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故事篇12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家娘子要纳夫番外故事篇1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夏凌儿为各位夫人敬过了茶,又把目光停在了沐易辰身上,沐易辰在对视上她的目光时,嘴角明显得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她亦是眸光冷傲地对着他。

  沐易辰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书毫不怜惜地扔到她的脚下,冷冷地说:“好好给我熟记于心。”这是成亲后他跟她说的第一句话。

  夏凌儿低头看去,“沐府家规”四个字她还是认得的。

  她就知道他肯定不会轻意放过她,逼婚这件事的确是触碰了他的底线。

  月禅远远地站着,眼圈泛红,她也在替她家公主伤心,觉得公主真是太委屈自己了,不明白公主为什么一定要嫁给沐小王爷做这七夫人,更想不明白沐小王爷以前对公主也挺好现在怎么对公主这么狠心。

  夏凌儿的心再次隐隐作疼,此时他多想找个依靠,可他能靠谁呢?唯一被她当做依靠的他,亦是如此对她,更不要说是其他人了,现在这几个女人怕是正巴不得看她的笑话呢!

  夏凌儿谁也不敢看,她心里也怕看到一双双讥讽的笑脸,她直直地盯着那本家规,脸上带着宠辱不惊的平静,静静地蹲下捡起来那本家规,紧紧地拿在手里。

  “都去用早饭吧!”沐易辰冷冷地说了一句,起身走过她身边时更是无情地冷哼一声。一

  这几位直夫人呢,有时候大家也会一起吃个团圆饭,不过只有沐易辰在家的时候,今天嘛,难得王爷再次新婚,自然依例也应一起吃个饭。

  一个个越过夏凌儿随王爷而去,五夫人更为嚣张,倒是六夫人沈怜心温柔莞尔地笑着对她说:“公主,走吧!”一言一行都透着礼让谦逊,总之一种难得的好感。

  夏凌儿亦是尴尬一笑,和她并肩走去。

  到了餐厅大圆桌,沐易辰自然是主位落座,其他位置嘛,倒也没有按谁大谁先进王府那么安排,到底是谁得宠谁就有优势,五夫人一直抱着沐易辰的胳膊,随着他落座,同时便坐在了她左边。

  夏凌儿与沈怜心走在最后边,进门时沐易辰已经坐下了。

  “怜心,坐到本王身边来。”沐小王爷命令地示意沈怜心坐到了他的右边。

  “是!”沈怜心像是个乖顺的孩子,默默地走了过去。

  夏凌儿顿时也停下的脚步,像灌了铅一样,想迈步却怎么也抬不起脚来,他再一次往她的心口捅了一刀,他就这么容不下她吗?他以为他也只不能接受她,但她没有想到会如此的折磨她,他容不下她也就算了,没想到他连有人跟她友好地打个招呼他都不能允许,夏凌儿紧握着拳头,吞咽了下口水,强忍着一切他给的委屈。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夏凌儿知道她们现在都把她当笑话一样在欣赏。

  夏凌儿把一切都忍下,她也只能都忍下。

  她迈着沉重的步子,终于走到桌子离他最远的距离坐下,说是最远倒是正对着他的位置。

  别人都已经开始吃了,她才落座。

  夏凌儿低着头,食不知味地一粒一粒米地放进嘴里,若不是强做样子,恐怕她连一粒米都吃不下。

  而此时她的对面则是欢声笑语,夏凌儿也只能默默地听着,不敢抬头去看,她再强硬也是个弱女子,尤其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更显得懦弱,眼泪一直在她的眼里打转,无论好再怎么强忍,但是由于是低着头,眼泪很容易的就掉了下来,清晰地落在了眼下的桌子上。可能他们都看见了,但也只能装做没看见罢了。

  夏凌儿放下筷子,突然起身,低头道:“我吃好了,请王爷与各夫人慢用。”

  热闹的气氛突然就愕然停止了,都看着夏凌儿,她刚转过身去,就听沐易辰说道:“坐下!在这吃饭没有提前离席的特例。”

  他还是那个霸道狠心的语气,夏凌儿忍着怒气,说道:“我不舒服。”

  “坐下!”态度更加的凌冽吓人,就如同那次她伤了他的手时一样的戾气吓人,她知道他的态度是不容她反抗的。

  夏凌儿伸手抚去又落下的泪水,平复了一下情绪,尽量保持着冷静,转身坐下。

  夏凌儿面无表情地坐着,眼睛毫无焦距地放空在眼前的那碗米饭上。

  而沐易辰则跟他的五夫人六夫人左拥右抱地嬉戏,完全就不是在吃饭,分明就是在调情,不知道是平常就这样,还是故意做给她看的。

  夏凌儿突然抬起了头,直直地看向沐易辰,依然面无表情,但眼眸里还是那个倔强的样子,只是她忘了她现在正是沐易辰最不喜欢的女子形象。

  沐易辰直接无视夏凌儿的直视。

  夏凌儿也不知道她就这样麻木地看了我久。

  “今天记得去给老夫人请安!”沐易辰终于吃完饭了,依然凉薄地神情看着她。

  夏凌儿没有说话,有什么可说的,他也未必想听她说话,她听着照做就是了。

  “那还跟以前一样我们都陪着去吗?”五夫人倒是接上了沐易辰的话。

  以前每进一位新人,可都是一起陪着去向老夫人请安的,只是今天,这五夫人安青璃应该是故意让夏凌儿更难堪罢了。

  “不用,公主自己去就行了。”他冷冷地给她做了决定。

  “我也好长时间没见老夫人,也挺想念的,今天就让我陪公主去吧!”沈怜心温柔的话语爱着一股温暖,像是在向沐易辰请示,又像是表达她的意愿。

  但又被沐易辰果断拒绝:“今天你哪儿也不能去,就在家好好陪我。”依然透着霸道。

  夏凌儿沉默不语,只听着他们一言一语的暗嘲热讽,但有一点她也明白,沈怜心倒像是真心对她。

  夏凌儿与沐易辰的眼神交集像是赌气一样,都透着气势汹汹的波澜。

  她明白他就是在惩罚她,惩罚她的任性,惩罚她的一意孤行非他不嫁,更惩罚她的逼婚。

  沐易辰手拉着沈怜心起身走了,接着一个个也都起身走了,诺大的饭桌上此刻就剩夏凌儿一人呆坐着。

  月禅见一个个都走了,她就赶紧进来看公主,走向呆坐着的夏凌儿身边,轻声唤了声公主。

  她看到公主眼前的饭根本就没有动的样子,心里又是替公主一阵酸楚。

  “公主,我们回去吧!”

  夏凌儿听到月禅的说话,她才突然醒过神来,挑一下眉故做轻松,起身走了。

  这给老夫人请安自然是躲不过的,自己去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她夏凌儿这点胆量还是有的,再说了她又是公主,她还能为难她不成吗?

  只是这去了,她才知道在古代那媳妇可是不好当的。

  早上她打了五夫人的丫鬟,还有他那些慷慨激昂的她是小夫人没有七夫人的演讲,竟然这么快就传到了老夫人耳朵里。所以老夫人很不高兴,完全就只是把她当成侍妾的身份说教一番。

  主要无非就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什么以公主身份不准王爷再娶妾室那是悍妇所为,甚至直接下达最后通谍,生不出孩子他还会让他儿子再娶的。

  夏凌儿没有反驳一句话,并不是认同她的说法,更不是害怕什么,而是觉得没必要,毕竟是不在一起住,何必再让她老人家不高兴呢,随她怎么说就是了。

  等她说教痛快了,夏凌儿便离开了,回了沐王府。

  一进这沐王府,跟着的月禅就又替公主抱怨起来:“公主我看还是回宫住几天去吧,沐王爷根本就是成心欺负公主,那几位夫人更是跟着一起添乱,合起伙来欺负公主,等回宫了一定得禀报了皇上,不能任由她们欺负公主。”

  夏凌儿何尝不是进了这王爷的门来就感觉讶异,浑身的不舒服,可这是她选的路,所以她得努力,努力改变现在难堪的局面,所以她在听了月禅的抱怨后,打起精神来,精神饱满地转身,双手紧紧地握着月禅的肩膀,笃定地说道:“月禅,抱怨是没用的,现在在这王府里,我们两个算是相信为命了,就像以前在凤鸾山时一样,所以你不要就知道抱怨,你也要给我打起精神来,我们一定要在这里好好地混下去,不能给我拖后腿哦,这里的一切都不许跟皇上提起,知道吗?”

  公主一下子说的话太多了,月禅一时还没消化完呢,瞪大了双眼,直对着她点头。

  夏凌儿淡然一笑,说道:“这就对了,走吧!我们奋斗去了!”

  说完,夏凌儿莫名地一阵心酸。

  很快到了第三天了,应该是回门的日子了,但夏凌儿却让人给皇兄带去了消息,说暂时不想回去,等过几天想回去了就回。

  也的确不能回,她料定这沐小王爷是绝不会跟她一起进宫的,所以让她一人回去跟她皇兄说什么,她怕她会忍不住跟皇兄大哭起来,所以是万万回不得。

  她这三天成亲后依例见了沐易辰一回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人,他每天都在五夫人安青璃那,根本就不会想到她。

  夏凌儿则天天拿着一本家规,寸步不离手滴一直拿在手上,真的是背啊背啊,沐小王爷让她熟记她还真当真了。

  月禅不免忘记了公主交待的话,又开始抱怨了。

  “公主,我们现在天天连王爷的面都见不到,您还有心情背着什么家规。”

  夏凌儿也跟着月禅的怀心情叹了一口气,低迷地声音说道:“那还能干什么呢?他就交待了这么一件事情,我再做不到的话,我更没有机会跟他说上话了。所以开始吧!”

  把书递到月禅手里,让她帮忙对照,她则又一次地开始背起来。

  “......“

  “错了!”

  “......“

  “错了!”

  “......“

  “错了!”

  .....................

  无数次的错误,让夏凌儿都开始愤怒了,从新拿回来,自己再次翻看着。

  一定要熟记才可以。

  又过了一天,夏凌儿已经四天没有看见沐易辰了。

  晚上的时候,沐易辰一个在书房写字,这算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吧!写字可以让他能静下心来,无暇多想。

  突然随着他的侍从的阻拦声传来,他书房的门跟着便打开了,夏凌儿竟然一身男装进来了。

  这宅子里的人都知道,王爷的书房禁止府里的任何女人进入,这里是属于他的一片净土,她是为了避免他的这些女人们进来打扰他想清净的心。

  夏凌儿第一次过来时便被这个理由打发走了,所以才换了男装重新闯了进来,想见他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他又不会去她的院子里,难不成让她去别的女人房里找他吗?

  她只能闯进他的私人领地来见他了。

  沐易辰看到她的到来,眼里明显燃起不悦,幽暗的深眸透着一丝戾气,夏凌儿再一次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他摆了一下手示意侍从出去。

  “你来这干什么?”说着低下了头,气定神怡地继续写他的字。

  夏凌儿抬步向前,走到他的书桌前,把那本沐府家规放在他的面前,笃定地说:“王爷吩咐的事,凌儿已经做到了,自然是要来给王爷复命的。”

  沐易辰放下手里的笔,伸手拈起那本家不算薄的家规,随手翻开,抬眸又看了一眼似乎很有把握的夏凌儿,心里就在想:不会还真去背了吧?这么厚也能全背下来?沐易辰不禁怀疑起来。

  夏凌儿见他打开了书,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她便朗朗有声地真背了起来,一字不差,不打结不停顿地一气呵成,还直是让沐小王爷对她刮目相看。

  看来她是真用心了,心里莫名地飘过一丝悸动。

  沐易辰低头惊讶了那么片刻,随即又被冷傲的寒霜遮盖了双眼,把那本家规往边上一放,冷笑一声说道:“让你熟记又没有让你去死记。”

  夏凌儿没有立马接上他的话,只站在原地静静地注视着他,他没有过多地看她,又继续他涓涓流水般地字。

  “王爷,对凌儿的惩罚是不是可以结束了?”夏凌儿的语气,明显没有了刚才背诵家规时的傲气,而是变得低沉,维诺,更显出做错事小女人的懊悔。

  “什么?”沐易辰惊讶地抬头,看向她,她也知道她做错了事,她也知道她应该被惩罚,但她不知道她的这个错误在沐易辰看来是不可被原谅的。

  “谁告诉你我这是在惩罚你?”沐易辰眼眸里再次怒意肆虐横生。

  “不是惩罚那你这算什么?你这么折磨我,你心里就舒服就高兴了。”夏凌儿明亮的眼眸里也平添了一丝灰暗的幽怨。

  “哼,这就是你非嫁不可的结果,嫁过来之前你就应该想到的。”沐易辰依然的凉薄无情。

  沐易辰的话,让她无力辩驳,他说得一点没错,是她一真哭闹皇兄才如愿地嫁给了他,他有理由对她各种折磨,她没有理由不接受。

  沐易辰舒了一口气,又说道:“即便你是公主也不能坏了规矩,明知我这里不准任何女人进入,还明知故犯,去门外跪两个时辰,回去吧!”

  夏凌儿面无表情地怔在那,一动不动,对于这个惩罚她倒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一点也不惊讶,她既然敢闯进来就不怕再被他惩罚。

  夏凌儿上前一步,俯身在他书桌上,淡淡地对他说:“你把我当女人了吗?”

  沐易辰突然停下了他手里挥洒的毛笔,抬眸与她再次对视,夏凌儿被他眼眸里的戾气吓到,立马站直了身子,闪烁着眼神淡然地说道:“如果你告诉我在你眼里我是一个女人的话,我现在就出门跪着去。”

  沐易辰打量着身着男装的她,虽说也如俊俏、温文尔雅的斯文书生,但她现在在他面前故作神气的样子,更显得魅惑妖孽。

  但沐易辰知道她这明显是在拿话刺激他,想想都觉得她这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愚蠢。

  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更透着些许邪气,半眯的眼眸直直地看着她,阴气十足地说道:“你也可以不把自己当女人,直接回去便是了!”

  夏凌儿嘴角抽动两下,看着又低下头的沐易辰,露出明显的笑意,他这是故意给自己找台阶下,眼眸里透着阳光般的调皮。

  夏凌儿突然地俯下身凑到他的脸上,亲了他一下。

  沐易辰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明显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来,看着笔直地立在他旁边的夏凌儿,眼睛瞪得溜圆,脸上更是带着小女人的娇羞媚笑。

  还没等沐易辰回过神来,她温柔地呢喃道:“我一直都把自己当成你的女人!”说完更是对他魅惑一笑,转身跑开,瞬间消失在他的视线内。

  我家娘子要纳夫



我家娘子要纳夫 https://www.avsohu.com/Read/7422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