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怎么可能?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总有宿主想害朕第一百零四章:怎么可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道擎司,审查室中。

  刘源道大腹便便和一个清秀女修司员坐在桌前,正在审查郑逸。

  刘源道皱着浓眉,肃然看着郑逸,一幅“刚正不阿”的神色。

  “尽管你说的不无道理,就算你杀了陈锐锋也天经地义,但已制服了陈锐锋,你却斩断陈锐锋的四肢,即便为了防止他反击,你斩断他双手手腕就够了……

  我们道擎司只看事实,不管你什么理由,你的做法十分恶劣,按照我道擎司的规矩,就应当关你五天禁闭让你好好反省,避免再次发生……”

  其实这种状况,通常来说都会走个程序然后让人离开。

  只不过考虑到郑逸和青柠有关系,他便有意为难郑逸,坚持关郑逸禁闭,赵靖承应该不会不管,给他打个招呼,他再放过郑逸就是了。

  这样,也算赵靖承欠他一个小人情。

  赵靖承的人情很有价值。

  根本上来说,他并不想为难郑逸。

  郑逸是沐清雯的外甥,他打开郑逸个人信息就已知道。

  沐清雯和普通大学道擎班修者不同,四年前答应了道擎司的招揽,今后加入道擎司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所以道擎司小部分修行底蕴对沐清雯开放。

  沐清雯偶尔会来道擎司翻翻剑法之类的典籍、残卷,道擎司中大部分人认得沐清雯,谁都清楚沐清雯很有前途,他自然不想因为点鸡毛蒜皮开罪沐清雯。

  反正最后肯定会让郑逸离开,不会开罪沐清雯,还能送赵靖承个人情。

  何乐而不为?

  这是一种处事智慧,他默默为自己的智慧点个赞!

  郑逸平静注视着刘源道,心中早已爆粗。

  我吃你妈奶了,非跟我过不去?你特么有病吧!

  原本经手他这件事是一个青年司员和眼前的制服小姐姐,做了笔录就准备让他走了,结果这死胖子横插一脚,打发走青年司员,无论如何就是要关他禁闭。

  “刘队,他年纪不大,才十八岁,不知轻重,我看还是算了吧!”制服小姐姐语气温和向刘源道求情道。

  她和沐清雯认识,交情谈不上。

  但既然今后沐清雯会加入道擎司,那怎么也该讲点情面。

  一个小时前,得知郑逸是沐清雯的外甥,她就已经通知了沐清雯。

  估计沐清雯快到了,沐清雯是司长亲自招揽的人,她拖下时间,等沐清雯来了和司长打个招呼,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刘源道无奈叹口气:“我这也是为他好,正因为他年轻,所以关他禁闭,让他好好反省,免得今后误入歧途,不然我何必为难他?”

  刘源道话音刚落,一个身穿熨帖灰衬衫的中年儒雅男子走了进来,气度不凡,打量了郑逸一眼,看向刘源道肃然问道:“打算怎么处理?”

  刘源道和制服女司员连忙站起来,态度恭敬:“司长好!”

  郑逸诧异看向司长。

  他这点破事,司长都来过问,要不要这么隆重?

  你们道擎司一个个都这么闲吗?

  不过这位司长应该是副司长,那位堪称沪海最强者的正司长他看过照片。

  刘源道面带谄媚不失体面的微笑道:“因为考虑到他斩人四肢比较恶劣,所以打算关他五天禁闭让他好好反省,以免他误入歧途。”

  尽管刘源道表面恭敬谄媚,心里对副司长金天易毫无好感。

  金天易是上个月真灵宫强行安插空降到沪海道擎司的,直接就安排了副司长,道擎司修者对真灵宫怨念很大,谁都不喜欢这个副司长。

  可能因为新官上任,金天易什么事都想插手管管。

  现在又来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金天易闻言,略微沉吟。

  郑逸遇修者截杀的事情他刚已经了解过,斩人四肢确实有点恶劣,按照道擎司的条例可大可小,刚刚赵靖承来接女儿,已给他打过招呼。

  所以他见郑逸半天没有出来,就过来看看。

  他以前只知道赵靖承这个人,并不认识。

  然而赵靖承修为还在他之上,这种小事他怎么也应该给个面子。

  不过他十分清楚,他来道擎司不久,又是空降副司长,难以服众。

  刘源道在道擎司资历老,已经决定关郑逸禁闭,他若没有充分理由就否决刘源道的决定不太合适,刘源道嘴比较碎,传出去对他建立威信不利。

  好在他是副司长,有权限知道一些只有司长才知道的秘辛。

  稍稍一想,就有了充分的理由。

  他正色以沉重的口吻道:“他斩人四肢做的确实有些过,不过陈某截杀在先,为了防止陈某反扑或者今后报复,他这样做道理上也说得通。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乃烈士之后,烈士子女应该受到优待,他父亲在世为大华的科研做出过巨大贡献,我们不能寒了……”

  “什么?你别胡说八道!”郑逸只感觉天雷滚滚,心中巨震,嗖的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看着金天易,他爸死了?这怎么可能?

  他目光锐利,怔怔看着金天易,想从金天易神色看出一切是虚假。

  他根本不相信,他爸只是搞研究的,又不是上战场,怎么可能说没了就没了。

  见郑逸难以置信,金天易有些莫名其妙:“你不知道?这是四年前的事了!”

  四年前郑逸父亲就已罹难。

  都这么久了,郑逸生为人子,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觉得郑逸肯定清楚,这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当做帮郑逸开脱的理由。

  他回头看向刘源道和李青青,见两人都是一脸怪异的错愕。

  忽然他意识到,难道他叕说错话了?

  四年前的事刘源道和李青青都参与过,自然清楚,但司长已经下了封口令,今后谁也不准提起,谁知道金天易随口就吐了出来。

  四年前?四年前?郑逸如遭雷击,身形一震。

  看三人神色,他知道这事恐怕是真的,这种事,别人不可能乱说。

  四年前他父亲就已经去世了!

  一切太突然,猝不及防,金天易随口一句话就给他揭露了这沉痛的事实,令他受到巨大打击,双耳嗡嗡作响,脑海一片空白。

  他想都没有想过,自己父亲已经去世,而且还是四年前。

  四年来他父亲隔三差五打电话,和以前一样损他,每个月都会给他打生活费,每年物业费乱七八糟的费用都会提前交上……

  他怎么可能想到父亲已经去世?

  也正因如此,突然的消息让他无比受伤,他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那么,这四年来到底谁在给他打电话?

  谁在给他每月打生活费?

  “我并不清楚你不知道这件事,节哀!你……”金天易歉疚语气温和道。

  郑逸没理金天易,此时心绪复杂百感交集,脑子一团乱麻。

  他不愿继续待下去,只想找个地方静静,推门而出,一脸伤感的离开了道擎司。

  -

  求票票!求一切!

  总有宿主想害朕



总有宿主想害朕 https://www.avsohu.com/Read/7561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