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哗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深藏不露喧哗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范崇青重出江湖后去的第一个地方, 是他们那帮兄弟常去的一家酒馆。

  酒馆开在国子监附近,众人与掌柜的相熟,没事便会过去坐坐。

  他今日过去, 发现几个相熟的兄弟果然都在。

  范崇青朝店家要了一壶酒, 单手托着走上二楼。就见紧靠着窗台的位置,有四五道熟悉的高大身影, 正背对着他,眺望远处的街景。

  范崇青刻意放轻了脚步,想给几人一个惊喜。刚刚靠近, 便听见一位兄弟感慨着道“唉,范兄不在,感觉这日子都无趣起来了。”

  范崇青心中不免得意, 抚了下自己散落的碎发。

  他才闭关数日,这帮人就如此想念自己。果然是兄弟情深。

  若是往常,可听不见他们说这种温情的话。

  随后另外一人道“范兄究竟何时才能康复啊?那顾五郎下手也未免太狠了吧,这都多少天了?”

  范崇青笑容一窒,眉毛狠狠皱起。

  “可不是?好些日子没见到他了。”

  “当真是顾五郎打的?我怎么还是有些不信呢?”

  “我原先也不相信,但是范公子多日不曾出现,甚至连个消息都没有传出。你觉得除了他受伤之外,还有别的可能吗?”

  范崇青气得想要口吐芬芳, 一人又急急开口道

  “不错,范兄从来都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想要将他困在家中, 只有两种可能, 非死即残!”

  “实不相瞒, 我去了二人打架的酒馆问过一遍。当时事情惊动了金吾卫,有不少围观的食客。照他们描述所说, 顾五郎下手不轻。店内桌椅被砸了大半,一地残骸。顾五郎先是将人按在地上,用力捶打对方的面部。再是抓着对方的衣领,将他从酒馆的这头甩到那头。极度狠辣,且毫不留情。那人被打得面目全非、鲜血横流。纵是如此,顾五郎也一直到金吾卫出现了,才肯收手。”

  众人“哇……呲――”

  范崇青面部表情抽搐,抬高手中的酒壶,往嘴里灌了下去。

  他倒是还想听听,这群人能编出什么花样来。

  “如此便说得过去了。范兄真是可怜,竟被顾五郎打成这样!”

  “且慢,听你描述,顾五郎这一招,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崩山拳?”

  “范公子可是个中好手,连他都被按在地上无力招架,可见顾五郎实力之高。许真是崩山拳。”“何止!范公子身上的肌肉,练得如铜墙铁壁一般坚硬。寻常人哪里打伤得了他?更妄论,被打得面目全非……”

  “当真可怕!我竟不知顾五郎武艺高强!”

  “他又不与我们厮混,我们从何处得知?”

  “厮混这词……用得未免太真实了一些。倒也不必如此。”

  “诶,此事确实很有可能。你们想想那日,他的骑射功夫何其出众?若非日常有所锻炼,哪可能如此精准?我看他若是臂力足够,百步穿杨也不为过。”

  “只是顾五郎还是下手太狠了,竟生生将范公子打伤在床、难以起身。他二人往日无怨吧?范兄是做了什么?”

  范崇青忍无可忍,喝了一声“他打的那个不是我!”

  众人虎躯一震,转过头看清来人,异口同声喊道“范公子!”

  范崇青黑着脸,箭步过去,指着几人鼻头大骂“我不过几日不在,你们便处处编排我,亏我还拿你们当兄弟!若是叫不知情的人听见了,我还有何颜面?你们分明是在害我!”

  “不用传吧?”一小弟缩着脖子低声道,“我们就是从别处听来的,如今京城没人不知道啊。谁叫你一直不出现?”

  范崇青如遭雷击,不能接受。

  他在家中关了许多日,还被他爹威胁着读完了两本书,好不容易将那段时间熬过去,这帮人却告诉他说,因为他闭门不出,他被顾五郎打伤的消息已经飞遍了全京城?

  ……不,还不止是打伤,是打残。

  他犯了什么错啊,居然得受这样的苦!

  一人见他表情不对,忙出来讲和道“大家只是在说,顾五郎在悄悄学武的事,并没有太多提到你。”

  范崇青有脾气了“听听你自己说的话,顾五郎要学武,何必悄悄!”

  “范兄,这你就有所不知!”

  先前的那位小弟提着衣摆,在附近的桌边坐下,顺道请范崇青在对面入座,一副要与他详谈的架势。

  范崇青还怨恨方才的事,把酒壶重重放桌上一放,冷冰冰地说道“讲!”

  小弟说“我也是听我父亲偶然提起的。他说顾国公即不许顾五郎入仕,也不如顾五郎学武。所以对外,只说顾五郎喜欢闷在家中。”

  范崇青凑近了他,扯出一张假笑的脸,阴阳怪气道“你觉得,顾国公那般人物……是脑子有问题的人吗!你说话前怎么不多想想!”

  谁料几人都是低声附和。

  “此事不假!”

  “我父亲也这样说过。还为顾五郎叹过可惜。”

  “范兄,此事外人或许不知,可朝中早有类似的风声。我先前也不信,前不久看了顾五郎的身手,才不得不信。”

  “若非是国公阻挠,顾五郎何必韬光养晦,藏得如此辛苦?”

  范崇青惊疑不定,视线混乱地从众人脸上扫过,仿佛完全听不懂他们所言,只能不断从嘴里发出各种音调的单字,以表示自己的心情。

  “诶!都别吵了!”蓝衣男子喝停众人,搭住范崇青的肩膀道,“范兄,就以你的了解来说,顾五郎是不是有学过武?”

  范崇青仔细回忆,当初顾风简动手时,确实是利落又飒爽。无论是出拳角度还是擒拿的姿势,都十分到位,懂得控住对方要害,叫人不能挣脱。若非自己上前阻挡了下,那人定然跑不掉。

  那些都是习惯性的动作,说不上有多复杂的技巧,但绝不是外行人可以轻易做到的。

  即便退一万步,也该是个有丰富打架经验的人才行。

  范崇青心下对顾五郎已有怜爱,嘴上仍旧辩解道“是又如何?不过打个人而已,你们也能想出这么多事?你们平时自己打人怎么不说?”

  众人七嘴八舌道“可那是顾五郎啊!在这之前,谁敢相信顾五郎会有这般武艺?”

  “顾府对外,一向是说顾五公子身体羸弱,可从未提过他学武的事。”

  小弟信誓旦旦道“再者,范兄,你不记得顾五郎今夏刚辞了官在家休息?若是国公能给他稍许庇护,他何至于此?依我之见,是因为国公明面上允许,暗地里逼迫,他才会无法忍受,愤然离职!”

  众所周知,顾五郎是个很奇妙的人。这个奇妙不是说他的性格,而是他的经历。

  顾风简入仕很早,比他们这些人都要早。

  最先的时候,由顾国公安排,去了户部做杂事。

  六部虽然人才济济,大有可为,但其中利益盘根错节,关系繁复,不乏与国公政见不和之辈。

  顾风简年纪小,自然受人看轻,分不到什么重要的事情。没做多久,就受他人排挤,还被讽刺说是个借祖上庇荫的无能子弟。

  一气之下,他检举了几人,连对方开在京城之外,做得十分隐蔽的几间商铺都给翻了出来。不知是从哪里查到的。

  官员弄权,借商牟利,一向是朝廷打击的痼疾之一。恰巧当年出了些事情,那把火被推波助澜烧得朝野震惊。

  顾风简功成身退,拍拍屁股走人。

  辞去户部的官职之后,他正儿八经去考了科举。

  咳……科举自然是有可操作之处的,但顾风简才学确实惊人,两篇文章传了出去,誉满京城。

  这次他是凭自己实力谋的官职,没人敢说他什么。

  然而那一届的考生,大多有了好去处。名次在顾风简之下的几人,也被派去各部历练。唯有顾风简,被国公插手之下,被委派去整理文书。

  大约是觉得实在没意思,更看不见前途何在,顾风简没做多久,又撂担子不干了。

  仔细想想,其实也就这两年发生的事情。但凡与顾五扯上关系的,皆是闹得轰轰烈烈。是以他虽久居在家,不爱与人交际,却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

  范崇青听得云里雾里,问道“可是理由何在?”

  “我知道!听说是顾国公崇尚佛道之说,而顾五郎幼时……”

  “胡说八道!”

  半空又是传来一声厉喝,打断众人谈话。青年们扭头回望,齐声惊道“顾风蔚!”

  几人看见了顾四郎,连忙去看范崇青。担心他与仇人兄长见面,分外眼红,暴躁发难。

  结果范崇青并未生气,只是淡淡扫了顾四郎一眼,带着与以往相同的嫌恶。倒是顾四郎一副不怕被打的架势,反朝着范崇青贴近,嘲笑道“范崇青,你这脸总算不红了啊?”

  范崇青恼羞成怒,一掌将他的手拍下,怒道“顾风蔚,你五弟也就算了,别当我不敢打你!”

  “你们在这里捏造我顾家的谣言,我还没生气呢,你气什么?”顾四郎在他们这桌坐下,“谁说我五弟不入仕?明年他还要去科考。”

  范崇青讶然道“五郎还要考试?直接叫国公给他安排不就成了?他纵是科举拿了名次,也得从最底下的事务开始学起。还不如国公一句话来得好使。”

  顾四郎摆手道“我爹说了,往后不会再管我五弟的仕途。”

  众人闻言沉默下来,挤眉弄眼地互相交流。

  这国公府里的争斗果然很是激烈,顾国公对顾四郎百般照顾,又对顾五郎不闻不问。

  传言果然为真!

  顾四郎见他们神色不对,咋舌道“都想些什么呢!我父亲前些日子还给我五弟买了一叠新书,五弟欣喜若狂,这两日都关在屋里看书,可谓废寝忘食。我顾家上下关系很好,不劳诸位操心。”

  众人才不相信。

  即便顾四郎是真心如此认为,也不代表事实如此。他身为被偏爱的一个儿子,未察觉到自己父亲的偏心之处,才算正常。

  范崇青问“五郎今日也在家中?”

  “今日不在。”顾四郎说,“五弟看书过于投入,这两日憔悴了不少,说话都没有力气了。父亲叫我带他出来走动走动,我便想领他来这里见见人。怕店里有什么没眼色的家伙在,所以先上来看一眼。他现在在楼下等着呢。”

  众人跑过去,齐齐将头探到窗户外。

  果然,不知何时,门口多了个穿着白衫的瘦弱青年。那人两手垂在身侧,无所事事地扭头观察两侧。

  范崇青高兴道“叫他上来啊!”

  他的小弟们见他面露欣喜,终于信了他未被顾风简殴打的事。

  哪有人挨了打,对着仇人还这么高兴的?

  顾风蔚便朝下面喊了一声“五弟!上二楼来!”

  街上的人抬了下头,然后慢吞吞地往上走。

  几人说笑着等候。不远处的客人起身,要下楼,路过他们身边,故意放大了声音说道“顾风简?不过是个故作清高,沽名钓誉之徒罢了。也值得你们这般讨好。顾风蔚也就罢了,范崇青,可真不怕毁了乃父英明。”

  先前这帮人坐在角落,顾风蔚上来后没注意到他们,等看清来人,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范崇青等人同样面露不悦,眼里写满了“晦气”。

  这京城年轻的官宦子弟,自然不只有顾风蔚与范崇青两派。还有比较知名的,便是以季禹棠为首的一伙人。

  季禹棠一直将他二人的圈子视作纨绔圈,自己拉帮结派的兄弟则是才俊圈。与他二人的随性不同,季禹棠早早便为入仕做足准备。做事圆滑,满身油调。

  在讨厌季禹棠的角度上来说,范崇青与顾风蔚还是同一阵营。步调一致,态度坚决。

  主要是这帮家伙总用鼻孔看人,张嘴便是什么“纨绔不饿死,儒冠多误身”、“不学亡术,暗于大理”、“膏粱纨绔,游手好闲”……他忘了自己也是个纨绔吧?

  年纪轻轻的,怎么能做到那么酸?

  宋初昭上来的时候,正好听见了这句话。

  如果放做数日前,她还会礼节性地生一下气,可是在被逼迫着念了几天书之后,她已经半点力气都没有了。

  难得顾四郎今日带她出来走动,她不想再出任何差错。毕竟上次的顾国公夜谈,就是由她误伤范崇青而引起。

  结果如此惨烈,她不能再承担第二次。

  边上范崇青被激怒,冷笑道“今日这酒馆真是热闹啊。”

  季禹棠一面往下走,一面道“往日也是这般热闹,只是不屑于同你们说话罢了。”

  “不知是谁现在巴巴地凑上来。”

  “不过是受不了你们这些人浅见寡识,听得好笑。”

  顾四郎高声说“怕是某些人嫉妒我五弟才名在外,只好无能狂怒吧。”

  宋初昭正面与那季禹棠对上。双方站在阶梯的上下级,堵住了各自的去路。

  季禹棠不肯相让,作势要朝她撞来,宋初昭眼皮也不抬,只伸手快速地在他肩膀一按,往旁边顺势一推。

  季禹棠愣神,身体不受控制地歪斜,等重新站直,宋初昭已经从中间穿过去了。

  他回头看了眼,又不好折回去找宋初昭的麻烦,只能继续往前。

  顾四郎上前道“不必理会他们。”

  宋初昭说“我都不大记得他们。”

  范崇青大笑“不记得就不记得吧,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家伙!别叫他们扰了我们心情。”

  ?

  今日散朝,顾国公与御史公结伴从宫中出来,二人顺路而行。

  御史公长袖在空中轻甩,他沉默了半路,终于还是开口道“顾国公啊,陛下前两日问我,若是你家五郎真的入仕,该安排到何处官署?你是如何想?”

  顾国公说“我也不知道,五郎还未告诉我。”

  “嗯。”御史公沉吟片刻,说道,“你家五郎确有才学,可为官之道,不是那般简单。混迹官场,少不了要同人打交道。”

  顾国公说“我今日叫四郎带他出去走走,结识一下同辈的朋友。”

  御史公笑道“在御史台任职,考量所需极多。胸襟要开阔,智谋要灵活,处事要简约,最好还要少私寡欲……”

  顾国公脸上的皱纹牵动,表情严肃起来。叫他原本就冷厉的眼神,变得更加锋利。

  这是嫌弃他家五郎?

  你御史台不想要,五郎还未必想进呢。

  就单说以上那几点,他们五郎有哪里做不到?依他看,应该是没有人能做到更好。

  你御史公做了那么多年官,还会受他人言词影响,连对一个年轻人的评价都做不准确,当真是年老糊涂。

  总有你后悔的一日!

  顾国公对御史公的不满在心里层层叠加,具体表现为直勾勾地瞪住他。

  御史公“……”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现在是要他怎么办?

  他也很害怕的啊。

  顾风简年纪轻轻,却已经两次辞官了。且两次都叫他胆战心惊。

  他即不想顾风简太过能干,借由御史台的职权检举一批官员。也不想顾风简太过飘忽,没做两月就闪身走人。

  尤其顾风简的背后还有国公与顾夫人。他们二人发起难来,神仙都得抖一抖。知道陛下有意把人塞进御史台,他都要愁死了。

  御史公被国公无声的谴责弄得浑身不适,正想着该如何解脱,忽听前方喧哗,立马道“街上为何如此吵闹?不如过去看看?”

  顾国公继续瞪他。

  御史公装作不知,硬着头发朝那边走去。

  街边一群人吵吵闹闹的,不知在争些什么。

  有女子在哭,有男人瘫倒在地,还有一群年轻的富贵子弟被围在人群中间,受人指点责骂。

  被围着的人里,恰巧有一位是御史公认识的。

  “季家公子?我记得好像是叫季禹棠?”御史公给身边的人介绍道,“此人不错,虽然行事尚显稚嫩,但是还算周全。就他的年纪与阅历来说,将来大有可为。”

  顾国公木着脸不回答。

  御史公自讨没趣,又在人群里看了一圈,说“那不是你家的四郎与五郎吗?”

  顾国公终于放过他,转而看向对面。

  他的两个儿子正低头与身边人说着什么,站在人群的前排,应当与此事无关。

  范崇青围观,忍不住幸灾乐祸道“季禹棠,你也有今日啊?”

  季禹棠急得脸色躁红,他大声争辩道“我说了这是诬陷,这两人分明是有备而来!”

  不知何人叫嚷起来“证据确凿你还狡辩什么?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我们都是亲眼所见,皆可作证!”

  包围他们的圈子开始缩小,有人在暗中挑动情绪,引得路人越发暴躁。互相推攘着,似要动手。

  眼见事态就要严重,御史公朝顾国公做了个眼色,二人准备上前主持大局。

  御史公还未出声,人群中先传来一道高亮的男声“好了,都别吵了!肃静!”

  声音铿锵有力,极富威严。

  御史公脚步一顿,发现是顾家五郎站了出来。

  宋初昭走到中间,挡在了季禹棠的前面。

  她身形偏瘦,尤其是近两日读书读得心力交瘁,面上透着一股苍白。一双眼睛却明亮清澈,带着坚定的神采。身姿也很挺拔,叫人不敢小看。

  她直面躁动的人群,亦是毫不露怯地看着众人“即是双方各执一词,是清白还是有罪,都该辨过真假再说。有人说自己看见了,可也有人没看见。尚未盖棺定论之前,所有人的证言都有待商榷!诸位若真是正义之士,该保持冷静,再等一等!”

  季禹棠先是被人冤枉,再是受众人所指,心里又气又急。

  偏偏此事与他有关,众人根本不听他的解释。他明知受人暗算,却百口莫辩,已是做好了吃个闷亏的打算。见宋初昭主动站出来,语气里尽是错愕“你……”

  宋初昭没有管他,指着人群中的一个男人道“方才是你在喊是吧?我理解你嫉恶如仇、性情直快。可如今官府的人还没来,这些人也没想逃走,你稍候片刻又有何妨?不如你作为人证,到中间来。其余人各退三步,空出位置,以免冲撞。再有谁受了伤,可就说不清了。”

  顾四郎原本是不想管的,但见宋初昭已经插手,担心她出事,只能跟着出列,帮她维持秩序。

  范崇青等人同样上前帮忙,努力隔开群众。

  场面终于稳定下来。

  季禹棠身边的人拉扯着他的衣袖,小声道“季公子,我们先前还同顾五郎……同他争吵了,他哪里会真心帮我们?不会是又有什么阴谋吧?”

  季禹棠抿紧唇角,谴责地斜了那人一眼。

  因为离得近,宋初昭听见了,被那人气笑“我没有与你们计较,你倒是先以小人之心度我?”

  顾风简本就不快,闻言沉声道“即是如此,五郎,管他们做什么?叫众人好好打他们一顿,反正现在急的人又不是你。”

  他说得严厉,那人畏惧,悻悻闭嘴。

  季禹棠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极小声地说了声“对不住。”

  范崇青并不买账。他挤到了宋初昭的边上,忿忿不平道“顾五郎,我们护着他们做什么?你可别忘了他先前奚落你的事!等眼前这关过去,他们依旧记不得你的好。”

  季禹棠急说“我哪里……”

  范崇青“你闭嘴!”

  宋初昭摇头说“罢了,他也没对我做什么。一码归一码。我不至于因为他不喜欢我,就眼睁睁看着他被人冤枉殴打。叫人诬陷的滋味不好受。被谣言侵扰的感觉也不好受。做人本不该如此。”

  范崇青深受震撼,由衷钦佩道“顾五郎,你真是我见过最高风亮节之人!”

深藏不露 https://www.avsohu.com/Read/7537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