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仙界巨擘系统第三百一十九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这话轻飘飘地说出去,却让在场几十人浑身颤抖。

  杜明晦从襄水南端下船乘车进城,路上闻说汧淮有大变,说是丞相将军闹的大事,这两日才刚刚允许初入,听杜明晦心里慌得很,一直催促车夫快些走,这才在早上到了汧淮城。刚进城门,听见有人议论,说是菜市口有天大的热闹要看,杜明晦心无由地慌乱,只听说是当朝丞相要被活剐他险些昏厥,扔下车马连滚带爬地奔过去,只看见杜明珏,他的三弟

  记刀的刑官已喊到千数,刑架上血淋淋的人只能看得清脸了,四肢几乎只剩白骨,杜明晦冲进人群,不顾一切地大吼“明珏明珏”直到被侍卫架住。

  架上的杜明珏意识早已模糊,人却被药强制醒着,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喊他的名字,远远的,很熟悉。

  到了最后的割头,台下许多看热闹的百姓都忍不住离开,杜明晦泪水不住地留,腿软得跪在地上,浑身像是被抽干了力气,远远看见他的三弟咧开嘴笑了,无声地呢喃着什么,杜明晦看清了口型,当即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颗高傲的头颅终究是被摘下来,杜相最后还是强迫着被“低下头”。

  “哥,对不起。”

  那是杜明珏临终最后一句话。

  秋风肃杀,文人常悲秋,这年的秋却是无人敢悲,只道又要变天,红枫洗地,是该入冬了。

  “不,陵襄同学实在过誉了”

  舒苒一向是个脸皮很薄的姑娘,被人这么一夸反倒无所适从起来,脸颊也飞上几分肉眼可见的浅淡的红晕,秀致的眉眼倒是更被衬出了些娇俏的感觉。

  她确实对自己的实力还多有不满,尤其是经过前日一战以后,更是将她无力自保的弱点暴露了个一干二净,最终还要拖累队友为自己抵御攻击。

  终究还是,太弱小了。是不是该试着向陵襄同学请教一下格斗技巧呢

  她正这么思索着,却听见了身边人呢喃出声的话语,待其很快反应过来表示歉意时也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以表谅解。

  “陵襄同学不必在意。我确实经常来这里修炼精神力。

  这里环境清幽,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她注视着面前露出些微羞涩模样的少女,嘴角上扬的弧度变得愈发明显了一些

  些。

  战斗时严肃的陵襄同学也有可爱的一面啊。

  “指教倒不敢当,但若是陵襄同学有所疑问,舒苒必定尽力详解。”

  “那么,陵襄同学是想要问些什么呢”

  她眉眼弯弯的,安静而耐心地等候少女的回答。

  那小生已然四肢发麻,肌肉酸痛,面露疲惫且由于方才被自己取了后背,他的自信心似乎也受到了重挫他会沮丧也不奇怪,毕竟这个年纪,这个实力,在落冕的孩子个个都是年轻气盛的天之骄子这小生被她这样碾压,尽管理智上明白,情绪上还是无法调解罢素手卷起壹缕发丝,绕在指尖把玩着绿眸莹莹,映着壹汪粼粼的湖,仿佛非人间之物般不沾烟火气息她估计着圈的大小能让自己采取多少行动,脚抬抬放放地击打着地面,似乎在催促那白净小生尽快进攻壹般

  魂技么就她的观测,这孩子应该是个辅助系武魂那么这个魂技壹定有什么特别的效用罢她眯着眸子仔细观察他所做之事终于他周身金光四溅,有些扎眼他毫无掩饰地,笔直地举起右拳朝她冲来近乎愚蠢的率直,她就那么站在原地,想着他的魂技究竟是增幅还是削弱或者是其他效果她抬起左臂,斜在脸前,打算挡住那壹拳,却发现自己的力量被莫名其妙地消解了

  是这么回事她立刻明白了,旋即运起魂力护体,身子壹转,他的右拳顺着她的动作滑到她的左侧左臂略略发痛,应该是想要硬接下来时留下的多亏了巨大的魂力差距,即便如此被他的魂力轰击也完全能挡住她亦是用上五成力道猛地朝着他的胸口打出壹掌,就算被消解威力还是不小的身子由于后劲不自觉地向后退,右脚抵着,稳住了自己

  “停”

  “我得走了”

  她仰头看着那轮明月,预判了下从落冕回到歇脚的客栈需要多久,便开口叫停她解开发带,放下衣袖,整了整自己的仪容,恢复了初来的模样她垂眸沉思了会儿,觉得就这么走了不大妙,就加了几句

  “还算不错磨磨心性,将来有望”

  别扭地说了几句,她才飘然而去

  她笑得平静,一如树叶泛过秋水般的不动声色,仅浮动片片涟漪。沉幽香台弥散,如过黄昏时的月色,亘久不变的怒色藏在一幅处惊不变

  变的笑吟面庞下。

  “只是当今局势动荡”

  作惋惜姿态,像是猜透了对方的心思,番番老成模样倒与她精致面相相悖。沉默顷刻复而开口,宛转话语里似是叹人年轻,又感慨青春不复。道是谁也说不清她动了几分真情实感,唯有她自个儿懂,那贯彻她骨血里的理智永远才是牵动她智谋的主弦。

  “这世间的道理有两权相害取其轻,亦有一码归一码,筹码互换。黯云身处漩涡中,秀舞本身便小势初起。大陆局势何去何从,我们谁说了都不算。黯云心意秀舞坊心领了,过往匆匆,谁都不该做那个守旧的人。”

  大摆衣袂,面不改色,不惊不动。几声辩驳,令下呵斥时更是百般决绝。

  “送客。”

  千山远,雪万丈,太阴之巅

  常年累月的积雪自成一景,七夕佳节,灯火辉煌染尽水墨丹青般的天际,一片晦明交织里月华如水悄然铺洒和着灯火阑珊而别具一格,万丈雪茫映射光的错影璀璨间的交辉显得格格不入却是另类的融洽,我提着一盏青灯,只见烛影摇曳在这独具风格的变化颤抖,那身形旁若下一秒烟消云散,独立九天茫茫雪海的楼阁之上,我轻推着雕刻着古朴精致纹路的木窗,一声吱哑如石沉大海般微不足道却是一览夜幕的景象

  一袭白衣锦袍甩袖间卷起一阵清风,蓦然里的寒意不似雨后初晴的欣荣倒是赛过泠泠飘雨的冷,我唇边冉冉升起的浅笑似是眷恋其中那最后一丝凉薄的暖意

  北方有讯,化而为鸟,触之弥散,落之成信

  青鸟传书。

  我摩挲外纹精致的信封,仰头抬眸间凉风吹起,帽檐飘飘散落在肩上,肤如雪侧脸的曲线柔和温润,眉目如画如墨平静的不起丝毫波澜的眸子里倒影不去的冰冷无尘的淡然与君子如风的温然

  只不过,伪装那个人的模样。

  我轻抬手白皙修长的指尖轻点信封外侧,风起信封与指尖轻旋剥离开来,白纸黑字一目了然,忽浅浅启唇间清冷而又温润的嗓音徐徐荡漾开来,如普出一曲静谧旷野,悠扬飘荡

  看来老莫已经无事了,那我也放心了

  白纸黑字,烟消云散

  悄然闭上窗至此声势淡去,灯影婆娑里纷争痕迹似是有遗少倾无迹可寻,我落座执笔蘸墨而后挥笔于纸上落下数数

  几字,笔锋过处走势磅礴而内敛锋芒,顿笔棱角处却是细腻柔和而暗藏锦绣,白暂的指尖缓缓划过纸边眼底深处一抹沉思,待晾干后唤来青鸾搁置于青鸾之上若有所指将其转交挚友青洛处,待青鸾离罢又是转眸从旁一摞空白纸张中轻抽,摊平罢修长的手指点墨又起撰修

  微做思量间我落笔其上,是人事当非天命者是谁拨动了众人心弦又是谁的手笔搅乱了这番沉寂的死水有一字,当属诱人

  我手中的狼毫依旧轻缓字行间娟秀由然,落下字迹却是有了些潦草,单手微拨额前青丝碎发徒惹几分飘动,嘴角笑意温和如初,深邃墨瞳古井无波旁若明镜倒影案上纸笔,若待得弟子前来,也算有所交代,顿笔将那纸张放在显眼的位置后,缓缓伸手端起案角白瓷清茶,轻碰微显干燥的唇角,茶香袭人尚有余温的茶水碰及微凉嘴角似水墨般晕开淡淡的绯色,茶烟氤氲袅袅清烟四散,鼻尖笼罩在茶烟之中微微润湿一二,抬眸隐约朦胧可见未来的那人周遭声势浩荡,不觉颦眉又舒,待轻品烟云后缓缓放下茶杯,放空身后负担轻身飘渺,便是最适合一搏,盈盈浅然

  垂眸,微长的睫毛遮掩去墨瞳不明思绪,放笔案上,执起一旁的青蓝发带束发,举步推门而出,我眉角微扬间尽显三分笑意,白衣胜雪纤尘不染间一派的清雅,着锦锻白衣修有天青暗纹云样,在那随起步间肆意扬起恰如一江春水荡起涟漪而去,意气风发的人那温柔似水的眸子里却是荡漾着染尽雪骨之寒,当执念的冷然融化在那潭温水之中,温水煮青蛙最是温吞又而残忍,我转身顿步而立凝望远方无尽天际处,轻声呢喃不知名的惆怅

  但愿吧

  隔绝九天宫阙里的繁华,我掠步于太阴外围是风卷残雪空无一人的凄凉,回眸看去,远处金碧辉煌的殿宇是张灯结彩的热闹非凡,寒风卷雪啸啸而来又啸啸而去,它们经过间与树木碰撞铿锵之声作响,只道是深邃的黑暗早已酝酿起风起云涌的变动,便只有那仅存的烛灯以命相燃散发出缕缕光明的烛光构筑起这片灯火阑珊与黑暗对抗,纵是撑不起这一片天地也足以穿透黑暗给以不可弥补的伤害

  曾言君子有道运筹帷幄亦能决胜千里,当是时唯有提升实力方能百战不殆

  我前去城镇的小塮楼阁,一路无话,这一路沉寂,青灯的灯火在摇曳明灭可见的是晦暗,直至入了城方是感叹

  叹这红尘滚滚好不逍遥,不觉点了两杯清茶静看茶烟轻袅,婆娑灯影,暗香有遗

  她,从不会迟到

  我缓缓合去嘴边淡淡笑意若隐若现,暴雨前的宁静那看似风平浪静却是风雨欲来,纵然入木三分的微笑如初,几经波折这风云之势谁能独善其身,喧嚣之前长久平静不过是万物不言而喻遵循的准则,棋以案上的风云变换不容小觑唯有精心策划不容悠闲

  将行,行路有难

  却,幸有你相伴

  晚风轻掠,清风徐来吹不尽的是那炽热的心

  我听了小青的话语,颇有点意犹未尽的亚子,不觉摇头,真不实诚,我想。

  再去城外逛逛吧,好久没和你这么散过步了

  我们自繁华来,向着荒芜而去

  只见低矮的丛灌莎莎几许的凋零飘摇却从是如终的扎根于这片土地,花香的浓郁混杂溶于空气之中和着静谧独有一分静心的效果,我轻勾的嘴角若有若无挂起自嘲的笑意即便是孑然一身的荒草也是沾染不却这浓重的孤寂,正如我的条路一般,长夜的天幕依旧是漆黑如墨吞噬包容这凡尘间诸多幻想,新月如勾当空似是看透红尘万丈与世无争,我凌乱的鬓角被清风轻扫到耳后,脚下那不属于自己的繁华喧闹彷若清晰聚于耳尖依稀可闻

  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四年前的炎村之行,她的毕业考核,少年轻狂的时代,他们对着那个村落的起的那一誓,将注定了不久的未来

  我侧脸依稀可见是那如初的浅笑安然入木三分不曾有改,只是紧了紧外套裹了裹单薄的身子

  你后悔吗

  我不知道,我也怕知道

  我们且聊且行往那依山傍水的沉寂处而行,连绵的如墨的夜幕渐起星海的轮廓,月华如水倾洒远方视野里逐渐开阔的是苍翠又莹莹的树木,脚下的路亦是的流光溢彩,可叹那如水的光辉逐渐拉长的却是浓墨的黑影随着风过往间摇摆不定,鼻尖萦绕的是夜来香的似是清淡又是恰而的浓郁,夜鸢轻啼那平韵的浅调不免微勾嘴角忆起那时的模样,斯叹惋,若是知得命运,那又是否会有不同是否是不再会有苦难又或是不再相识

  念及此不由一阵失神,温和也是参杂些许淡漠的无奈,是不甚的清冷与萧条,我想如果我失败了,请一定要活下去仙界巨擘系统

  域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仙界巨擘系统,微信,聊人生,寻知己

仙界巨擘系统 https://www.avsohu.com/Read/606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