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情断义绝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首辅家的长孙媳第664章 情断义绝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兰庭今日去了一趟江宁县,傍晚赶回吴王宫,才听周王说了赵时周的事故。

  “我让木末跟顾宜人说明了,毕竟这件事,木末说得更清楚些,迳勿今日你也别光顾着政务了,早些回去安平院吧。”周王一直目光闪躲。

  兰庭转身而去。

  但今日春归却是亲自下厨,烹制了几道菜肴,全都是兰庭惯常爱吃的,她像料到兰庭今日会早归,虽没让人特意去外院迎请,但等兰庭归来时,餐桌已经设好,廊庑底,避风处。

  寒衣节过,纵然是在江南,季候也已经明显转凉。

  “大爷今日是去了江宁,应当又错过了晚饭,先就不说闲话了,快些用饭吧。”

  春归规规矩矩在旁布菜,口吻和神情都甚平静。

  “辉辉不一同用餐?”

  “我已经吃过了。”

  两双眼睛,未曾相遇。

  兰庭无奈的享用着美食,一餐晚饭吃得悄寂无声。

  饭后春归才沏泡了茶水,开门见山说道“木末探听得来的消息,来得过于突兀刻意。”

  “是,不能轻信,但也不能疏忽。”

  “偏偏是族叔,如今咱们也一时无法证实。”

  “族叔”和“咱们”两个词,着实让兰庭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更加怀疑华霄霁。”他紧跟着就沉声说道“当日得知外祖父因何事往汾阳的人,仅就几位僚客,连窦公等官员均不知情,也包括孟治,如果说有人走漏消息,必在太师府这几位僚客之中,我曾经说过我相信华霄霁的品行,可出了孟治这桩事故后,我再无那样的自信。

  我原本没有让华霄霁随行前来南京,他是硬缠着尹兄追来,我当时没有生疑是因他从前也做过类似的事,包括我召集众僚客相商是否继续追察矿务这条线索时,华霄霁又是不请自来,当时我也只是以为他又犯执拗,我以为他纵然不擅权夺之事,但品行正直,所以参与议商并无不妥,只是不听他的建议便罢。”

  现在还没有证实

  华霄霁私通敌党的罪凿,但兰庭已感懊悔不迭。

  “事后再想,华霄霁自从那日擅闯议商后,便没再纠缠一定遣派僚客之务,似乎是有些做贼心虚,总之众多僚客中,他的言行最为可疑,而外祖父及舅岳遭遇不测后,东风馆竟立时听获风声,那个什么花不死把疑点转移到族叔身上,我更加怀疑是人有意为之,殿下听报,立时安排人手追寻花不死,但他已经不见踪迹,不知是死是活,能够肯定的是人应当已经不在南京。”

  春归听了兰庭这么一长篇话,也只有简单的一句“我与大爷见解相同。”

  “可是辉辉,就算我现在察实华霄霁的罪凿,还暂且不能打草惊蛇。”兰庭其实不愿说这话,但他不能不说,因为他知道若想真正替李公等三位亲长报仇血恨,让那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唯有等到周王殿下位登九五之后,而第一步,当然就是先要赢得储位。

  这是出于理性的选择,最合适的战略,但对于亡者的亲人家小而言,从感情上当然希望能够将首恶帮凶立时一网打尽。

  “大爷不需解释太多,我明白何为大体。”春归淡然。

  她神情似乎冷漠,但兰庭看进女子眼里时仍然触及了那抹深藏的柔和,但他现在已经不能确定春归是真正的体谅还是隐忍的退让了,她越是平静就越是疏远,仿佛回到了最初之时,刻守着夫妻之义,并没有多少真情流露。

  他们两个之间,他最害怕的隔阂还是无法避免吗?

  一壶茶,从沸烫放得清凉,这个夜晚似乎尤其的凄风苦雨。

  日子却像仍然平静的流逝着,安平院里不再有争执,春归甚至还细心为兰庭准备好了冬衣,有时候也会亲自下厨让菊羞将烹制好的汤膳饭菜送去外院,衣食用度从来不曾疏忽短缺,只是她仍然和兰庭分房而睡,夫妻两也再鲜见耳鬓厮磨把酒谈心的时候。

  十月中旬,马伯硕终于赶来了南京。

  他显得极其沮丧憔悴,也格外羞愧。

  春归便知道了在京城发生的那起事故,不出意料是马

  伯硕的确中了他人的算计,那妇人的丈夫是个泥瓦匠,靠接散活维生,有时候接了一单活计就得忙碌个两、三月不能着家,家中里里外外的活计就都靠妇人操持,一回妇人的小女儿不慎走失,碰巧路遇马伯硕,马伯硕也是出于好心替那妇人寻回了小女儿,就这样结识。

  后来也帮衬着些耗力的活儿,比如替妇人修补损漏的房顶雨檐一类。

  一回喝了妇人递给他的热茶,不久便觉头昏乏力,等醒来的时候,就成了“捉奸在床”。

  不管是大舅母、二舅母还是李牧几个兄弟,都相信马伯硕的辩解,奈何李琬琰仍然要坚持和离,马伯硕苦求无果,倒也看出了李琬琰对他已经情绝,没有再多纠缠。

  签了和离书,马伯硕向兰庭告辞。

  被问及打算,马伯硕倒也看得开阔“我想带着一双子女仍然回铁岭卫去,铁岭卫虽然苦寒,不过我的父母家人都在那里,我那时愿意前来京城,并不是为羡慕京城的繁华,只是不想和琬娘分开,更不想勉强琬娘留在铁岭卫而已,但她既然舍得下这多年的情分,舍得下和子女骨肉分离,想必也不需要我们相伴了,那就各自安好吧,我与她的缘份,也注定就是这样浅薄。”

  还一再多谢亏了轩翥堂的相助,才让他免了无辜挨责刑杖,一场牢狱之灾。

  而大舅母也彻底和李琬琰绝裂。

  李琬琰不愿住在安乐院看母亲和弟妹们的脸色,求了陶芳林想依然搬去霁朗院住。

  这件事被周王一口否决“吴王宫内苑,住进她这么个非亲非故的妇人是个什么规矩?连李大太太都不认她这个女儿了,李大郎也不愿再认她这长姐,她倒有脸求上咱们收容?也不想想若非咱们看在李家的情面上,为何给予个非亲非故的妇人关照,要么她便求得自己家人的宽恕,安乐院还有她容身之地,要么她就干脆离了吴王宫,爱去哪里且去哪里。”

  陶芳林“关照”李琬琰无非是为了恶心春归,自是不会为她与周王争辩,但眼珠子一转,这天便拉着李琬琰来找春归。

首辅家的长孙媳 https://www.avsohu.com/Read/5845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