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准备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花瓶女配开挂了第五百一十四章 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有聂平的例子在前,那些一路跑得顺畅的,心里特别失望,也果然越不过去。

  而那些走得艰难的,虽然难,却精神振奋,心怀希望。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改变。

  那位六十多岁的老大爷也上了塔楼,他一上去,江心和鲁彪的神色骤变。

  其他人上去时,改变也有,但除了有些人头发疯长外,都是自己心里有数,外人不太能看得出来。

  可是这个老人一上去,就在所有人的目视之下,来了一出返老还童的好戏。

  皱纹舒展,皮肤紧绷,白发转黑,身体越发显得轻盈矫健,人到塔顶,身体愣是拔高了一截。

  不是长得高,纯粹是身量挺直,于是显挺拔。

  若说他一开始是六十岁显像七八十,现在就是六十岁摇身一变变成了四十。

  江心他们心里都一咯噔,转头四顾,就见好些围观的人蠢蠢欲动。

  不少没有拿到通知单,就是陪朋友来,或者过来凑热闹的人,都鼓足勇气开始往塔楼里跑。

  鲁彪啧了声,没有阻拦。

  别说这些人,就是鲁彪自己都想跑过去试一试。

  反正就是过不了门,也只是掉水里一次,除了特别胆小的那些人,大部分都冲上去一探究竟。

  江心:“……”

  鲁彪看了欧阳雪一眼,什么都没看出来。

  这位欧阳庄主由始至终都是一张淡漠到极致,也俊美到极点的脸,对于眼前的乱局视而不见。

  到是那位公主殿下从旁边的凉亭中走出,拍了拍手。

  她身后就悄无声息地出现了几个人,齐齐走到塔楼边上,同欧阳雪一起维护这些人的安全。

  如此混乱,总免不了有人失足,有人特别倒霉,跑到半截就从他楼上落下。

  杨玉英扬眉:“维度联盟的招聘会上要是死了人,将来大家渡冥河,见故人,岂不让他们笑话?”

  有这句话在,鲁彪和江心紧绷的精神总算放缓了些许。

  甘晓晓偷偷溜过去同曹月琴说话。

  曹月琴对她一向不错,两个人如今已经是感情十分亲密的手帕交。

  前阵子甘晓晓还被曹月琴邀请,前往公主的行宫做客。

  回来的时候,甘晓晓手机的内存都被塞得满满当当,照了许多照片。

  苍神帝国公主的行宫,当真是让他们这些人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土包子。

  江心磨了半天牙,安慰自己:他们华中联盟早过了需要用奢华的装饰来彰显身份地位的时候。

  说归说,江心还是有点嫉妒甘晓晓。

  他不羡慕豪宅,可是他羡慕强人工智能,羡慕抬头能看到星空的宽敞办公室,羡慕一声令下,所有家具都变成忠诚又能干的佣人,把主人照顾得妥妥当当的那种生活。

  其实,他就是羡慕人家科技水平高。

  自从甘晓晓和曹月琴的关系越发亲近以来,专案组这边对苍神帝国的评价也是一日三变。

  一开始,大家以为那是一个封建制度的超凡国度。应该属于修真文明一类,个人力量十分强大,但是科技力量寥寥无几。

  可是,人家的通讯器直接显露全息影像也还罢了,他们都读过修真,里面能通天的修士,一样能做到这一点。

  但人家的中巴车能变身,能飞。

  人家的行宫里面的智能家居,领先他们的恐怕得一百年。

  最重要的,人家能一言喝退拥有奇怪宇宙战舰,有歼星炮的敌人。

  眨眼间,苍神帝国给大家的印象就更新换代,总之,变得更危险了。

  江心遥遥看着甘晓晓同曹月琴手挽着手说话,思绪飘远,他想到大灾变之前。

  想到这么强大的苍神帝国,几千年前同蓝星的文明是同盟,就对大灾变之前的文明心驰神往。

  这个世界的本质不会变,一个势力要同另一个势力成为同盟,双方的实力差距绝对不可能太大。

  平等,才有结盟的可能。

  甘晓晓那边聊了好一会儿天,才溜达回来,给自己灌了一杯水。

  “听说这龙门是个了不起的东西,但凡能越过去的,必然是心性坚定之人,一过龙门,便得洗精伐髓,幸运者还可得神通。”

  甘晓晓小声道,“以前联盟的人都在时,蓝星也会选出特定的人选借用龙门,我看公主殿下的意思,不像会反对,可能很快就会找上头商议……”

  江心的目光落在大变样的那个老人身上,幽幽道:“若真如此,恐怕才是麻烦来了。”

  龙桥广场上虽说十分热闹,但其实这一切从开始到结束,用去的时间并不算长。

  一个小时四十分钟之后。

  欧阳雪一招手,龙门隐去,连天上的云霞都散了去。

  一共有六个人跨过龙门,连同郭栋他们五个,联盟这一届成员,加起来刚刚过两位数。

  杨玉英仔细看了看,认认人,省得连脸都对不上,就拿出名片盒,一人一张名片分了出去。

  “现在你们都属于实习人员,如果有需要,会给你们发任务通知单,你们可以互相合作,也可以单独完成,每三个月一考核,考核过了正式入职。”

  “在你们正式进入工作状态之前,我还要说一句,想成为联盟正式成员千难万难,但要退出,只是一句话的事。”

  “这番话,我对你们的前辈们说了无数次,希望你们也记住。”

  说完,杨玉英就带着人离开。

  这六个人怔了半晌,忽然喊道:“公……公主殿下,我们需不需要接受入职培训啊?”

  杨玉英顿时笑了:“你们第一次任务之前,会有两到三个演习任务,演习过程中,咳咳,会对你们进行培训。”

  “真是稀罕,你们可是伽蓝维度联盟总部里,头一批要求培训的成员,人果然还是要长长久久地活着,活得久了才能见识更多新鲜事。”

  曹月琴回过头,特别古怪地看了这些新人一眼。

  ……

  治安组今天空调坏了。

  江心和鲁彪忙了一身汗,一回头,就看见甘晓晓两条大长腿翘桌子上,抱着手机在那儿似笑非笑,摇头晃脑。

  小姑娘白白净净,脸上一点汗都不见,引得其他人总忍不住朝她脸上瞥。

  “咳,聊什么呢?”

  江心凑过去压低声音问了句。

  甘晓晓眨眨眼:“领导,我可没偷懒,和曹姐姐聊天也是一项重要任务嘛。”

  鲁彪点头:“没错,晓晓你就好好聊,保持住关系。”

  “曹姐姐对现在那些年轻人的想法完全不了解,她说以前联盟的人也需要培训,毕竟再厉害的英雄,也总有力有未逮的情况。”

  “可每次一赶上培训,所有人就恨不得都生个什么重病,有个什么任务,能躲便躲,哪像咱们现在的小年轻,她们公主都想缓和些,慢慢谈培训的事,这帮人到先提出来要接受培训了。”

  “曹姐姐是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这么傻?”

  江心:……

  他也不明白,一帮小年轻什么都不学,就去干活,那要怎么做?

  甘晓晓沉吟道:“我听曹姐姐的意思,可能以前能加入联盟的,都是本身就相当了不起的人物,也或许现在对我们这些人非常陌生的任务,再以前的人看来,处理那些就如吃饭喝水一般,实属本能。”

  “……先别管培训了,那事咱管不了,你们先带人去龙桥广场看看吧。”

  鲁所满脸的一言难尽。

  他刚接到龙桥那边治安所的报告——有人偷鱼。

  而且还不是一个人,连龙桥广场的管理人员,带周围的住户,全都带着渔网去捞鱼。

  路过的行人不会下网,直接掏钱买,到后来,连买都买不到,最后只好自己学着别人下网。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龙桥广场上打架斗殴事件发生了三回,都是为了鱼。

  “大家伙说,这些鱼沾了仙气,吃了对身体大有好处。”

  鲁彪一捂额头,满脸无措。

  事实上这电话刚挂了没多久,专案组的专家们也来了消息,要求他们赶紧多抓些鱼,好充当研究材料。

  于是,江心,鲁彪带着计远和其他实习生,跑去捉了两天鱼,要不是怕动静太大,影响不好,他们都想拿水泵把水抽干,直接捡。

  龙桥广场如此热闹,有关苍神帝国,还有维度联盟的传闻,整个京城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苍神帝国远在天边,根本摸不到。

  但当日跃过龙门,摇身一变,大为不同的人,却始终在众人的视线里。

  他们都有来历,身份干净,一时间颇有富在深山有远亲的意思。

  专案组这边第一时间把这六个人都请到治安所登记上各种资料。

  不光是这些跃过龙门的人,其他拿到通知单,但没有跃过去的,也被所有人关注着。

  鲁彪隐隐能看到暗流涌动,他一时不免有点忧心,这返老还童的事情一出,恐怕无数双眼睛都盯上了联盟,盯上了苍神帝国。

  当然,他对华中联盟有信心,要说大灾变是巨大的灾难,但它至少也带来了一些好处。

  那就是华中联盟上下所有人,无论面对什么,至少整体上绝不会出现不理智的情况。

  这一点,是经过大灾变时期无数次的经验教训之后,养出来的联盟精神。

  但是,整体上理智,也很难避免某一部分人的不理智。

  鲁彪和苍神帝国打了这几次交道,他希望蓝星和苍神帝国能温柔地接触,彼此理解。

  所以,最好不要出现太多让苍神帝国不愉快的事情。

  此时此刻,杨玉英正坐在荆棘古堡里,和任淑兰他们五个人开会。

  几个人团团围坐在荆棘古堡奢华美丽的客厅里,被无数林木环绕,耳边鸟鸣声不断,花香四溢。

  杨玉英手指在桌上巴掌大的‘龙门’上滑来滑去,幽幽道:“联盟以前是怎么和伽蓝人打交道?唔,我们也开个公司好了……第一件产品,龙门疗养院,龙门一号营养胶囊。淑兰,你是做销售的,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

  她说着,冲孟以非招招手,孟以非就拿出一叠档案袋,递给任淑兰。

  任淑兰打开,大家凑过去一看,档案正是他们联盟十一个成员的档案。

  内容并不很详细,只是着重记录了他们这些人中,身体状况糟糕,患有各种疾病的亲属名录。

  “疗养院现在开始试营业,淑兰,把你这些兄弟姐妹们的后顾之忧,先给解决一下吧。”

  杨玉英笑起来。

  任淑兰忽然倍感温暖。

  她又想起她家先祖。

  先祖加入联盟的起因,正是联盟救活了先祖,以及他的家人们。

  “好。”

  ……

  聂平匆匆收拾了些衣物,上了公共汽车,直奔东乡。

  他老家是东乡的,家里房子卖掉后,父母就搬回老家的老宅去住。

  好在他爸妈都退休了,领着一份退休工资,东乡是乡下地方,开销也不大,日子到也能勉强支应下去。

  聂平的父亲罹患胃癌,是中期,年前切除了三分之二个胃,幸亏他老人家心态很好,哪怕得了这么严重的病,他老人家还是挺精神。

  “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聂平下了车,一进村子就陷入乡亲们的包围中,他一路陪笑,听着熟悉亲切的乡音,这些日子遭遇各种事故的难受,总算从心里稍稍淡了些。

  “他大伯,你得的这病,就得用‘胃安宁’,这是国外出的好东西,就是在国内只能当保健品销售,销量老高了,没有关系都弄不到,外头要一千多一盒,我拿只要六百,也不便宜,可跟命比,钱算个什么。”

  聂平一听里头‘叭叭’的说话声,就知道这是他二婶,他二婶老毛病了,就爱给家里推销保健品。

  偏偏他这二婶到真是好心好意,她自己相信保健品,自己喜欢吃,所以才入了保健品推销这一行,自己吃,也用优惠价给家里人买。

  他父亲得了那病,虽然有医保,可医保之外也花了好些钱,二婶愣是把女儿要买房的钱先给挪出来给他爸治病。

  就是他二叔也做不到这样。

  所以聂平看到他妈拿钱买了一盒,也没多说话,反而恭恭敬敬地问了声好。

  二婶看到聂平也高兴,聂父那一辈,三个兄弟一个姐妹,兄弟姐妹家,除了聂平一个男孩儿,剩下的都是女孩。

  聂平他爹到没有重男轻女的意思,对弟弟妹妹家里的孩子们也特别好,可他二婶却有点老派作风,对女儿当然百般疼爱,可也对聂平特别好,有好吃的好玩的,先想着聂平。

  这性子确实让人无语,连聂平堂妹都拿自家亲妈束手无策。

花瓶女配开挂了 https://www.avsohu.com/Read/5668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