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要我我就拉不下脸来。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夜先生和亦小姐第四百九十一章 要我我就拉不下脸来。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亦真忽然觉得大错特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错觉。他哪里有不活泼?嘴贱起来也不逊从前。

  亦真把身子往边上挪了挪,跨幅小的简直吝啬。夜烬绝嫌她慢,不耐烦拉着她的胳膊带了带。

  “对了,站在这儿。我来。”

  亦真笑一声,挂在他背上嗅了嗅,赶紧移开。

  两人还是一同去了医院,不过亦真没打算进去。目的明确地定在门口,对夜烬绝道:“你进去吧,我等你。”

  “来都来了,干嘛不进去?”他牵着她的手:“难不成还打算像上次一样,一个人灰鼠鼠地溜着墙角跑了?”

  亦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还点点头。

  夜烬绝斜她:“还敢点头?进去。”越是威逼利诱,越是不肯进。脊背突耸成一张弓,往外拧个不停。

  夜烬绝也没用劲。亦真却是使劲浑身解数,别别扭扭发起了小脾气。

  “行了行了。”他将人抱在怀里:“不愿意去就别去了,又没人逼你。乖乖在这儿等着我。人小脾气大。”

  亦真瞬间灿烂,笑盈盈比了个爱心。夜烬绝今天心情似乎不错,还配合着捂了下胸口,被无形的丘比特爱心之箭正中。

  只是,亦真脸上的笑容戛然一滞。

  夜烬绝没注意到身后,脚下一个踉跄的擦碰。装着鸡汤的保温桶摇摇晃晃撞了上去。

  “呀!”皖音一声恰恰的惊呼,当真是见了蚊子就拔剑。她的正后方是门,却奇异的扭转成了跌空。

  亦真在心里痛呼心机婊,临场反应谋尤的如此迅猛。换作是我!她在心里怒其不争,换作是自己,一定木桩桩直挺挺磕掉半个头。

  夜烬绝眼疾手快拉住皖音。皖音看样子是想错手,于是就可以被他拦腰倒在怀里。

  可惜夜烬绝动作更快,经典的失之交臂被斩杀了悬念。除非她是断臂维纳斯。

  “表哥!你来啦!”皖音忙靠上去。

  亦真简直受不了她叽叽喳喳又爱惊叹的声口。眼睛眉毛往外一掣,像好莱坞喜剧里表情夸张的外国女演员。

  天!亦真简直想往她的嘴里塞个抹布。

  皖音顺带看了看她,目光又飞快调转回去。

  挑衅可以让亦真不再受窘,于是不请自来横插一脚,她偏偏要穿过两人中间,站在夜烬绝右边。

  “你最近应该很忙吧。”夜烬绝道:“还有时间过来。”

  “那当然了,我可是打着你拜托我的名义来的。可别说我不够义气啊。”皖音笑吟吟的:“等我专辑发布了,肯定免费给你做代言。”

  亦真撇开头,可惜无窗可看,腹诽:真是个马屁精,明明是为了讨好夜烬绝他老爹。

  “亦真姐不舒服吗?”她忽然扭头看向自己这边来。

  亦真觉得但凡她冲着自己开口,就绵里藏针。于是点点头,不说话。

  “我跟你们一起进去吧。”她俨然跑前跑后的欢喜神情:“这样姨父也就不会难为亦真姐了。”

  偏偏夜烬绝觉没毛病。亦真越听越是反感,瞧给她能的,嘴叉子能开到脑门儿上。

  亦真看着皖音,一面在心里丑化,一面克制自己飞扬跋扈的小脾气。

  “走吧走吧。”夜烬绝拉着亦真。

  这次她没有反抗,不想让皖音看笑话。可是又觉得不详。

  照欧阳初见所说,皖音上夜景权这儿阳奉阴违,一定少不了针对她,明里暗里也少不了说她的坏话。

  果然,夜景权一看见亦真,表情更为深沉。这样意外的变故,使得他注视夜烬绝的瞬间就显得流光溢彩。

  亦真觉得自己承受了不该承受的重压,站在这里也显得格格不入。生怕这父子俩在她眼皮子下进行什么勾当似的。

  亦真暗恨自己中了皖音的计。

  “我先去下洗手间。”亦真道,皖音忙拉住她,含嗔带笑:“亦真姐姐别不自在,怎么就至于才进来就要走?姨父又不至于吃了你,是吧?表哥?”

  亦真在心里扇了皖音一耳光。

  夜烬绝牵着亦真的手,往前带了带。

  亦真搭讪似的:“叔叔好。”永远是这一句,对白太软弱,还是装哑巴比较擅长。

  夜景权一如既往没有搭理她,亦真只能在心里庆幸自己脸皮厚,别无他法。

  夜景权入院已有半个月,脸颊瘦削凹陷,缩水了倒也精神气爽。

  “皖音,带客人去花园里坐坐,别过了病气。”夜景权板着脸。

  皖音喜不可耐应了一声。亦真不等她动作,抢先踏出一步,微笑着道谢,快步出了门。

  亦真不大想和这叽叽喳喳的麻雀齐头并肩。虽然她的印象很无害,披着孩童的面纱。可是亦真就没来由对这种叽叽喳喳的人反感。

  任栀雨也是这种类型,而在侧写原理中,人也不过是那么几种类型。她当然也是恶意的。

  “亦真姐姐,我真是很佩服你的勇气。”她微微笑着,丰韵的身姿沐在阳光里,美的氤氲透骨。

  “姨父那么不喜欢你,要我我就拉不下脸来。”她笑的更加灿烂。

  亦真徜徜恍恍听着,余光瞥着她,不动声色的想,孩童的天真与妖艳少妇的结合,通身玻璃人儿般,本身就极富禁果意味。

  女人如果不能很好的利用自己的美丽,就沦为迫害自己的凶器。无非就是这么两种。她能是个好货?

  亦真轻笑,别开脸,不去看她:“别看我脸皮厚,也是顾此失彼的半吊子。要是不知者无畏,还更出类拔萃呢。所以我羡慕你呀,难怪你表哥总在我面前夸你,你们的家庭氛围实在是好,教育出来的孩子也没有悬念,都很成功。”讽刺她脸皮厚而不知耻,还带着全家一起骂。

  皖音一怔,没想到亦真平时看起来不坑不哈,没有攻击力。犀利起来也是能怼死人。

  皖音犀利的看向亦真,没想到她比自己笑的还无害,生来做坏事的一张脸。皖音暗暗咬牙。

  亦真又笑:“怎么不见你哥哥来呢?家里有事?”

  “家里没事。”皖音指着前面:“亦真姐姐,我带你去那里看看,那儿有好几个秋千呢。”

  亦真点点头,笑的很心机:“家里没事就好,自打你表哥一出事,就没见他人了。别带累他就好。”

  ()

  1秒记住爱尚:

夜先生和亦小姐 https://www.avsohu.com/Read/573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