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原来这么好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玄黄天际第九十六章 原来这么好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秦巍那如同涛涛江海的拳罡剑意,与对方那道磅礴剑气一触,他就开始后悔不已;早知道,无论如何,都应该弃剑闪避,哪怕只是来得及略微偏身,避开正面的冲撞也好。

  那圆满六境的一身武夫修为,无论是拳还是剑,其根底还是内功拳意;剑在武夫手中,只不过是拳脚的延长。虽然拳有拳招,剑有剑法,彼此各成体系,招式劲法也都大相径庭;但都不外呼基于武夫体魄筋骨的打熬,拳意剑意的洗炼,自身小天地与身外大天地的契合。武夫一身拳意,真正练到身与天地合,意与天地通的极高境界,与巅峰的仙家修士一决,谁输谁赢,就根本不是武道与练气到底谁高谁底的问题了,而是放对两人,谁胆气更足,心境更加狠辣的问题。

  作为身历百战的护教军实力将领,在秦巍手底下,收拾过的武夫强人,山泽野修,道家败类,数不胜数。他自问无论是对着境界对等的武夫或者修士,只要不是那些凤毛麟角的天之骄子,他秦巍都难逢败绩。甚至偶然遇上那些高出一个半个境界的,都无所谓,铁血军将,凭着那一股沙场喋血,马革裹尸的英雄胆魄,他也从来不乏一战之力。

  但对上那宛若来自天外的一剑,剑气之诡异,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秦巍那倾泻而出的拳罡剑意,就如同一个甩开大步迅猛奔袭的人,一步跨出,就发现出现在脚下的,竟是一处云蒸雾锁,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而对方那排山倒海而来的强大剑气,既不似基于武夫修为的真气迸发,也绝不是练气士那种调动天地气机的玄妙手段;到底是什么,说不清楚。只是一旦如同洪水猛兽扑面而来,为感受其威力,已受其威势震慑。剑气剑意,都只是随心而出,若那人心中暴怒,则这剑气中,自有一股天地之怒,令对手噤若寒蝉;若那人心中有恨,则剑气之中,自有令人不寒而栗的阴鸷暴戾……

  秦巍的身形,在那汹涌而来的剑气洪流一冲之下,凭空倒飞出十数丈远。百夫长蓦然发觉双脚离地之时,本以为在如此强大的剑气绞杀之中,自己这具淬炼得已经十分强韧的皮囊筋骨,恐怕也要被绞成碎片了。

  然而远远飞出之际,却发现这道剑气拿捏极好,非但没有普通剑气的锋锐和割裂之力,甚至根本没有会把人打痛的霸道冲击;就如同一个力大无穷的壮汉,伸出大手,只是为了把调皮捣蛋的三岁小儿轻轻推开。你不会受痛,但也毫无抗拒之力。

  但跌落在地之后的秦巍心知肚明,对方那一剑,要不要把你打痛,要不要把人绞成肉泥,全在出剑之人,出剑之时的一念之间。

  那幸存的十余名骑兵甲士呆立一旁,正满脸惊惧,直到眼见跌到尘埃的主将缓缓站起身来,才松了口气。

  再看那边,地上躺着的黑炭女子,早已踪影不见;至于那个宛若天人一剑而来的剑客,根本就没有人见过他的身影,更别说容貌衣着了。

  秦巍尽管受挫不小,但职责所在,正欲指挥部属继续上马追赶,却发现原本四散站立的战马,全都躺在地上,且无一例外的,都是脑颅上一个破洞,有涓涓血液脑筋溢流而出。

  百夫长苦笑一声,看了自己的魔宗的认知,还是太少了。就那一剑的修为根底,还有这种袭杀战马的手段,就从未见过,军中关于魔宗的典籍或者记录上,也从未见有描述。

  ~~~~

  桐川城之所以成为幽原五州千城之中排的上号的富庶之城,除了桐山宗的经营有道,更多的,其实还是得天独厚的地里位置。地域广阔不说,这一片大河上游的数百里平原,土地肥沃,水源充足。平原上那交错纵横如蛛网般的大小河道,不断汇流,到百里之外,就形成了一条宽达十数丈的大河。

  幽原那条往东数千里奔流入海的大江,其实就发源于此。

  凌晨天色煦微之际,在平原中难得一见的一座低矮小山丘下,面向大河的一片避风之地,刚刚燃起了一堆篝火。篝火旁一张就地铺开的草席上,一个青衣少年,正在拨弄那些火势还小的干柴。那把形同纺锤的铁剑,横于膝前。尽管少年并无侠客武师的高大身形,也不见得有风流少年的气宇非凡;但在那远远躲在火光阴阳里的黑脸少女眼中,哪怕少年只不过是穷极无聊地拨弄火堆,依然有一股旷野豪侠的气场。

  少女远远躲着,主要还是身上的衣衫,实在是破烂不堪,一些关键部位,都得靠双手捂着那些破碎布片,才能勉强遮掩一二。

  任平生放下手中拨弄火堆的棍子,伸了个懒腰,也懒得回头去看那个躲躲闪闪的黑炭姐姐,说道:“衣服就在包袱里,换还是不换,在你。只不过再过一会,天就就要亮了。咱们一路过来,你也看到了的,平原上草地已经越来越少,麦田庄稼地越来越多。农家人一日之计在于晨啊,等不到日出,这地方就要人来人往了。到那时候,你这身行头,也不错啊。借你的光,很多过路的村妇少女,估计也会顺带记住我的样子。”

  李曦莲尽管年纪大着任平生两三岁,若是不看脸孔,也是个大姑娘了。只不过就她那粗劣手法伪装出来的身形,婷婷玉立是肯定说不上了,人高马大倒是比较贴切。但黑炭女子此时的畏畏缩缩,却也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泫然欲泣,气苦道,“你在哪里,人家怎么换?”

  任平生回头看了她一眼,李曦莲恨不得多生出四五六只手来,多捂着几处地方。任平生一脸坏笑道:“那好,我到山那边去,给你望风。你好了就出声喊我回来。”

  李曦莲一跺脚,更加着急,“你都隔了座小山,这边有人出来怎么办?”

  任平生故作惊讶道,“哟,你这位……怎么称呼了?阿莲女侠?黑炭大侠?杀个把偷窥了自己冰清玉洁身子的村野匹夫,还不是举手之劳?”

  “人家是滥杀无辜的人吗?”

  任平生双手一摊,故作一脸悲戚的样子,长叹一声,“这么说来,还是我死有余辜啊。那我也没办法了,要不就躲在我后面换?前面有我挡着,背靠大山的,动作快点就好。我保证不偷看就是。”

  李曦莲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牙痕凹陷处,几乎已经可见血丝。先前自己在鬼门关一个来回,其实也目睹了少年那一剑的丰彩。她这时恨得牙痒痒的,明明本事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些,却一直在那装疯扮傻;小小年纪,就是这种扮猪吃老虎的货色,鬼才信他会是个好人。

  先前衣衫还算完整的时候,她出言调戏这个自以为色胆包天,真正事到临头却畏畏缩缩的小弟弟,感觉十分有趣。毕竟那时候,她觉得他就是个只会掷一手好石子,有几下歪门邪道手法的青葱少年。落到自己手里,要杀要剐,都只是手到拿来的事。

  如今李曦莲衣不蔽体,更何况对方显露出来的修为境界,高出自己何止一筹。

  这女子就是奇怪,感觉能把男孩操控玩弄于股掌之中时,言谈行止,怎么荤怎么来都做的炉火纯青;一旦发现对方是个高高在上,甚至能把自己随便拿捏的人物,却又似乎变得比那些大家闺秀,还要淑女羞赧几分。

  任平生想不明白,干脆转过头去,再懒得看身后那犹抱布片半遮的旖旎风光。

  看着东方那片越来越亮的鱼肚白,李曦莲心下着急,不由得蹑手蹑脚地往前几步,做贼似的悄悄躬下身子,一手依然紧紧捂住身前峰峦起伏的部位,另一手则小心翼翼地去抓起已经摆在草席上的那一套短装衣裤。

  “你说的,不要回头看。”少女把那套短装抱在胸前,仍是不放心。

  “少啰嗦,你那面皮不揭下来,脱光了走到我跟前,老子都懒得睁眼。”

  ……

  一阵少女特有的体香,从身边飘来,任平生侧过脸去看时,先看到那草席上,一双肌肤白嫩的光脚丫,虽不是三寸金莲,却也玲珑精致,水灵灵的吹弹可破。

  在沿着那双修长挺拔的长腿,往上大量量,饶是与这少女早已共处将近半年,任平生依然看得目瞪口呆,怔怔出神。

  光着脚的李曦莲,身高比原来足足矮了两寸由余,一身短装衣裤,虽然朴素,却将那曲线窈窕的身材,勾勒得更加柔美含蓄。妖娆的腰肢下,那两掰翘臀圆润精致。再看那胸前风光,依然壮观如初,只是轮廓犀利明朗了不少啊。任平生不觉脸上一烫,惊觉自己漏了样至关重要的物事;女子的衣物,还需要有件肚兜才行……

  原来那张棱角分明的黑炭脸皮,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轮廓阴柔,肌肤白嫩的鹅蛋脸型。

  少女柳眉疏淡,凤眼清澈;那精致的鼻子,如珠圆水滴般挂在樱桃小口之上。任平生不是没见过美人,比如在不归山上,对自己如同大姐姐般眷顾有加的那一对璧人冯氏姐妹,就是在整个不归山盘地上,都能排得上号的大美人。

  但冯氏两位姐姐跟眼前的这位“魔女”比起来,就要失色太多了。

  衣衫齐整的李曦莲在他身边蹲下,神色淡定,瞪了眼神呆滞的任平生一眼,“看什么看。”

  任平生瞿然惊醒,讪讪道,“原来阿莲姐姐,这么好看呢。”

玄黄天际 https://www.avsohu.com/Read/6585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