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龙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花瓶女配开挂了第五百一十三章 龙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江心和鲁彪严密监控,已经确定联盟的应试通知确实发了出去。

  他们专案组这边也选了好几位人选,都是按照联盟的要求量身定制,然后投了简历,其中只有一个收到了通知。

  是江心的小表弟,消防员出身,现在宅在家画漫画,家里只是普通家庭,他这人身体素质和以前比,也有比较大的衰退,同另外几个人选相比,更普通鞋。

  可偏偏就是他拿到了通知。

  专家这边立时就猜测,或许联盟的要求里,‘普通’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

  他们刻意选的人都太优秀,其中有几个甚至有些不合群,可能这就是被筛下来的缘故?

  以当下各类消息的传播速度,拦是肯定拦不住。

  网上的消息,比专案组这边半点不慢,很快就有人晒出‘通知书’来。

  “……我感觉这是个恶作剧。”

  王珊珊糊掉名字,时间地点一类的信息,拿着手机给一张A4纸照了几张照片,直接发朋友圈。

  整张通知书特别简单,就是用普通的打印纸打印出来,三号宋体字,黑色,没有签章,没有签名,直接说了句要王珊珊于某时,去某地集合。

  这时节,随便一家公司的通知单也没这个样子的,最起码得设计一下。

  邮寄比较麻烦,大部分都是电子通知单了。

  消息传开的头一个小时,所有人都在哈哈笑,还有人做出各种恶搞。

  拿A4打印纸P成无数有趣的文件。

  还有人信誓旦旦地声名,维度联盟根本没有发过任何通知云云。

  但到了第二个小时,陆陆续续又有消息传出,就连网上某知名富二代都悄悄探头。

  “通知单是真的……羡慕!”

  “没错,我有一个朋友也收到了,他一开始也以为是恶作剧,但是,但是……剑神在直播间念了我朋友的手机尾号,通知单确实是真的。”

  “为什么我没有?我写了一百多页的自我介绍,就差下跪保证自己要为伟大的事业肝脑涂地了,可为什么连初选都过不去?”

  一个初选就筛下去百分之九十的人

  所有拿到通知单的人,顿时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新闻媒体是连篇累牍地报道这件事。

  当然,并不全是正面评论,还有许多阴谋论调。

  有的说这是一场惊天大骗局。

  像百货商厦的冰柱,还有所谓的水井公园事件,都是某个营销公司策划的营销,不是为了电影电视剧做宣传,就是为了捧某些人出道。

  作为名声最响亮的杨玉英,欧阳雪两个人,是被点名次数最多的。

  专案组这边如今对这些评论都有点麻木,反正看苍神帝国的人也不像在意的样子,随他们去便是。

  压热度的事,做起来也要费精神,如今他们的精力,显然没空放这些杂事上。

  阴谋论调的言论不少,但网上主流还是很羡慕能拿到通知单的网友。

  单以这热度来看,通过初选的这一伙要想入行当主播,进娱乐圈,一举成名的可能起码有八九成。

  只是或许因为种种顾虑,也可能是性格问题,这一部分人都十分低调,并不肯轻易让外人知晓。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江心熬了四个日夜,累得死去活来,吃到嘴里的饭都没了滋味,也没能把所有人的情况都摸清楚。

  只能等招聘考核当日再看了。

  八月十五日,多云。

  学生们早已经进入暑期的后半程,天气到还是热的厉害。

  聂平拿着一张薄薄的通知单立在龙桥广场上,左右扫了一眼,和他一样手里拿着通知单来到这里的,差不多有四十几个。

  其他人显然也在四处观望打量。

  他有些不安,聂平前段时间被炒了鱿鱼,暂时没找到工作只能打打零工,当初是在发传单的时候,听人提了一嘴要是能被什么联盟录用的话,就算脱胎换骨,和以前大不一样。

  当时他正处在最艰难的时候,父亲病重,家里卖了房子,偏偏他又被炒掉,还不敢告诉家里,听了这一番堪比毒鸡汤的话,就去翻查了半天所谓联盟的底细,然后脑子一热,也投了份简历。

  简历虽然投出去,可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能过初选。

  这些时日,网上消息众说纷纭,有小道消息流传,说是对方收到了几十万份简历,但招聘人数只限定在五十人。

  几十万人里选出五十个,他聂平何德何能,能赶上这等好事?

  他从小到大,可是连个五块钱的奖都没中过。

  所以从一开始,聂平就很没有信心,总觉得这是弄错了,连恶作剧他都不敢想。

  他这人没朋友,也没仇人,从来不受人关注,别人恶作剧,也不至于作弄到他头上。

  “老爷子,您也应聘?”

  聂平正四下打量,耳边就听有人说话,转过头一看,登时吓了一跳。

  在旁边石阶上坐着个老人家,看起来六十多岁,满脸皱纹,身体也瘦,并不是当下那些养尊处优,年过六十还有四十岁身体素质的老人。

  他手里也拿着张通知单。

  这事显然挺招人注目,旁边就有人好奇探问了句。

  老爷子抬头就笑,眉眼和气:“我也没想到,不过,别看我年纪大,可腿脚好使唤,爬山的时候连我家小儿子都追不上我。”

  江心和鲁彪就站在外围观察,回头看了眼这老人家,心下只觉荒唐。

  “……没准在人家苍神帝国的公主殿下看来,六十岁和六岁也没多少区别?”

  “瞎说,我就不信她真敢招个六岁孩子去。”

  猫厌狗嫌的小孩子,真招上五十个能翻了天。

  正腹诽,就见广场中间忽然开了一道门。

  那种老式的,大红色的木门,门边还蹲着两个石狮子。

  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大门上。

  好些扛着摄像机的媒体人员胳膊一抖,差点把吃饭的家伙砸了。

  还是那些飞行摄像头,无人机之类显得稳当。

  随即,欧阳雪和孟以非出现在龙桥广场上,欧阳雪一身蓝色道袍,头戴高冠,孟以非略简单些,束身长袍,唯一的装饰便是一排金丝盘扣。

  孟以非扫了一眼广场上的人,忽然一神树,一个巨大的圆拱门拔地而起,越升越高,很快就升到龙桥广场的标志性建筑,八宝塔楼的顶端去。

  江心:“以前看人变戏法,经常有土里长出佛像之类的魔术科普,你们说,这是不是相似的原理?”

  鲁彪:“你小子想得还不少。”

  江心:“做咱们这一行的,永远不该缺少怀疑心。”

  “……那这些,应该是往水里撒了什么东西,所以鲤鱼们都迫不及待地飞出水面领死?”

  龙桥广场依水而建,周遭除了大大小小四十几个小池塘,还有一条阳河穿过。

  此时池塘里无数的大鱼忽然聚集,一个接一个地向外蹦,好似拼劲力气朝着圆拱门飞跃。

  可惜,没有一条能跨得过。

  就见欧阳雪一甩衣袖,凭空起旋涡,落下来的鱼通通被扫回水池中,到是捡回一条小命来。

  鲁彪长叹一声:“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点额不成龙,归来伴凡鱼啊!”

  江心都起了好奇心,凑过去看了眼,水面上密密麻麻的大鱼,多的让密集恐惧症的人都受不了。

  “我从来不知道,龙桥广场的浅池子里,竟然有这么多大鱼!”

  大部分鱼三尺不至于,一尺出头总是有,个头很惊人。

  周围顿时惊呼声一片,好些人扑过去张望。

  “金色的,金色的鱼!”

  水里居然有几只鱼,肉眼可见地染上了金色。

  金鱼灿若明霞,依依不舍地挨着离那扇圆拱门最近的桥墩,迟迟不肯离去。

  “这怕不是成了精?”

  鲁彪和江,心心下也是颇诧异。

  广场上手持通知单,距离联盟只有一步之遥的人们,却是心情格外振奋。

  就算一开始只是怀着试试看的心思来的,这会儿也一样心神动荡。

  他们都不傻,本能地感觉到,自己若能越过此门,那命运或许会变得不同。

  谁没有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的时候?

  “这是龙门,你们中能过去,便可入联盟实习。”

  欧阳雪向旁边让了一步,整个圆拱门整个脱离地面,飞到半空,白云飘渺,不似人间。

  一行人面面相觑。

  龙门啊?

  这下子更心潮澎湃,

  可这……门在天上,要怎么过?

  有两个体格健壮的,犹豫了下就越众而出。

  孟以非扫了他们一眼,轻声道:“去吧。”

  这两人活动了活动手脚,深呼吸,转头四顾:“那我们俩就先试试。”

  两个人交头接耳地说了几句话,其中一个直接上了塔楼,到顶上瞄了下方位,咬咬牙,纵身一跃。

  下面一片惊呼。

  这人砰一声砸到门上,骨碌碌就滚到了阳河里,周围的救援人员赶紧冲下河把人捞起来。

  对方一上岸,就恨恨捶地,显然十分不甘心。

  江心出了一脑门汗:“傻大胆啊,这是个。”

  鲁彪翻了下资料:“……真不是,这位喜欢极限运动,他经常从楼上往游泳池里跳,刚才虽然碰撞,可在半空中身体姿势就调整得不错,显然心里有数。”

  另外一人一看这情况,蹙眉叹了口气:“来都来了,不跳一下,如何能甘心?”

  他和前一位一样,也属于比较喜欢冒险,胆子大的类型。

  所以两个人虽然不认识,可在广场上一碰面,没三句话就熟悉起来。

  目前到场的这五十几个人里,喜欢玩极限运动的就有十一个。

  江心今天一来到现场,立时就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记录了一笔,以后若是联盟招聘会再开,建议找民间极限运动爱好者。

  杨玉英此时就坐在不远处的八角凉亭上围观,她要是听到江心的想法,一准要告诉他一句。

  这虽然不完全是巧合,但他们还真没把极限运动经验当成考核标准。

  杨玉英这回选人,选的首先是性格,其次是身份背景。

  五十个人里,有顶级的富二代,有学生,有各个行业的上班族,反正样本尽可能地全面丰富。

  这位也爬上了塔楼,盯着圆拱门,闭上眼,咬了咬牙,用力一跃。

  砰一声,又入了水。

  塔楼之下一片哗然,所有人议论纷纷,好半天没有人再有举动。

  好些人都打起退堂鼓,私底下怀疑这是耍人玩的。

  聂平脑子一晕,一咬牙也上了塔楼,他已经走到绝路上,既然来了,那说什么也要试试。

  一向塔楼上爬,聂平忽然感觉到沉重的压力,似乎有一座山,压在他的肩头。

  往日经历过的种种难堪,依依在脑海中浮现,本来已经快忘记的那些痛苦,一丝丝地向心口钻。

  聂平一下子趴在石阶上,他脑子里一片混沌,却在这痛苦中好似明悟了些东西,咬紧牙关,拼了命地向上爬。

  他不知道,塔楼下的人看得都傻了眼,一片惊呼。

  聂平的头发疯了似的开始长。

  大部分人只能看到这一点变化,不过有飞行摄像头在,监控人员一下子就发现,他的的身上冒出来一些灰泥,隔着泥土,能看出他的身体状态有极大的改变。

  肌肉更结实,也长高了一点,手臂上的疤痕都淡了。

  不知过了多久,聂平终于爬到顶上,比刚才那两个人要慢好几倍。

  半空中起了风,风呼啸,列如刀,虽然上了顶层,可是聂平再往前爬一步,都更加艰难,他整个人和死过去似的,一点点向前蠕动。

  衣服变得破破烂烂,长到后背的头发蓬乱,许久,终于爬到宝塔边,艰难地越过护栏。

  所有人屏息凝神,江心心口噗通乱跳,只听轰一声,圆拱门洞开,聂平越了过去。

  他精神一振,清醒过来,只觉落到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上头,骨碌碌地滚下地,坐在地面上茫然抬头。

  孟以非很淡定地指了指身边的位置:“你过了,先坐。”

  聂平眼睛一酸,泪水滚滚而落。

  其他人呆了片刻,立时轰然而上,抢着向塔楼涌去,幸好人数其实并不多,大家也并非完全不懂礼让。

  事实上一开始上塔楼,有可能过龙门的人就特别明显地显现出来。

花瓶女配开挂了 https://www.avsohu.com/Read/5668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