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狐鬼现威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雪狐乾坤录第八十八章 狐鬼现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怵惕想当年跟随轻灵之时,就已经威名传扬;攻打冰城,心里对轻灵公主的忠心不敢遗忘,始终没有露出真实的本事为羽翯出力。

  怵惕长相凶神恶煞,但是心灵却是极为敦厚老实的,他不准备一上来露出真万,权当是罗弋风的陪练。

  怵惕一闪,踏上兑位,大喝一声,“魂符之一菊镰!”

  这月牙般的绿色光刀,在兑位是手掌大小,暗合九宫八卦之理,受到地磁线三次的磁暴加速,射向罗弋风。

  此时的罗弋风正好跃身空中,躲避双双这连体兽的体术攻击。罗弋风身形已经落定位置,不好立马转变过来,只好神识一起,左手掏在右臂的咯吱窝下,连发十几道菊镰光刀。

  怵惕预判罗弋风会踏上乾位,不曾想被罗弋风急中生智,反方向使用魂符之一菊镰。

  双双惊讶“咦”的一声闷道:“这十几道月牙光刀不是魂符之一菊镰么!少主这是修习的《白打基式》啊!”

  怵惕一击未中,暗暗称许,回首西看,将右脚抬起来,左腿半弓,空中旋转了十几圈,像风车一般打来罗弋风;双双也不闲着,立刻在艮位身形晃动,脚未动,人已闪在半空。

  双双配合怵惕的风车,不想使罗弋风随意使用瞬步,捻个手决,头朝向罗弋风,左手将右手送出来,只见右手腕轻轻一摇,这手状捏花指模样,嘴里喝到:“魂符之六十左辅缚!”

  罗弋风防着怵惕风车的白打攻击,未可注意双双的动向;罗弋风反方向使用十几道魂符之一菊镰,身子受反作用的力道未踏乾位,刚好在坤位置上停步。

  罗弋风想要躲避风车,将要迈动双腿使用瞬步,身子一颤,动也不动,恶狠狠盯着双双道:“左辅缚吗!”

  罗弋风也不慌,这风车将要打来,不仅不跑,反而蹲下来,“既然跑不了,就不跑了!”

  轻华看在眼里,知道这怵惕不仅没有亮出三魂重叠的实相化,看双双也没用真本事,心里看见罗弋风蹲了下来,心想,“这样也好!输了后,把你踢下擂台,至少你就没有性命之忧!好执拗的罗弋风,真是的,一根筋,早下台,哪里还会受到皮肉之苦!”

  罗弋风嘴角上仰,一只膝盖跪地,一只手臂杵着地面。见风车近身半尺范围,杵着地面的手臂方才抬起摆弄个手势,又再一次击打擂台,嘴里只轻声说道:“左辅缚?刚刚好,根据《白打基式》的解释每种魂符和魄符都有弊端,我只要在这个位置注入适当的灵力,然后……”

  这怵惕打着的风车旋转着离着罗弋风的眼睛还有半寸,罗弋风眨也不眨的看着风车,邪笑起来。

  遽然间,就见魂符之六十左辅缚的位置处的地面岩石破开,盘根错节地长出多节十几寸的老根并排着,这风车只是打转,不在近得罗弋风半毫。罗弋风看时机成熟,大喝一声,“魂……符……之……五……十……八……岩石凸起。”

  但见,这长出来的坚硬老根外围处,这岩石像有了生命一般突兀的生出一截高,听见怵惕“哎呀!”叫道,这风车由于岩石的突然冒出,就以岩石为支点,方向陡变,向空中的双双打来;双双以为怵惕的体术定可击败罗弋风,正在放下心来,静等罗弋风败北。双双无暇顾及,又是在高空悬飞,不曾有半分作为,还没有意识到微妙的变化;就看怵惕的风车朝她这儿打来。

  战场之上,胜败本就瞬息万变,这双双又大意;怵惕旋飞空中,这阻碍的力道当然要小于地面之上,速度飞快,不偏不倚正击中双双这连体三青兽的身躯之上。

  痛的双双咬牙昏目,忘记了悬空的法门,就这样要坠落下来;原来怵惕也是头晕目眩,腿部巨疼;双双刚要坠落于地面,这怵惕的风车方才停下,怵惕的脑袋摇摇晃晃,眼冒金星,也由于重力的缘故坠落地面。

  双双捧腹在地面哀嚎,被自己丈夫的风车击中,哪里有不疼的道理;怵惕坠落于地面,头晕之状去了大半,方才捂着腿,知道这腿部已经骨折了。

  原来,罗弋风使用魂符之五十八岩石凸的时候,怵惕就疼入骨髓了——这肉体如此快速的旋转,还被岩石撞到,不折才怪。

  怵惕这才不能停止体术,已经折了的腿部由于旋转的惯性像脱缰的野马一般不受主体控制,因为旋转的太过快速,肢体的疼痛受到了麻痹,这才在落地受震荡的缘故,那加倍的痛楚拥进心头。

  轻华被怵惕和双双的惨败镇住,“南海之外,赤水之西,流沙之东的怵惕和双双连万儿都没有使用就被罗弋风打败了!”半晌,轻华担心的看着罗弋风:“不对!看弋风的神色,这位置?这老根?这……这是使用了《白打基式》”,轻华恍然大悟,心急如焚,“弋风啊弋风,这怵惕和双双还好说,他们是轻灵公主的老仆人,自是不会下杀手,你不了解这其中缘由,以为他们是脓包吗?他们是不忍心伤你啊!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你这样胜出,岂不是真有性命之忧……”

  轻华不忍心看着这躺在地上的两位,神情复杂,赶紧从储钗里取出马蹄金、千日红、天竺黄、牛西西、母丁香,用魂力绿色的火焰来炙烤片刻,又取出琼酿液配置成汤,喂他们两人服用。

  这两人一服下这跌打损伤的灵汤后,不到片刻,这身躯之上重伤的地方便去了大半的痛楚。他们俩人相濡以沫的互相搀扶起来,一瘸一拐的入进七慁十三鲎的大队。

  轻华黯然神伤,不知道事态会演变成什么结局,就听见女丑和奢比珠圆玉润道:“好小子!心思如此敏捷,虽然不知道这地面如何生长出来了老根,但是我们还是挺佩服你的,毕竟你打败了怵惕和双双这两位成名已久的老人……接下来由我们来收拾你!”

  怵惕和双双面面相觑,实在明白这其中的奥妙,连连摇头,知道这少主学习了《白打基式》的法门,故才击败了他们俩。

  女丑向前两步,跨出人群,这奢比紧随其后,见女丑刚好挡在她的正前面,抽身靠边又移动几步。

  女丑后悔不已道:“想当初,我就该杀了你!”

  罗弋风见到女丑和奢比出来,悲从中来,道:“我认识你们两人,就是你们挑唆的伊秋子暗潜的五墓,

  我冰城的危机也有你们两个的份!要不是你们将枫城和你慁界联盟的事情传播的沸沸扬扬,我们冰城和枫城怎么会闹到如今的地步!”

  女丑和奢比实料不到罗弋风会知道她们慁界的军事机密,心中一凛,眼露凶光道:“你知道的太多了,今天你非死不可!”

  罗弋风想到当初跟踪所向门,通过所向门异空探秘知道了裔的排兵布阵,把奢比和女丑这两个女人记住的牢牢的,那个时候他就痛下决心要杀死她们。

  这女丑是一身奢华绚丽的橙色帛衫,敝履上加了挂饰,两边还垂下了青色的飘带刮地;奢比倒简单些,一身宽松舒适的广绣服饰,交领右祍,宽大的袖口露出的白手手指上还带着银色的戒指。

  罗弋风素来不好和女人厮打,但是她们两人会是个例外。

  罗弋风嚼穿龈牙愤怒道:“你们挑唆伊秋子偷偷进入五墓,致使我杀死了他,说回来,你们也是半个刽子手,这伊秋子倒是死不足惜,只是你们这计策狠毒实在卑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看你们有什么手段!”半晌,暗闭眼目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女丑和奢比听见罗弋风如此编排自己,两个鼻孔出气,恨意陡升,不好辩解这毒计是裔排布的,白白的受了罗弋风嘴上的不留余地。

  罗弋风自是知道这毒辣的计策是由裔安排的,只是有碍裔的手段高明,自认为不是裔的对手,故此,才把心里嘴里的气愤撒在女丑和奢比身上。

  女人最受不得如此的语言攻击,气的女丑和奢比胸脯起伏,当下大恨起来,“你找死!若怒了我们,就是给我们杀死你的最好动力!”

雪狐乾坤录 https://www.avsohu.com/Read/6584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