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有一个祸水群五: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说回皇上这头,别看他在长禧宫满口娇娇,实际心里还有存疑。出去以后,他就安排了人去查,想知道冯美人在尚书府是什么处境以及她跟康王府的纠葛。

  李忠顺领命,说马上安排,皇上又道“冯美人跟裴泽的传言别再让朕听见。”

  “是,奴才明白,皇上您看要不要查查这话是谁放出来的?”

  等了一会儿,才听见皇上说不必了,料想不是贵妃就是那些个妃嫔搞的,只是争风吃醋的小戏码。

  经这事提醒,他也意识到近来独宠冯念已招致妃嫔不满。后宫总不能乱,毕竟直接关联前朝,不说苏贵妃,妃位嫔位上的出身大多不错,家里很多都是官宦世家名门望族。

  皇上权衡了下,转头往昭阳宫去,打算找贵妃谈谈。走出去一段他又给李忠顺下了道口谕,命其从南边新贡的绸缎里选几匹颜色鲜嫩的给冯美人送去。

  绸缎是李忠顺他干儿子送去的,不是桃红就是水红,鹅黄的都有两匹,干儿子说这是皇上交代的,请美人收下。

  冯念伸手摸了摸,料子是好,颜色着实嫩了一些。心里这么想,她也没往外说,颔首笑道“麻烦小赵公公跑这趟了。”

  刚才对狗皇帝用了技能,还没卸下,这一笑就是个太监也把持不住。

  干儿子心神一荡感觉头都晕乎,好像踩在云端似的。

  本来办完事就该走人,他好像也忘记了,跟个呆鹅似的站那儿。冯念又喊他一声“是不是皇上还有交代?”

  听了这话,人才回过神来“没,没有。”

  “那我让宝黛送你。”

  “使不着,奴才这就走,就是还有个事儿……您今晚早歇息吧,皇上去了贵妃娘娘那头,恐怕不会来了。”他说着又怕冯念会错意,还解释道,“奴才也没别的想法,就是怕您枯等。皇上心里一定是装着您的,只是宫里如此多人,不能独宠哪个。”

  干儿子说完麻溜的走了,他转身之后冯念才挑了挑眉。

  一笑倾国这技能说的是对异性发动,笑起来就是降智打击。敢情太监也算,这倒是好消息一个!

  相较于她的泰然自若,跟前伺候的几个都很惊讶的样子。

  瞧他们这样,冯念问了。

  给她跑腿儿使唤的小太监说“小赵公公是大总管的干儿子,莫说贵人美人,妃位嫔位上的见了他也得客气些。他随大总管做事,极少对初入宫的另眼相待,方才却在谄媚巴结,由此可见您在皇上心里分量不轻。”

  陈嬷嬷以及宝黛、瑞珠都在点头。

  “这几匹料子原本不是咱们拿得到的。贡缎送来都是上头先挑,那些娘娘就算自个儿穿不住鲜嫩色,轻易不会让底下的捡去。”

  “是这个理!小主眼下是美人,过些时日兴许就该提位分了。”

  底下的这么高兴,冯念也没泼他们冷水,让她看来这缎子也可能是补偿,皇上怒气冲冲的跑来一通兴师问罪,在她驳回去后不心虚吗?不得送点东西安抚一下?

  这时候吕雉也在群里开小讲座,她说眼下情况是不错,狗皇帝被迷住了是真的,但不意味着他心里就没别人。好比珍珠你喜欢,翡翠玛瑙你就不喜欢吗?当然是什么都爱看心情换着戴。

  当皇帝的也一样,你是他心里的朱砂痣,割舍不去,可其他宫里还有白月光在。

  他人去了贵妃那边却给你送绸缎来,谁知道前些天他招你侍寝的时候有没有给其他女人送温暖去?

  褒姒“你这人说话我就不爱听……群主小姑娘这开局算不错了,可劲儿泼凉水做什么?”

  冯念“吕姐姐是关心我,唯恐我信了他们的话以为自己在皇上心里多有分量。”

  吕雉“就是这样。那太监哪是看你前程好?分明是给迷晕了头,他脑子坏掉才那么讲。群主现在势头再好,进宫时日毕竟太短,后宫里一时鲜妍的女人多了去,过三个月半年你还得宠,那些奴才才会赶来攀附。”

  西施“我看群主小姑娘通透得很,吕妹你说一次她就知道了,用不着反复提醒。”

  妲己“狗皇帝折腾群主这么多天难得今晚不来,还提他做什么?”

  西施“也是噢,那就说点高兴的,有什么高兴的来着?”

  妲己“我感觉群主前头喜欢那个要惨了。以前吧,大王对我的独占欲也是很强,不允许别的男人多看我,敢盯着我瞧的他眼珠没了。那什么世子敢惦记王的女人,他必完蛋。”

  冯念表示,他以前兴许惦记过,现在肯定不惦记了,又不是天姿国色。

  康王是皇上的庶兄,康王世子也就是皇上的亲侄儿,若没其他事,当叔叔的不至于为这就把亲侄儿弄了。

  妲己“你不懂。”

  难得有一回,吕雉认同了妲己的话。

  道理很简单嘛,你惦记朕的女人你不要命了!你说你惦记过后来移情别恋那你更不要命了!摊上这种事,康王世子咋说都不对,就是祸事上身。

  不过看这皇帝做事的风格,只要不是正面降智,应该不会就地发作,估摸要等个时机。

  这晚皇上果然没来,次日听说昨个儿他歇在苏贵妃的昭阳宫。

  各宫娘娘总算放下心来,不少人暗自嘀咕,不知道是哪个在宫里散布那些,很有用嘛!当皇帝的听说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好过,能痛快才奇了怪。

  只是不清楚皇上生的是一时之气还是直接厌了冯氏。

  娘娘们都盼着是后一种情况,当然就算是前一种也能接受,靠昨个儿那出至少断了她霸宠的势头,没让人原地起飞。

  笼罩在后宫里的阴云散开了点,一束阳光洒下,照得人心里暖烘烘的。

  她们是暖了,尚书府里冯曦一颗心凉了个透。

  这年选秀排在四月,这会儿还在四月中旬,可说是一年中最好时节。往年这时候冯曦会跟她娘去别府做客,游园赏花,今年接到的帖子同样不少,她却没了心思。

  往前倒几个月,过年那会儿她还是大家羡慕的对象,全家都知道康王府有意同尚书府结亲,世子裴泽相中的恰恰是她。因为这事冯念被迫进宫去谋出路,那时候冯曦坚定的认为她必定折在宫中,冯念啊,既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也没有绝顶聪明的脑袋瓜,就连后台跟靠山都没有……进宫去不被各宫娘娘生吞了?

  冯曦乐见其成。

  她啊,既不愿看同父异母的姐姐在宫里得宠,也不愿看人落选回来。毕竟这人要是没选上,家里就得为她操办亲事,还得办一份颇为丰厚的嫁妆才能将人送出门。

  冯曦只比冯念小不到两岁,哪愿意看家里把好东西都给冯念带走?

  如此想来,她选进宫却不讨皇上欢心才是冯曦想看到的。

  可惜天不如人意,冯念进宫后,家里再也管不了她,结果她在短短一旬内把自个儿搞成了京中风云人物。

  各家都听说皇上提前册封了美人,也听说冯美人出自吏部尚书府,她很讨皇上欢心,连续承宠数日。

  这几天不断有亲戚上门道喜,最初接到圣旨时,父亲勃然大怒,这会儿他也不生气了,还得意于大女儿有本事能得皇上宠爱。

  冯庆余同继夫人徐氏说“我都打点好了,你进宫去见女儿一面,给她捎带些钱。”

  徐氏不敢推拒,她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还问拿多少钱合适?

  “先给个千两,告诉她不够了再使人递话,让她在宫里好生经营,多承宠,早日诞下龙嗣。”

  徐氏领了任务还没等到见人那天,她亲女儿冯曦委屈上了。

  “母亲您说,真给她翻了身咱们能有好日子吗?皇上也是,要什么美人没有怎么偏偏看上她?她又不娇柔又不漂亮。”

  哪怕是亲女儿,徐氏也没忍住,掐了她一把。

  “你要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皇上爱宠谁咱管不着,那不是臣下能过问的事。”

  “您就一点儿也不担心?她往常就跟咱们不亲,又有裴泽那事,那不恨死我了?现在她只是美人,以后呢?以后要是升了婕妤昭仪甚至嫔妃不翻我旧账?”冯曦说着都要哭了,说她不要给冯念低头,不要对她行跪礼。

  徐氏将女儿揽入怀中,叹息道“没办法了,宫里的事不是咱们能插手的。”

  “咱们不行,康王妃呢?她同敏妃不是表姐妹吗?”

  “我不准你打这主意,就算明眼人都知道我们是装出来的和善大度,可有些话只要不挑明什么事也不会有,一旦挑破搞不好连你亲事也谈不成。谁家会要个蛇蝎进门?再有她冯念就算不是我生的,也是你姐姐,你爹还指望她飞上枝头照应咱们,能容你胡闹?”

  徐氏宽慰了她,让她好生想想,自己琢磨进宫之后该怎么说去了。

  又过了两天,冯念见了继母一面。

  听徐氏一开口,群里就啧起来,吕雉一句话说穿,讲她面慈心苦,因着太会装模作样名声肯定不坏,又是长辈正常来说不好对付。

  吕雉“你要是没进宫,人在尚书府里只能由她拿捏。现在你冲破牢笼飞了出来,又得了狗皇帝宠,才轮到她来伏低做小。虽说关系对调了,你还是得注意一些,当皇帝的往往是自己卑劣还盼着身边女人个个高尚,不光得有天仙之貌也要有菩萨的心。”

  妲己“你好烦!三句话不离忍耐克制规矩,你要是我家大王的皇后我弄死你了!”

  冯念“底层群主不敢说话,抬头仰望妲己巨佬。”

  西施“别闹,你这黑心继母还在跟前,水群也先打发了她。”

  于是冯念就打发了她。

  冯念接过继母徐氏递来的钱,含笑说“我都省得,母亲快别说了。您从前如何待我女儿全都铭记于心,往后定会好好报答。”

  说这话时,她表情特别温柔,徐氏听了却止不住的通体生寒,她都想不起是怎么出的宫,恍惚间就回到家了。

  老爷在府上等着,听到动静走出来,问怎么样?钱送到了?话说清楚了?有没有问问她在宫里到底怎么回事,因何得到皇上宠爱?

  徐氏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冯庆余皱眉,问“脸色这么难看,你到底遇上什么事了?冯念说了什么?”

  徐氏心慌的不行,她很想对老爷诉苦,又不敢,只得干巴巴说“之前她说要进宫参选,家里没为她安排打点,大姑娘心里好像有气,见到我时带出一些。”

  “你同她说啊,咱家以前就没出过妃子,在宫里压根没人。”

  徐氏抿唇“还有伺候的人在,我怎么说?”

  冯庆余摆了摆手“算了,这也不是大事,左右一笔写不出两个冯,她迟早会想明白,府上需要她不假,她也离不开咱们。”

  “我就是怕,你说她会不会心里还想着康王府的?她要是做了什么惹得皇上不高兴了会不会拖累府上?”

  冯庆余听得郁闷“你都想到了就提醒她啊。”

  “怎么提醒?就算有机会开口,我怎么说?曦儿以后要嫁去康王府的,她要是对那头念念不忘,首当其冲就得恨上我们母女,我都怕她有了皇上撑腰跟家里翻旧账。”

  冯庆余本来挺高兴的,让徐氏说得烦了,一甩袖子就要走人。

  徐氏都有些后悔当初撮合女儿跟裴泽这事,早知道皇上那么不挑,该让冯念跟康王府搅和,把曦儿送进宫去。

  偏世上没有后悔药,她只得多念几声阿弥陀佛,让菩萨保佑曦儿,并盼着皇上早日醒悟。

  同一时间,皇上也从李忠顺那头听说尚书夫人递牌子来求见冯美人的事。李忠顺说要不是知道她们不是亲生母女,真瞧不出,冯美人对继母的态度比有些对生母都好,还说会记得继母对她的好,日后要加倍报答。

  皇上听了感觉有些不对。

  “冯美人同继母有这么亲近?”

  “先前皇上让奴才去查,查出来是说关系普通,但也没起过冲突,面上还是过得去的。兴许因为尚书夫人赶着进宫来探望,感动了她?冯美人说了那话,尚书夫人瞧着也很高兴,离开时走路都是飘的。”

  皇上还回想了一下冯念说到她家里时的语气神态,总觉得她们感情没到。

  李忠顺非说是这样,还说不止一个人瞧见了。

  皇上又有一丢丢动摇,觉得可能有外人在冯念装了装样子?

  总不能是说的反话吧?

  “朕有几天没去长禧宫了?”

  “回皇上话,有三天了。”

  “才三天?”怎么感觉七八天都过了???

  自从回想起父皇说后宫安稳外面各家才会安分,故不得独宠一人,他就停了冯念的宠,接连三天分别翻了贵妃、丽妃及谢昭仪的牌子。

  按说这三个都是美人,他就是没什么胃口,上了床也是草草了事,前后一刻钟就完事睡了。

  皇上细细一品,觉得会这样可能因为他对冯美人的热乎劲儿还没过。

  他又忍不住想翻那张绿头牌。

  手刚要伸出去,打住了。

  “都撤走吧,朕有奏折要看,今晚不用伺候。”

  太监总管还没退出去,又听见皇上咳了一声“赶明让御膳房给朕煲个鸽子汤来。”

我有一个祸水群 https://www.avsohu.com/Read/7536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