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爷是娇花,不种田!第404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宁脩找到了,这么大的事儿,皇上知道了,太子知道了,宗氏和宁坤自然也知道了。

  作为母亲,作为弟弟,宗氏和宁坤理当来看看。

  至于三皇子妃……

  “皇子妃去探望三殿下,刚好同路。所以,就跟着媳妇儿过来看看母亲,也看看宁脩。”宗氏恭敬的对着宁老夫人解释道。

  让老夫人知道,并不是她带三皇子妃来的,而是三皇子妃自己要来的。

  因为老夫人对三皇子妃孙青玫的并不待见,若是她带三皇子妃来的,老夫人定然不喜。她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可不想惹得老夫人不痛快。

  “晚辈不请自来,叨扰了。”孙青玫温声细语的对着老夫人道。

  宁老夫人笑笑,“三皇子妃特意来看老身,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是叨扰呢。”

  听老夫人这么说,孙青玫似放心了,对老夫人柔柔一笑,随着从身边丫头的手里拿过盒子放到桌上,“这是皇后娘娘,还有母妃让晚辈带给老夫人的和宁二爷的,希望老夫人和二爷身体康健。”

  “谢皇后娘娘,谢娴妃娘娘。”老夫人双手接过,对着孙青玫道,“三皇子妃受累了,谢谢。”

  “老夫人您言重了……”

  老夫人和孙青玫在这里寒暄。一旁,宗氏面带微笑的听着,只是有些分神,不时的看宁有壮一眼。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是觉得宁有壮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

  那眼神,不是许久未见的想念,也不是见到她的欢喜,而是透着一丝怀疑,又夹带着丝丝兴奋和不喜!

  那一会儿已一变的眼神,让宗氏很是看不懂。

  许久不见,连宁有壮都让人觉得难懂了。不过,他一直都难懂就是了。特别是在他犯蠢的时候,时常让宗氏惊叹,惊叹那么蠢的事儿和那么馊的主意,宁有壮到底是怎么做出来,怎么想出来的。

  夫妻俩不时对视一眼,你不懂我,我不懂你。

  宁坤给老夫人请过安就出去了,都是女眷在说话,他一个大老爷们待在屋里干啥,让人怪不自在的。

  不能什么热闹都凑,作为男人,他这点风度还是有的,这点他比他爹强多了。

  在宁家只要比他爹强,那就是有出息。

  宁坤正在这里感觉良好,突然听到西屋传来叫嚷声。

  “让开,我要见你们家老夫人。”

  “小哥,我们是真的有话跟你说,劳烦你给通融一下吧。”

  听到声音,宁坤朝着西屋伸头望了望,哪里来的婆子和丫头呀?

  不过,看那丫头的穿着,好像也不是他家奴婢,宁家的下人虽然衣着不粗鄙,但也不会用绸缎。而且,宁家的下人也不敢这么放肆么规矩,难道是……

  想着,宁坤的视线不由的就落到了那丫头的脸上,弯眉杏眼,小嘴大脸,五官倒是挺不错,就是脸盘有点大。不过还在面皮瞧着还算白皙,这姿色尚且称的上可以。

  再看她现在眉头紧皱,一脸不快,一副要他祖母讨说法的样子。

  宁坤心里猜疑开来,难道是他爹做了什么不地道的事儿?所以,人家在这里不依不饶的吗?

  毕竟现在在这个家里能祸祸女人的也就他爹一人,他大哥清冷矜持的很,比那寺庙里的和尚都清白能守,而他二哥……听说脑子现在正糊涂,可能根本不是女人是什么,或自己身上的家伙是用来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偷偷的说,宁坤对宁脩有些兄弟情义不假。但,他这次来却不是为了什么兄弟情义,而是为了讨旧债才来的。

  他二哥憨了,这不是正是他讨回旧债的好时机吗?都说因果报应,宁坤将宁脩变傻看作是老天的安排,是老天对他的怜悯。

  老天爷都看不惯宁脩那样欺负他这个弟弟。所以,给了他一个机会,这一次他一定要将他二哥欺负到哭。

  想到这个,宁坤就热血沸腾,脑子里不断涌现的舒爽画面,让他最近夜里时常兴奋的睡不着。

  不过,眼下他二哥不在,他还是先知道知道眼前这是怎么回事儿吧。

  将犯罪嫌疑人锁定宁有壮,宁坤不由得又瞅了瞅卫颜的肚子,心里暗腹若是再给他弄出个弟弟就好了。这样,他娘说不定就有事儿干,不会什么都盯着他了。

  这些日子侯府没人,宗氏天天闲的难受,不是调教宁坤就是调教儿媳。

  宁坤天天被宗氏给训的都快不知道北在哪儿了。

  宗氏从过去的专注宅斗,都快变成了专门斗自己儿子了。

  被娘嫌弃,宁坤心里的苦,一点不比宁有壮少。

  宁坤在这里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儿。屋内,宗氏和三皇子妃听到声音,反应各异。

  宗氏心里一阵激动,真是久违了,她好久没听到这么放肆又没规矩的声音了。

  孙青玫看着老夫人,“老夫人这是……”

  听到孙青玫的问话,老夫人眉头动了动隐隐明白了什么。

  稍微懂事一点的乡村妇人都知道不搀人家的家务事。那么,如三皇子妃这种聪明又经过许多事的人,更懂得装糊涂,更知道不瞎掺和乱掺和,免得自讨没趣的道理才是。

  可现在,三皇子妃就是问了,这说明什么呢?

  老夫人心里呵呵一笑,也许,三皇子妃来的这么是时候,跟恰巧无关,而是特意吧。

  老夫人这么想着,转眸看了看宗氏。

  宗氏在接收到老夫人的是视线时,眼帘动了动,当即明白。

  如宗氏这样在皇宫历练出来的人精,在孙青玫开口过问时,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所以,这一会儿老夫人一个看她,她就明白了。

  老夫人这是怀疑她跟三皇子妃是一道的,是故意来添堵的吗?

  老夫人这怀疑,让宗氏心里有些发堵,但也不觉得冤。毕竟,她过去做的事儿在那里摆着,老夫人怀疑她也是有理由的。

  但,她跟三皇子妃真的不是一道的。所以,她可不愿继续被老夫人误会下去。

  听着外面的声音,宗氏放下手里的茶杯,转头对着尤嬷嬷道,“跟着来的丫头怎地那么没规矩,在外面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你出去看看把人打发了。没得扰了老夫人。”

  尤嬷嬷听了,心里虽有些意外宗氏竟会这么说,还是忙应道,“是,老奴这就去。”

  将那叫喊的人归为自己带来的人,自然也可做主处置了。

  老夫人听到宗氏的话,也是盯着她看了一眼,有些诧异,不过诧异过既收回视线,宗氏现在怎么说的不重要,重要是接下来。

  孙青玫皱了皱,看看老夫人,看看宗氏,“这声音我听着挺熟悉的,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听到这话,老夫人呵呵一声,看来这次三皇子妃怕是特意为这事儿来的吧。

  老夫人所料不错,人未送走,三皇子妃有心想掺和进去并不难……

  ……

  “娘,我今天在田地里听到不少人再说,说有一个妇人和一个年轻女子在找呆呆的爹。那年轻的女子还说……”大壮说着顿了顿才道,“那年轻的女人还说呆呆的爹是她相公。这,是真的吗?”

  李蓉听了道,“我也听说了。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好说。所以,你在外也别乱说。”

  “嗯。”

  “对呆呆也是!不管这事儿是真是假都是糟心事。所以,呆呆没主动提起,你也别问他免得他为难。家丑不可外扬,你问他,让他怎么说?”

  “这个娘你就算不说我也知道。”

  “那就好。”

  其实,李蓉心里也很好奇。但她却也清楚不是什么事儿都能问的,有的时候操心太过反而容易伤了和气。

  李蓉是知分寸的人,也因此除了郭氏之外,她基本没跟比人红过脸。

  寡妇门前是非多要么特别泼辣,要么就特别知分寸知进退。李蓉不是那泼辣的人,所以她选择不惹事也不招人烦。

  “娘,给我点铜板吧。”

  “要铜板做什么?”

  “呆呆这会儿心情肯定不好,我想去街上买点呆呆喜欢吃的零嘴和包子给呆呆吃。”

  李蓉……“你以为呆呆还是小孩子呀?零嘴他也不会高兴的起来!特别,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了。”

  “我知道呀。”

  “那你还……”

  大壮看着李蓉道,“我知道呆呆不在乎这些,我只是想呆呆知道我是关心他的。不能因为他不稀罕我就什么都不做呀。娘没听说过礼轻情意重吗?”

  李蓉;……

  还真是没话反驳。

  看看大壮,起身去里屋给他拿银钱去了。将银子给大壮,看着大壮离开的背影,吾家有儿初长成呀!第一次发现她儿子其实也聪明的。也许日后不用担心他找不到媳妇儿了!

  李蓉欣慰过,又开始担心了,这事儿苏言可能还不知道。若是她知道了……

  李蓉不觉得瞅瞅自家的西屋,也许她应该把西屋好好收拾一下,万一苏言就此跟爹爹闹别扭要离家出走,她也要做好把人留这里的准备呀!毕竟,苏言就是有娘家也太远了点她一人回去也太危险了。所以,还是暂时待在她家里比较合适。

  想着,李蓉就去收拾西屋了。

  收拾到一半儿,心里突然嘀咕起来她这算不算是帮着苏言跟侯府作对?

  这想法出,李蓉有那么一会儿觉得自己厉害了,了不起了。不过热血费听过激动过,很快就怯了。可心里打着鼓,还是没停下收拾。

  ……

  “两年前三皇子妃随同孙大人去省亲的时候,孙夫人在途中染了风寒,又恰巧碰上云雨天气,当时幸而遇到了善心的人,不但让她们暂住到家里,还给忙活着给予照顾,让孙夫人及时得到了静养,风寒才未加重。为此,三皇子妃心里一直很是感激。”

  “三皇子妃和孙大人本打算给予重谢,只是那家人厚道,就是不要孙大人的银子,为此更加三皇子妃感到难得。所以,当时就留了话,给了承诺,日后若是遇到了了麻烦,尽可到京城去寻她或孙家,他们定会鼎力相助。没曾想今日,在这里她们就遇上了。”

  当莫风回来,发现情况已经变了样子。

  你以为人家是寻常百姓吗?不,人家原来也是有靠山的,只是一直深藏不露,等到最后关头才亮出来。

  听了莫雨的话,莫风“那帮了三皇子妃家人的就是周氏和卫颜吗?”

  “是。”

  “所以呢?三皇子妃怎么收?”

  “三皇子妃说,这毕竟是关系卫小姐一辈子的事儿,若老夫人不认,她这辈子都毁了。所以,望老夫人心开恩怜惜。”

  莫风所有三皇子妃这意思是要让主子承认卫颜吗?

  莫风心里有些恼,三皇子妃是不是管的太宽了点?连人家后宅的事儿都管!这分明是欺负主子脑子糊涂了,不然,她一个皇子妃怎么敢把手伸的那么长!

  而三皇子妃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三皇子因大少爷被送去庙堂给皇上祈福?所以才故意来此膈应宁家?或是……因为二夫人和三皇子差点成俩口子让她心里不舒服,才有意作二夫人?

  无论是哪一种,三皇子妃这行径都相当的狭隘,相当的愚蠢。

  “老夫人怎么说?”

  “老夫人说,多谢三皇子妃的教导,她一定谨遵三皇子妃的教诲好好善待周氏和卫小姐。”

  听言,莫风看来老夫人是恼了。

  “那小公子呢?小公子怎么说?”

  “老夫人说这后宅的腌臜事儿让小公子先看着,暂时不要插手。”莫雨道,“看来这位卫小姐会遇上主子根本跟‘缘分’无关,十有八九是一场预谋。”

  刚好遇到主子,刚好不在意主子的坏脾气看中了主子,又刚好那么快的跟主子摆了桌,还刚好是三皇子妃的恩人。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刚好?!

  “不过,这次大奶奶倒是挺人意外的。”

爷是娇花,不种田! https://www.avsohu.com/Read/5793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