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2章 尾声:预言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米奈希尔之力0622章 尾声:预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怎么样,应该没问题吧”艾萨克斯看向凯拉丽丝。m.zhulang.me

  “又不是没有成功过。”德莱尼少女淡淡地回应道。

  她走向高戈奈斯的潮汐之石,在左臂上那颗碧蓝色的水晶上连续点了几下,一道光圈从天而降,将其笼罩,她又重复这种操作,直到所有的创世之柱都被施加了同样的状态。

  “可以了。”她冲艾萨克斯微微点了点头。

  “那么我先走一步。”艾萨克斯道,在不少人还没反应过来前,他猛地冲天而起,再度化作之前那划破天际的光。

  就宛如陨星一般,他在破碎海滩接近中心的区域降落,碎石飞溅,烟尘滚滚,还有滚烫的绿色岩浆激荡,不过瞬间就被强横的神圣力量蒸发。

  艾萨克斯低头,在他着陆的时候似乎凑巧地砸塌了一座洞穴,他在碎石堆中看到了一个肥胖而丑陋的暗白色身躯,这是一只鬼母,这种恶魔习惯于躲藏在阴暗坏境源源不断地生产小鬼,构成了燃烧军团炮灰中最不入流的层级。

  当然,对萨格拉斯而言,整个燃烧军团都是炮灰。

  这附近还有不少恶魔,艾萨克斯几乎是瞬间就找到了最强大的那个,那是一头典狱官,正在数百米之外对着一个似乎是法阵枢纽的设施施法,显然这座岛上的恶魔不会坐以待毙,必然是会想尽一切办法困兽犹斗一番。

  但很不幸,无论他们构建了怎样的法阵,都无法改变他们的结局。

  几枚符文在艾萨克斯双手上显现,接着两道极度炽热的光束从他手掌中射出,在他抬手瞄准那个审判官的时候,光束在他面前的地面上留下了两条明显的痕迹,那是岩石被瞬间融化而处于半凝固状态的景象。

  那个审判官在被光束刚一触碰的时候就开始燃烧,光芒一闪,火焰瞬间吞噬了他的全身,将其燃烧殆尽,连灰烬都没有残留,这一切都只发生在半秒钟。

  艾萨克斯展开双臂,隔空画了个半圆,于是大地上又多了两条熔岩路径,少了几十头恶魔。

  与由符文序列激发的力量相比,他所自创的类似招式虚光湮灭炮简直就像是滋水枪一般,艾萨克斯不由心生感叹。

  在清理了附近之后,他站在原地静默了一会儿,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但近五分钟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又一批恶魔出现,然后再被他清除。

  他又闲庭漫步般地前进,击毁了七八个类似的阵法枢纽并击杀了驻守其的恶魔,依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那道意志也没有出现。

  艾萨克斯还记得当初刚乘坐休伯利安号来到这里时,曾经感受到过萨格拉斯的意志,那股意志仅仅是昭示自己的存在就让他打消了与之正面冲突的想法。

  这也是他会先独自前来的原因,毕竟哪怕是两位龙族女王在黑暗泰坦面前也显得无比柔弱,即便萨格拉斯能够传递到这个世界的力量十分有限。

  但现在那股意志已经离去,这并不奇怪,艾泽拉斯的世界壁障只要一直存在,萨格拉斯能对这个世界施加的影响就非常有限,自然不可能一直关注,毕竟黑暗泰坦并不只是一心想入侵艾泽拉斯,他还需要关注虚空方面的动向,同时净化更多的世界,并且转化他兄弟姐妹的灵魂即便是扭转他们的灵魂,让他们陷入疯狂,他也要让他们支持自己的事业。

  艾泽拉斯就交给他那两个得力下属,毕竟这个世界几乎没有人能与他们匹敌。

  但黑暗泰坦显然也没有料到,污染者和欺诈者竟然遭受了如此巨大的失败,并且这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在确定安全之后,艾萨克斯的意识通过普罗托斯水晶的通讯频道传递到高空之中。“麦特,在我这边投射一道能量场。”

  休伯利安号飞临到他的上空,半透明的力场落下,接着数团光芒产生,一个又一个人影接连出现,两位龙族女王、两个德莱尼少女、卡德加和艾格文、克莉斯塔萨,还有一个故作镇定,眼睛却在打转的家伙。

  “你为什么跟过来啊”艾萨克斯笑道。

  “作为联军统帅,我有必要呃,见证这场战争的结束。”阿尔萨斯义正辞严。

  “也罢,就当让你见见世面吧。”艾萨克斯算是认可了他的说法。

  显而易见阿尔萨斯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但有艾萨克斯发话,没人对他的同行表示异议。

  “走吧,萨格拉斯之墓的入口就在这附近。”艾格文道,虽然上一次来这里是数百年前,但众人当中对这里最熟悉的还是她。

  十几分钟之后,由神圣之力的晶化巨斧从天而降,从一头巨大的深渊领主的头部砍入,不需要再进行额外的攻击,这头巨型恶魔小山一样的身躯就陡然膨胀,接着爆裂,燃烧着邪焰的硫磺血液宛如潮水。

  半透明的金色屏障在艾萨克斯身前浮现,将他以及身后的阿尔萨斯、克莉斯塔萨以及两个德莱尼少女护住,“没想到这头深渊领主竟然如此的多汁,竟然还爆浆了。”他笑道。

  克莉斯塔萨做了个嫌恶的表情。

  “你为什么要将圣光之力凝聚成战斧”阿尔萨斯的关注点则很特别,“让我想想在奎尔萨拉斯时那个玛诺洛斯好像也是这么被斩杀的。”

  “因为用这种斧子是屠宰深渊领主的最佳方式。”艾萨克斯一本正经地道。

  另一边,卡德加则护住艾格文,两人不可避免靠的有些近,艾格文神色如常,而卡德加却显得有些尴尬。

  看着他的神情,艾萨克斯若有所思。

  这头庞大的深渊领主是萨格拉斯之墓的守门者,解决了他,门户便完全大开。艾萨克斯率先走了进去,其他人则跟上。

  又一群品种繁杂的恶魔冲了过来,看起来像是刚匆忙召唤出来的。

  不用艾萨克斯出手,卡德加直接就上前,简单的施法前置动作之后,一道强横的冰霜之环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将这些恶魔冻成了冰雕。

  “不错的法术。”艾格文微微点头说道。

  卡德加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样的称赞,他甚至都不能确定这是不是称赞,因为艾格文几乎没什么表情。

  “看来除了那座核心传送门外,燃烧军团还额外建立了不少传送节点。”凯拉丽丝道:“我想应该不可能将整个地下空间都全部封印吧”

  “确实不能。”艾格文摇了摇头。

  “那么我们就分头行动,扫除那些传送节点。”艾萨克斯直接做了决定,“两位龙族女王分别行动,卡德加你和艾格文一组,她的知识至关重要,我想你可以保护好她,凯拉丽丝和伊莉迪就留在这里,克莉你负责他们的安全,至于阿尔萨斯”

  “我跟你一块行动。”小王子毫不犹豫地说道。

  “也行。”艾萨克斯并不反对,如果他都无法保护自家兄弟安全的话,那这个世界对阿尔萨斯来说就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对于这样的安排,卡德加张了张嘴,最后也没说什么,只能继续以一种复杂的心态与艾格文相处。

  好吧,以一个法师严肃而谨慎的态度,他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艾格文符合他对自身伴侣的要求,睿智、博学、冷静、高傲,相比之下她外貌和身材甚至都是次要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女法师,年龄上却可以算是他的祖奶奶,更是他导师的母亲。

  对于卡德加的心思艾萨克斯可以说是喜闻乐见,没错,他就是故意给他们创造机会,并且对可能发生的事情报以期待。

  试想一下某天卡德加找到麦迪文,“我已经想好了,导师,打今儿起,咱俩各论各的,我管你叫导师,你管我叫爸”

  带着一丝神秘的笑意,艾萨克斯率先离开,身后跟着完全不明所以的阿尔萨斯。

  除非萨格拉斯的意志再次降临,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很快艾萨克斯就察觉到了某种奇特的能量波动,并且几分钟之后他就找到了源头。

  那是一颗巨大的绿色晶石,在其正中央有个眼状的符文,邪能呈现出实质般的带状在这颗晶石上环绕,其中所蕴含的力量令人惊叹。

  特征实在是太明显了,艾萨克斯不用猜也知道这是什么,但他更注意到的是在晶石周围地面上的奇特纹路,那是一个未完成的传送阵,并且其中传来的气息艾萨克斯不久前就感受到过,那种混乱与寂灭之感,是扭曲虚空。

  “看来有只老鼠想在跑路前捞上一笔啊。”他冷冷一笑。

  “什么”阿尔萨斯完全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老鼠终究是老鼠,自以为藏得很严实,但实际上”

  磅礴的神圣力量突然以他为中心爆发,冲刷周边每一寸空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一个有着巨大蝠翼的黑影狼狈不堪地出现,在和艾萨克斯泛起金色的双目对视之后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接着身躯就开始自燃,神圣的火焰将他完全吞噬。

  两个圆溜溜的东西掉了下来,摔在地上发出并不清脆的响声,艾萨克斯轻“咦”了一声,这还是头一次在击杀恶魔之后掉落战利品。

  阿尔萨斯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捡了起来,随即就奇道:“竟然是头骨看起来不像是恶魔的。”

  “给我吧。”艾萨克斯道。

  阿尔萨斯从善如流,而艾萨克斯接过颅骨时和那黑洞洞的眼眶对视了一下,这两个颅骨其中一个属于古尔丹,另一个恐怕就是倒霉的雷德了。

  相比原本成为奈法利安走狗并死于冒险者之手的结局,这条时间线的雷德倒是走出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他将注意力转移到那颗名为萨格拉斯之眼的晶石上,略微思忖之后,他扬起手,淡淡的沙尘浮现,将其笼罩。

  “这是要做什么”阿尔萨斯奇道。

  “封印。”

  “为什么要封印不可以直接摧毁吗”小王子心想反正自己是来见世面,不懂就问是非常良好的态度。

  “因为有人需要。”

  “谁会需要这种东西”

  “你姐姐。”

  阿尔萨斯立刻闭嘴了。

  利用时空原力将萨格拉斯之眼封入单独的时空之中,艾萨克斯带着阿尔萨斯继续深入,也不管什么时空界点,他直接简单而粗暴地消灭到所看到的一切。

  近半个小时之后,他们和其他人汇合了。

  “我们现在差不多已经在萨格拉斯之墓的底端,”艾格文开口道:“不能再深入了,那座传送门就在下面。”

  “为什么我感知不到那具萨格拉斯遗留的化身”卡德加有些疑惑。

  要知道萨格拉斯之墓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艾格文将萨格拉斯的“尸体”埋葬在了这里。

  “这并不奇怪,那具化身本就是萨格拉斯的部分力量实体化,他自然可以收回去。”艾萨克斯指出。

  “就在这里重新布置封印吧。”艾格文又开口道:“我之前布置的法阵被破坏的很彻底,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闻言,艾萨克斯对着凯拉丽丝点了点头。

  德莱尼少女激发精神力,一件又一件创世之柱接连被折越,出现在这地底深处。

  虽然重回青春,但是艾格文并不具备什么魔力,因而这一次的禁制由卡德加来布置,在法师的努力引导下,五件创世之柱开始共鸣,它们的力量合而为一。

  “上一个禁制只禁止艾泽拉斯生灵和恶魔接触,但对异世界而来的兽人毫无作用,这一次应该不会有同样的疏漏吧”艾萨克斯问道。

  “不会,我会设定禁止一起生物接触”正在竭力施法的卡德加大声回应道。

  “那么亡灵呢”

  “包括亡灵”卡德加毫不迟疑。

  能量反应很快就达到了巅峰,随着一道强光闪烁,半透明的屏障浮现在他们面前,在其中有数种代表至高力量的光芒流转。

  “结束了。”卡德加喘着粗气,看起来万分疲惫,“这个禁制封印的是传送门本身,使其无法提供空间坐标,也就失去了作为传送门的作用,这才是关键所在。”

  “没有绝对完美的封印。”艾格文微微摇了摇头,“这道封印迟早会再度失效。”

  “但至少这个世界又获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安宁。”阿莱克丝塔萨道。

  “但说不定那时候是我们主动解开封印。”艾萨克斯微微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好了,既然已经结束,那么我们也该回去了。”

  他打了个响指,金色的光芒将所有人的身体笼罩,下一刻他们就已经回到了蓝翼栖地。

  当胜利的消息传遍艾泽拉斯联军中时,不少人还有些难以置信,但很快欢呼声就此起彼伏,这是他们经历过的最惨烈也是最传奇的战争,足以让他们老年时给他们的子孙讲一整个童年。

  巨龙们并不想参与凡人们的庆贺,因而阿莱克丝塔萨和伊瑟拉带着他们的族人告辞了,而艾萨克斯则若有所感地独自来到了蓝翼栖地旁的一座高地上。

  这里有一只乌鸦,猩红的眼睛注视着他,就好像在专门等他一般。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这种被暗中观察的感觉。”艾萨克斯直视着乌鸦的眼睛说道。

  这只鸟儿的身躯突然开始膨胀,化作一个穿着棕褐色斗篷的中年男人,麦迪文,他的弟子和母亲都在此地,他自然也不会缺席。

  “我们又见面了,我该怎么称呼你艾瑟诺姆还是艾萨克斯”前守护者的声音充满了沧桑感。

  “请随意。”艾萨克斯一抬手。

  “或许我该感谢你,你再一次让这个世界免于危难,并且还让我那可怜的母亲恢复了容貌。”

  “怎么”艾萨克斯一笑,“这和你看到的未来不同”

  “我曾经以为我说看到的只是未来的某一种可能,只是具备参考价值而已,但最近我突然意识到我错了,那或许就是正确的历史,我所想改变却无法改变的历史,将我裹挟于其中的历史。”麦迪文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但一切都因为你改变了,是吗”

  “从这方面说,我干的比你出色。”艾萨克斯一摊手。

  “你真的觉得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你真的认为你所导向的未来会更加美好”麦迪文连续追问。

  “你难道是给我一个预言,类似于你越想拯救你的人民,就越把他他们推向敌人的手中”艾萨克斯反问道。

  “这听起来像是我说的话,但我看不到你的未来,所以无法给你一个准确的预言,但我认为你必须得到警示,并不是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麦迪文的又化为乌鸦,似乎并不想再说什么,扇动翅膀飞向天空。

  “你母亲怎么说”艾萨克斯抬头问道。

  “让她去教导年轻的法师是很合适的安排,如果她自己不反对,那我也没有理由干涉。”麦迪文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漆黑的乌鸦转身向远方飞去。

  此时已是日落时分,等乌鸦的影子融入夕阳时,艾萨克斯才悠悠地补充了一句,“我问的可不只是工作哦。”

米奈希尔之力 https://www.avsohu.com/Read/5109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