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真够无耻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村长的后院第452章:真够无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452章:真够无耻



  “师娘,这里面是什么宝贝?”



  冯刚站在一旁嘻笑着问道,“师父的遗物你咱不早些告诉我呢?”



  朱美菊没有理睬,而是在小箱子上面摸了一阵,也不知是触碰到了哪里,箱子“咯嚓”一声,箱盖倏地跳了起来。



  箱盖轻轻的拨开,终于露出里面的宝物。



  只是两本装裱十分精致的书,书表是一张羊皮纸,看起来古香古色,上面没有一个落字。



  “这是那传说中的武功秘笈?”冯刚讶然问道。



  “不错,这就是你师父留下来的武功秘笈。”



  朱美菊淡淡地道,表情十分从容淡定,“他生前什么都没有给你留下,这东西留给你也算不错。”



  她从里面拿出两本书,递给冯刚:“这两本书没有名字,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名字能够配得上这两本书。”



  “这么牛逼?”



  冯刚有些不信,随手接过两步本,“哗哗哗”的翻着书页,看着里面并不显晦涩的文字扫了几眼,“也没有发觉得里面有多么的厉害啊?难道是九阴真经?还是九阳神功?”



  冯刚感觉就像进入到了一个玄幻世界,显得那般神奇莫测。



  “这两套功法与你的《十二式神谱》互相搭配,能够把你现在修练的那套神功最大化的暴发出来,这第一本是一套拳法,另外一套是棍法,你要将这上面的招式全部学会,然后搭配一身神功,这普天之下,也难逢敌手。”



  “师娘,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你看我现在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朱美菊的美眸横了他一眼,认真地道。



  “不像。”冯刚摇了摇头。



  “行吧,这你自己拿去好好修练吧,平时勤奋一些,没事的时候就多练一练,要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这两本书的神奇之处的。”



  “行。”



  冯刚重重地一点头,“师娘,你放心吧,我绝对勤奋努力,不负你所托,尽快把这两本战斗功法学会。”



  “你啊,每次都是嘴上念的欢,回去之后呢却是什么都不干。”



  “师娘,我改,我一定改,嘿嘿。”



  “行了,你去忙你的去吧,我要休息了,别在这里打扰我。”



  “好吧,师娘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去吧,我会隔三差五的过来看你的。”



  冯刚辞别师娘,听到三叔公家门前传来呜呜咽咽的哭泣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想到还要过去帮忙,冯刚先去店铺拿了一包烟,点了一根朝那边走去。



  在乡下,红白喜事需要帮忙的人都是村里的人,今天我家里有事你帮我,下次你家里有事我就去帮你,因为冯刚有三轮车,做什么都比较方便,所以每次谁家有个什么事都要冯刚帮忙。



  刚刚到屋跟前,就看到徐忠骑着三轮车驶到门前。



  徐忠骑的三轮车是杨柱的,因为每天都是他帮忙到镇上进菜,所以这三轮车基本上都是他在骑。



  三轮车箱里驮了一箱的酒菜香烟等等。



  这应该是三叔公家特意让徐忠到镇上给他驮回来的,虽然店铺上有东西,但毕竟镇上的东西便宜,而且还能多驮一些菜回来。



  像这种死了人的,除了今天晚上会有许多的客人之外,明后天依然有很多的客,所以需要的菜酒是很多的。



  车子刚停下,冯刚便放下车箱,帮着把车上的东西卸了下来。



  林志没有理会这边的事,林志妈也哭的死去活来,家里的事情完全靠大女婿陈勇操办,屋里屋外,忙的满头大汗。



  现在这种时候,唯一能寄托的也就只能是陈勇了。



  灵堂已经布置完好,冯刚先去磕了一个头,看着林震民那张和蔼可亲的遗照,冯刚的心里也颇不是滋味。



  三叔公啊,你怎么就有了这样的一个儿子呢?



  烧了几张纸,冯刚起身退了出去。



  带着几分伤感,长长的叹息一声,一抬头,却看到一个曼妙玲珑的美少女出现在了眼前,正是那个跟自己八字不合的陈若兰。



  二人目光一对,谁看谁也不顺眼,皆是哼了一眼,露出不屑之色,别过头去。



  弟弟陈小开少不更事,走到姐姐的面前,拉着姐姐的衣袖,央求道:“姐,就把你的手机再借我玩一会儿嘛,就几分钟,好不好,几分钟。”



  “不行!一分钟也不行!”陈若兰严厉地说道。



  “姐,我求求你啦,你看我反正也没什么事,你就借我玩一玩嘛。”



  “你除了会玩游戏还能干什么?你就不能干点儿别的什么吗?”



  面对这个处理爱玩阶段的十五岁弟弟,陈若兰说话极不客气,丝毫也不给他面子。



  陈小开嘟着嘴巴,最后只得无奈离开,找了个椅子坐下,百无聊奈。



  正在这时,远处一辆红色的轿车朝着这边驶了过来,然后停在了不远处,车门打开,一个人从车上急忙走了下来。



  陈小开一看来人,眼睛猛地一亮,蹭地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飞也似的朝着那个衣着华贵的美妇走了过去。



  从车上下来的人正是林小茹。



  她一接到老爹突然身故的事情,当场直接愣在那里,悲惨的哭了好长一段时间,身边的朋友安慰了好久,她的情绪才稳定了一下,开着新买的小车,朝着家里赶来。



  迎面看到陈小开飞奔而来,林小茹还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愣愣的站在那里。



  “小姨,你总算是回来啦,我可是想死你了。”



  陈小开一边叫着一边扑到了林小茹的怀里,享受着她胸前的酥软。



  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想不到这小子竟然是过来占我便宜的。



  林小茹的心里本就极是烦闷,此时更是禁不住的火往上冒,抓起她的肩膀把她推到一边,严厉地喝叱道:“小开,你还小吗?都这么大了,还不懂事,你嘎爷都死了,你就没有一点儿伤心难过吗?”



  “死了就死了呗,谁不会死的,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司马迁都说过。”



  “你还嘴硬,你妈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



  林小茹瞪了他一眼,急步朝着灵堂走去,一步一步,她的鼻子禁不住的发酸,眼眶都已经红润起来,当他走到灵堂前看老爹的遗像时,泪水就像决堤的大坝一样,哗哗的淌落而出,整个人都萎顿在地。



  陈若兰正跟在她的旁边,看到她突然倒地,赶忙过来拉住她,却不想她身娇力薄,这一拉不仅没有拉住她,反而将她自己给拉的一个踉跄,差点儿栽倒在地。



  “小姨……”



  陈若兰哽咽地叫了一声。



  外公的死对她的打击也挺大,以前外公健在的时候,每次在耳边唠叨什么时候心里极不舒服,总听着不顺眼,但现在人死了,想到自己小时候经常骑在外面的脖子上拧着他的耳朵的场景,想到下雨天她背着自己去上学的场景,想到外面那充满阳光的笑容……



  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泪流不止。



  在村子里,一般年轻人意外身亡,白事就显得十分的沉闷和悲伤,而老年人死了,一般也是大限已到,白事的时候,亲戚朋友人在一起,还是有说有说,并没有太显悲伤,哪怕就是女儿女婿,依然是该说的时候说,该笑的时候笑,气氛还都十分的欢快。



  但是今天,三叔公的意外身亡,却让现场的气氛十分的悲闷,谁也开不起来玩笑,谁也笑不起来,就是那些不更事的孩子,也都听不到他们的欢笑声。



  这一夜,吹鼓打锣的弄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之后,便抬着三叔公的棺木送到了山上。



  冯刚跟三叔公并不是特别的亲戚,所以并没有陪着上山,而是在山下帮忙收拾着桌椅。



  随着下午一道大鞭大炮的轰鸣结束,代表着三叔公也正式入土为安了。



  三叔公的一帮亲人在他的坟前呜呜哭泣不止不歇,直叫一个天昏地暗。



  这时亲戚朋友们陆陆续续的回家补觉去了。



  这场白事也渐渐的止歇。



  别人的事情完了,可是三叔公他们家里的事情交没有完。



  三叔公死的突然,并没有留下什么遗言,关于他的遗产问题,并没有得到合理的分配。



  按着以前的发展,这遗产肯定最终是会交给儿子林志手里,可是林志不尽孝不说,反而害死了老爹,做的事情实在是人神共愤,所以这件事情林萍和林小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忍。



  她们姐妹俩从山上下来后,便直接冲到村长的大院门前。



  “林志,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说清楚!”



  脸上泪痕未干的林萍对着屋里大声咆哮道。



  林小茹也是怒的直接过去踢门。



  好半晌,林志方才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面前的姐姐妹妹,目光一沉:“大姐,小姐,你们怎么了?”



  “爹是你害死的?”



  林小茹盯着他问。



  “小妹,你咱就那么相信别人呢?爹真的是突然心肌梗塞发作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本来好心的要回去帮忙,结果妈和大姐都不同意,我现在还真是冤枉呢。”



  “啪!”



  林小茹愤怒的挥出一巴掌落在他的脸上,她咬牙切齿地看着他,恨恨地道:“无耻,你真够无耻的!”



  林志捂着火辣辣发疼的脸颊,不由恼羞成怒地道:“林小茹,你干什么?你竟然敢打我?我可是紫荆村的村长,我是一村之长,你竟然敢打我?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村长的后院 https://www.avsohu.com/Read/5386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