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醉翁之意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村长的后院第294章:醉翁之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294章:醉翁之意



  紫荆村,三叔公的家里。



  三叔公望着一脸冷漠,木无表情的外孙女,连声劝说道:“若兰,你再等一会儿,他兴许现在已经走在路上了,马上就回来了。”



  陈若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嘎爷,一个小时前你都说他马上回来,现在过了一个小时,你还说他马上就回来,我真的等不及了。”



  三叔公干笑着咳嗽一声:“我中午跟他说好的事情,他向来说话算话,你再等等吧。”



  陈若兰淡淡地道:“再等十五分钟就是三点,如果他还不回来的话,我就只能打电话给小姨爹让他开车过来接我喽。”



  三叔公道:“你小姨爹工作忙的很,哪里有时间过来接你?再说他来一趟也不容易。”



  陈若兰道:“没事,小姨爹早就跟我说好了的,他说我要有事,给他打电话,他会帮我的。”



  三叔公依然有些不甘心。



  陈若兰道:“嘎爷,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答应你,给他简单的交往交往,我不晓得他有哪点儿让你这么颀赏他,在我的眼里,他真的很普通,甚至连普通都算不上,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农民,而且我也跟他有简单的接触,我根本就对他没有半点儿意思,有的,只有无尽的讨厌和反感!嘎爷,你就别操这个心了,行吗?”



  三叔公急道:“若兰,冯刚是个潜力股,你知道潜力股是什么意思不?”



  陈若兰咧嘴不屑地一笑:“我所见到的潜力股男孩子大把的去,像他这种小打小闹连跟别人提鞋都不配!嘎爷,我也不是说你这样做不好,我只是向你实话实说,我对他没兴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三叔公见外孙女目光坚决,心意已决,也不便多说什么,捏紧拳头,对冯刚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十五分钟很快过去,冯刚依然毫无音讯,陈若兰拿出手机便给小姨爹赵怀东打电话,让他过来接自己,赵怀东二话不说,满口答应,说晚上到这里来接他,在老丈人这里吃了饭二人一并回县城。



  陈若兰欣然答应。



  木已成舟,三叔公也无话可说,只想回头再找冯刚那小子问个明白。



  ……



  一曲动人的乐曲突然响起,满脸贴着黄瓜片的林小茹仰着头,伸过手一阵乱摸,终于摸到手机,看也不看,按了接通键放到耳边,慵懒的声音响起:“喂~~”



  “媳妇,在家里干什么呢?”



  丈夫赵怀东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休息。”



  林小茹轻轻地说道,“老公,有什么事吗?”



  “今天晚上我不能回来吃饭了,刚若兰打电话要我去咱爸那里去接她,所以等会儿下班了我直接开车去那边了。”



  “哦,那正好,今天晚上我们有个同学聚会,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告诉你晚餐自个儿解决呢。”



  “你们怎么又同学聚会啊?上个星期不是聚过了吗?你们同学咱那么闲?”



  赵怀东有些奇怪地问道。



  “上个星期是小学同学,这次是初中同学。”



  “哦,也是,哪你注意一点儿,少喝点儿酒。小心你的那些色狼男同学揩你的油啊。”



  林小茹“呸”了一声,骂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时时刻刻都想着揩女人的油啊?”



  赵怀东讪讪笑道:“媳妇,你又冤枉我了,你还不了解你男人吗?你男人是有色心没色胆啊,平时也只是过过嘴瘾,真正敢动手动手的还不只敢对你一个人?”



  “呸!”



  林小茹啐骂了一声,“啪”的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林小茹又躺了一会儿,这才把脸上的黄瓜片取了下来,再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过了几秒钟,那边响起一个富有磁性的男人说话声音。



  “萧局长,我是小茹啊。”



  声音嗲嗲哝哝,令人闻之都会骨头酥软。



  “哪个小茹?”



  对方冷冷淡淡地说道。



  “哎哟,萧局长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您不记得我了吗?我就是上次在‘八尺酒楼’一起吃过饭的那个林小茹啊,当时我还敬了您三杯,问您要了电话号码的。”



  林小茹极有耐心的跟萧局长解释道。



  “哦哦哦哦,我想起来了。”



  萧局长恍然大悟,放下手里的签字笔,把手机换了个耳朵,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是你啊,你问我要了电话号码,这么久没有跟我联系,我还以为你把我忘记啦呢。”



  “怎么会呢。”



  林小茹媚笑着说道,“我就是忘记我的老公也不会忘记萧局长您呐。咯咯,萧局长,今天晚上有空不?”



  “有空有空,下了班就没什么事了。”



  萧局长连连点头,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密,“小茹你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我就想请萧局长一起吃顿饭。”



  萧局长略微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那行,你选地点!”



  “萧局长,您真是个好人呐!”



  林小茹笑的花枝乱颤,当即选定了一个位置,再奉承了萧局长几句,便挂了电话。



  ……



  冯刚捏着茶杯,定定地看着面前这个忧伤的女人。



  足足五秒钟过后,夏红老师才舒了一口气,黯淡的目光里流露出一丝痛苦,拿起果盘里的一只大鸭梨,抓起水果刀,对着垃圾筒,“滋滋”的削了起来。



  夏红的模样令人心疼,冯刚心里就像是被什么撩拨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老师,你是不是和杜镇长吵架了?”



  “我跟他之间哪里有架吵?”



  夏红摇了摇头,如水的眸子盯着大鸭梨,“只是……”



  她欲言又止。



  “也许他是工作太忙呢,你们有通过电话吗?”



  “电话天天在通,他总跟我说工作太忙,这种那种事情要做,整天好像有忙不完的事情一样。”



  夏红手上动作放缓了一下,声音变的有些哽咽,“如果……如果他真的是在忙工作的话,我自然无话可说,我绝对支持他,但是……但是他在外面养情人……”



  “老师,你别激动。”



  冯刚捏了捏拳头,柔声安慰,“这些是你亲眼看见,还是道听途说?”



  “亲眼所见!”



  “呃……”



  冯刚无言以对,他早就知道杜楚平在外面有女人,不说别的,就说他跟马晓然马副县长有一腿,冯刚也早就知晓,当初夏红老师在苗寨的时候说不能做对不起杜楚平的事情,当初冯刚就差点儿一时激动告诉了她。



  他不想让夏老师伤心难过,所以他没有说出来,如今被她亲眼所见,冯刚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个……夏老师,我觉得只要杜镇长心里有你,他心里有家,你还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眼的,男人嘛,在外面偶尔犯错也是很正常的。”



  想了半天,冯刚结结巴巴的宽慰着夏红。



  猛然间,夏红手上一顿,偏过头来,眼睛里面充斥着强烈的痛恨,“你们男人,都是这样想的吗?”



  “呃……”



  冯刚连连摆手,心知说错了话,“老师,其实你真的没必要这么伤心,你可以等他回来了再问一问他,我相信杜镇长的心里是有你的,在说清楚之后,我觉得他还是会跟你在一起好好过日子的。”



  见冯刚紧张的模样,夏红叹息一声,偏过头,继续削梨,沉默不语。



  冯刚也低头低思。



  突然间,“哐啷”一声,夏红手里的水果刀掉落在地,恰好进入冯刚的视线当中,冯刚清晰的看到刀锋上面有着鲜红的血迹。



  冯刚猛然间抬头,但见夏红紧紧的捂着手指头。



  “老师,是不是削到手了。”



  冯刚关切地问道,“家里有云南白药吗?”



  “有,在书房。”



  夏红一边站起一边说道。



  冯刚如一阵风一般的冲到书房,在夏红的指示下,拉开抽屉,取出云南白药和棉签道:“老师,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手上的血清理一下。”



  夏红松开手,将左手大拇指展露在冯刚的眼前,上面满是鲜血,伤口里面尚有鲜血还在往外流淌。



  冯刚拿棉签把上面的血迹清理了一下,道:“割的还不算太深。”



  撒了一点云南白药在上面,然后又取了一张创可贴,撕开后贴在上面。



  “老师,你的这个手指头不能沾水了。”



  冯刚关切地说道。



  “没事,一点儿小伤。我没有那么娇贵。”



  夏红淡淡地说道,走到盥洗室里把手上的血迹冲洗了一下,这才走了出来,重新拿起茶几上尚没有削完的梨,捡起刀片,冲洗干净后,又继续削梨。



  结束后,她把梨递给了冯刚:“喏,你吃吧!”



  冯刚连连摆手道:“我不吃,老师你吃吧!”



  “我特意给你削的!”夏红看着他说道。



  冯刚一惊,摆手道:“老师,你真的不用这么客气,我要吃我自个儿会削,你看你都把手指头都削流血了,你专门给我吃,你让我心里会更加有愧疚感的,这梨还是你吃吧,我自已来削,行吧?反正这里还有,又不是只有这一个,还要学孔融让梨吧?呵呵。”



  夏红黯然神伤,缩回手来,叹息一声:“现在连你都在嫌弃我了!你们男人果然都是这样!”



  这话就像一根无形和箭一般射中冯刚的心脏,令冯刚连人带灵魂的都跟着一阵颤抖,抬头看着夏红那惹人爱怜的表情,冯刚心里生出一种十分奇怪的难受感情出来,脱口上出:“老师,我不嫌弃你!我吃!”



  脚步飞快的冲到她的面前,抓起她的握梨的玉手,举了起来,目光坚定而炙热的盯着夏红那满是悲伤的眼睛,深情无限地说道:“老师,我吃!”



  四目相投,这一刻,仿佛空间都在这一刻定形,彼此望着对方,其中夹杂着复杂的感情。



  良久良久,两行清泪顺着夏红的脸颊滑落下来。



  突然间,冯刚一把将她抱住,火热的嘴唇贴了过去,将她的丰润樱唇吸吮在了嘴巴里面……



村长的后院 https://www.avsohu.com/Read/5386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