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各界提问忙(中)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真摘星拿月第34章 各界提问忙(中)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正当绝大多数有志者感到振奋,决心回到原世界,不论使用如何手段都要利用好今天这些来之不易的信息的时候。忽然间一个问题形成一段文字扑入大家眼帘,“听了鲁真人一席话后,我等有些疑问:您既非华夏文明之人,我们之中各个华夏时代也有各自时代的强者,凭什么我们要听您的话?难道就因为您的修为高?明清现代辈辈轮替、承传有序、互有关联,此为天道轮回。现在您这样凭空出现,强行把大家捏在一起,也不管各朝各代的百姓官员愿不愿意,着实有悖天地人伦,这算是逆天而行还是顺应天道?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心中真的是为了这天下亿万苍生?”

  这段话一出现,顿时场中鸦雀无声,静悄悄得有点可怕。

  有人抱怨不知道哪个天杀的提出这样的疑问,难道现在还看不出形势比人强吗?强盗抢劫你,你还和他讲道理,是不是读书读傻了?真的以为天地有正气?天地有正气,又怎会看不到大地之上白骨盈野、民如草芥?

  有人却在深思这位道门真人到底是心存什么的心思,竟然允许这样的问题当中出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此乃至道之理。难道这位鲁真人也提倡小善如大恶,大善似无情?

  “鲁某当然有自己的打算,只是此事涉及这方天地奥秘,鲁某自然不能直说,但请诸位听我讲个故事,诸位能从故事中悟出一些道理,也算是有些收获吧。”

  “真人无需客气,我等愿闻其详。”

  “首先鲁某要强调一下,这是一个关于死亡的故事,而它也只是一个故事,你们可细听、可细想,但不可细问。”

  ...

  “鲁某在仙门试炼中,曾投生转世于一个类似地球现代科技社会的华夏世界,因为是信息社会,各类信息获取非常便捷,所以就很容易获知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位著名的平民天文科学家,年青的时候,一次极其意外的机缘巧合之下,因为得了某种非常罕见的急性恶疾,在医院中,由于医生和医药都医治无效,死了,这时他接触到了死后的世界。”

  死后的世界?作为修道真人的鲁西华挑起了这个话题,虽然他说这只是一个故事,但是也提起了所有人的兴趣,修仙的本质就是超脱生死,求得长生,那么长生的秘密到底是什么?至少在座的所有人都无法解答,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听一听这位已经在修行路上踏出一大步的先行者所说的话总是有好处的。

  还有,这天文科学家算是什么职务?天文,天文,难道是跟钦天监里的那些大人差不多?观察天象、推算节气、制定历法?此乃国家重器,民间之士也能干?

  “提前说明一下,我所经历过的此方世界的这位科学家,他自身没有任何宗教信仰,是一位标准的受到过现代科技社会教育的人士,完全不相信死后世界的存在,直到他突然得了一种非常罕见的病。”

  “这种病发生的很突然,他本人被家人发现后马上就被送到医院里去了,但是经过医生的大量工作之后,最后只能被宣布抢救无效,临床死亡。然而他却在医生宣布死亡的40分钟之后,突然又复活了。他把自己在死后遇上的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记录了下来,向人们讲述。现在,鲁某就是要向诸位讲讲他死后遇到的事情。”

  此刻,星轮之上寂静一片,几乎所有人都在用心听着鲁西华的讲述,生怕漏掉其中任何一个字。

  “一开始,科学家从昏迷中醒来,就发现自己深处一个四周都是漆黑的地方,而并非医院的病床上,只有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能看到一点点亮光。于是,他就慢慢地向那点亮光走去,等到他走近了亮光,借助亮光的照射,这才发觉亮光是一个隧道的入口,而光正是从隧道里面发出来的。于是,他大着胆子进了隧道,因为那是当时的他唯一能够看到的东西。”

  “只是,进入了亮光之后,他并没有在隧道里行走,反而是隧道忽然之间就把他传送到另外一个地方,等他回过神来想要找到来时的隧道时,发现发光的隧道已经不见了,仿佛他一开始就身处于另外一个世界。”

  “而这个另外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这里是一片草原,上面开着各种美丽的鲜花,春夏秋冬四季的都有。他这个时候发现,自己的脚踩在满是鲜花的草地上,有触感,能够感觉得到埋藏在矮草下那细软的泥土,还有草从他的脚趾缝里钻出来。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穿鞋,他的意识还停留在自己昏迷在病床上的那一刻,自己不是在医院被急救吗,难道是自己家人把自己送来的?这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神秘场所?”

  “脑中虽然在思考,但是脚下的步伐却没有停止,他没有走几步,突然就看见不远处的草地上出现了一条大河,河水将翠绿的草地分割成了两半。目光所及之处,完全看不到桥梁或者其他相接的地方。很显然,眼前的这条大河很长很长,也很宽。站在大河的这头,隐隐约约能看见对岸的景色。”

  “等他走到河边的时候,这才发现有条小木船小半身子搁在草地上,其余部分漂在河水里。河水流淌得很缓,并没有把小船冲走。”

  “不知道什么原因或者是某种冲动,他就上了船,这才发现小船上没有桨,也没有其他人能为他划船。但是喝水很缓,于是,他就想到用自己的双手作桨划到对岸。”

  “想到就做,于是,他就这样驾驶着小船瞄准对岸而去。令人惊讶的是,当他划到河宽一多半的时候,他能感觉到自己很累。可是在茫茫大河上没有任何人能来帮助他,所以他只好咬着牙,坚持用双手划到了对岸,下了船就直接瘫倒在草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大口喘气的他,闻到了泥土的气息与鲜花的香味,甚至还能看到从远处走来了四个人。这个时候,他终于放心,心想总算遇到人了,得好好问问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自己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有那个神秘的隧道到底是哪里。”

  “可惜,等那五人来到他身边时,他才发觉这四人身穿着样式相同的白色衣服,却不是任何自己了解的国家民族服饰,穿的就是长袍。只是这五人的面目任凭他如何努力去看,都看不清楚。”

  “四人当中的一名女性走了过来,弯下腰,将他从草地上扶起,问他为什么来这的时候。他一下就愣住了,他从声音一下就听出这位看不清面目的女性到底是谁。竟然是自己早就死去的姑姑,不知道什么原因,虽然现在他依旧看不清女性的面目,但是,他的内心就能够坚信,这就是自己的姑姑,父亲的姐姐。”

  “现在的他,心里有很多话想说,却说不出来,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会看到在自己小时候就去世的姑姑。”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他无法思考。通过声音判断,其余三位无法看清面目的白袍人,竟然是他去世的爷爷奶奶与表兄弟,全部都是他逝去的亲人。”

  “这四人扶着他,一起越过草地,登上一座山丘。等到他爬上山丘的最高处时,姑姑、爷爷、奶奶、表兄弟全部消失不见了,而等待他的,是山丘上凭空出现,漂浮在空中的一张大脸,足足有两层楼高。”

  “至于那张突然出现的大脸跟他说了什么,他都记不清了。只知道,等大脸消失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一下就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病房里,回到了病床上。因为,等他眼前一黑,再次能看清东西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爸爸妈妈就站在病床旁边,一脸关切地望着自己。”

  “此刻的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甚至能够听到那种咚咚的声音。只是这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慢,一次低不可闻的出现之后,就再也没动静了。此刻的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心跳停了,也意识到自己没有呼吸了。”

  “等他意识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他看到自己原本站在病床前的妈妈,满脸悲伤地把头伸到自己的颈边,哭着说了一句,‘小山走了~’然后就一把推开父亲有些僵直的身体,捂着脸哭着离开了病房。而爸爸木然地站在病床边上看着他,只是紧握着自己右手的那双颤抖的手,以及爸爸目光中痛苦的神情都能告诉他,爸爸对于眼前的儿子,是如何的不舍。”

  “他当时就愣了,哎,我不是还有意识,没死吗?急得他张口就大声和自己爸爸说话,而爸爸却没有任何反应,他一下就坐了起来,想要伸手去推爸爸。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因为他已经三十多岁了,是个成年人,从病床上坐起了身子,视线高度已经和爸爸差不多高了。按理来说,这个时候,爸爸应该注意到了自己才对。结果却并非这样,爸爸依旧低着头直直地看着病床,仿佛那里有什么宝贵的东西在吸引着他的目光一样。”

  “于是,他就顺着爸爸的视线回头一看,发现还有一个闭着眼睛的自己躺在病床上。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现在坐起来的自己是没有身体的。他也才明白了,刚才他以为自己醒了,其实是自己已经死了,而现在的自己似乎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灵魂。”

  “身为一名科学家的他,没有来得及悲哀,反而是研究起自身的状态起来。他首先发现现在处于灵魂状态的自己有视觉、有嗅觉、有听觉,可以看见听见病房里的事情,而且能闻到病房里那种特殊的味道。但是,他没有味觉、没有触觉,他触碰不到自己的父亲,身体能穿过很多物体。可是,虽然不能触摸到东西,但是自己却能感觉得到窗户外吹进来的风以及温度。就在这时,他突然想到,我爸在陪着自己,那我妈刚才急冲冲地去哪了?”

  “这个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并急切想要知道母亲现在正在干什么的时候,他就瞬间从病床上消失,移动到了他妈妈身边。他立刻看到了自己妈妈正在干什么,原来是跑去走廊外,给自己已经结婚嫁人的姐姐打电话,通知姐姐,自己死了。”

  “然后,他去和妈妈说话,他妈也和父亲一样没有任何反应,看不见他。因为他妈妈在电话里提到了姐姐,所以,他又想到了姐姐。自己姐姐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呢?结果,瞬间,他周围的环境一变,他立刻就来到了姐姐身边。”

  “他的姐姐当时正坐在车里赶往医院,车上呢,有他的姐夫和小外甥。姐姐抱着小外甥坐在后排,他出现在车里的时候,就坐在姐姐旁边。姐姐右手一边拿着电话和妈妈通话,一边哭着和前面开车的姐夫说上几句,左手还牢牢地捏着调皮的小外甥,不让他在车里打闹。当时的场景和对话,他完全能够听到,等到之后他醒来,他还特意和姐姐、姐夫确认了当时他看到的场景。把他姐姐一家吓了一跳,咦,你人在医院,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台下诸人神采各异,有的人只把这当作一个奇妙的故事来听;而有的人已经借此描述,再加上自己的阅历和修行,想要从中悟出鲁真人说话的深意;更有甚者直接脑中一闪,破口而出,“这莫非是道家经典之中提到的中阴身?!”“此乃佛家智慧修行之中的神足通呀~”

  “事情发展到这里,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要知道,这个故事的主角可是一名年青的科学家。刚才两次瞬间移动的成功经验,让他立刻想到了一件每个科学家都想要知道的问题。那就是:如果瞬移能够实现,那么是否就意味着时间和空间实际上也并不存在?于是,他立刻得到了一个推论:我以现在的状态,应该可以进行传说中的时间旅行。”

  果然知识才是力量,如果说是普通人,这个时候只怕是非常紧张地不知道怎么办了,而科学家却能从中想到科学实验。不少来自科技时代的人心中立刻有了这个想法,可见这位鲁真人并不排斥和压制科学技术的发展,科学与道法是可以并存的!读书上学依旧是社会的重中之重!

  无论此刻台下的人们如何惊讶与思考,台上鲁西华讲述的故事依旧在进行着。

  “想到就做到,于是他立刻开始尝试了一下,那就是想自己小时候的场景。结果,事实并没有让他失望,他就真的瞬移到了他小时候的一个场景。”

  台下很多人听到这里,顿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回到过去竟然是真的。但是瞬间,立刻就想到了一个情况,故事里的那位科学家面对的情况,岂非和大家现在所处的环境类似?!都是可以回到过去,照见未来?!难道说,我们彼此相见的秘密,就包含在这故事中?!如果说,自己能够从这个故事里悟到些什么,那么岂不是自己也能够穿越过去,飞到未来?!

  一时间,诸人刚刚放松的的心思又立刻提到了嗓子眼上,屏息凝神想要继续听台上的鲁真人说下去,一个字都不能漏。

  “而正因为这一次的瞬移,让科学家解开了从小到大,他心中深藏的一个谜团。什么迷呢?他在自己五岁的时候,那年的暑假是在乡下外公外婆家渡过的。外公家在一座小山里,那里到处是茂密的竹林与小河,那个夏天有一次,他和姐姐去一处河边玩耍。河面上有几块露出地表的大石头,是用来给水涨时踩着过河用的,由于风吹日晒的缘故,石头比较光滑。”

  “当时在河边玩耍的只有他和姐姐两人,没有别人。小孩子嘛,玩心很重,就算是夏天水浅,不用踩着石头过河,他们依旧还是在石头上跳来跳去。就在他自己过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耳边有人在喊:‘危险,快向右跳!’当时的他,年纪还小,反应却是很灵敏,立刻就往右跳,跳入河中。就在他的脚刚刚离开脚下石头的那一刻,只见脚下的石头猛烈地晃了一下,几个翻滚就往下游滚了七八米远。如果他当时要是没反应过来,跳离石头,只怕人已经随着石头往左摔到河中,千斤重的石头再从身上滚过,那双腿恐怕就断了。”

  “当时的他和姐姐都吓傻了,也不敢再在原地玩耍,连忙回到村里通知外公外婆。等几个舅舅来河边检查时,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这么重的石头从小孩子身上压过,严重一点,恐怕命都没了。人人都夸他福大命大,以后一定会有出息,只有他心里才清楚,不是他福大命大,而是当时有人好心地在旁边提醒了他。”

  “可是,无论从事前事后当时的环境来看,确实只有他和姐姐在事发场地,而他的姐姐在他前面几米处,绝对不可能从身后侧在耳边提醒他小心。而且,事后,他小心翼翼地向姐姐求证当时那个声音是否是姐姐发出的,姐姐说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就听到哗啦一响,转身回望的时候,弟弟已经落到水里,而巨石滚向下游。”

  “这个在心中困扰了他近三十年的谜团,现在终于有了答案:当时救他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他自己。就是此刻回想起小时候的场景,瞬移到小时候在旁边看着自己和姐姐在河边玩耍,也预料到了那块石头的松动,在五岁的自己跳上巨石的时刻,立刻出言警示的自己。谜团的答案就是,他自己回到了过去,救了自己。”

  说到这里,台下很多人的脸上有了一些思索,有的人似乎有了一些明悟,嘴角带着微笑。

  鲁真人的故事,果然有深意...

  “这还没完,他解答自己小时候的迷惑以后,这位科学家马上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我要瞬移到未来,我要去看看我未来的样子。为什么呢?因为此刻的一个他已经被医生宣布死亡,而另一个他却处于一种神秘的状态,他要知道自己究竟是死还是没死。结果,他真的成功瞬移到了未来,在这里,他看了关于自己未来的场景。”

  过去和未来,这是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吗?这才是鲁真人真正要传达给大家的含义?超越命运?

  “未来的场景是什么呢?他看到了已是中年满头花发的自己,现在才三十多岁的他非常不理解自己看到的未来。因为他看到自己,站在一个颁奖台上,面带笑容,手中高高举起一个奖杯,台下是众多鼓掌的人群,皆是一些青年、中年、老年的学者,绝大多数都是外国人,黄种人、白人黑人都有。现在的他,只是一名不出名的大学教员,他怎么也没想到未来的自己会获得什么国际性的奖项,似乎看起来很隆重的样子。”

  “但是,他并没有高兴,反而是皱起了眉头。因为,不像之前回到过去一样,此刻展现在他面前的不是单独的画面,而是无数大大小小、无一相同的场景。除了兴奋获奖的他,还有在夜色中于郊外指导小孩子利用望远镜去看天上星星的他,有背着相机四处旅行的他,有满头大汗在公路上奔跑的他...无数个场景和之前过去写实一般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全是半透明的。”

  “而这其中,有很多画面让他不寒而栗,其中一幅是一片城市废墟,而他穿着破烂,面黄肌瘦,吃力地在废墟中穿行,时不时翻开脚下倒塌的残垣,似乎在寻找什么重要的东西。”

  未来是不确定的!很多人立刻想到了前面鲁真人提到时间与历史的关系之时,手中放起的美丽烟花,一变十、十化百、百成千、千而万,那是多么令人震撼。

  瞬间又有很多人想到一个问题,未来的不确定性以及过去的唯一性,但是这种过去在相对于比它更遥远的过去时,就变得不再唯一,同样是具有无数的可能。

  而,唯一不能改变的,恐怕就是那所有过去和未来的的始源地,也就是烟花的始源地,鲁真人的手掌,或者说就是所有人追逐的道?!

  一瞬间,无数有识之士内心激动了起来,找到时间与空间最初的奥秘,我是不是就明白了道的奥秘,是不是也能成仙?!这是不是就是仙途最基础的妙论之解?!

  无论大家怎么想,鲁西华的故事还没有结束,依旧继续着。

  “这位科学家再看到这么多关于自己未来场景的那一刻,立刻意识到,那就是未来极有可能是不确定的,所以他才看到无数个未来的重叠。于是,他为了证明自己这个时间穿越的真实性,他立刻做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绝大多数人被鲁西华的故事提起了好奇心,而只有少数十余人脸上露出豁然微笑,似乎看穿了鲁真人故事中那位科学家将要做的事情。

  “什么事情呢?科学家想,如果我能真的穿越回过去的话,那么我能在过去留下点什么证据证明我到过那里,并且这个证据能够一直保留到现在的话,只要我现在去看看,我不就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在这种神奇的状态下可以穿越到过去了吗?”

  “他当机立断,穿越到了五百年前,附身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在之前几次试验之中,他发现了一个秘密,自己虽然不能触碰到别人的身体,却可以在短暂的时间内附身别人,操纵别人的身体做一些简单的动作。”

  “而这个人,也是他精心挑选的,因为附身的时间很短,所以他就挑选国内一间非常著名的庙宇作为试验的地点。这间庙宇的历史远远大于五百年的时间,并且没有遭受过太大损坏,可以保证他留下的证据不被磨灭。他附身的五百年前的那个人,正好也在参拜这座庙宇,并且借宿此庙中。此人是个书生,因为需要赶考,随身携带了笔墨,进庙参拜佛像,估计也是为了求一个好兆头,当晚求宿此庙。于是科学家附身书生之后,利用书生随身的笔墨,在深夜四下无人之时,于庙宇一间不起眼的外廊屋檐的立柱下,在高高的阴影处写下了两个字‘东山’,正是他自己的名字。而且为了特殊区别和辨认,这个东字里面的小没有出头,并且是简体。”

  “之后,等这位科学家重新醒来,他能下地走路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那座著名庙宇去寻找他在那种未知神奇状态下留下的字。果然,五百年过去了,经年累月,墨色留下的痕迹已经极为淡了,但是断断续续之间,依旧能看到‘东山’两个字。”

  “他找到庙宇的主持询问柱子上字的来历。询问了科学家的目的和来历之后,主持让知事僧找来庙宇的载录,书中记录着这座庙宇每年每月甚至每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和活动。其中就有记载,五百年前的一天晚上,这个庙宇一间不起眼的房间外廊内侧的一根柱子上突然出现了‘东山’两个字。因为字形奇特,当时主持就觉得这是上天给他们降下的预言,但是他们研究了很久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总算明白了,原来此字是说的施主,看来施主与庙宇有缘。科学家笑了笑,没有解释其中的缘由,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看来,他自以为可能是南柯一梦的经历,竟然是真的存在,那么一切就变得有趣了。”

  听到此刻,绝大多数人发出了疑惑,鲁真人的故事是说,很多事情是命中注定,还是说命运可以改写?!这二者可是大不相同啊!

  “好了,无论是科学家同自己姐姐核实车内姐姐一家的情况,还是找庙宇主持询问五百年前忽然出现的两个字的情况,那都是他重新醒来之后发生的事情。而现在,他在去往五百年前留下两个字后,又重新做了一件新的事情。这一次的他,一下就回到了一万五千年以前,他想去看看那场无数经典之中传唱地灭世大洪水究竟存不存在。”

真摘星拿月 https://www.avsohu.com/Read/5056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