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好好品尝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村长的后院第255章:好好品尝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255章:好好品尝



  用尽浑身力气把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何韵身体一软,在冯刚的怀里撒手西去。



  “何韵!何韵!何韵!”



  冯刚嘶声厉叫几声,他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被人用烙铁烫了一下疼痛,胸口一股沉淀积压的怨气越来越大,终于不可遏制,仰天长啸一声,声音滚滚如雷,顺着雨幕传遍整个村落。



  屋外围观的警察听到这道凄厉悲惨的长啸声,一个个心里也极是难受,意图冲进屋里,却被周围的人给拉住了。



  他们一行人过来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所里最为厉害的何队长竟然惨遭歹徒的枪击身亡!



  跟着何韵出生入死多少回了,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今天为什么会这样?



  来的时候还是一个好好的人,现在竟然就离自己而去了,这份痛,怎能不深?



  过了好一会儿,冯刚抱着何韵的尸体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站在雨中的两排警察,沉声问道:“那人抓到了吗?”



  一个小队长答道:“那家伙狡猾的很,给逃跑了。”



  “你们过来抓什么人?”



  “他叫孟远图,今年三十八岁,是东庆镇的数起杀人抢劫的罪犯,我们警方多次去抓捕,结果都因为他诡计多端另外他手上还有枪,我们都功败垂成,让他给跑掉了。”



  “孟远图?刚才那人是孟远图吗?”



  “人的相貌我们虽然没有看清楚,但是从他的体形以及手里的步枪,我们可以初步断定他就是孟远图。”



  “是孟远图开枪杀死了何韵!”冯刚喃喃自语地道,“你们的何队长死了,你们把她带回去好生安葬吧!”



  那小队长的目光移到浑身都是鲜血的何韵身上,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心里有些疼。



  几人抱着何韵正准备转身离开,冯刚突然叫住他们,问道:“你们有那孟远图的照片吗?”



  “有!”



  当即一人拿出一张通辑令过来,冯刚接手看了一眼,将孟远图的头像重重的烙在心底里面,心情无比沉重的离去。



  雨势太大,雷声滚滚,虽然刚才发生了枪击事件,但是村民们大多躲在屋里,对外面的事情倒也没有几个人注意。



  警察派人去山上搜寻孟远图的下落,另个一部分带着何韵的遗体离开了双河村十一组。



  而冯刚却不急着离开,依然把这个村落里的每一家户都问了一遍,却没有半点儿叶苗苗的信息。



  她当即给董大庆打电话,问董大庆为什么在双河村十一组没有看到叶苗苗的身影。



  董大庆道:“这不可能啊,我的人给我的线索应该不会有问题啊?你再去调查调查,回头我再给你回电话。”



  “董大庆,你少给我打马虎眼。”冯刚不悦地吼道,“你他妈最好给老子讲清楚,否则老子马上回来炸了你的派出所!”



  董大庆脸色一变,心想你丫的口气倒不小,你他妈过来炸啊,你要敢炸,我他妈敢把你送到牢里呆上十几二十年。



  “冯刚,我真的没有跟你打马虎眼,我是实话实说啊,我马上给你调查清楚,你给我五分钟!五分钟我马上给你回电话,一定给你个合理的答复!”董大庆连忙恭敬地说道。



  冯刚吼道:“老子不要你五分钟给老子答复,老子马上到你办公室里,我倒要看看你究韵能给老子说出个什么新玩艺出来?”



  重重的挂了电话,冯刚穿好雨衣,驾着三轮车,飞速往东庆镇驶去。



  一路狂飙,顶着狂风暴雨,风风火火的赶到东庆镇的派出所里。



  冯刚冲进董大庆的办公室,后者赶忙给他泡了一杯茶水,却被冯刚重重的摆在地下,道:“董大庆,你他妈给老子讲清楚,讲清楚啊!”



  董大庆点了点头道:“冯刚,关于找那个叶苗苗的事儿真的有调查过,确确实实是到过双河村十一组呆过几天,具体你为什么没有看到,我也不清楚。”



  董大庆又叫了一个民警进来,那年轻民警当即说他调查到叶苗苗有到过双河村十一组呆过几天,至于去了哪里,至于后来去了哪里,就不晓得了。



  冯刚丝毫也不相信,只是看着董大庆冷笑道:“董大庆,你是故意把我引到那里的吧?”



  “故意?我故啥意啊?”董大庆一脸迷惑。



  冯刚道:“我刚刚到双河村十一组没多久,你的警察就过去抓犯人,然后何韵就中枪身亡,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



  董大庆一脸冤枉,脸上的肥肉猛烈的颤抖了几下,道:“冯刚,你真的是冤枉我了,我真的不知道啊。至于抓孟远图的事情,也是何韵全权负责的,她什么时候采取行动,我根本都不知道啊。再说了,那孟远图是个狠辣角色,经常与我们警察之间有火拼,上次为了抓到我们所里就有一个警察受了重伤,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冯刚,你真的是冤枉我了。”



  董大庆连声叫怨,着急的不得了,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倾刻间,他的衣服都湿透了。



  说完话,看向冯刚的时候,见他依然是冷冷的看着自己。



  冯刚冷笑一声,道:“想不到你倒是挺会说的啊,董大庆,如果不是何韵临死前给我说的话,今天我非得打残你不可!别人惧怕你董大庆,我冯刚却不惧怕!”



  说完这番话,冯刚转身甩门而去。



  刚刚出门,就来电话了,摸出一看,是杜楚平打过来的。



  “冯刚,你咱搞的啊?咱现在还没有来?”



  冯刚强行挤出一丝微笑:“杜镇长,不好意思,刚才一点儿事情耽搁了,我马上过来!”



  “好,那你快点儿啊,我在屋里等着你呢。”



  挂了电话,冯刚出了派出所,骑着三轮车先来到商场,买了两盒精美的月饼,包装好后,便朝着杜楚平家里走去。



  开门的是杜楚平,他看着冯刚浑身湿透的模样,不由一怔,旋即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咱弄成这样子了?怎么衣服都湿透了?”



  冯刚笑了笑:“雨太大了。”



  “赶快去换件衣服。”



  杜楚平扭头对厨房里忙碌的夏红喊道:“夏红,快去给冯刚找件干净的衣服换上,他的衣服都湿透了,这样凉快了身子可不好呢。”



  夏红应了一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到冯刚,嘴角溢出一抹慑人魂魄的笑意,讶道:“你咱湿成这样了?”



  初听这话,冯刚倒没有觉得什么,但是冯刚乃何许人物,绝世大银人,略一回味,就听出异样的味道来,我滴个夏红老师哦,我咱会湿呢?要湿也是你湿啊?



  脑海里浮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夜视看到的有关于夏红老师的一幕……



  冯刚盯着她的眼睛,眼睛里充满了炙热的情感,淡淡地道:“雨太大,衣服都湿透了。”



  “哦,你稍等一下啊,我去给你拿衣服。”



  夏红说罢便忙不择路一般的朝着自己卧室走去。



  本想再见到他的时候,自己能够心静如水,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现在看来,自己根本就做不到那一步,而且被他的炙热目光一盯,她的心脏就如小鹿乱撞。



  自从发生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夏红的心里就一直充满了愧疚之情,心里面一直就像猫抓的一样难受,自己对不起丈夫杜楚平,更对不起这个家!



  每天晚上,她都没有睡一个安稳觉!自己总想着把冯刚完全忘记掉,不再与他联系,但是自己的生命中,总是不断的与他交织在一起,那天晚上,自己睡不着觉,想出去独自走一走,还是能碰到他!



  她就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就跟他没办法分割开了的。



  “唉,都怪自己一时没有把持住,做了后悔一生的事。”



  每当心烦意乱的时候,夏红都这样说。



  冯刚去冲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夏红已经做了几个精美的菜摆在桌上。



  杜楚平从柜子里翻出一瓶衡水老白干摆在桌上,对冯刚招了招手道:“冯刚,来,咱俩把这瓶酒喝完!”



  冯刚毫不客气的坐在杜楚平的旁边。



  三人坐在一起。



  冯刚看了看四周,问道:“今天星期六,咱没有看到小月妹妹呢?”



  杜楚平呵呵笑道:“她跟她的同学出去玩儿了,明天才能回来呢。”



  冯刚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我特意带了我们村最甜的桔子过来,你们等会好好的尝一尝。”



  杜楚平点了点头:“这次桔子生意赚的怎么样?”



  “把人工费都刨除掉,大概纯收入有七八万吧,今年的价钱实在是太好了。”冯刚拿起酒瓶拧开酒盖,给杜楚平斟满一杯酒,轻描淡写地说道。



  “准备拿这七八万块钱干吗?投资什么?”



  冯刚胸有成竹地道:“我想好了,打算把这笔钱投资用来建个柑桔打蜡包装厂,把柑桔回收,然后进来打蜡,包装成成品后再出货。”



  冯刚这话正中杜楚平下怀,他举起杯子要与冯刚碰一杯,喝了一大口,竖了个大拇指道:“你的想法跟我一模一样,对,我们要充分利用你们紫荆村及其周边地区的柑桔优势,用最小的成本,赚更多的钱。”



  冯刚受宠若惊地道:“看来杜镇长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喽?”



  杜楚平点头道:“我有做过这方面的市场调查,目前我们东庆镇每年能够产出三千万斤桔子,而打蜡厂仅仅只有三个,打蜡包装厂严重短缺,你现在投资做打蜡包装厂,时机再好不过,既可以增进自己的收入,又可以给当地农民一个工作赚钱的机会,你回去先把厂房建起来,关于产品销路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会为你想办法,争取明年下半年能够投入生产。”



  冯刚点了点头,信心十足地道:“杜镇长放心,这事儿我会很快搞定。只不过有件事情得跟你商量一下。”



  “啥事你直说。”



  “我们村的路不好走,特别是一到下雨的时候,外面的人和车根本就走不进来,而里面的人也走不出去,我是说能不能给我们村铺上一条水泥路,你觉得呢?”



  趁此时机,能给村子谋点儿福利就尽快谋点儿福利,这对自己对村子都是好事。



村长的后院 https://www.avsohu.com/Read/5386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