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伤疤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的爱豆为何不红229.伤疤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艾心把车停好,在电梯里正准备直接按二层,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手往下移了移,按下了一层。

  “叮——”

  电梯门打开,果然,平时坐在门口悠闲看报的刘叔,今天可是坐不住了。

  “刘叔。”

  艾心走到他面前,恭敬地喊了一句。

  “小艾,你可算来了。”刘叔放下手中卷成棒状的报纸,叹了口气,又朝天花板上指了指,“你去看看吧,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总之就是一群人闹闹腾腾的,让小陶赔钱什么的,吼得厉害,倒是没动手。”

  “嗯,我来了。”

  艾心点了点头,认真地看着刘叔,说完,便转身准备直接从楼梯上二楼。

  “小艾啊。”

  刘叔忽然从背后叫住了她,艾心转过头,看到刘叔有些心疼的模样。

  “你们生意上的事,我不懂。可有啥难处,还是要和刘叔讲的哈……”

  “……”艾心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又赶紧点头,半晌,又从嘴里挤出话来,“谢谢刘叔。”

  “嗯,去吧,可能只有你才能解决了。”刘叔摆了摆手,重新拿起桌上的报纸,坐回了自己平时的藤椅上,举着报纸看了起来。

  艾心咽了咽口水,不知为何,忽然有些紧张了起来。

  刘叔是退伍军人,年轻的时候在成都服役,按照他的军衔,在家享清福都可以养大儿子。可他就是闲不住,想干点儿什么,无奈能应征的工作全都超出了年龄范围。

  陶离和刘叔的儿子交好,大概是富二代和红二代相互吸引吧。以前陶离在南方旅游的时候闯了祸,还是给刘叔打电话解决的。

  所以这次建公司,做了个顺水人情,索性把刘叔从家里请出来到公司做保安。现在这个社会,保安这个工作好多人觉得听起来不体面,可刘叔却高兴地紧,觉得自己正是适合保卫别人安全的角色。虽然岁数大,可依旧宝刀未老,之前还真让刘叔抓了一个溜门撬锁的小毛贼,派出所还给了一百块钱奖金,让刘叔高兴了好几天。

  面对犯罪的人,刘叔都未曾胆怯过,可今天却叮嘱艾心,这让她心里没底,不知道楼上到底是什么情况。她怕那些人真是因为陶盛阳来的,更怕……那些人不是因为陶盛阳而来。

  爬上二楼,艾心扒着墙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观察里面的情况,尽量不让自己被人发现。她扫视了一圈,那些来讨债的人里面并没有自己见过的,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艾心直了直腰杆,挺胸抬头地走了进去,全然不顾所有人的目光,穿过人群一把拉住了喵喵的手腕,想把她从包围中救出来。

  果不其然,一个看起来就不是善茬的大妈迅速地拉住了艾心。

  “哎,小闺女,你是哪一个啊!这个女孩子你可不能拉走啊,我们要找她讨债的!”

  “就是就是,你拉走了我们找谁去!”

  很快,她身后的人们便应声而起,纷纷围住艾心,不让她带走喵喵。

  “我是谁跟你没关系,这个是我的朋友,你们在搞什么我也不清楚,她家里有事儿我现在要马上带走她。”

  艾心依然紧紧地握着喵喵的手腕,不慌不忙地应着那大妈。

  “哎哟哎哟,你们听听,什么叫跟我没关系啊?”大妈一把拽住艾心的胳膊,转过身来对所有人吆喝着,“这个小姑娘欠我们的钱,我们是来要债的,你要把她带走,就跟我们有关系啊!”

  那女人掐着艾心胳膊的手有些使劲,艾心本不想吓唬他们,只想赶紧解决这件事,此时却有些气得上头了。她一把甩开了那女人的手,忽然开始脱起了外套。

  “小艾姐……”

  喵喵站在她身后,瞪大双眼看着她,还是忍住了说话的冲动。她知道,她没有对付无赖的力气,而陶离没有对付无赖的经验,这个时候,只有艾心有可能解决面前的难题。

  “来,大姐我告诉你!”

  艾心把外套扔在一边,拉起了自己针织衫的袖子,一直到露出刚才被大妈掐过的地方,已经是一圈红印了。

  “你好好看看,你现在对我造成了伤害,我不告你都算好的了,你现在还敢不让我走,这叫非法禁锢!我现在直接报警,你跟我走一趟,你蓄意伤害我、非法禁锢我,我直接申请禁止令你得离我几百米以外,你知道什么概念吗?我搬到你家对面住,你他妈连家都不能回!”

  那女人明显是被吓到了,退了两步,嘴里念叨着“哎哟,哪有这么严重啦……”

  看那女人的气质弱了下去,艾心才微微收了点声音,又看着所有人:“我跟这公司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就是来接我这个妹妹回家一趟。这个妹妹欠不欠你们的钱,你们不清楚?你们在这不让人走,人家就能给你们变出钱来?还不是看小姑娘好欺负,十几个人还有大老爷们儿,围着一个女孩儿算什么能耐,真要是被骗了就报警,这不公司还没跑吗,留几个人在这守着,别的人该回家就回家,老公孩子不吃饭啦?”

  艾心一股脑说完,骚乱的声音慢慢地降了下来,最外围的几个年轻人显然是有些动摇了,相互望了望,但都没有人做出回应。

  “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们平心静气地想一想,从古至今哪一家公司真的要骗钱跑路,还能被你们抓到啊!人家诈骗的,警察都抓不到,就被你们给围住了?我跟你们说,这多半是没搞清楚的!先回去给老公孩子做做饭,跟老婆商量商量怎么回事,问问子女是什么情况,别听风就是雨的,被别人当枪使了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话音落下,刚安静不久的人群又开始骚动了起来,外围的男人们纷纷往后退着,而带头的几个女人也迟疑了,开始小声地议论着。

  “唉,也是,我孩子马上放学了,在这耗着也不是办法啊。”

  “你看那小姑娘也怪可怜的。”

  “是啊,唉,其实我也不想为难她,但是这也不能不信啊……”

  忽然,几个词从人群中飘了出来,钻进了艾心的耳朵了。她抓住机会,假装好奇地看着他们:“对了,还没问你们呢,这公司怎么了啊?”

  “唉,你是不知道啊!”一个看起来有些年纪的女人叹了口气,倒是打开了其他人的话匣子。

  “我们今天早上接到消息,说是这公司有人亏空了公款,账都垮了,老板肯定马上要跑路了。”

  “对啊,开始我还不信,那么大个公司怎么会说跑就跑呢!”

  “结果我们几个认识的人互相通了个消息,还是很担心,就来看一眼,结果来了这么多人,都是来讨债的。”

  “对啊,我们有的是投资的散户,有的是办了卡……都怕得很啊!”

  艾心扫视了一圈这些人,年纪都偏大,不管钱多钱少,他们一定都很看重。只是,她没想到小投资人有这么多,她还以为陶离看不上这些万八千的小钱呢。看来,公司的运转并没有她想象中的良好啊。

  “得得得,各位叔叔阿姨,我一外人就不跟你们瞎掺合了。我妹妹我得赶紧带回去了,家里催得紧。你们这儿吧,要是没什么办法,不如就按我说的,一部分人守着,一部分人回家,轮班制也行啊!”

  趁着所有人聊天的空隙,艾心从人缝中重新抓住了喵喵的手腕,带着她突出重围,一口气冲回了地下的停车场。

  “小、小艾姐。”一路跟在艾心身后的喵喵一言不发,直到站在车前了,才轻轻地喘着气,有些怯懦地望着她,“少、少爷还在楼上呢……”

  “我说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光顾着陶离?”

  艾心实在憋不住火了,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喵喵,喊了起来。

  “你一小姑娘跟着瞎掺合什么啊?陶离业务上的事儿归你管吗?!你喜欢陶离我不管,我也不关心你做什么,但这是你该关心、你能帮得上忙的事儿吗?好在他们今天没人动手,要是你真有点什么情况,你让我怎么跟陶离交代?你让陶离怎么跟你父母交代?!”

  喵喵从未见过艾心发这么大的火,或许是心虚,又或许是艾心的话句句都戳中了她的心思,她一直低着头不敢说话,小声地啜泣了起来。

  “哭什么哭!”

  喵喵的委屈并未让艾心心软,反而更加暴躁了起来。她担心的是,就喵喵这个处理突发情况的能力,和一想到陶离就理智全无的状态,将来怎么可能站在陶离身边,去做他背后的女人?

  像今天这种情况,第一时间应该做的,是了解清楚情况并及时地想出解决方案,而不是冲到现场来围着陶离,像无头苍蝇一样地打转。

  这样做,不仅帮不上陶离,反而是在添乱。这么简单的道理,喵喵为什么就是不懂……

  “算了,别哭了。”艾心软了软声音,又在喵喵的背上轻轻抚摸着。她心里想的这些事以后有机会告诉喵喵,当务之急并不是这个。

  “你先告诉我具体情况,那些人说的恐怕有出入……你先冷静一下!”

  被艾心吼了一嗓子,喵喵震了一下,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真的冷静下来了,立即擦了擦眼泪,认真地看着她。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想着少爷最近创业辛苦,就想来送点水果、看看他。结果刚到,就看到乌泱泱的一群人。”

  喵喵仍带着哽咽,有些委屈地说着。艾心眨了眨眼,看来,是自己错怪喵喵了。

  “然后,看我要进去,那群人就把我拦着了……说是我肯定是这公司的人,要找我讨个说法什么的。”

  “行,那你想想,他们有没有说过什么很关键的话,或者是陶离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比如账目,或者是……”艾心顿了顿,又看着她,“或者是亏空这一类的话?”

  “没有没有!”喵喵赶紧摆了摆手,“你也知道,少爷不跟我讨论工作上的事的。而且,我觉得即使有什么事……少爷跟我说也是没用的,我不像小艾姐你……”

  “行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艾心及时地止住了喵喵后面的话,思索了几秒钟,又掏出手机来,“你现在,报警。”

  “报警?!”喵喵瞪大双眼,不解地看着她,“少爷、少爷还在楼上呢,而且不是还没查明白吗,现在报警会不会太早……”

  “我没让你报警抓陶离!”艾心抚着额头叹了口气,喵喵今天的表现实在太差了,加上她本来就心气不顺,对喵喵已经失去了平日里的耐心,“你现在报警说你是离心力公司的员工,被人非法禁锢,限制人身自由,然后把地址报一下,让警察先去解决。咱们俩在帮不上忙,看两个女孩子好欺负,他们估计更来劲儿了……坏了,我外套呢?”

  “在、在楼上吧?”

  喵喵还记得艾心怒发冲冠脱掉外套,指着那大妈的鼻子大喊的样子,仍是心有余悸。

  “你知道在楼上你不提醒我拿外套?坏了,他们但凡有点智商现在估计发现了……不行,你先跟我上车,咱们先出去再说。”

  “哦,好。”

  喵喵点点头,跟着艾心上了车,心里却不解那些人为什么会凭借一件外套就推测到艾心的身份。然而艾心刚开出车库门的时候,她就看到了那些人气势汹汹地追了下来。

  “孩子,我跟你说。”艾心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但凡是个正常人,那走的时候肯定也得把脱掉的外套带走啊。我这脱了就忘了拿,要不然就是知道自己还得回去那个地方,要不就是平时在那呆的时间长了,外套随手放已经是习惯了。不管是哪种原因,都证明了我跟这公司绝对是有联系的啊。”

  “哦……”喵喵点点头,这么混乱的场合,加上这么短的时间,她连情况都没判断清楚,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思考这么微小的细节,可艾心却都想到了。

  “你先报警吧,我给陶离打个电话。”

  “好。”喵喵应了一声,便拿出电话来,按照艾心的嘱咐报了警。

  “喂?”艾心接通电话,语音通过车上的蓝牙放了出来。

  “姑奶奶,你再晚点回我电话我就死了。”陶离的声音很显然是如释重负,还有心情开起了玩笑。

  “废话,我不得先保证自己人身安全啊?我刚在那闹的时候把外套落在办公室了,没想到歪打正着还把他们引出来了,你现在应该是自由身了吧?”

  “是是是,不仅自由,还很落魄……”

  “好了,牢骚晚点发,给你两分钟整理下情绪,两分钟整理下思路,四分钟之后回我个电话跟我说下情况。”

  艾心挂断电话,又一打方向盘,车子掉了个头,又重新开回了公司。

  书客居阅读网址:

我的爱豆为何不红 https://www.avsohu.com/Read/5974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