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我就装睡,看你怎么办。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夜先生和亦小姐第四百九十二章 我就装睡,看你怎么办。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皖音也只能是面带微笑。亦真发了脾气,心里爽了,也就不再针锋相对了。

  本来也就是皖音无故招惹她。

  两人在花园里晃悠。夏天的气息已经出来了,馥郁中携着花蜜香,暖风贴着脸颊,也是热熨熨的。

  亦真坐在秋千上,眯着眼睛盹个小觉,心情居然很舒快。

  皖音本以为亦真会委屈含酸的离开。可“被爱者有恃无恐”,表哥对她太好。尽管她不愿承认亦真有她没有的资本。

  可是亦真高兴的简直没皮没脸,自己还要同她白白浸润上时间。

  皖音瞥见亦真一晃一晃的小细腿。亦真的骨架要比她小,显得更加纤薄轻盈,她的心情莫名更差。

  皖音窸窸窣窣动个不停。亦真觉察到她的不耐烦,益发老僧入定般。

  亦真在心里得瑟:我就装睡,看你怎么办。

  高中的班主任就是这样定如松的一个人。亦真尤记得刚入三中,她简单自我介绍后,让全班自习。

  亦真还有点不适应晚课,困的云山雾罩。结果这老班的内功相当深厚,眼窝鼻洼间的阴影近乎没有移动过。

  双目炯炯,人人自危被狩猎者盯住。手边无卷,连手机都没瞟过一眼,生生在凳子上坐了五十五分钟。

  亦真简直疑心这老师的座位上是不是被谁涂了502。下课铃一响,她从容淡定的悠悠然飘出了教室。

  教室瞬间里一片唏嘘,大家一致赞同,她是非常有涵养的班主任。其实是靠无声的对弈来个下马威——她韩燕燕可不是吃素的。

  亦真正努力朝班主任的定力靠拢。夜烬绝那里速战速决,夜景权含蓄的说法也没能征得授权。

  夜烬绝安慰自家老爹几句,便匆匆赶到了小花园。

  皖音看见夜烬绝,表情很是解脱,抱怨似的:“表哥你终于来了,亦真姐姐也真是的,居然就这么旁若无人的睡着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好。”

  夜烬绝瞥了瞥亦真,心下嘲笑。她几时整出来这么个可人的姿态?明显是装模作样。

  真正睡着的时候,丑相百出,千姿百态,胳膊腿诡异的简直不像是自己的。

  “你先走吧。”夜烬绝道。

  “表哥。”皖音娇嗔着挽上夜烬绝的胳膊,听在耳朵里很受刺激。皖音自信,男人可都是喜欢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夜烬绝斜她一眼,觉得有些不适:“都多大了,别拉拉扯扯的。你赶紧回去吧。”

  “你没话对我说?”皖音不甘心。亦真在心里又狠狠扇了皖音一记耳光。

  “我妈最近还好吗?”夜烬绝问。

  “很好啊。”她又不肯多说。

  “你跟她提过亦真没有?”

  “你自己怎么不去提?”皖音看看亦真,挑衅似的。

  “我都和她没怎么联系过,还在电话里和她唠长唠短的?”

  夜烬绝觉得这是女人的作风。每次吴素给他打电话,他都不耐烦不情愿的样子。

  皖音嘟着嘴:“说啦说啦。姨妈那个人是什么样儿,你还不知道?”

  一提起这个她就来气。连夜景权那样直耿耿的刻板人物都对亦真咬牙切齿。吴素的反应却截然相反。

  她就是一个被丈夫背叛的女人,视之为一生的耻辱。

  她的儿子满足了她汲汲营营的对忠诚的祈盼。亦真的出现更是让她觉得分外痛快。

  皖音的话,吴素始终能听出另一层意味。

  她说的越多,亦真被刻画的越可恶,吴素就对这个小姑娘越是满意。

  皖音简直觉得这个姨妈是个魔鬼。

  “所以她到底怎么说?”夜烬绝问。

  “想知道你自己不会去问?”皖音背过身,斩钉截铁的走了。她可不甘心让亦真得意。

  “行了,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夜烬绝歪靠着秋千,弹了弹亦真的脑袋。

  亦真没有动作。他便钻进大秋千里,开始挠她痒痒。亦真哧哧笑了起来,被唾沫呛的咳了几声。

  “还学会装睡了?咋这坏了?”

  他捞着她的下巴,顺着脸颊,往下掐了掐她的小细脖子,恶谑又充满对生命的怜惜。

  亦真就喜欢他这不忍下手的表情,适用于任何救赎系列的桥段。她能幻想一整天。

  几个阿姨辈的人经过,戏谑现在的年轻人公然秀恩爱。

  过去她们连恩爱也不懂得,也许一生也不能够。但不懂得反而最好,否则就不是永恒的课题。这也是老一辈人的定力。

  回到家,亦真问夜烬绝夜景权身体如何,其它的他略提了提。不是什么大问题就好,亦真略微松了口气。

  “怎么了?”夜烬绝嘲弄亦真几句:“小小年纪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哪儿都落不下你。”

  “你对我有意见啊。”她的语气还挺厉害:“为什么不回CC?”

  “不想那么快妥协。”他把长胳膊搭在她肩膀上,“放心吧,小爷一言九鼎,肯定不会差了你的插画展的。”

  插画展这茬,亦真早就忘了。之前累积的那一点名气被诮谤的所剩无几,她还是做个快乐的半吊子吧。

  “没志气。”夜烬绝嫌她堕落。

  亦真有板有眼:“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你是追名逐利的商人,我可是艺术家。艺术家都是有个性的。”夜烬绝简直不忍心嘲笑她。

  “你这是什么表情?”亦真乜他一眼:“瞧不起我是吧。”

  夜烬绝淡漠地别开脸:“我就笑笑不说话。”

  “艺术家真的都是有个性的。”

  亦真板板正正调到夜烬绝对面,两个端坐的小人偶似的:“看过广为流传的胡适日记没有?七月十二日,胡适先生记载:‘新开这本日记,也是为了督促自己下个学期多下些苦工,先要读完手边莎士比亚的《亨利八世》。’”

  “七月十三日:‘打牌。’”

  “七月十四日:‘打牌。’”

  “七月十五日:‘打牌。’”

  “七月十六日:‘胡适之啊胡适之,你怎么如此堕落!先前定下的学习计划都忘了吗?吾日三省吾身,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七月十五日:‘打牌。’我也要像胡适先生一样,做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仔!”亦真道。

  夜烬绝斜她一眼,“你总有这么多的理由。”

  ()

  1秒记住爱尚:

夜先生和亦小姐 https://www.avsohu.com/Read/573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