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仙界巨擘系统第三百零二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好。”

  繁华人世间,险些迷了她的眼。在此之前她已很久不曾下过山,一想到山下的红尘便愈发心悸,躲在独孤岚身后的小小身躯在融入人群时轻轻颤栗着。但因为身前那抹身影,她渐渐镇定下来,僵硬的笑容也逐渐自然。偶尔也会像普通人家的小姑娘一般指着小摊上的胭脂水粉惊喜地说说笑笑。

  岁月静好。

  直到一只青鸟蓦地扑进她怀中,拼命啄着她的指尖像是催促她一般。她抿唇低了低头,为这难得的游玩时光划上句号而叹息,抬手轻轻扯了扯小青的衣袖,引她行至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这才小心翼翼地展开精神力询问怀里的小东西

  “莫忘安找我”

  “不是”

  她尽量放松心情无端猜测着,却依旧难以安抚好小家伙焦急的心情。联系起不久前师父召见莫忘安与师弟李十三委派私密任务的谣言,她似乎猜到了些什么,眼眸中的光芒一点点暗淡了下去,勉强维持着嘴角的笑意,以轻快的语气道

  “他出事了”

  得知回复道那一秒,她不知自己是何心情,只记得脚下狠狠一个趔趄,险些跌坐在地。抓着小青衣袖的手迅速握紧,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声线颤抖道

  “小青,我带你上九天好不好”

  “救救我师兄莫忘安,好不好”

  豆大的泪珠簌簌掉落成珠,她后知后觉地捡起生怕为两人招惹来麻烦。却越捡越多,根本克制不住汹涌的泪意。她苏芮安干了什么,享受着旁人的爱护,却不能与他们共苦难。这样的她怎么还有脸面活在这世上,放出要回沧海月明改善人鲛关系的大话。她连一次,挡在亲人面前的机会,都不曾有过。

  “求求你救救我师兄吧。”

  求求你,救救快要被自责吞噬的苏芮安吧。

  她终于捡完最后的珠子放进随身的小布袋中交到小青手里,而后径自抽身往来时的路赶。她不清楚身后的女子会不会跟上来,毕竟这件事本与小青无关,自己本身也不愿牵扯进更多无辜的人,但是就带着这么渺茫的希望,她还是引着姑娘走到禁障前,在未请示师父但情况下,第一次违背宫规为外人打开了界门

  近日从慕容口中得知九天宫阙的近期状况,与入世挂钩,出现了些许不安的躁动迹象,整的独孤岚好奇又担忧。向来与九天众人交好的自己见此情此景只能够爱莫能助,却又听闻到莫忘安出任务受伤的消息,不想此事的严重性。她很想知道莫忘安经历了什么,竟伤成这幅样子,故而早早的就将最好的草药备上了不少。现在出门不论去往何处,药箱已然成为了自己形影不离的伙伴。

  山泉池水从高处坠落于池潭中打出点点银花,就如面前哭的梨花带雨之人。青衫女子回头冷眸凝视,见人就将变成珍珠的眼泪塞给了自己,内心深处那肯定是不会接受的。她微铭嘴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便也没有明面拒绝芮安给的珍珠。她从袖重取出一块散发着栀子花清香的锦帕,替人擦去了眼角余泪,略带温柔的话语起声安抚着她,

  “别哭。交给我,放心。”

  语毕,她将染湿了的帕子叠好收了回去。抬步跟上了苏芮安,瞧着九天宫阙的禁障被打开,那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不经心生阵阵寒意。她不喜欢寒冷,但不得不去。宛如仙境净土般的景色和房屋映入自己的瞳孔,微微一愣后又很快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果不其然正如众人口中所言,甚为清雅脱俗,好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一路上还不忘尝试着安慰仍旧伤心难过的苏芮安,在自己眼中她是个坚强又单纯的女孩儿,被所有人都保护的好好的。这份包括被慕容雪所保护起来的性格,甚至都让自己有了三分无奈和嫉妒。

  金眸静如止水,眼中视线逐渐被浅绿覆盖,“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绿影成林,翠竹遍地。此处似曾相识,想来便是九天宫阙的“褪忆林”了吧,青鸟飞舞,穿过白云划过湛蓝的天幕来到了一处朴素的屋子前。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深黑色的发丝缓缓佛动,男子白衣贴身,生得一副精致的好皮囊,面孔清秀似如女子之貌。气质非凡,清冷寡淡,整个人好比栩栩如真的画中仙。

  “”

  她不语,只是静赏着面前男人,一副和无事人样欢快逗着青鸟的举动让独孤岚一度怀疑起莫忘安是否受伤。本就清瘦的脸庞和身躯到鲜然因为受伤而又虚弱了几分。不知为何,独孤岚的唇角全然没有忧伤,反到是勾起了一道很是好看的弧线。一只和他眼眸瞳色一样的青鸟煽着翅翼从莫忘安的面前飞过安静的落在了自己的肩头。

  水绿色的霓羽仙衫随风而动,女子面笼轻纱,双目微寒却参杂着一丝柔和。独孤岚许久过后才犹豫不决的开口,

  “还是这般如此,长离。”

  她缓步上前拉近自己与他的距离,却仍旧完好的衬托出了双方并不明显的身高差。

  柔软的帕子触上脸颊,鼻尖弥漫的是熟悉的栀子花香,她那本已停歇的泪眼险些再度落下泪来。自己何德何能得遇此良人,受此呵护。经不住风霜雨雪的娇花若有朝一日真的暴露于外,又要花费怎番精力去作坚强姿态。但一想到莫忘安有了渺茫被救好的希望,她那激荡的心便又平静下来,眼底闪现一层阴翳。无论如何,她都绝不能再失去任何身边的人了。

  “谢谢你,小青。”

  惴惴不安引着来人踏入褪忆林,她不愿也不敢去想师父感测到这一切时会作何反应,脑海中不时闪现男子奄奄一息的模样,心便突突地疼。她无法言说这股子慌乱来源于何方,只单纯地将它归咎为自己对莫家兄弟的亏欠。

  “师兄”

  蓦地推开木屋的门,却被满屋的青鸟震撼。先前一直落在自己肩膀上的小家伙也迫不及待地飞到男人身侧盘旋,她细细打量着男人,才终于从他胸前衣衫上沾染的几点血痕寻到些许猫腻。她启唇,想要说些什么,所有话语却哽在喉头无法言说。她望着小青慢慢走上前去,紧皱的眉头这才慢慢放松下来,抬手召出武魂。

  “此曲名曰,镇魂。”

  运转魂力直接开启了自己的第三魂技,虽然此举对于他彻底恢复而言仅仅是聊胜于无,她也想要做些什么。莫家兄弟吃了太多太多苦,哪怕只有一点点,她也想替这宫阙,予他莫家人片刻的温暖。即使,她还没资格担起九天代言人的名号。

  远远望去,像一片绿色的海洋;走近看,仿佛是一个个小刀片挂在枝条上。虽然有一些叶子已经变得枯黄,但大部分都是碧绿色的。远望绿竹林,郁郁苍苍,重重叠叠;近看呢,有的修直挺拔,直冲云霄;有的看来刚出世不久,却也亭亭玉立,别有一番神采。那绿竹林的枝叶犹如一顶碧绿色的华盖,遮住了太阳、白云、蓝天,给脚下的地面投下了一片阴凉。

  翠竹成海,寒雪染冬,冷意袭来挡不住惧寒的自己,肩头不由得一阵哆嗦,冻的自己攥紧了拳头试图换来一丝微不足道的温暖。柔风轻撩面纱,五年之久,女子亭亭玉立的身姿看起来更加妙曼了几分,也比五年前淡漠如常的自己也更加温柔了不少。

  瞧芮安安心下来的样子,独孤岚不经松了口气。就怕这时还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难免让莫忘安误会是自己欺负了人家才是。

  “自然是再三确定,庸医不敢当。”

  独孤岚入了屋,轻扫屋中物件,到是没太大变化。屋里头一如既往的素雅别致,永远不会忘。回首不堪往事,那年,自己受了重伤坠于山崖顺水漂到了九天宫阙山脚,被莫忘安救下再带至此处修养了半年多

  女子步至内屋找了把椅子稳稳落坐先行对人做了把脉工作。脉象虚弱,孱弱之有,气血不足,外强内虚。

  随后将腰间药箱摆至桌面,迅速又准确的取出了一小瓶药剂放置于一边。拿药的同时一并扯开绷带。此时独孤岚眼眸微眯,毫不犹豫的解开了莫忘安的内衫,小心翼翼的做着一系列处理伤口的流程。

  宽衣解带后的胸膛暴露无遗,纤瘦的身躯任掩不掉原有的精干,点点红梅染红了男子白皙的肌肤。伤口不浅,岚眉眼浅浅一皱,神色凝重,愣是看了好一会儿才将眼中忧伤稍作收敛。

  “芮安,去帮我取盆净水来。”

  她的脑袋十分清楚自己接下来要做些什么。确认伤口是否有异物,眼眸一扫,无异物,那么理应先采取止血措施。待芮安取来水,独孤岚手拧浸湿的消毒白纱不断的擦拭着上口里溢出的血液。很快便将盆中水和手中布皆染的艳红,自己可以说是让芮安麻烦的跑了好几趟去换水。

  携带的刺儿草有着止血除淤消肿的作用,和成泥只需在伤口处浅浅抹上一层即刻便能见效。再而,金银花与艾叶有着杀毒消菌的作用,将研磨成了细粉的药粉洒在方オ抹了止血药的伤口处,杀菌止血オ是保住患者性命的首例条件。最后直接包扎上带有一层带有粘稠胶液的绷带,透明的粘稠物为经过加工和调制的芦荟水。芦荟十分普通,但越是常见的草药却往往越是容易被人忽视,殊不知芦荟具有抗病毒感染,促进伤口愈合复原,消炎杀菌、吸热消肿、软化皮肤、保持身体血气活力的效用。芦荟内的凝胶多糖与愈伤酸朕合使其附有了愈合创伤活性的额外作用。效果虽非最佳却能保证伤口恢复速度快,故而需要再加入同样具有愈合伤口效用的其它药剂配合芦荟之用,即能达到非常好的效果。

  而自己方才摆在一边留给莫忘安的药水是专为魂师调制的,一方面有使人安神助眠的作用,一方面有着提高自身免疫力的药用。而无魂力之人是无法将药效发挥到极致的。处理完伤口,还不忘为对方拉好衣服。自知莫忘安定是不会好好休眠的,但这次她定是要他起码在修养期间按时睡觉,所以加入了稍有困乏作用的无草果配入药中。

  她借来文房四宝,顺手写下一方子药转手交给苏芮安并叮嘱道,

  “九天宫阙基础的草药总有吧拿着这瓶药剂,按这上面的方子去煎成汤,务必准确无误,不得多一分也不得少一钱。”

  纸上内容外敷药方“换药需警慎。若仍有出血迹象,消毒白纱多次清理,刺儿草泥浅敷一层。金银花与艾叶研磨成的药粉轻撒伤口杀菌消炎,确保伤害不会化脓发炎。每日必以带有芦荟凝脂的绷带包扎伤口。直至伤口结疤即可停止换药。”

  内服药方“卷柏四两,当归二两俱浸酒炒。白术;牡丹皮各二两,白芍药一两。川芎五钱,鹿茸一两半,龙骨草三钱。将上药分作七剂,出锅前需渗入三滴瓶中药水。水煎服药成;每早服四钱,白汤送。一至两个月后无困乏之色,面色恢复红润,有明显体力充沛即可停药。”

  内服药名为卷柏汤,可治内伤,止痛恢复淤血且强身养气。自己手头将近乎三天量的现成外敷药留了下来,毕竟自己不可能时时刻刻待在莫忘安身边照顾着他,所以只好麻烦芮安。三天后,自己会再麻烦芮安下山将接下来自己制成的外敷药带去。

  独孤岚转身没好气的盯了莫忘安一眼,

  “想快点儿好听我的。”

  狂化状态褪去,手上的疼痛将神智扯回身体,余光瞥见陵襄伸出的藤蔓,自己知道她是辅助系魂师但却没有想到她能用自己的武魂来进行束缚。

仙界巨擘系统 https://www.avsohu.com/Read/606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