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夺回后院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村长的后院第98章:夺回后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98章:夺回后院



  再次去镇上大美女警官何韵行那男女之事,这事儿似乎有些行不通,上次她脑子进水了主动的投怀送抱,下次可就不好说了,弄不好直接把自己扫地出门。



  心中懊恼一番,突然又想:“第三式‘飞龙在天’我并没有开始修练,应该没有问题吧?”



  心中不敢确定,冯刚起床出了门,再一次来到老牛家的瓜棚。



  瓜棚里依然有着微弱的灯光,看来师父也在那里。



  冯刚甫一进门,便见到一个消瘦的身体在床板上瑟瑟发抖,那人正是师父伍同德。



  冯刚大叫一声,扑了过去,但见伍同德满胸成青紫之色,嘴唇更是骇人的黑色,手脚冰冷,一双手抓着头发,半身蜷缩在一起,不住地抖擞着。



  更骇人的是一绰又一绰的头发被他的双手硬生生地给抓了下来,露出光溜溜的头顶。



  “师父,你怎么啦?你怎么啦?”



  冯刚大惊失色地叫道。



  伍同德恍若未闻,身子依然抖个不停,表情难看的要命。



  冯刚叫唤几声没有反应,只有一把抱住伍同德瘦弱的身体,冲出了瓜棚,直朝村医曾云海家里跑去。



  曾云海正和他媳妇在院子里乘凉,见冯刚抱着个人进来,赶忙让他抱进屋里,灯光下一照,骇然道:“怎么会这样?”



  冯刚急道:“曾医生,他怎么啦?你快治他啊。”



  曾云海略微检查了一下,问道:“他好像是中了毒。”



  “中毒?”



  曾云海点了点头:“的确是中毒。”



  “中的是什么毒?有的救吗?”



  曾云海道:“我试一试,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



  “那你赶快试,想尽一切办法,你也要救活他。”冯刚无比认真地道。



  曾云海略微错愕地看了冯刚一眼,心想伍同德在紫荆村里无亲无故,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在村子里也不属于那种极招人喜欢的人,为啥这小子好像把他当亲爹一样呢,莫非马桂兰给冯东云戴了顶绿帽子,跟伍同德搞了,生了这么个种出来?



  “曾医生,你想什么?很难医治吗?”冯刚见他愣在当前,不由催促道。



  曾云海当即醒悟过来,问道:“你替他给钱?”



  冯刚点了点头:“对,只要你能救活他,给多少钱我也给。”



  伍同德依然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仿佛这炎炎盛夏是那酷寒严冬,身处冰天雪地当中一样。



  曾云海点了点头:“你先出去吧。”



  冯刚跟曾云海媳妇一起出了门,在外面焦急等候。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曾云海满头大汗的拉开门走了出去,叹了口气,道:“我真的是尽力了。”



  冯刚连问:“究竟怎么回事?救不活吗?”



  曾云海道:“我小瞧那毒了,那毒性已经侵入他的骨髓,虽然我现在救活了他,不过他顶多也只能活半个月了,并且这并个月只怕都只能在床上度过。”



  冯刚大吃一惊:“是什么毒?没得救吗?”



  曾云海道:“这种毒我见都没有见过,如果你要查清楚,就只能把他送到大医院去化验检查,反正这病是没办法救了的,连骨髓都已经被毒侵噬,身体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他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冯刚惊疑不定,道:“他现在怎么样?”



  “他现在是睡着了,能不能醒来也说不定了。”



  冯刚点了点头,问:“多少钱?”



  “钱就不收啦,我没能力救活他。”曾云海叹息道。



  冯刚从兜里抽出四五百块钱塞在了曾云海的手里,进去抱住熟睡的伍同德便离开了。



  径直抱着老牛家的瓜棚,把他放在床板上。



  见两天就见到师父身体发虚的样子,却不知道是中了剧毒了,这几天一直没来,竟然变的这么严重,白天太忙也没有看到师父,也不知道他在这里都躺了多久了。



  坐在床前守候了一阵儿,突然间目光一瞥,在床板上竟然看到一行弯弯曲曲的字迹,略一辩认,写了简单的几个字:“夺回村长的后院”!



  简单的七个字,好像是伍同德用指夹所划出来的。



  夺回村长的后院?



  村长的后院是他的,我回来干吗?他这话是留给我的吗?师父在紫荆村没有亲人,弥留之际,我不在身边,他留一句遗言,除了给我的还有谁呢?



  这句话什么意思?



  冯刚仔细捉摸着这句话的涵意,脑海里想着万千种念头,最终不能确定,也是云里雾里。



  正出神间,床上的伍同德突然间双腿一蹬,哼了一声,直接一命呜呼……



  伍同德突然的死令得冯刚有些措手不及,怔怔地看着没做自己几天的师父,两人之间的感情却极其的深厚。



  可为什么就突然间死啦呢?身中奇毒是怎么回事呢?



  冯刚百思不得其解,确定伍同德已经断了起,他干胸抱着他到了山上,找了个清幽之地,拿锹挖了个坑掩埋。



  伍同德在紫荆村里孤家寡人一个,没亲没故,突然间就这样死了,倒也显得有些孤寂。



  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头,冯刚便下山了。



  伍同德的死同样给冯刚留下了一大堆的疑问。



  师父死了,冯刚心中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十二式神谱》的修练也令他不得不停止下来。



  因为何韵的这一弄,他不敢擅自再去找别的女人,而何韵嘛,又似乎是那么的遥远,只有再等机会有那个美艳女警亲近的时候,再想办法来修练嘛。



  他可不敢冒险一试,弄的自己阳痿早泄。



  第二天一早,冯刚就拿了两万块钱来到村长家里,与李青川拟了合同,交了钱,盖章画押之后,后山的那片山林就算是租给了冯刚。



  想到今天是与杨玉约好一起去清月画廊游玩的,他回去换了身清爽的衣服,这时门口传来轰鸣的声音,跑出来一看,却是杨玉骑着三轮车载着杨玉,三轮车厢里摆着两把椅子,有一把是空着的。



  “小刚哥,你准备好了没有?”杨玉微笑着问道。



  “嗯,差不多了。”冯刚点了点头,扭头对杨柱道,“柱子叔,您送我们出去啊?”



  杨柱点了点头:“嗯。你妈的脚好些没有?出去玩没事吧?”



  “没事,拄着拐棍能自由走动了。”冯刚笑着道。



  这时马桂兰咚咚咚地从屋里走了出来,与杨柱微笑示意,然后问道:“你们干啥去呢?”



  冯刚道:“我跟小玉出去玩一玩,妈,你没意见吧?”



  马桂兰巴不得儿子陪杨玉出去溜哒溜哒,最好尽快的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就把那喜事儿给办了。



  她连连点头,对儿子挤了挤眉,拉着儿子转过身,悄声问道:“今天晚上回来不?”



  冯刚道:“说不定呢。”



  马桂兰道:“难得陪小玉出去玩一趟,小玉马上要上大学了,以后你们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一些。这次你就多陪她玩几天,把我们市里好玩的地方都玩一玩。”



  冯刚道:“那可不行,你的脚伤还没好呢。”



  “妈不碍事。”马桂兰笑呵呵地道,又挑了挑眉,“你听妈的,没错,多陪她玩几天。”



  “你真的没事?”冯刚还怕老妈不答应呢,她都这样说,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不碍事儿,现在能动了,我还怕个啥。”



  “好。”冯刚点了点头。



  冯刚转过身,对杨玉笑了笑,道:“我进去拿上包,马上就走。”



  进了屋里,拿着一个旅行包,往里面塞了香烟,钱……必备物什之后,背着包就出去了。



  爬上车,杨柱发动车子渐渐的驶离了紫荆村。



  “小刚哥,你妈刚刚给你说什么?”杨玉微笑着问道。



  “没说什么。”冯刚搔了搔头,憨笑道。



  “哼。”杨玉小嘴一嘟,“不告诉我算了。”



  冯刚见心上人生气,不由急了,连道:“妈说让我好好陪你玩,以后你上了大学,咱俩见面的机会就少啦。”



  “是吗?”



  “千真万确!”



  杨玉展颜一笑:“我相信你啦。”



  前面骑车的杨柱道:“你们在外面玩要小心一些啊,特别是坐车的时候要小心扒手啊,那些人厉害的很呢。”



  杨玉甜蜜蜜地看了冯刚一眼:“妈,你放心,有小刚哥在呢,不会有事的。”



  冯刚心里就像抹了蜜一样甜,也道:“柱子叔,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小玉受半点儿伤害委屈的。”



  杨柱道:“反正我提醒一下你们,希望你们注意一些。外面世界不像是我们紫荆村。”



  杨柱把他们送到东庆镇车站后,再提醒了两句,就骑着车往菜市场去了。



  汽车站有不少的车,冯刚指着一辆往市区去的101公汽道:“小玉,我们先乘公交车去市里,再去市里转车直接去清月画廊吧。”



  杨玉道:“我看还是先给你买件衣服吧。”



  “买衣服干吗?”冯刚奇怪地问道。



  杨玉看了他一眼,道:“你身上穿的衣服不好看。”



  “不好看吗?这可是我家里最新的一件衣服啊,只有逢年过节走亲戚的时候才舍得拿出来穿的呢,别人都说穿着好看。”



  “不好看。”杨玉摇了摇头,看着他那折的皱巴巴的衣服,还有低劣的衣服料质,穿着光鲜的杨玉跟他出门,都不敢与他走到一起。



村长的后院 https://www.avsohu.com/Read/5386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