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5章 对弈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总裁的极品狂兵第2165章 对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莫名的,欧阳衡觉得这句话用在萧尘的身上非常合适,他觉得萧尘便是那池中的金鳞,等到了时机便会化作龙腾飞天际。

  这种下意识的直觉让他想要紧紧抓住萧尘这个人才,不仅仅是因为萧尘的天赋,还因为萧尘的未来,他总觉得,若是现在能够和萧尘攀上关系,等到未来就会有不小的造化。

  所以哪怕他的儿子是天圣国的太子,哪怕太子比萧尘还要大上几岁,哪怕萧尘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乌蒙谷城主,但欧阳衡却相信,萧尘总有一天会让整个西大陆的人都惊讶。

  只是可惜的是,刚刚一打照面,太子的气势就很弱,还在萧尘面前漏了怯,若是太子是真的单纯的,纯粹因为萧尘的气势而露怯,兴许萧尘还会对太子有几分怜惜。

  可偏偏不是,太子是因为别的事情,甚至可能是心虚才会露怯,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尤其后来太子那一番话,看似滴水不漏,却将自己的圆滑全部给展示了出来。虽说同萧尘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特别长,但欧阳衡也知道,萧尘不喜欢心思过于复杂的人,萧尘更喜欢心思单纯一点的人。

  单纯和太子可沾不上边儿呢,从萧尘刚刚那一番客气的话来看,显然他就没有看得上太子,即便是欧阳衡强求萧尘收下太子为徒,萧尘也未必愿意。

  萧尘这样的人,只可以拉拢,不可以得罪,欧阳衡很明白这一点,尤其是在几日前的大战之后,欧阳衡更是清楚这点。

  所以他心中除了遗憾,却也没有别的办法,要说也只能说是太子气候不够,同萧尘无缘罢了。

  “萧小友睡了这几日,可还睡得舒服啊?”欧阳衡调侃道。

  萧尘笑了笑,“谈不上多舒坦,梦里我还一直在跟厉敬堂打架呢,我还琢磨着,他不是被我杀死了嘛,怎么还能跟我打架呢?”

  “哈哈哈哈,那萧小友不如来陪我对弈两句,也放松放松精神?”欧阳衡邀请道。

  萧尘看了眼棋局,太子的气势早就输给了欧阳衡,整个棋局已经出现了死气,再落几子,太子便全军覆没了。

  “我棋艺不精,若是国君不嫌弃的话,我倒也乐意和国君对弈两局。”

  “不嫌弃不嫌弃,萧小友现在可是我的肱股之臣呢,我哪里敢嫌弃。”欧阳衡挑眉笑道。

  “既是如此,那萧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萧尘也不扭捏,当即便站起身来,踱步到棋局另一边。

  太子原本端坐着,一看萧尘要过来对弈,立马便站起身来,还想要伸手将桌上的棋局给毁掉。

  “我这下棋下得太烂了,真正的学艺不精,萧城主还是和父皇重新开一局吧。”说着,他便想要将整个棋局捣毁。

  只是他的手刚伸出去,就被一道灵力弹开,灵力是来自欧阳衡。

  “不急,你虽然是个臭棋篓子,但这不是还有萧小友在嘛,我相信萧小友应当有办法突出重围,对吧萧小友?”

  欧阳衡询问着萧尘,眼神却分明是要萧尘就着这个棋局下。

  若是凤凰和仙罚在此,定然就会发怒,不会让萧尘来受这个委屈,不过萧尘倒是觉得无所谓,欧阳衡这么做,未必是要给他下马威,只是想要试探他罢了。

  无妨,反正他也没有少被人试探,早就不怎么在意这些了。

  “我本来是想要重新开一局吧,不过既然国君这么看重我,那我就献丑了。”萧尘爽朗的笑了笑,一撩衣摆,在欧阳衡对面坐下。

  太子原本执的白子,棋盘上白子已经所剩不多,寥寥的几个也都被黑子所包围,黑子呈大开大合的气势,几乎整个期盼都是黑子的身影,白子在期盼上就显得很是孤单可怜了。

  “我这三路将你困住,你只剩下唯一的一条出路,然而你唯一的一条出路走出去不到两步,又是我的黑子,萧小友,我都有点同情你了。”

  欧阳衡哈哈笑着,虽然他是想要试探萧尘没错,不过就眼下这个棋局,他不认为萧尘还可以逆风翻盘。

  “唔,国君你这么说倒是很有道理啊,不过这天大地大,又不是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此路不通,那我另走一条路便是了。”

  说着,棋盘上角落里的一枚白子往前走了一步,和黑子还保持着距离,看起来除了移动了下方向,似乎没有别的什么用处。

  欧阳衡盯着白子看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出什么用处,便将视线转移到萧尘被自己所包围住的棋子里。

  “虽然三路已经将你围住,不过想要彻底吃掉你这颗白子,还是需要多走一步路。”

  黑子往白子的方向移动了一步,若是再移动一步,那么中间的白子便被四枚黑子所包围,插翅难飞了。

  萧尘脸色平静,嘴上道:“人有时候要学会放弃,既然已经没用了,也不必再花心思,把心思用到别的地方更好。”

  话落,他在另一个看起来毫不相关的地方又落下一枚棋子。

  欧阳衡眼中出现些许疑惑,他看了又看,还是没有想明白萧尘落下这颗棋子的用处。

  想不通,欧阳衡也不为难自己,他拿起黑子,正要按照原计划往前一步,却在棋子即将落下的时候又顿住手。

  原本,他应该就这么给落下去的,但想到萧尘刚刚连走了两步看似毫无用处的棋子,他又觉得不太对劲。

  以萧尘的性格来说,不是个会做无用功的人,无论做什么,必然都有着萧尘自己的道理,所以那两颗看起来毫无关系的棋子就显得特别的奇怪。

  萧尘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目的,而且这颗棋子若是萧尘刚刚想要保,也未必就真的一点都保不住,但萧尘却没有保,为什么?他就不信自己都看得出来的东西,萧尘会看不出来?那么到底是为什么萧尘没有保住那颗白子呢?

  原本只需要一步,欧阳衡便可以吃掉萧尘的白子,却偏偏又因为种种猜疑,打断了自己的猜测。

总裁的极品狂兵 https://www.avsohu.com/Read/6584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