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本是同根生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雪狐乾坤录第四百三十七章:本是同根生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呀……”

  先有所向门背弃冰城,又有天女瑶媚昔蛊惑胤,致使罗弋风愁肠百结。

  他一踮脚,脚下闪烁着狐光,嗖地一声,留下残影,踏兑位一招横扫千军攻击瑶媚昔。

  此刻,瑶媚昔眼角边窥探罗弋风的胸口,边跃起身蹁跹腾挪。

  罗弋风下肢扫出半弧状,招式已经变老,他欲要化腐朽为神奇,撑掌悬踢瑶媚昔的腹部。是瑶媚昔飘然而落,正好将她端巧捷万端的玉足压在了罗弋风的右膝盖之处。

  呃……

  这一击费神费力,罗弋风再呕出一口鲜血喷出体外。

  “他胸膛上的外伤愈合的这么快,他的脏腑却没有这样的机能。”瑶媚昔身着飒爽男装,仍不失她这婀娜多姿之韵。

  正迟疑,罗弋风手腕上一时间丢了力道,猛然掉下胳膊肘就死死地撑住他这摇摇欲坠的倒悬之姿。

  瑶媚昔舞开双臂两边伸出,轻轻地提柔段卸掉脚下的力度,拉开了同罗弋风的距离。

  罗弋风早红了眼,不惜怒火攻心,又卷土重来。

  他梗着脖子一拍另一只手掌击打在地面上,强制挺立着踉跄的身躯,就袭去瑶媚昔。

  刚才的山景还能辨别出这对手的轮廓,凭地只在这一念间,似乎便晦瞑出了夜景。

  这一刻,狐光打出来辨物之明,罗弋风和瑶媚昔已经双双近在迟迟间,面面相觑。

  一个脸上横肉显出杀意。

  一位眼中翘楚尽是幽怨。

  顷刻间,罗弋风白打上占居优势,便虚七实三的拼出十招。

  而瑶媚昔则令人捉摸不透地处处让着罗弋风,好似不忍将他一举击溃一般。

  “不识好歹。你没看出来我是相让于你么,你还这般咄咄逼人。”瑶媚昔晃在他侧肩,刚点乾位,就余音袅袅地发牢骚。

  罗弋风听及此话,心尖儿还在踟蹰,岂料所向门半路冲袭过来。

  所向门负手而背,跃在两人之边,他趁着罗弋风愕然之际,一掰虎口迫使瑶媚昔的柔荑松开罗弋风左肩,说道:“天女处处忍让,已经彰显了如容人雅量,”一顿,犀利地瞥去寒光,“去!”正好将半残的罗弋风推出三丈外。

  蓝色的眼睛,黑色的泪痕。

  “不要!”这双瞳露出的杀意不仅令罗弋风胆寒,更让瑶媚昔一反常态阻止喝道,“留他性命!”

  所向门打出去的手旋即收回,咕噜噜地让出安全距离叫罗弋风站定,慢道:“天女,这是何意。”不卑不亢。

  黑夜中瑶媚昔的容颜是什么变化不得而知,但是,她这凹凸的茕姿却全在她猛然扭动之刻,流露出来了惶恐。

  “这女人什么意思。”凝露脱口说道:

  “咳咳……我实在爱才,不愿他三阶修真只因他一时冲动而烟消云散……”瑶媚昔自觉说这话唐突,“看在她们的面子上,我也得留他一条命。”

  吧嗒!

  所向门正对她模糊的侧面,说道:“他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一个全仰仗褒姒、褒姬开挂的摄魂之灵,在她们抛弃他后,他便失去了本能。”

  “你要说什么?”瑶媚昔不解。

  “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他有多无能。”所向门藐视出不屑送于他身后的罗弋风。

  “这所向门身上自然流露着的冷酷气场,简直比我还能控制当下。”瑶媚昔异常忧虑,“将他纳为天道下的一员,究竟是好是坏。”

  呼呼……

  罗弋风聚灵于拳风中,打出竭尽之力。所向门微偏头颅,不清不淡道,“难道你还有自尊?”

  “哈!”罗弋风喝道,“魂符之五,紫雷。”

  但见罗弋风曲臂后掣出右手中指,朝所向门死斗。

  “魂符之五十二,紫罗兰壁垒。”

  所向门周身蔓延出灵力之花,护住心脉。

  双符相交,攻守两态。

  紫雷一去九道,威力无穷,尤其这近身之战,这魂符的后劲儿才更为突出。

  轰……

  壁垒再不是固若金汤之相,残花朵朵,落英飘摇。

  哧啦。

  紫雷灵蕴太过霸道,这飞花紫瓣居然摇曳在半空之刻,就被那犀利的灵刃斩断。

  一分为二。

  这一对拆散的鸳鸯瓣,恰迷在罗弋风眼前。

  嗡。

  所向门后发先至,两股阴阳之气便搅在一块,正好抵住了九道紫雷。

  轰!

  磁暴连连……

  蔚为壮观。

  这一刹那,九道紫雷烟消云散,但那冲击力却在它灰飞烟灭之际将罗弋风和所向门各自推开数丈远。

  站定。

  嗖!

  所向门下腋里却迸出淤血,由肢体缓缓地流下。

  “胤,这两兄弟可是伯仲之间,渍渍!死一个简直是太过残忍。他们都是天之骄子,怪可惜的。”

  “冶红晓,你这贱嘴说出来的话,却是能让我升起来杀你的欲望。”

  所向门不动声色,边运大灵将山河社稷图笼罩众人,边说道:“《白打基式》果然高明……即便我泯灭这紫雷,却还是晚了半筹,”一顿,看着自己臂膀上的残血,“不然,这哪里来的灵力碎片可以割破我皮肉。”

  咻咻……

  山河骤变,昼夜颠倒。

  再不是黧黑夜,却已然成了黎明日。

  黑色的阴之气绕在所向门四周,只眨眼间,便令所下门的伤痕归于无形。

  “不知道,你的愈合能力更为突出,还是我的重生能力更为优秀。”一顿,所向向门冷冷道,“你我虽然皆出同源……但我终归是我不同于你。”

  接着,所向门再道:“我一直在血腥中淬炼,你一直在呵护中成长,即便擂台之前,你依然拿两位女子作为你的‘拐杖’,真不知道我该歆羡你呢,还是该可怜你呢?”

  “所向门,”罗弋风吼道,“别用你那想当然的姿态教训我,什么同根不同根,谁知道呢?说不定你本就是冒名顶替。”一转念,“如果你死在血腥森林,五极或许是做下了好事。”

  此话一出,所向门还可,只是轻灵承受不住。

  轻灵捂着心口,“亲兄弟相残,这可如何是好,孩子……”连自己都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位修真上的大宗。

  罗弋风泰然自若道:“你不是在擂台上迷失自我了吗?怎么?现在找到了方向?”指着瑶媚昔,“在女人身后摇尾乞怜就是你寻到的出路。”

  咔擦!

  二十二道紫雷冲天而降,恐怖非常。

  吧唧!

  “困光膜!”罗弋风早捏字诀在手,挡住了紫雷的晴天霹雳。

  轰!

  这二十二道紫雷,道道惊人!

  困光膜居然遽然间裂开了缝隙。

  砰!

  罗弋风一惊,唬道:“破了?”

  咔擦!

  焦雷降下,罗弋风身中紫雷轰顶。

  这一击,把罗弋风九窍里的颤栗激发出来,嗡……脑中一片空白之刻,他的心脏就只是微弱地跳动了。

  砰……砰……

  !!!

  这时,裔笑道:“真是没想到,这山河社稷图会有这么一天,它居然成为了我们的庇护。真是稀奇。”

  而瑶媚昔则是紧张在骨,更不知该如何中断这兄弟俩的相残,“鬼帝是统领雪狐界的楔子,所向门又有成为守护我天道的潜力,都是肱骨之力,着实让我左右为难。”

  “呵哈哈……”冶红晓讥笑道,“胤!刚才我们的比拼真的没有他们精彩啊。”

  胤一握手中羽扇,从帽檐中射出冷光,道:“冶红晓,这样的你,真不怕你主子不待见你么。”

  只见瑶媚昔正在瞥出讨厌之颜,直逼冶红晓。

  冶红晓额头上是顿生冷汗在即。

  远处,凝露几人哭哭啼啼,她们知道自己是再也不能阻止她相公的愤怒之情了。

  所向门道:“轻华之死,实在是没有必要。”

  “所向门!我真的认识你么。”欧阳嫣然不解道,“回头是岸。”

  所向门投去淡淡的神色,“比之同袍,我心中更看中的是信仰。”

  “哼!”卡咝丽失神落魄道,“你居然堂而皇之谈信仰。”一顿,“你的信仰就是成为天道的走狗。”

  所向门不置可否,也泰然自若。

  罗弋风龃龉着血丝,“褒姒、褒姬离开我,我可以追她们回来,轻华为我牺牲美丽的一生,我也会永远铭刻在心。你……所向门,终将成为我罗弋风不死不休追杀的对象。”

  “这样啊。”所向门回道,“或许,这才是我最希冀的信仰。”

  “魂符之一,菊镰!”罗弋风率先出招。

  九道魂符,并成剑芒,由北袭来。

  势不可挡。

  咣!

  莫大的灵力拖曳成白龙之躯,煞有介事——空气成为了灵力浓缩的介质。

  唰!

  阴阳二气一合,当即泯灭了罗弋风的九道菊镰。

  “这就是泯灭的力量?”罗弋风不由的震惊,“近身搏斗才是上策。”

  咻……

  罗弋风攻去,以为自己会重新把握战机。

  两人相接,你来我往。

  罗弋风脚尖点在所向门手臂上,唰……所向门金蝉脱壳,好似速神秋雨附身。

  “咿!”罗弋风脚下丢了力道,不能随意控制这正落下的身躯。

  “魂符之八,血葬。”一滴血由所向门指尖升空。

  罗弋风凭《白打基式》之功,避过,踏在艮位。

  “哼!”所向门道,“班门弄斧。看你《白打基式》是否能赢过我阴阳二气。”

  但见黑白二气遽然一分为二,所向门从容不破道:“原来如此。真是拙劣。”

雪狐乾坤录 https://www.avsohu.com/Read/6584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