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信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深藏不露回信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宋初昭打球打得满头大汗, 可是追了一路,都没能从傅长钧的手上抢到球来。

  明明她的坐骑比傅长钧的要厉害一些,她的骑术也一向能傲视群雄, 偏偏就是绕不过对方。

  傅长钧总勾着球在她面前转悠, 让她觉得好像只差一点点。可偏偏就是那一点点,无论她使出十八般武艺, 都补不上。

  对方这球打得真是……太刁钻了!

  这得打过多少球,才能练出这样的经验?傅长钧小时候一定不好好念书,专门就把功夫都用在打球上了。

  贺夫人见打球的人是宋初昭, 多瞪了贺老爷两眼,倒是不骂了。她特意搬了张椅子来,坐到院里晒太阳, 顺道看着宋初昭的英姿。

  昭昭真是,连打球的样子都那么可爱。

  春冬也跑出来凑热闹,站在一旁嘶声呐喊,给宋初昭鼓劲。

  她不敢提傅长钧的名字,只重复地喊“姑娘威武!”,“姑娘厉害!”,“姑娘你就要赢了!”一类的话。

  随后贺府的其他下人也冒了出来,或拿着扫把或举着抹布, 装作在那干活,实则挥舞着手臂给宋初昭出主意。他们就大胆地多了,还敢间或有意无意地去给傅长钧搞破坏, 帮着自家姑娘抢球。

  众人对这种玩闹, 表现得比宋初昭还要热情。

  不得不说, 击鞠啊……就是得有观众才好玩儿。宋初昭打了几圈,丝毫不觉疲倦, 精神还越发兴奋。

  做贺家的孩子真的太幸福了吧!

  她回京城之后,就没这样酣畅淋漓地挥洒过汗水!

  两人追逐了两个下去,在宋初昭快要体力不支的时候,傅长钧终于漏了个破绽,叫她冲过来把球勾走。

  宋初昭晓得他在放水,但不妨碍她觉得高兴。高举着球杖,在马上笑得前俯后仰。

  一帮壮汉在底下吹嘘鼓掌,说她竟然赢了金吾卫第一高手傅长钧之类,吹得宋初昭都飘飘然地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傅长钧淡笑不语。

  两人下了马,暂作休息。

  贺夫人迎出来,拿着帕子给她擦汗,又端着水喂到她嘴边。叹道“哎呀,你们看看,玩成这个样子。”

  宋初昭笑得停不下来,边喝边抖,将碗里的水洒到了衣服上,激得贺夫人在她背上拍了一掌,笑骂道“没个正经。”

  宋初昭说“我吗?我只是觉得开心罢了。没想到傅将军球打得这么好。”

  春冬两眼放光。方才就她喊得最起劲儿,现下声音都哑了。她说“姑娘可太厉害了,你能与傅将军打个来回,足以证明你的骑术出众,怕是比京城里那些知名的才俊还要厉害!”

  宋初昭笑说“京城里的才俊,哪像我一样天天去军营里玩儿的?你可不要再夸我,我要信以为真的。”

  贺夫人说“怎就不能信以为真啦?这说的本就是事实呀!”

  宋初昭与她们聊了两句,朝着傅长钧跑去。

  傅长钧将两匹马都系在一旁的柱子上,把球杖靠在了墙边。

  宋初昭在他旁边笑呵呵地看着他。

  傅长钧瞄她一眼,从怀里摸出一封信,递了过去。

  宋初昭问“这是什么?”

  傅长钧道“猎场。”

  冬至是每年都要大肆操办的一个节日,朝廷也要准备举办最为隆重的一场祭天,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万事平安。而祭祀的猎物,会提前进行准备。

  为显我朝青年之英勇,每年朝廷会在城外郊区的树林里圈个猎场,放人进去打猎。

  按照惯例来讲,陛下也会参与。因为这本就是君王闲得无聊找人来陪自己玩一把的游戏而已。但到了唐彰廉这儿,规矩改了,成了一场专门嘉奖武将的盛会。

  因为如果他打不到猎物,别的人也不能打到猎物。以致于所有的人都要盯着他行事,搞得他十分不好意思。

  他可是皇帝啊,缺那两句夸奖吗?非得弄得那么尴尬?不觉得害臊吗?

  当然,在冬天里这个万物萧瑟的季节里,为何林间会突然出现一批复苏的猎物……是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

  宋初昭问“我也可以去吗?”

  纵然是在边关,凭她的身份,有些事情也是不许她参与的。她只能巴巴地在边上看着。

  傅长钧说“本就是办着玩儿的。陛下出手大方,很多人都会去讨个彩头。姑娘去的也不少。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

  宋初昭“这京城里玩的事情还真多。”

  傅长钧说“是啊,否则怎会有那么多人,一心想往京城闯荡。”

  宋初昭觉得有趣,暂时将请柬收下了,笑问道“那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你说我要是能抢得到球……”

  傅长钧又从怀里摸出了一封东西,递给了她。

  宋初昭问“这又是什么场啊?”

  傅长钧说“你父亲的信。”

  宋初昭已经看见信封上的字了。

  宋将军的字不好看,所以一眼就能认出来。

  傅长钧“信是半月前从某处关城送出的,按时间推算,他们应该快到京城了。陛下让我来告诉你一声。”

  爹娘要回来了,宋初昭自然是高兴的。她从初秋等到入冬,可算将人给盼了回来。

  只不过,她自小独立,不黏人。要说有多高兴……也不至于。

  见傅长钧准备要走,宋初昭追上去问“诶傅叔,今日和你玩得真高兴,我下次可以去找你吗?”

  傅长钧说“自是可以。”

  宋初昭得寸进尺道“那我可以去演武场骑马吗?”

  傅长钧不说话了,只浅笑地看着她。

  宋初昭卑微请求“可以吗?”

  傅长钧走到一侧的战马旁边,伸手拍了拍马脖子,然后用手指顺着马脖子将它凌乱的毛发捋平。

  这本就是他的马,对他很是亲近,将头贴在他的脸侧轻磨。

  傅长钧说“还可以让人教你射箭,陪你练武好不好?”

  宋初昭被狂喜砸晕了脑袋,不敢置信道“真的可以吗?金吾卫也太好了吧!”

  傅长钧解了马绳,翻身上去,在马上低着头笑道“顺道再叫上顾五郎一起,你二人正好可以一起学学。我看他那身子骨,确实需要好好操练操练。”

  宋初昭“咦”了声,失望道“……傅叔你威胁我?这样不好吧。”

  傅长钧说“你若不在意,那我说的话就是算话的。”

  他说完夹紧马腹蹬了下,骏马立即跑了起来,带着他冲出院门。

  宋初昭缓了许久才意识过来,急道“啊――我的马!他把马骑走了!马没有了!”

  贺老爷听到她的惨叫声跑出来,发现傅长钧又欺负人,安抚着宋初昭道“没事。下次你直接去找他要回来,反正他不敢赶你走。他抢你一匹马,你就骑一匹再牵一匹回来。气死他。”

  宋初昭跃跃欲试,然良心未泯,羞涩道“这不大好吧?”

  贺老爷无所畏惧“就说是我让你去的。”

  宋初昭没有办法,看,这都是外祖父怂恿她去的。

  ?

  宋初昭今日玩疯了,可也确实把府里的花草踏坏了不少。

  傍晚时候,贺府的下人都在整理院落,为她收拾烂摊子。

  宋初昭洗完了澡,也跑过去帮忙。

  她找了块布,把那两根球杖擦干净。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这个球杖已经有些年头了。在手柄的上方,还刻了几条交错的痕迹。

  浅一些的刻印,已经被手指抹平,辨认不出究竟刻的是什么东西,宋初昭想起傅长钧是从角落的杂物间里拿的东西,就跑去那边搜寻了一遍。

  这个房间平日鲜少人进,堆放的都是有些年岁的陈旧物品,甚至部分东西已经明显损坏。

  按照贺老爷的品性,会留着这些没用的东西,委实稀奇。

  宋初昭就猜,或许这些都是她娘用过的,那是说得过去了。

  她在屋里翻翻找找,春冬一路问着人寻过来,到了门口,看见她蹲在地上忙活,笑说“可真是稀奇,姑娘以前洗澡可慢了,这回倒是迅速。我不过离开了一趟,您就跑这儿来了。”

  宋初昭停下动作。

  春冬又笑“脸倒是还一样的红。”

  宋初昭缓缓转过头,说“答应我,以后千万不要再提。”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还觉得姑娘可爱呢。”春冬走进来问,“姑娘想找什么?我来帮你吧。”

  屋里全是灰尘,宋初昭翻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也不想呆了。她拍拍手站起来,问道“春冬,你从小就在京城长大是吧?”

  春冬说“是啊。我打记事起就跟在夫人身边了。”

  宋初昭“顾夫人与我娘关系那么好,那你知道我娘的事情吗?”

  “这个……”春冬遗憾道,“问题是我打记事起,宋夫人就已经不在京城了呀。”

  宋初昭叹道“倒也是。”

  春冬想了想,又说“我虽知道的不多,可有些事情还是晓得的,姑娘想问什么?”

  宋初昭“其实我最想知道,我娘为何不愿意回京城。”

  春冬放低了声音“这我就不知道了。可您若觉得,或许和傅将军有关,也许还真有可能。”

  宋初昭“怎么说?”

  春冬“我也是听夫人说的。前几年好些朝臣都想给傅将军说亲,只是他不理会,夫人就遗憾地说,‘可惜了贺菀妹妹。她若是知道,不知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宋初昭沉思,紧张道“我以前听说,他二人有婚约。不是谣言啊?”

  春冬摇头“不是啊,确实如此。以前傅家,也是钟鸣鼎食之家,与贺家关系很好的。”

  宋初昭说“现在也是啊。”

  春冬“曾落魄过一阵的。”

  宋初昭“有多落魄?”

  春冬问“险些被当成反贼给抄了算吗?”

  宋初昭“……可不能更算了。”

  春冬左右看了看,确认无人,才大胆说道“总归都是先帝爱求仙问道的错,疑心病又重。连累我们公子,都吃了好大一番苦头。”

  宋初昭扯自己头发。

  春冬又说“不过外面那些闲话,您大可不必相信。多时别有用心之人嫉妒您罢了。您若真想知道,我可以去帮您问问我们夫人。”

  宋初昭在好奇心与理智之间挣扎许久,最后还是一甩脑袋,拒绝道“算了。既然大家都不想说,我也不该刨根问底,免惹众人不快。”春冬笑着点头“姑娘既这般决定,春冬也觉得挺好。”

  ?

  自傅长钧说了宋父即将回来之后,没过几日,春冬从顾府问到了确切的日期。她急着跑回来告诉宋初昭。

  春冬兴奋道“宋将军的人快到城外,已经差人进京通禀,说是明日中午就能进城。夫人问您,要不要去城门接人,若是您去的话,她正好可以陪您。”

  宋初昭“这么快?”

  春冬说“宋夫人自然是急着想回来见您啊。”

  宋初昭想起自己当初不辞而别,不由一阵皮痒。

  她娘可能确实是急着想回来……揍她吧?

  宋初昭握住春冬的手,郑重说“请务必,让顾夫人,陪我一起去。”

深藏不露 https://www.avsohu.com/Read/7537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