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识魔心浮幻海 第一百九十三章 仅一人而已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玄黄天际慧识魔心浮幻海 第一百九十三章 仅一人而已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石林洞天后山那座困龙台石阁中,一袭白衣的中年仙师负手而立,仙风道骨。



  



  章太玄自从入驻石林洞天以来,一直忙于处置各种“耽搁多年”的宗门事务,加上又有百灵山庄那边,正好进入关键工期,所以这位新任宗师,只恨分身乏术。



  



  一个多月来,他这是第一次抽出身来,走过那道云海石梁,进入困龙台中。



  



  宗门之中,若非得到现任宗主的特许,任何人都不得擅自进入困龙台。此处石阁,是宗主的专属修行和闭关之地。程墨今在任期间,除了他本人之外,唯一曾在石阁闭关破境的,便只有那向来死缠烂打的汪太中一人而已。



  



  这座在所有人心头云遮雾绕的小小石阁,终于落到了自己手中,但章太玄并无半分得意之色,只是如同观光客般,左看一眼,右瞅一瞅。他也注意到了正面墙下那块独特的白玉石板。虽然不懂望气术,但就凭一个长生境仙师的敏锐气机感应,章太玄也察觉得到白玉石板下,那五属不明的气机流转。



  



  在宗主事务的交接中,程墨今并未提及这座石阁的太多内幕,只是说在那云海孤峰,灵气尤为充沛,更兼为西乔山山水大阵的地眼所在,所以在此修行,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初偿夙愿的新任宗主,甚至根本就没在意这种只关乎蝇头小利的细枝末节。



  



  入长生境才几年?没有个二三百年的位高权重,根本就轮不到我章太玄去寻那破境飞升的契机。所以修道之事,对于一个已是至境的陆地神仙而言,不是大事。



  



  但如今一见那块白玉石板,章太玄开始有些后悔了。



  



  因为他隐隐觉得,那道五属不明的气机流转,事关重大!



  



  当初任平生困于此间,也曾以望气术细细观摩,但一则他于这座宗门,是名副其实的过客,对这座宗门的气运兴衰,豪不挂怀。所以即便对那道气机的玄妙,察觉得比章太玄更为仔细,也很难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别说一座道家宗门,就算是整座天下的气运兴衰,又关他任平生什么事?



  



  一个衣衫破烂,满身血污的年轻男子,出现在石阁门口。男子神色惊惶,一见室内那背向自己的白色身影,便即噗通一声跪下,声音颤抖道:“弟子有辱师命,特来领罪。”



  



  “起来吧。”章太玄淡淡道,似乎早已料到会有此结果,“对方是谁?”



  



  赵玉恒依然战战兢兢,却也依言站起身来,“是汪师叔……他很生气,也说了好些对师父不大敬重的言语……看样子,那小姑娘,是真死了。”



  



  章太玄不置可否,甚至始终没回过头来,冷冷道,“就凭他一个小师弟,生了一通闷气?”



  



  赵玉恒连忙解释道:“也不全是了。弟子受师父重托,岂敢如此大意从事。那几天,弟子几乎天天悬停云海中,以罗经七针八法仔细勘测过。那地眼处的残存气运,确实是那小女孩的骸骨所遗,化入地气的迹象。这个无论如何都假不了。”



  



  章太玄终于回过头来,面色慈和,沉吟道:“嗯,这事也难怪。汪太中一直将老宗主视若生父,深受程师叔宠溺。这下妹子不幸身殁,他有些难受,可以理解的。就这点破事,你也别记恨那汪师叔了。”



  



  赵玉恒对这位城府极深的师父,历来敬畏有加,尤其是每当师父如此阴晴不定之时,



  



  这位一向任劳任怨的徒弟,就要加倍的无所适从。只能低着头,简单回了句,“弟子不敢。”



  



  没想到章太玄突然脸色震怒道:“是不敢,还是不会?你如今是宗主门下,对同门长辈,还有那各支各派的师兄弟,自当有掌门弟子的气度。因受师责而不敢,回头见到你汪师叔,还不是一副阳奉阴违,口蜜腹剑的样子?咱们既然入驻石林洞天,就应当懂的,处处以你江师叔门下当初的那些行迹为鉴,对其他山头,理应一视同仁,诚心礼敬。”



  



  赵玉恒不敢在做辩解,只得连连称是。



  



  “师父,还有一事,玉恒不知该当如何处置?”



  



  “说来听听。”



  



  “那先于弟子破境的施玉清,本来已获宗门准许,在青牛坪开山立派;而且因为老宗主选彼山作为闭关之地,宗门已经提前给青牛坪划拨了一笔开山之资。但不知是否因与狂人一战之故,施玉清已经修为尽失,而且丹田破碎,再无入道修炼的契机了。这样一来,青牛坪开山之事……”



  



  章太玄轻轻摆手,阻止了这个憨实弟子继续说下去,“这个事情,我知道了。依你看,该当如何处置?”



  



  赵玉恒不敢立即回答,他回来这一路上,对施玉清之事,其实是早有想法,只不过刚才师父那一番呵斥之后,那点想法,他瞬间吞到了肚子里去,不敢再示之于人。



  



  “师父,弟子以为,玉清师弟虽然再无入道契机,但无论如何,其救护同门有功,且当此非常时期,尤其需要以此竖立师尊威信。因此,不妨仍然让他师徒二人,坐镇青牛坪收徒传道。就当是咱们西乔山中,以一座正统道家宗门的名义,开设一座门槛不高的俗世道院。对于整个道家而言,也算是别开生面的创举。”



  



  赵玉恒说完之后,神情忐忑,不知这种干脆孤注一掷的说法,师父会如何定断。



  



  章太玄兀自静静听着,却发现赵玉恒已经闭口不语。师徒俩你等我我等你,不觉都是会心一笑,章太玄点头道:“很好,很好。玉恒,知道为何你已破境,为师作为宗主,却始终未提你开山之事?”



  



  对此,赵玉恒其实一直颇有怨言,但事已至此,他觉得师父所虑,其实已经昭然若揭,但仍是故作谦逊道:“师父深谋远虑,弟子尚难以领悟透彻。但如今想来,应该亦是师父,照顾老宗主一脉的后辈新开山头,却仍未圆满之故。”



  



  对这位弟子,章太玄脸总算是有了些赞许之意,却笑着摇摇头道:“这一层,我倒是没想到。你能这样想,很好。我之所以不让你急于开山。主要的,还是想等等陈玉龙。”



  



  赵玉恒一副踩到狗屎似的表情,无法遮掩,忍不住道:“等他?这又是为何?”



  



  章太玄道:“他天赋不比你差,且境界根底,原本更是胜你半筹。只是青牛坪论道之后,却偏偏进境缓慢,甚至输给了你,和那一直名不见经传的施玉清。甚至连那象山的一个三代弟子,都在于玉龙的对阵中破境,占了个天大的便宜。所以我担心的是,那小子因此而道心受损。若是你又先于他开了山头,对他而言,恐怕就是雪上加霜的事情了。”



  



  赵玉恒默然不语,这种事情,他确实想不明白。按理说,别家弟子,师父平时似乎并没有多少关心,更别说考虑如此细枝末节的感受了。但自家弟子开山头,对谁而言,却都是关系到自家门户千年兴衰的大事。好山头先到先得,这是



  



  亘古不变的道理。山水灵气的细微差别,对一代弟子而言,不算什么。但考虑到一座门户的千秋万代,那就是千年万年的优势与劣势了。



  



  所以对于已经落魄的原石林洞天一脉,师父稍示谦让,他赵玉恒能理解,但对于明里是互相合作,暗地里却只是互相利用的虞太性一脉,赵玉恒不懂师父为何要让出这种也许将无可挽回的先手。



  



  这位弟子心里想的什么,章太玄一眼便知,他沉声道:“玉恒,有些事情,若是想不明白,可以多问,多看。知道为什么把九眼峰留给你大师兄玉树,而不是趁机留给你?不错,他是心思不如你活络,甚至为人也有些懒散。但好就好在,他有事,不会藏在心里。九眼峰交给他,可以放心。你呢,该开口时,总瞻前顾后,诸多顾忌。很多时候宁愿自己苦思冥想,找一条自以为对的出路。其实走不走这样的冤枉路,就是多问一句与少问一句的差别。”



  



  “咱们既然入驻了石林洞天,双眼所见,就不应该只是九眼峰名下所占的那几座山头,而是整个西乔山三十六峰。”



  



  章太玄说到“三十六峰”四字,语气极重,有一股气吞山河之势。



  



  赵玉恒深受感染,竟是不由自主的双眸湿润,颤声道:“弟子受教了。师父所谋,乃是万年大计,弟子虽然愚鲁,亦当赴汤蹈火,聊尽绵薄。那一点个人得失,绝不敢再有任何计较。”



  



  章太玄叹了口气,柔声道:“虞太性与肖太柔两脉如一,看似强盛,其实不足为患。虞太性贪图享乐,凡事随性;肖太柔则是女子共有的通病,她都有,总乐于为娘家谋划那些市井小利,看不到长远处。但他们若是倾力相助,那份财力,对于家底单薄的九眼峰一脉而言,甚至对于整座西乔山宗门而言,却举足轻重。所以说,让出几座山头,根本算不了什么。宗门强大了,还不都是西乔山的。”



  



  赵玉恒仰首挺胸,凝神静听。



  



  “到你们这一辈,什么倾国倾城,连破二境,其实这些人,都不足为虑。那个身负惊天气运的小姑娘死后,你需要替我留意的三代弟子,仅一人而已。”



  



  赵玉恒奇道:“除了这几个,还有何人能入师父法眼?”



  



  章太玄缓步走到那窄小的石阁门口,眺望远处云海,缓缓道:“象山陈太极,有一个记名弟子,如今在方凉道院求学,你可清楚。”



  



  “知道。”赵玉恒神色愈发惊奇,“那个又臭又硬的落马城主申浪的宝贝儿子。但此人生性狂放不羁,为人离经叛道,弟子以为,这种人更加不足为虑。”



  



  章太玄从远处收回目光,看着神色坚定的赵玉恒,“你能把自己的想法如此坦诚说出,很好。冲着这点进步,今天就不妨跟你多说几句。以后看人,别光看人家愿意给你看的东西,除此之外,你更应该留意的,是人家不给你看的一面。”



  



  



  ~~~~第二卷写到这里,已经渐近尾声。这一卷,主要还是任平生下山之后,处处如履薄冰,却依然几经波涛的心路历程。第三卷的故事大纲,是早已拟好了的,但趁着这一卷的收尾之际,又多了许多灵感。加上对一二两卷的创作,做了些总结。很多地方出现的问题,如故事走向,节奏等的把握,会在第三卷里做得更好。而随着剧情的发展,很多重要人物的粉墨登场,相信第三卷的故事,也会更加精彩动人。



  



  在此感谢各位书友一如既往的支持与鼓励。



  (本章完)



  玄黄天际



玄黄天际 https://www.avsohu.com/Read/6585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