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深藏不露爬墙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宋初昭悄悄溜出国公府。

  这几天她已经摸清了府里的各道小门以及护院的巡卫情况, 对她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顺利出了府邸,一路轻盈小跑。

  等宋初昭跑到半路,忽然想起顾风简已经从那里搬走的事情。

  她站在凛冽的秋风中, 萧瑟地打了两个喷嚏。

  顾风简这身体太羸弱了。

  真的太羸弱了, 竟然惧怕这小小的寒风!

  昭昭愿意为他多跑一段路,好好锻炼他的身体!

  宋初昭转了个方向, 没有迟疑,反向去往国公府。只是这一次的脚步稍显沉重,带着对未知的一点点苦恼。

  贺府她只去过一次, 且去的时候只逛了正门到客厅的那一小段路,然后就被赶走了,连午饭都没混上。

  她哪里知道顾风简住在什么地方?

  宋初昭在墙外徘徊张望, 丈量着两侧距离,猜测顾风简所住的院落位置。

  贺府的外墙没有做过防盗措施,顶部砌得平坦,利于攀爬。

  想来也不会有人蠢笨到来贺府偷东西,毕竟里边守着的全是练家子。

  不过这倒是方便了宋初昭。

  她熟练地爬上高墙,不敢将头露得太明显,只鬼祟地朝府邸深处凝望。

  一般的家宅里,都不会种过于高大繁茂的树, 因为树上面容易藏贼。所以只要选好位置,立在墙头,就可以视野开阔地看见不少事情。

  宋初昭的理智中有那么隐隐的一丝疑惑她回的明明是自己外祖父家, 为何要弄得这般猥琐?

  她围着贺府外围, 接连换了两堵墙, 切了三个地点,终于发现一个院子比较特殊。

  院里摆设的东西过于密集, 都是崭新的。且主屋的窗户里透着灯光。

  贺老爷与贺夫人是老年人,一般睡得较早。这个时候还不睡的,多半就是顾风简了。

  这顾五郎啊,大半夜的不睡觉……那秃的可是她的头!

  她一定要和顾五郎认真讲讲这件事。

  宋初昭翻身过墙,轻巧落地,沿着小路,蹑手蹑脚地朝顾风简的院子靠近。

  ?

  虽然已经夜深,但顾风简还没睡,正在看书。

  窗户的映着剪影上,只有他一个人。

  春冬今日异常兴奋。她回来的时候大戏已经错过了,是从别人的嘴里知道的消息。但是当时高潮的尾调还在,她借口要整理自己的东西,在宋府留了一会儿。

  她观赏了路人指指点点,往宋府门口投掷垃圾、宋二姑娘哭哭啼啼,怂恿老夫人将事情甩脱出去、宋老夫人意欲二度晕厥,激情唾骂傅将军,以及宋三老爷紧闭房间悄悄收拾包袱准备跑路的混乱画面。

  她被这一派愁云惨淡,即将分崩离析的宋府逗得直乐,然后才颠颠地跑来贺府。

  当时贺府的人正在整理那三板车的东西。

  贺老爷看见成堆的破旧家具,吹胡子瞪眼,直接叫人全部丢到外边去。中午因为这个气得没胃口,还少吃了一碗饭。

  之后为了补偿自己少吃的那碗饭,贺老爷让管事带着银子出去采买各种新东西。

  他不管那些东西贺府有没有,总归是要新,要贵,要大!买来后拉着在大街上绕个几圈,让所有人知道,他们家三姑娘,那是个有人疼的主,不要随便欺负。

  除却给自己外孙女准备日常用品以外,还顺道给春冬也买了一套。

  于是春冬就这样穿上了新衣服,住上了新房间,睡上了新床铺。

  她整个人都洋溢在崭新的喜悦里,走路带风,眉眼带笑,恨不得再回顾府同自己的小姐妹们炫耀一通。

  加上贺府里是男性的仆役打手较多,丫鬟要么是跟着贺夫人多年的老人,要么是招进来干粗活的老婆子,如她这般年轻又好看的,几乎没有。

  她才来这里半天,就被各个懂得怜香惜玉的壮汉们那一声声“漂亮妹妹”、“小春冬”给叫得晕头转向,脸颊绯红,觉得贺府实在是太好了!

  贺府的确是非常好――对着靠墙的那一排保存完善的书册,顾风简如是想。

  房间整理好后,贺老爷随夫人一起过来查看。大概是受了宋府太大的刺激,贺老爷看得直摇头,依旧觉得不满意。

  不够!不够富贵!不够奢华!

  他们昭昭必须要有排面!

  于是贺老爷把自己书房里存着积灰的那些宝贝儿,什么砚台,什么镇纸,什么古董,什么御赐的书画,全部都搬进了这个房间。

  好在这个房间够大,是打通了隔壁的屋子,连起来的。否则都放不下那么多东西。

  顾风简本来还想拒绝,觉得贺老爷这隔辈亲,亲得有点太过兴师动众。等他上前打开书画一看,话全部咽了下去。再抄过几本孤本一瞧……

  好。

  非常好。

  宋初昭就应该值得这个排面。

  隔辈不亲何时亲?她在宋府可受了太多委屈了。

  顾风简决定替宋初昭翻阅整理一下这些书册,便一直从傍晚看到了现在。

  春冬今日在三座府邸之间跑了一整天,又亢奋了许久,到晚上已经很累。她撑着陪顾风简熬了半宿。劝了他好几次,最后见他实在没有要去睡的打算,才去隔壁休息一会儿。

  顾风简并不需要人陪,他看得不知疲惫。只是正入神的时候,听见窗户外面传来了熟悉的敲击声。

  那敲击声锲而不舍地响了六七下,才叫顾风简注意到。他惊讶地抬起头,循声走去。

  院落里的草地上,正站着一个黑影,那黑影见他出来,高兴地晃了晃。

  这是什么时辰了?

  顾风简揉了揉有些发花的眼睛,觉得可能都快过子时了。

  宋初昭朝他招手,小声说话的语气好像是在蛊惑“我有话和你说,你过来。你过来呀~”

  顾风简放下书本,朝她走去。

  结果宋初昭转身就跑。

  顾风简“……??”

  他虽然不明所以,还是追了过去。

  就见宋初昭一路蹦q,逃到贺府边缘处,借着墙边的障碍物,飞速攀登上墙头,然后盘腿坐下。

  她松了口气,满意道“好,就在这里说吧。”

  顾风简“……”

  他其实有许多想说的形容词,可是碍于身份不便说出口,只意味深长地问道“这贺府的墙,你也敢爬?”

  宋初昭内心是有些虚的,但是不能显露出来。她左右仔仔细细看了一圈,确认周围二十米内都没有人烟,才放心地小声道“实不相瞒,我爬过的墙不计其数,贺府这般的,算马马虎虎。”

  这也值得她骄傲?顾风简哑然失笑。

  偏偏她说这话的时候强装认真,神采奕奕,脸上似带着层光。只叫人觉得她可爱,不好说她胡闹。

  顾风简看她坐在那狭窄的墙头,觉得危险。尤其她的肢体语言丰富,总是喜欢乱动。便劝道“不如你进来说话?”

  “不不不。”宋初昭连声拒绝,“我若进了院子,到时候来不及跑,不成瓮中捉鳖了吗?这位置挺好,如果有人来了,我直接跳下去,他们就抓不到我。”

  顾风简“……”

  宋初昭谦虚一笑。

  我亦无它,唯手熟尔。

  顾风简哭笑不得,只能继续仰着头,同她说话。

  “你为何非要等到这大半夜的来?路上那么黑,你也不害怕?”

  宋初昭刚因为见到顾风简而忘掉的郁闷,叫他一提,又涌了上来。她气得拍腿道“就是这大半夜的!你爹来我屋中将我摇醒,我才睡不着了!”

  顾风简“我爹?”

  “你且等等,让我想想,他都说了些什么。”宋初昭捧着脑袋开始搜索,“他说了好多啊,可我光记得他吓我了。”

  顾风简愕然道“他和你说了很多?”

  宋初昭点头“很多!”

  顾风简心里想,顾国公明明是个冷漠寡言的人,连骂人都是一个词一个词地往外蹦,哪里会话多?

  墙上那人又开始说话。

  “哦,他让我念书!”宋初昭痛心疾首,恨不能泣,拍着身下的土墙诉道,“他非要让我答应他去考春闱,耿耿于怀我最近没有读书,还非要送我新书!连我同四郎出去他都晓得。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一点也不喜欢看书!顾五郎,你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喜好?难道我往后只能蹲在书房里了吗?”

  她亲娘都没这么逼过她,顾国公的软刀子可太狠了!

  宋初昭因为激动,说得有些混乱,然而中心意思是十分明确的。

  顾风简也沉默了。他不知该从哪里开始评价,良久后,困惑问道“你说的……真是我爹?”

  宋初昭笃定“就是你爹!”

  顾风简依旧怀疑“……你认清楚了吗?”

  宋初昭气道“我认得很清楚!”

  顾风简迟疑他竟能这般好?还要主动送自己书?

  宋初昭说“他竟能这般狠心!可以刀刀戳我心口。哦,对了,你有什么想买的书,现在写下来给我,明日我好让他去买。”

  ?

  在这个万物躁动的夜晚,同样睡不着的,还有贺老爷。

  他睡得浅,半梦半醒中,听见了门外不断徘徊的脚步声。多年习惯叫他陡然苏醒,警戒地坐了下来。

  贺夫人跟着被他吵醒,气道“你做什么!”

  贺老爷说“门外有人!”

  外头的人听他已经醒来,出声道“老爷,是我。”

  贺老爷骂“鬼晓得你是哪个鬼!”

  外头寂静了下,随后管事无辜开口“老爷,是我,何管事。”

  贺老爷斥道“你在外头装神弄鬼的做什么?有事直禀,无事退下!”

  何管事也顾不上委婉了,说“老爷,顾家五郎又来了。”

  “来了就请进……”贺老爷皱眉,说到一半终于察觉出不对,整个人精神起来,“这大半夜的,他怎么进来的?”

  管事难以启齿“爬墙进来的。”

  旁边贺夫人茫然道“啊?”

  贺老爷已经一个箭步冲下床,高举右臂,横眉竖目,喝道“拿我刀来!”

深藏不露 https://www.avsohu.com/Read/7537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