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与擎王妃的怪相处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盛世女侯第343章与擎王妃的怪相处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从岑隐左右手的掌心……

  ………

  “该死!”

  吉州,城门外不远处,夜色下,响起了一声女子的低骂声。m.huanjian.me

  这自就是时非晚了。她是刚刚才从城门奔出的。途中,一路顺畅,未出现任何阻拦同危机。

  不过……

  那只是在出城前!

  出城后呢……

  出城后,便是此时此刻了!夜色下,远方黑乎乎的一片,时非晚坐下的马儿却在加速着,马儿踏过荆棘,马儿踏过坑摊……无论前方是有路无路,是不是好走,时非晚都在加着速往前奔着。

  因为,方才,一出城门,她便感觉到了不少人的气息:有人,很多,而且,全隐在暗地里!

  吉州城贫,城外千里无人家,依理大晚上这样的地方是不会出现什么人的。既出现了,而且成群,又鬼鬼祟祟的,自不会是什么普通百姓。况且,他们都会隐藏气息,若不是时非晚擅武,也不可能察觉到他们。

  全是武者!藏者必非善类!

  只是……针对的是谁?

  嗖……

  随着忽然一声利箭穿入空中的嗖声响起,时非晚没琢磨太久,便就知道他们针对的是谁了:因为那箭声响,她身下的马儿一声痛嚎,忽然往前摔了去……

  “砰……”

  马儿速度太快,忽逢中箭,一箭致命,嚎叫声后整个身体便立马横躺下了。马上的时非晚,冷不丁的被摔了出去,砰一声砸在了草地里。

  时非晚头埋进草地,吃了一嘴的草,模样实在是无比之狼狈。她此时这模样,分明像是武功又一次的用不了了似的,面对这忽然的灾难应对如个普通女子。

  “别再放箭,别射死了,主子的意思是:只重伤她,然后活捉!”

  没待时非晚爬起来,暗处终于响起了人声来,是刚才那放箭的男子冲了出来。与此同时,暗处冲出了无数的蒙面人来。见时非晚栽倒,他们一个个全都拔剑朝时非晚冲了过来:

  “真是天降的好机会!今儿白天动手没得手,晚上,这女人竟一个人跑出了城!”

  放箭的男子一边冲,一边兴奋的哈哈笑道。

  白天动手没得手?

  原来,今白天时非晚在客栈窗口看到的那一场刺杀,那刺客们的目的不是岑隐,而是她时非晚!

  那么,他们是谁的人,时非晚不用想也知了:太后!

  她敢笃定,如今决心下得最硬一定要逮到她将她扣在手里的人,一定是太后!况且她今白天听说起过,岑隐带她从金州来到吉州的路程中,一直在遭遇各种试探袭击。时非晚虽没问,看人脸色也猜到了那些刺客中不少是太后的人,而且目的是她!

  也就是说:时非晚的行踪,其实是被太后时刻盯着的。但凡她失去保护又暴露踪迹,那么,就会遇到危险!

  显然此时此刻,就是时非晚失去保护又暴露了踪迹的时候……

  她刚刚在城里,商铺都打烊了,她弄不到易容的工具,现在,她顶着的可是她最原始的容颜。

  “真是个美人!可惜,碰不了。”

  男人们朝时非晚冲来的途中,不少一边叹气一边说道。

  放箭的那人冲得最快,没一晃的功夫,他便在时非晚五步之外了。他手中的剑指着时非晚,又迈了两步几乎接近了时非晚后,那剑,没一丁点儿犹豫的,一抬,便狠狠朝着时非晚的胸前砍了下来——

  重伤时非晚,是他们的目的!

  时非晚猛地转头,剑落的那一刻她身子忙往后缩去,似为了躲闪似的。只此时她那普通人的状态,那慢悠悠的速度,无论是会武的还是不会武的,能预测到的是——这一剑,她绝对躲不了!眼看着剑就要逼近胸口之时,女子似也察觉到了这结局似的,她闭眼,已完全是一副等死的架势……

  砰……

  只……

  闭眼后的时非晚,过后却是未感觉到胸口有疼痛感,反倒是听到了一道剑落地的声音。

  她猛地抬眼,便见跟前那要伤自己的蒙面男子,剑掉在了地上——那是被一支忽然横射过来的利器给射落的。

  “慧安县主,跟我们走。”

  几乎是同一时,时非晚身边落下了一群灰衣武士来。其中一名武士瞬间便将她给提了起来,一群武士挥砍开蒙面男子将她护在了中间。

  这些武士时非晚见过:他们是擎王妃带来的一批擎王妃的人!

  “不惜一切,抓住她!”

  蒙面人们哪想到,这个节骨眼上竟还会钻出这么大一群护卫。眼见着时非晚身边多了一群护花使者,一名武士还直接跃起轻功,瞬间就将时非晚往外带了去,黑衣们便清一色的立马拔剑要冲过去抢人。

  只,灰衣护卫们来的人数也不少。晃眼的功夫暗处便钻出了一群又一群的人来。黑衣蒙面与灰衣护卫,立马便展开了一场厮杀来……

  厮杀惨烈,但灰衣护卫们人数是占优的。救走时非晚的那人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运起轻功后没多会的功夫,他便在其他人的围护之下带着时非晚冲出了黑衣包围群。

  带着她,来到了较为安全的地带:

  “王妃,人救到了。”

  时非晚无比狼狈,气喘吁吁的落脚之时,那护卫立马松开了她来,忙朝前方禀报道。

  时非晚闻声,便也抬头往前看了去。同一时,她感觉到前方也向自己投来了一道打量的目光来:

  “数月不见,晚晚愈发的好看了。”

  而后,是那打量人轻轻的声音。

  时非晚眨眨眼,扫过前方那不知何时多出的马车,最后定格在了那已下了车正站在车前的车主人身上:夜色下仍旧亮眼的华服,满身贵气,优雅高贵,不是那擎王妃又还能是谁呢?

  “王妃。”

  看清人,时非晚忙低头,行了一简单的礼,便又问道:“王妃怎会在这儿?”

  她语气惊讶。只她低下的那双眼,却是未含半分惊色,平静似冰。

  擎王妃却久未有声,半天未答。

  “王妃……”

  时非晚觉不对劲,又抬了下头,这才惊觉那擎王妃似盯着自己入了神似的,神情恍惚。时非晚这个抬眼后,她才猛地回了神,忙答道:

  “阿晚想离开,躲过世子爷可才第一关。如今暗里,不少人盯着你的行踪呢。本妃便想,还是本妃亲自送你到了安全的地方,才能放下心来。我是想着你会出城,特意过来瞧瞧的,还好本妃来了,不然你可得出事了。方才,可是吓着本妃了。”

  擎王妃回这番话时视线久未从时非晚脸上移开。她说完,时非晚面露感谢,却是未有言语。擎王妃也不介意,忙道:“快过来吧,随我上车。”

  时非晚闻言愣了下。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厮杀的场景后,这才又回头点了点头,朝着王妃走了去。

  行至擎王妃跟前时,时非晚便觉自己的手猛地被她给拉了住。擎王妃说道:“委屈阿晚了。我知是阿隐那不成器的,硬是将你给绑来的。阿晚本会武,若不是他对你下了药,方才你也不会那般无助。”

  擎王妃叹着气,又道:“今日给阿晚那毒,是想让阿晚自己选择。阿隐尽做些不知分寸的事,我虽盼他心想事成,却也不能由着他做那逼迫之事。所以才将那毒交给阿晚,用或不用,都随阿晚自判。不过如今看来,你是当真不愿意跟他。”

  擎王妃此言说的当然是那鲜花饼的事。不管擎王妃出于什么目的,在时非晚看来这都是对她有利的,忙道:“谢过王妃。”

  “全是阿隐的过错,阿晚不必谢我。”擎王妃又道。

  她此时态度温和又慈善。似是京都天成郡主那些事未曾影响到她分毫似的。她这态度完全不是时非晚预料中的。在时非晚看来这是反常的,然这方面时非晚却是什么也没问。反倒是提起了岑隐来,道:“可否问王妃,你给我的毒,是什么毒?”

  “忘忧散。”擎王妃如实答。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时非晚的反应。

  可时非晚压根儿就没听说过忘忧散,因此毫无反应。擎王妃只看到了她那双眼眨了那么下,那双似星子般璀璨的眸子,还是如记忆里那般,疏离又沁凉,神潭般深邃,透着一股子难以琢磨的神秘之气。

  擎王妃叹了口气。只这么一打量,她的注意力很快便又未放在时非晚的微表情上了,反倒是不自觉的审视起了时非晚整个人来:

  先是眼睛!似乎还是初见时的那双世间仅有的眼睛……不,似比初见时又添了一些更加独特的东西!是什么呢?

  擎王妃的心微微颤动,不自觉的又瞧出了神:初至吉州碰到时非晚时,女子只是昏迷着的,因此那时她只瞧见了时非晚的脸又长开了些,愈发好看了。

  而此时,如此近距离的瞧见睁眼后的时非晚——

  擎王妃莫名其妙的,心口处竟是砰砰砰的也跳动了起来。似乎见着了什么奇景似的。

  擎王妃不知自己为何会生出那样的感觉来。她此时只是在心底十分肯定的判定着——

  眼前这女子,绝对,绝对变了!

盛世女侯 https://www.avsohu.com/Read/6396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