

  作为欧阳毒唯二,教过之人,柳白最让他感到惊喜。看着少年关上窗户,开始练弓。

  欧阳毒起身准备离去,但就在转身的片刻,眼角余光似乎捕捉到一个身影。

  那道身影手弯腰拾起一件物品,似乎是柳白刚刚丢出的药瓶。

  欧阳毒停住离去的身影,眼神一转,脸上渐渐露一股出邪恶的笑意。

  ······

  一个时辰之后,欧阳毒回到跃龙门客栈。打开地字二号房门,门内地上坐着一名少年。

  少年长相眉清目秀,身上穿着素色长袍,一看便是寻常人家子弟,脸上有些自卑,但此刻修行之时,身上气势格外沉稳,不看相貌,甚至会以为,他是修行多年的内家高手。

  欧阳毒看着此少年,不自觉间,便将他与柳白,相比较起来。

  单论比武一项,柳白恐怕不是一合之敌,但论心性而言,此少年却是拍马不急。好在此少年,继承了其父用毒暗器之天赋。

  此次参选鸿鹄大会,如不是碰上慕容惊鸿与洛晨曦,名列前茅不成问题。

  少年缓缓睁开双眼,见到欧阳毒就在眼前,便立刻起身躬身行礼,面露敬仰。

  “前辈是否饿了,飞雨这就吩咐小二,做些吃食。”

  “不急。”欧阳毒摆了摆手,指着身前座位。

  飞雨拱手行礼,坐在欧阳毒面前。

  “此次鸿鹄大会,截至目前,只有两人你不可硬碰。”

  “南慕容,北晨曦。”飞雨说道此二人名字时,脸上并无羡慕,更无倾佩之情,“前辈,果真踏入极境了吗?”

  欧阳毒先是点点头,接着说道,“此极境非彼极境。”

  “飞雨愚钝,还请前辈教诲。”

  “江湖中人以为的极境,乃是极境大成。他们二人,只是初入极境而已,并非不可胜之。”

  飞雨眼神中渐渐露出惊喜之情,“飞雨可有胜算。”

  欧阳毒看着飞雨的眼睛,飞雨不自觉间,身体后退,略有弯腰,避其眼神,“我若是说,毫无胜算,你遇见慕容惊鸿时,是否立即认输?”

  飞雨听见欧阳毒如此询问,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欧阳毒眼中闪过一丝失落,“我若是说,你可胜之,你是否便能胜之?”

  飞雨看了一眼欧阳毒,哑口无言,更加不知该如何作答,局促不安。

  欧阳毒不禁叹息了一声,飞雨听闻叹息,渐渐低头,仿佛是犯了错被训斥的孩童一般。

  “年方几何?”

  飞雨愣了一下,结结巴巴回答道,“两个月前,刚过了十七生辰。”

  欧阳毒点了点头,“如此算来,你我相识应有十一年有余。”

  飞雨连忙说道,“前辈对晚辈,犹如再生父母,晚辈没齿难忘。”

  欧阳毒看着充满感激的飞雨,心中隐有不忍,可是为了报仇雪恨,也只能如此。

  “十一年来,我对你倾囊相授,别无他求,只有一件心愿未了。”

  “飞雨愿意赴汤蹈火。”

  “远比赴汤蹈火,更加艰难。”

  飞雨不禁有些疑惑,缓缓抬起头,恰逢对视欧阳毒的双眼。

  那双眼睛里满是冷漠的仇恨,是一种隐忍多年的憎恨。

  “我要你进入唐门,成为唐门之主。以报当年唐门,弃我之仇。”

  欧阳毒一字一句,说完这句话,仿佛一件一件冰冷的暗器,打在飞雨身上,身体跟着颤抖。

  到了此时,飞雨终于明白,为何欧阳毒,倾囊相授的内功心法,身法暗器。竟然与唐门如此相似,实际上根本就是唐门内的正宗修行之法。

  “待你成为唐门之主后,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一个只有唐门之主,才能杀死的人,也是当年陷害我之人。”

  飞雨拱手作揖行礼,眼中满是决绝,“飞雨定不负前辈嘱托。”

  欧阳毒盯着飞雨,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

  过了许久,方才悠悠开口,“最后一日报名,如此一来,便可避开他们二人。切记,若非紧要关头,切不可运用唐门暗器手法。”

  “晚辈谨记。”

  飞雨连连行礼,再抬起头时,面前却已空无一人。

  藏弓之少侠



藏弓之少侠 https://www.avsohu.com/Read/7576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