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寒冬岁松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的右手变异了第三百二十三章 寒冬岁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秦歌微微一笑,用着现代人的谦虚,本能的回道:“没有的事,只是无事,练着玩玩。”了时间

  他自己都没发现,在最本能的情况下,他的语言逻辑依然还是现代话语的逻辑,他还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张涛微微一愣,虽然觉得君子话语奇异,却仍然明白君子所说的意思,只是明白了意思之后,张涛心下却是一阵憋气。

  难道,君子先前的威仪不过是假装出来的?

  心下不顺,自然话语剧烈,所谓物有不平,则鸣!

  “君子岂可如此儿戏?庠序之教,尚为刀兵预,技击之术,自当为沙场备!怎可以嬉戏一言概之?”

  呵,心里冷笑一声?辩论赛么?劳资会让你明白什么是辩论霸!

  这样想着,秦歌淡然开口,却也盛气凌人:“嬉戏本来就是为了刀兵预,技击最初不过孩童角力,也未尝不是嬉戏,再者,君请观山林野兽,其幼兽所谓沙场备,又有哪一种不是从嬉戏开始的?”

  张涛眉头紧皱,随后便慢慢的舒缓开来,什么也不说,只是拔出了腰间三尺青峰。

  森冷的光芒反射在秦歌眼中,他全身一个寒颤,汗毛倒竖,心底凉飕飕的,一滴不可查的细小汗珠从额头沁出。

  操,说不过就准备动手了?

  看着张涛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秦歌觉得脚软,丫的,不会来真的吧?

  “诶,诶,你要干啥?”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张涛却并不理会,只是紧紧的握住剑柄,直直的朝着秦歌走去,眼角煞气显现,随后一剑批下。

  张涛离秦歌越来越近了,这也使得秦歌内心越加紧张。

  “你,你……“

  “叮”的一声。

  那是金石交击之音,随后,张涛收剑,淡然看向君子,却发现君子竟然一动不动,颇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风采,心中略微惊讶。

  不是说君子从未接触刀兵么?怎么却能在我一剑之威下淡然不动,这等风度威仪,果真有着李烈大人的本色!

  心中赞叹着,张涛却愕然的发现君子双脚开始颤抖,清秀的小脸儿比冬夜的雪还要白上几分。

  呵呵,还道你不怕,原来,竟是吓呆了。

  内心好笑之余,张涛缓缓向前走去,与秦歌擦肩而过的时候,方才淡然开口:“这,便是嬉戏与沙场的区别!望,君子自重!”

  随后,张涛便轻巧的越过君子的身影,头也不回的走出院子。

  他还有其他重要的事,例如,拜见司空先生,拜见西岐姬姓的家主,姬伯牙。

  张涛走了许久之后,直到一阵冷风袭来,秦歌才颤颤的回过神来,看着远门处毕恭毕敬的脏兮兮,满脸都是后怕与尴尬,伸出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向着旁边一看。

  身后石柱竟然没有丝毫变化?

  这什么情况?

  难道那小子只是在装比?

  不对啊,那种威势,一刀,不,一剑下去,怎么着也得把石柱崩开个口子吧?

  不信那么势大力沉的一剑会做无用功,秦歌直接趴在石柱上仔仔细细的看起来。

  不多时,秦歌脸色一阵剧烈变化,却是内心惊骇莫名。

  脑海中只是回响这一句话:那真的,真的是一把剑能做到的?

  怕是电锯也做不到那个程度吧?

  原来,完完整整的石柱上,有那么一丝微不可查的丝线,那丝线形成了一个圆圈,圈住了整根石柱。用手掌按上去,还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上半截石柱有轻微的晃动。

  这说明,这石柱,断了……

  这分明,分明就是,一剑斩断了石柱,而因为出剑速度太快,导致石柱在断裂的时候,上半截石柱纹丝不动的垂直落下,几乎没有半点差错的,与下半截石柱完完整整的连接在一起!

  这比那些一剑斩过飞蛾翅膀,飞蛾继续扑腾几下之后,翅膀才掉落的情形,也是不遑多让了。

  一阵惊骇莫名之后,秦歌满脸崇拜。

  真不愧是不世出的剑道天才,真不愧是,邵氏良的得意弟子……

  事实告诉秦歌,事实胜于雄辩的道理。

  看着眼前纹丝不动的石柱,心中惊叹着,羡慕着,秦歌蓦然转身,看着打扮得清秀素朴的蓝姬。

  “脏兮兮,带我去见张子!”

  脏兮兮看着容光焕发的秦歌,有些不可置信,也没见张子做了什么,君子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不,不是多了,是找回来了一些东西。

  好像就在那短短不足小半个沙漏的交锋之中,君子消失的魄力就这么被张子找了回来……

  “喏,君子,随我来!”脏兮兮在前边引路。

  安排家臣屋舍,身为君子,秦歌是没有过问哪怕半点的,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张子屋舍何在。

  那一剑……

  若是我能学会……

  想象着自己学会那样高端的剑术之后,再成为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隐皇,那日子,好像真的比以前好了很多倍啊!

  心情澎湃,精力旺盛,心花怒放的赶到张子屋舍,却发现屋门紧闭,张子根本不在屋舍之中。

  难道张子觉得我不堪入目,不愿意辅佐我了?

  怅然若失的感觉袭来,随后,收敛住这些情绪,淡然道:“你去寻张子,找到后,告诉他,我就在此地等着!”

  “喏!”

  而此时的张涛张子先生,正在西岐南宫中,与司空老子对坐厅内。

  张涛脸色沉重:“司空大人,想必您也察觉到了吧。”

  司空则是一如既往的淡然宁静:“张子勿忧,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塞翁失马虽是郑人嘲笑宋人的故事,其间道理却未必失真。现如今的君子,才梳志短,若就让其安稳一世,反倒不如令其经历风霜雨雪,成为寒冬岁松。”

  “您是说……”

  司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自武王分封子弟以来,姬姓异性共五百诸侯国,到如今,所余不过二十余国,其余四百八十国何在?”

  “被大国吞并,大国越大,小国越小。”张涛若有所思的回道。

  “初分封时,候国封地方圆千里,伯国封底方圆五百里,子爵之国不过百里,而如今,晋伯拥地方五千里,南方楚国不过一子爵之国,同样用地方五千里!曾经的公国,郑,鲁,却不过方五百里之地?何故?”(丫的,就半白话半文言文吧,这翻译成白话文,字数太多,青轴打字特别辛苦……)

  张涛眼中露出迷惑之色,想不明白,同样的初始封底,怎么会出现完全不一样的发展呢?

  “气运?”张涛不确定的问道。

  “非也,乃居安思危而已,不思危,则患于安乐之中,足食不足兵,则不能保境,缘道而行,道为主,术为辅。治国乃道之旁枝,亦可通也。吾曾于梦中遇异人,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司空缓缓开口,仿佛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鸡毛蒜皮般的小事。

  张涛猛然惊醒,仔细想想那些灭亡的诸侯国,例如许国,蒋国等,何尝不是以自身姬姓宗族为荣,沉迷于天子氏族的荣耀之中,一心安享荣乐,最后身死国灭……

  想到这些,张涛突然明白了,司空为何说,天下四宗的阻碍于谋划,对于君子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了,毕竟,院中歪柳弱不禁风,远比不得经历了风霜雨雪的寒冬岁松!

  随后猛地想起,方才,司空所用自称为吾,而不是我!

  这之中的差别,在寻常人看来无关紧要,在修行者看来,那代表着一种超脱!

  “恭喜司空,入众生境!”张涛内心惊骇莫名,若是司空真的已经到了众生境,凭他自己,天下四宗攻打西岐的事,也不是不可能发生,不,那是必定发生的。

  在修行路上,入众生境者,堪比上古祖神,或许没有祖神那些神奇的能力,但,那同样是无数人追寻的至高境界。便是百年前中心大周的邵伯都怅然长叹,众生不可期!

  司空面上无喜无忧:“只是略窥门径,还未深入。尚无(这个无啊,据说通亡,两种意思,一,丢失,二,超越,自己感受一下什么意思)丧我!”

  也是,如若真入了众生境,到达吾丧我的地步之后,司空恐怕不会留在这凡尘之中了,更不会去关心君子,大公子以及这个天下,如司空那句话,治大国,如烹小鲜,不值一提。

  张涛心思百转,想要劝司空等天下安定再入众生,却在这时,门外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赫然便是蓝姬,秦歌口中的脏兮兮。

  她紧张的看着屋内,恭声道:“司空先生,张子!”

  司空老子淡然一笑,眸中似是有着看穿一切的光芒:“张子,却是来寻你的,吾便不留张子了。”

  张涛起身行礼拜别。

  出了门,才问道:“蓝姬前来寻在下,是有何要事么?”

  得知缘由,张涛微微一笑,却是加快了速度,朝着自己的屋舍赶去。

  不出意外的话,君子寻自己,怕是想要修习剑术。

  呵呵,呵呵……

  想到曾经追随师尊修炼剑术所遭受的折磨,张涛忍不住想看看君子在遭受这样的折磨时,会是什么样的表现……

  呵呵……

  秦歌百无聊奈之下,便坐在草地上开始吐纳练气,见识过张涛一剑的威力之后,他对于真气这种东西,已经不再是像以往一般,认为最多强身健体,其实没什么实用的东西了。

  以前有这样的想法,纯粹是练了十年没半点效果,再加上从未见爷爷展现过特殊能力的原因。

  现在不同了,先不说司空老子给他的那种深沉如渊的感受,也不说传闻中邵氏良一剑断大河(大河指黄河,当时黄河是大河,长江是大江)的传奇,光是张涛那一剑,就足以征服他了。

  所以,他要开始刻苦修炼,想要去拥有那种所向披靡的力量!

  追寻力量,是每一个男人内心最深沉的渴望,秦歌同样不例外。

  隔着很远的距离,张涛便看见君子一脸认真的吐纳修习,看到这一幕,他的内心有了那么些欣慰。

  虽说,他不过是君子的家臣,可对于允诺了李烈大人的他来说,君子,就像他的弟弟一样。

  弟弟的每一丝进步,哥哥都会感到欣慰的。

  缓缓走进,张涛通蓝姬同时执拱手礼:“君子!”

  秦歌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张涛,心中犹疑尽去:“张子!”

  “不知君子寻我何事?”虽然大致猜到了君子的想法,但他依然得问一下,如若直接说出来自己已经知晓的话来,以君子大病后有些问题的脑袋,大概会直接恼羞成怒,这不好容易激起的魄力热血,搞不好就这么冷却消失。

  秦歌仔细想了想,确定脑海中的彩排没问题之后,才按照这个时代拜师的庄重肃穆,满脸庄重肃穆,眼神真诚谦虚的看着张涛,空手致礼,深深一拜:“请张子教我剑术!”

  “这……”

  秦歌再次深深一拜:“请张子教我!”

  “请张子教我!”

  秦歌第三次开口,满脸的郑重其事,这一次,并非是先前在脑海中彩排过的画面,而是他真心如此去想的,不知道为何他就突然觉得必须要学剑,要跟着张涛学剑。

  若是他有所察觉的话,便会发现,在他念头发生变化之前,他戴在脖子上的那根绳子微微的晃动了一下,在他没有动,也没有风的情况下,绳子晃动了一下!

  感受到秦歌那种由肺腑散发而出的决心,张涛收起之前轻松戏谑的心情,伸出双手,慢慢的将秦歌执礼的双手抬起来。

  紧接着便是洒脱一笑:“师尊说过,心坚者,方可学剑,君子方才确有这份坚毅之心,可惜,师尊曾言,我在成为宗师之前,不可传道。”

  “这……”秦歌一下急了,没成为宗师前不可传道?那样的一剑,难道还不是宗师么?

  “不过你别急,我可以代师尊收你为徒,记名弟子,要想成为正式弟子,须日后等你通过师尊的考验方可!”张涛心中却想着:师尊,您可别怪我,君子如今处境十分危险,铭、法、剑、术四宗虎视眈眈啊,若君子有一技伴身,或许能够安稳些,就当,就当是为了天下社稷吧!

  我的右手变异了



我的右手变异了 https://www.avsohu.com/Read/7214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