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仙界巨擘系统第三百七十九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望见人一刻换上严肃模样,倒有几分天尊神态,要是真正的天尊在场应该烦躁得很。略显无奈的摊摊手望着人退步紧张模样,偶时心头鬼念发作见人貌似受不了自己身上百花之香,还故意在人前扬扬衣袖。直至玩弄够了方才收拾心情准备起行,微勾指示意让人跟紧自己。  与人一同来到紫薇大殿的外殿,到处亦是经过激烈打斗的痕迹,眼看见倒在一侧的樟木桌上的血液,想必行凶者处事方式不算过于精明,连附近亦留下斑驳的脚印,凭观看而出大概功力相符之人所做,不然怎么会让那个紫薇上帝简单的陨落。居然留下了许多痕迹引人深思,除了挑衅举动还有什么呢。笑意不自觉地加深数分,故意不说出声反之询问身侧之人。  「小朱雀你怎么看呀?」  怀中女子脸上并无任何惊惧反倒是自然的伸手环住晏温,自成型至今便不怎么与人相处,过分亲密的接触确实让身体僵直不知道怎么回应。知晓姜雾是开玩笑的心态心中抵触更甚,几次想要侧首躲过亲密肌肤相处却以失败告终。  “休得放肆。”  ·  姜雾变本加厉凑的更近,樱花残留下来的味道萦绕在空气中久久不散。觉耳边热息非常,脖颈处仿若被针扎般惊得一下子想将人扔出去哪知美人儿借力勾着脖子,身体失了平衡欲将姜雾压在身下。刚刚那些动作已不合规矩,若是摔疼这家伙恐怕又要讹一笔立刻单腿弯膝跪地,一手撑地堪堪稳住身形。另一手则是轻贴柳腰搂住防止姜雾摔下,不过半秒便道。999小说首发   “下去。”  月从至高处降下漫上灯脊,清风徐来,栖息在群山环绕中的庞大宫殿静谧无声。桃花初上枝头,含苞枝桠掠过高墙与轩牖,身着蓝底银纹长裙的往来仙娥步履轻盈,规整石板铺就的大道掩埋于缭绕云雾之中,人间仙境,不外如是。  入门处高悬的“娲皇宫”木匾由黑底红字书成,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颇具禅意。坐于高台上的女子一袭牙白轻衫,乌云流肩,身姿绰约,当得上姿容绝世。只双颊略微有些凹陷,难掩清瘦之感。  于高台端坐的女子正是娲皇宫的主人——人称“惊鸿仙子”的林惊鹊。只见她身前摆着一张香木案,案上是一套白瓷红梅样式的茶具,端的是精致柔润。  她行云流水的往杯中倒下一汪澄澈碧透的茶水,腰际别着的银缕吊架香薰球随之晃动,一股沁人的馨香缠绵鼻息。  素手轻捻杯盏,温意缠绕指尖。茶香袅袅,氤氲缱绻面容。  传讯符停滞半空,溢散出萤火般的幽光。她指尖一点,一个个墨字便被金光牵引着,围绕着,不断地旋转,镌刻进她的神魂。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  “我知晓了。”低语喃喃宛若情人耳鬓厮磨,传讯符应声而去,空余一地寂寥无边。  紫薇大帝身陨吗死得好!死得好!她几乎忍不住要拍手称赞,谁能料想一代大帝身陨,死的时候连点蹊跷都无从探查。  垂眸敛眉,摇头轻叹几句,聊以慰藉也就罢了。她素来不喜神界之人,若非天道降下无上法旨,她定要上那九十九重天,好好看看那些上神的丑恶嘴脸。  缓缓吐口自胸腔弥漫的浊气,她也该好好思量下,该从如何查起。  倾耳而听着身侧的分析一言不发任着人说着自己所分析的事情。对于他而言这次事情或许是一次十分难能可贵的经验,天尊也吩咐过自己尽可能让他去猜测分析。听着他头头是道的分析更是认同一般颔首,周围斑驳之影确是可疑之处但又有谁能知道箇中事情?  感应到有不善之人靠近,目光倏然变得凌厉,随手捻来一片花瓣以双指挟之,并朝着殿外之处挥出,花瓣便如利刃朝其方向射去,怎料到花瓣还未至黑影便消失。暗自啧舌也未露怒色,稍微整理身上衣裳目视少年。  「小朱雀,我们大概能找那个告知者喔,我知道那个人有着最关键的线索,怎么样感兴趣吗」  “你有心了,入席吧,今晚不醉不归。”  大手一挥立即有几人将紫檀木方正盒子的宝剑抬下安置,眉眼温婉唇角上扬眸子灿若星辰似乎颇为满意,大殿此时歌舞乐声传的很远,各人推杯换盏已是酒意正浓之时,三巡过后抬手捏肩的手停下改换揉太阳穴,菜过五味已是有些意兴阑珊微醺的双颊似染红的桃花,尤其是凤尾红的鲜艳欲滴,底下已经有人蠢蠢欲动按耐不住借着酒兴想要欺身上来敬酒,笑意盈盈之间嘴唇微张吹一口气,烟雾绕着酒杯空了一壶皆一壶,倒是半点没近身,皆神色愉悦的回了座位倒的七荤八素,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其余人都在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平时的死对头现在倒是在酒醉后互相灌酒,平时自诩正经君子的现在搂着舞姬调笑不已,这一切都落在高座以额支撑闭目养神的眼里。  殿内燃着不知名的香,一室寂静。  与身旁侍婢交换眼神接到示意后,瞬息之间消失不见,案前只余假寐装醉之人,模样别无二致倒是一时分辨不出,刚才就隐约觉得后山方向有灵力波动,现身落地之后见许多怪石嶙峋的山洞有人踏入,这气息是青丘的,一个闪身朝里飞去,果然见到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似乎,还发现什么宝贝。  “小丫头。”  好在她对晏温颇是了解知道她这般出靠近定然会把她松开,所以打一开始她就牢牢的环住他的脖子,感受到腰间的力度松开时,她环住他脖子的手用力的往前拉,让他整个人都往她身上倾去。  察觉他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撑住地面不让自己压住她身,而另一只手则是揽住她的腰肢不让她摔了去。  姜雾抬眸对上他带着怒意的双眼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微微昂头靠近他的脸,如蝶翼般的睫毛颤了颤,星眸含着浓浓的笑意。  她垂眸,环住他脖子的手用力把他的头按住,快速的抬首在他唇上落上一吻,随后离开他的唇,舔了舔嘴角似乎是在回味味道,盈满了笑意道,“殿下今日甚是香甜,否则怎会让我如此想要吃掉?”  折玉凝眉思考良久,腕上的檀木佛珠被拨过一轮,他的内心是有些焦躁的。不想让天尊失望,一点儿都不想。折玉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这是自朱雀出世以来,首次涉足这样的事件,他从前也见过血雨腥风,可每每涉及其他上神,天尊总是有意无意的让他避开。  折玉曾有些疑惑的询问,得到的却只是温和宽容一如平日的目光,他听见天尊说。  “折玉该一辈子快快乐乐的,不要碰这些事,平白脏了你的手。”  天尊不想看他脏了手,可折玉这双手却执刀剑,在战场上毫不留情的将箭矢刺入对方胸膛,鲜红滚烫的血溅在他脸上,将那身如雪白衣都染红了。  他脏的早就不只是手了。    异样的气息忽而传来,折玉眼眸冰冷,刺骨的目光寻着来源望去,佛珠刹那间凝结成弓,他拉开弓,自虚空拔出箭矢——朱雀骨箭,根根鲜红如血,将他的脸衬得有些妖异。  可当箭随着花神的花瓣一同劈至那人面首之时,他却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折玉伸手收回箭矢,檀木佛珠复乖顺的缠在手腕上,方才的杀神恍若只是一个幻影。    折玉的身形是修长单薄的,削尖的下巴轻轻一扬,刀削斧砍般的线条干净利落。  “贼人猖狂至此,姐姐无需多言,衔真随你去——查个究竟。”  “!”  被人吻得这一下浑身僵硬,一瞬间怒意直穿胸膛,面色铁青,只觉得若是不好好收拾面前人一顿下次必然还会再犯。手中蓦然升腾起一根通体冰蓝色的软鞭,神色一凛,空气霎时响起一阵清脆鞭响,划破空气,怒气汹涌,狠狠朝姜雾挥去。借着她躲开的瞬间跳开百米远,手腕翻转,软鞭再朝人挥去,握把上的蛇头栩栩如生,赤红色的眼睛直视姜雾。  ·  谁知她却不知悔改,轻佻言语直接惹得心口绞痛,险些昏阙过去,刚开口只觉嗓子一阵腥甜,鲜红色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下。努力平复心中爆棚的怒气勉强站起身子,擦去嘴角的血液,眼中是难以掩盖的嫌恶。  “姜雾,今天若是来打趣我就立刻回去。”  “我没工夫陪你在这里耗。”  许是真的气极,不等回答,拂袖而去。  越往内走,光线越暗,水声也就越清晰,还有水迹漫出来,她踌躇着该不该往前走,可下一步,便踩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低头一瞧,是块黑漆漆的小硬块,光线太暗,瞧不清楚,她弯腰捡了起来,借着微弱光线看清那是块令牌。  ——哟,捡到宝了。  她喜滋滋笑弯了眸,看都没看那令牌就把它塞进了口袋里。也不打算继续往下走,要是真碰到什么,她估计就直接吓得变成小狐狸脚底抹油直接溜了。  出洞以后是刺眼阳光,眼睛暂时无法适应,陷入一段黑暗时光,眼前景色由模糊变清晰,她转身看向其他洞口——  唔,算了算了,今日主角可是妖神,寿星最大嘛……这其他山洞,就留给别的有缘人吧。  更何况……  那令牌还得找人问问不是嘛?  她也不急,稍稍拂去因进洞而粘上的小灰尘,又从袖里拿出个果子啃上几口,这才慢悠悠地朝正殿走去,还没走几步呢,就被人影堵住了去路,嘴里还喊着她“小丫头”。  “你才小丫头你……我可不就是小丫头嘛——”  她平日里最厌恶别人喊她小丫头,这简直就是踩着她的尾巴毛了,眉梢一挑,鼓着腮帮子去看是谁这么不长眼,火气在触及来人脸上瞬间泄掉,连同接下来的话都急急转了个弯,笑眯眯地迎上去,就差没摇着尾巴讨好了。  “妖神大人,生日快乐呀——”  她边说着,边从袋里又掏出一个果子,也不管对方啥反应,就塞她手里去:“这果子可甜啦!”  末了,这才想起令牌的事,一口叼着那半个果子,从袖子里揪出那块令牌,递到了她面前,虽仍是一副随性模样,可语气却是正经巴儿的。  “妖神大人,这是我进那山洞捡到的令牌,您瞧瞧,可知这令牌主人是谁?又来自哪里?”  白猿略略吃了些酒食,便放下筷子,此时他身边的群猴中跑出一只毛发棕黑,双眼灵动的小猴儿来,那小猴儿见了白猿桌上酒菜,搓了搓手:“大圣爷爷,这儿的东西比小次山上的不一样哎。”  小猴儿凑近闻了闻香气,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白猿,白猿心领神会,嘿嘿一笑:“小的们,这儿乃是妖神大殿,我等用的素来是山间野食,素的果子居多,荤的肉食居少,且山野之物,肉块难嚼,哪里比得上妖神大宴用的食材?”  白猿摸了摸小猴儿的头,他让众猴围拢身边,对他们说道。  “原来如此!”众猴都惊叹道,也是,平时山野间来往惯了,也不入尘世历练,没见过此等世面很正常。  “今番即是来了,便让你等见见世面,我自得道以来,不甚用人间烟火,你等刚刚踏上妖道,还未辟谷,这酒菜便随你们受用罢!”白猿说完,一个飞跃,离了座位,而群猴则是哄抢起他座位上的酒食来了。  白猿浮在空中,他看着四周,摇了摇头:“孩儿们,我去偏殿休息一下,你等皆不要胡乱走动。”  白猿飞出大殿之外,他想了想,直飞偏殿去了。  修仙大世界中的南方一处桃林之中有两个人端坐在一颗桃树下,二人对面坐面前有一张棋盘,棋盘上已经落了许多的黑白子,棋盘上的局面也十分僵持,二人中年龄偏大之人面色有些凝重,而他对面坐着一白衣青年面带微笑显得很是轻松,随着中年人落下一子之后看向青年,青年不慌不忙随手一子下在棋盘之上。  《仙界巨擘系统》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仙界巨擘系统请大家收藏:仙界巨擘系统更新速度最快。

仙界巨擘系统 https://www.avsohu.com/Read/606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