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甘华出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雪狐乾坤录第八十六章 甘华出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轻华公主正在翻白眼,一看甘华出场,眼睛都亮了,“这是个帅哥!这个可以……可以!”眉开眼笑,继续想着,“总算有扳回一局的可能了。”

  这会,东东扶着山瘣已经下至擂台下继续看着比试,东东说着:“山瘣兄,我上台始终都是应个景,看咱们七慁的霸头上来了,实力强硬不说,长相还可以!我们都是没有机会的!”

  这甘华一派长衫而立,魁梧的体格刚好撑开肩膀,他背手瞭望擂台下面,摆出神态自恋的模样。一席红色并配有紫罗兰花纹的服饰,只在袖口有金丝银线相搅成滚边,神气的把翡翠玉佩在犀牛腰带上一挂,长发就简单用银色帛缎一束,没来由,使得缎带般的长发刚好跨越脖颈,轻微的触及后背上的红衫之面。

  轻华满怀心愿,肩膀微微上提,俩可爱的小手相握,抵着尖尖的下巴握在一起,“嗯!这个可以可以,勉强算过关吧!”

  “你看这轻华一脸的花痴模样,你确定是你的菜?罗弋风……”褒姒奚落着罗弋风,略带调侃的口吻说道:

  “哼!你难道忘记了我还在这里观战么。他甘华从一上台都还没有正眼看过你一面,你用得着这般欢喜吗?”罗弋风自卑的低语说道:

  “恩!这才是你,罗弋风,没事多想想自己狐鬼的模样,你就不会迷失自我了,这天下除了我和莫莹不介意你这狐身人面的模样,恐怕再也没有其他女子会如此大肚了;我呢是和你朝夕相处的缘故,莫莹又是你的青梅竹马,这轻华呢?天下的女子皆如此,都希望自己的另一半,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褒姒眼睫毛模糊了视线,歪仰着额头,伸出玉手,恰好素面薄纱的袖口褪下去,露出婉白的手腕,这中指点点下巴,若有所思。

  罗弋风自私的控制欲望被褒姒点燃,怒不可遏的生轻华的气,不知说什么好,只管一个鼻孔吸气,两个鼻孔出气,吸气如此缓慢,而喘气却如此急促。

  褒姒骨子里的秀美胜雪,刻意假笑起来,一边摇着唯美的手臂,一边捂着小嘴媚笑,仅露出来酒窝嘲弄罗弋风,“别生气嘛,小心气坏了身子,昨夜刚运动过度,这会儿不易动怒!呵呵……”

  罗弋风知道褒姒故左而言他,话音里听出醋心,尴尬的化出百无聊赖的神色,“等会,我就上擂台,看谁有本事抢走她!一会儿你帮我……”

  褒姒以为耳朵生茧,“你说啥!叫我干啥!”

  罗弋风看着轻华轻浮的色眯眯神态,只顾生气的说道,“你实力强横,如果我不敌,你一定帮我,褒姒!”

  褒姒嫉妒心陡升,“帮你把轻华弄到手,好给自己气受!我白痴啊?还是神经病?犯不着给自己安放个情敌受气!”

  罗弋风左脸挂着的肌肉跳动了几次,心跳加速,知道自己失言了,“褒姒!难道你愿意看轻华跳进火坑吗?你们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她要是进不了火坑,我的身边就多了一个火坑!你说呢!”褒姒怨气十足,“你准备怎么向莫莹解释!你不记得她听见你梦里叫我名字时,癫狂的模样吗?哦对了,你的确不记得,你昏死了呢!”

  罗弋风有点苦苦哀求的意思,“那该怎么办!我着急啊!”

  “哼!着急!你铁定的着急!风流快活一夜的滋味再也品尝不了,你可不着急吗!该!”

  “褒姒,别拿我寻开心了……我知道错了,难道你要让我一看到情锁就想念她吗?”

  “这样有什么不好,我也少受些气!”

  甘华大喝一声,“魄符之七冰锥!”甘华斜倾着身,在敌手肩膀触摸了一次。

  这冰锥触肌而出,立刻刺穿了对手的肩膀。

  “这人是谁?速度和甘华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他输定了!”罗弋分被擂台上的战斗吸引,眼神随着两人兔起鹘落的你追我赶一动不动。

  甘华戏耍着对手,嘲笑着说道:“困民国,勾姓而食,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说的可不就是你吗?”

  王亥肩膀生疼,无暇顾忌甘华的嘲弄,一门心思放在如何击败甘华身上,他跃起来,口里闷哼一声,舌尖一顶牙膛,重拳就要击中甘华。

  甘华不慌不忙,侧了身,任凭拳风从脸庞划过,“太弱了,只管凭着拳脚上的白打就想击败我?未免有点异想天开!”

  甘华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粗壮的胳臂肘处,“不堪一击!外强中干!”右手提起,如此迅速的在王亥胳臂未变动的当下时刻,把食指背反弹着中指,“魄符之三十一石弹!”

  “啊!”王亥大吃一惊,此时才意识到,甘华的速度太快了,等拳风击中甘华,他才发现这只是甘华瞬移后产生的留影。

  王亥受甘华如此近距离的魄符之三十一石弹的攻击,那食指背弹出来的灵力幻化成弹丸大小的黄色的珠子,不偏不移地击打在他最为柔软的胳臂关节窝上。

  “啊!”王亥由于来势汹汹,猛劲收拢不住,全身犹如庞然大物栽倒在地上。王亥左手捂着右臂,连连大叫着,“啊啊啊……”,蜷缩地上打起来滚来!

  甘华藐视着王亥道:“即便我们之间的等级只是相差一级,我也可以毫不费力的击败你,你竟然还想妄图踏乾位偷袭我,你想多了,我小六阶双击魂生黄色的级别可不是你能够击败的!”

  王亥倒地,依然站不起来,全身沾满了尘土,鼻青脸肿的模样好不狼狈!

  “我虽然一向沉默寡言,但是实力可是摆在那的,当初王派我重任,你以为不是看中我的实力吗!”甘华自以为是,继续说道,“其实我也并非非得夺得这擂主,只是看着山瘣和东东的激斗后,甚觉趣味才上来一试,轻华公主我根本不放在心上!你们当她是花觊觎着,在我这里,我根本懒得对她瞧上一眼!”

  轻华听着甘华不屑的语调,心里找恼,起伏着胸脯,“甘华你个王八蛋!不过小六阶双击魂生黄色的级别,就让你得意成这样了吗!可恶!让你尝尝本小姐的厉害!”话音未落,身快如光,一巴掌扇在甘华的脸庞之上。

  甘华没防备,哪里意想到公主千金之躯,会如此泼妇般打来,“可恶!”甘华站起来,抚摸这脸庞,“你个泼妇,今天我叫你好看!”

  甘华生气着提升了灵力,黄色的三魂重叠在身躯之上,移步一丈,立刻变化身形,捻个手决道:“魂符之一菊镰!魂符之二十一九曜缚!”

  轻华也不示弱,根本对甘华的攻击不屑一顾,凭空提升了灵力,这三魂都没有逸散出来,眼见这魂符之一的菊镰未近身躯半丈远就消失了。轻华轻移莲步,脚底生出的九曜缚锁链如同细丝般被扯断,“不可饶恕!甘华,我不仅要取消你的资格,还要教训一次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你想多了,区区小六阶双击魂生黄色也敢大放厥词,当真可笑!今天就让你瞧瞧我轻华的厉害,也不算辱没了家师的威名!”

  甘华吃此一瘪,心下不仅不对轻华找脑,反而刮目相看,正迟疑间,就见轻华不知何时又瞬移在眼前,在脸庞的另一边也补上了一巴掌。

  这一掌下去,擂台之下的观众皆被吓的身体后仰,痴痴地看着轻华暴跳如雷的模样,额头之上分明还看见了青筋外露!

  甘华在轻华面前如此不堪一击,惹的台下观众纷纷咂舌起来!这一时间,喧哗提升了不止一个台阶。

  此时甘华的身躯仍然飞升半空不曾落下,可想而知,轻华的愤怒真的到了极限。观众随着甘华的身躯望去,只见甘华在天际划出抛物线远去了。

  躺在地上王亥大吃一惊,秃噜出嘴一句没轻没重的话,“还好我输了,要是赢了这擂台……可就晚了!”

  轻华还站在王亥身边,本来想去搀扶他起来,给他疗伤,听完王亥的话语后,脸色逐渐阴沉无比,瞪着夸张的大眼,血丝布满其上,恶狠狠的看着王亥!

  王亥自知失言,脸部尴尬的抽搐起来,立刻感觉着这天都要变色,恐怖的看着轻华狠狠的踹出一脚,将他踢下擂台。

  轻华弓着胳膊,如此机械的背对着观众左右摇晃踏步走去!这一形象立马被擂台下的观众复制了千万遍刻印在脑海!

  罗弋风头上掉下一滴豆大的汗粒,“怪不得,她会给我胸膛煅烧情锁,骨子里就是如此的霸道,如此的泼妇!她这实力如此强悍,比我的级别还要高,真不知道我是怎么跑的!现在有种被骗的感觉了。”

  “呵呵……”褒姒意味深长说道:“你个白痴!现在才发现!你没看到这轻华也会使用《白打基式》的总纲吗?”

  “《白打基式》?”罗弋风两眼一呆,耳朵上竖,“这就确信是我母亲轻灵的徒弟无疑了!”

雪狐乾坤录 https://www.avsohu.com/Read/6584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