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我的阴阳镜才不会这样!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退后让为师来第二百章 我的阴阳镜才不会这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老者瞪着唐洛,用一口闷了整整十年的老血回答了他。

  一口老血过后,老者非常干脆地晕了过去。

  “晕了啊。”唐洛把手上的尸骨丢到一边。

  这个尸骨是施壬。

  事情是这样子的,当时唐洛和施壬一起掉落到了黑色的空洞之中。

  浪潮一般的可怕死气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充斥着每一寸空间,要将唐洛冲刷成为了死的不能再死的死物。

  面对如此危险的情况,玄奘长老握拳,气势万千,风雷涌动。

  一拳轰出!

  撕裂黑暗,从内部轰碎那阴阳镜的残片。

  于是,唐洛就出来了。

  在轰碎阴阳镜残片的瞬间,施壬也死掉了,变成了手中的一具干尸。

  他原本就是依靠于阴阳镜存在的——唐洛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承诺,把施壬带出去。

  不过带出去后死不死就不关唐洛的事情了。

  说的直白一点,就算施壬不死,唐洛也会度化了他,要赚功德之力的嘛。

  不仅仅是度化施壬有功德之力,唐洛从内部轰碎了阴阳镜,也让他获得了为数不少的功德之力。

  证明什么,证明这镜子不干好事啊!

  因为是从内部“破体而出”的关系,唐洛其实并没有看到阴阳镜本体,更无法认出。

  就算看到了,也认不出来,因为唐洛压根就没有见过阴阳镜实体。

  他所在的西游世界的确跟封神有莫大的关系,可以说是封神延续下来的——当然,跟小说封神肯定不一样。

  但这事其实跟唐洛没有太多关系,而且还涉及到诸多大佬的黑历史,哪怕唐洛想要了解情况,编纂成书也是难事。

  一个404在等着他。

  只能听一些地摊、小道消息,跟人聊天的时候指点一下江山。

  你知道当年其实根本就没有鸿钧吗?啥,我怎么知道的?废话,灌江口的杨二郎你认识吗?

  前些日子还追了我十万八千里呢。

  你说我知不知道?

  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

  很多传说中的法宝,唐洛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形。

  现在的情况,唐洛只能判断出,自己应该是从“镜子法宝”本体的地方“破空而出”了。

  证明他一开始的判断有些失误,地下室看到的梳妆台也不是法宝的真正所在,只是一个“入口”通道,搁人身上,可以算作分身之类的。

  同样的“分身”,应该还有一些在其它地方作妖。

  当然,现在肯定是没有了,毕竟连本体都被唐洛从内部轰碎,如果是从外部出手,说不定还有一点可能进行转移什么的,逃出升天。

  内部的话,就没有半点回转余地了。

  眼下,要弄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怎么回去。

  唐洛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果然没有任何信号,能够询问的对象,就只有眼前这个半死不活的老者了。

  “哦,身上的道袍还是个件好东西啊。”唐洛蹲下,观察了一下老者,发现他身上的道袍是个好东西。

  刚才出来的时候,汹涌的气劲被道袍挡下,老者昏迷过去跟唐洛无关。

  纯粹是自己状态太差,这个锅玄奘大师不背。

  伸手,唐洛动用功德玉莲。

  没一会儿,老者睁开了眼睛,看见唐洛蹲在身前,就要动手。

  何奈全身上下提不起半分力气,只能又惊又怒地看着唐洛:“你是谁!”

  白衣白发的和尚,两个人的风格倒是非常搭配,都是古风路线。

  “阿弥陀佛,贫僧玄奘。”唐洛站起来,单手竖在胸前,“不知施主是……”

  “贫道赤精道人。”老者的回答也很上道。

  一佛一道,一少一老。

  “原来是赤精道长。”唐洛脸上露出一丝恍然之色,“那么,道长刚才是在跟阴阳镜做一些事情咯。”

  赤精道人的脸色一变,什么情况!

  这和尚出现得极为诡异不说,还知道阴阳镜?

  这不科学!

  阴阳镜的存在,只有他一个人知晓而已,没有任何其他人知道,包括并肩作战数次,生死之交的战友也不知道。

  只知道他赤精道人得了某个好处,找地方闭关消化去了。

  稍加思索,赤精道人就发现了一处重要的点。阴阳镜残片先是震动起来,他以为是自己十年来苦心孤诣的祭(gui)炼(tian)终于有了成效。

  可实际上,恐怕是这个和尚在阴阳镜“内部”做了些什么。

  他从阴阳镜内部破体而出,毁掉了阴阳镜!

  而且,知晓阴阳镜是因为自己刚才忍不住喊了一声,恐怕被他听到了。

  没错,就是这样!

  赤精道人的脸色一下子阴沉、难看到了极点。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好像辛辛苦苦十年,攒钱买到了爱车,还没来记得上车,车子突然爆炸,里面跳出来一个人来哈哈大笑:“没想到吧,我已经开了十年,还把车子开爆炸了。”

  快乐一下子变成了痛苦,还是双倍的痛苦。

  女神终于答应跟自己结婚,结果呢!结果眼睁睁看着对方在自己面前**坏掉。

  这谁顶得住啊!

  如果不是全身无力,基本动弹不得,赤精道人已经起来跟唐洛拼命了。

  好贼子,我们从此势不两立!

  “哎呀,道长好像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唐洛笑着说道。

  “不,只是惊讶罢了,法师为何出现在此处?”赤精道人那痛苦、阴沉的脸色收敛起来,“要说生气,自然也是有的。法师不看看,你毁了我的家和法宝啊。”

  唐洛看向四周,恍然:“哦,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毫无诚意的道歉。

  赤精道人脸色凝重地点头:“法师明白就好。”

  “不,我不明白。”唐洛说道,“阴阳镜也不算是什么阴邪的法宝,怎么到了道长手中,就要吃人了呢?”

  “你在说什么?”赤精道人吃了一惊,连法师的称呼都放下了。

  “就是表面上的意思。”唐洛将施壬一事娓娓道来。

  赤精道人脸色变幻再三,非常复杂,还有吃惊,震惊。

  正常情况下,他肯定是喜怒不形于色的,然而今天着实是大起大落,实在无法保持以往的高人逼格。

  况且,眼前来历不明的白发和尚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对付的狠角色。

  强做淡定被对方看出,反而遭到耻笑,还不如坦诚一些。

  “你是说,这阴阳镜乃是一件魔器?”赤精道人问道。

  唐洛闭目点头:“然。”

  “证据。”赤精道人说道,“贫道祭炼此镜多年,寸步不离,镜子几乎没有离开过贫道的视线。”

  “所以贫僧才说,应该有类似于‘分身’的玩意在外作祟。这镜子只是表面纯洁。”唐洛微微一笑,“就好像偶像在粉丝眼中都是喝露水长大的。实际上……说不定,嘿嘿嘿。”

  唐洛笑得极为恶意,戳到了赤精道人内心的痛处。

  他很想咆哮一声:“滚,我的阴阳镜才不会这样!”

  可是理智告诉他,这和尚所说,大半是实话。

  否则要怎么解释他从镜子内部出来,真的有其它入口对他人张开了啊!

  亦或是,和尚从一开始就在镜子内部?

  这样的概率,实在太小太小。

  好比娶了女神,某一天回家,在衣柜里面发现隔壁老王,你是觉得老王是衣柜自己买进来的时候就在里面了。

  还是某一天你不在家的时候被女神放进来,躲进里面呢?

  面对现实吧!

  赤精道人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短暂的内心咆哮后,迅速恢复了平静。

  “你说镜子存在至少已有百年之久……”赤精道人说道,“可贫道将镜子从绝地带出,不过十年时间而已。”

  这是一个古怪的地方,可以好好深入研究一下。

  唐洛看着赤精道人:“道长也是神魔……对吧?”

  “果然如此。”赤精道人并不惊讶,“贫道的确是神魔行走,法师也是?”

  现实世界中,除开神魔行走之外的超凡存在并非完全没有。但如此强悍的,恐怕也只有神魔行走了。

  “赤精道人,还是一个命格持有者。”唐洛说道。

  “法师也是?”赤精道人问道,他的命格就是现在所用的名号——赤精道人。

  出自《封神演义》,没有太多额外乱七八糟的衍生版本,基本可以说只此一家,而且,很强。

  元始天尊座下十二金仙之一,有多强不必多言。

  “贫僧玄奘。”唐洛重复了一遍。

  “唐僧?”赤精道人说出了大家最习惯用的称呼。

  相比起赤精道人这种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小透明,唐僧就太有名了,版本众多。

  赤精道人也无法确定眼前的和尚到底是什么成色,但至少可以再度肯定——很强。

  尽管正儿八经的《西游记》中,唐僧都是一个羸弱的凡人形象,可那也就几十年的凡人时间罢了。

  前世金蝉子、后来的功德佛,都不是弱者。

  “然。”唐洛说道。

  “同道中人。”

  “同道中人。”

  两人相视一笑,不用说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华夏的神魔行走。

  天生立场是比较一致的,多少去了一些彼此之间的戒心——反正表面上大家都笑得非常慈祥和温润。

  慈祥是赤精道人,温润则是唐洛。

  “想不到贫僧闭关十年,华夏还出了如此人才。”赤精道人颇为欣慰道。

  “十年?”唐洛好奇道,“道长的意思是,你有十年没有进行过任何任务了?”

  赤精道人点点头:“虽非绝对,但越到后面,任务时间间隔越长。十年不进行任务,也非极限。至少贫道知道,有一神魔行走,二十多年都没有进行过任何任务了。”

  “哦,那他……”

  “后来他死了,再也没有出现过。”赤精道人带着几分唏嘘。

  “好吧。”唐洛说道,“这阴阳镜是装备吗?”把话题重新转移到了阴阳镜之上。

  上面的秘密,大着呢!

  事到如今,赤精道人自然也敞开了说:“是,但与一般装备不同,信息极为简单:阴阳镜残片,可祭炼。”

  一共8个字,言简意赅。

  却让当时得到阴阳镜的赤精道人全身颤栗,非常激动。

  


退后让为师来 https://www.avsohu.com/Read/5272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