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开禁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盘秦第60章 开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七国之间战乱频起, 秦国在战事上也不总是无往不胜,这次拿下韩国无疑是给所有人来了剂强心针。

  嬴政按照战功把军中上下封赏了一番,该给爵位的给爵位, 该给赏赐的给赏赐, 还宣布今天夜里解除宵禁,来个君民同乐。

  为了搞好治安, 秦国所有大小城市都有夜禁,入夜之后每条街道、每个城门都会封闭起来,若无特殊情况不许在外面走动, 否则有机会享受免费的当地监狱多日游, 在里面待到熟练掌握几门劳苦大众谋生技巧再出狱。

  这次为了庆贺拿下韩国,嬴政命令商铺全都开张营业,必须保证整个咸阳城灯火通明, 好好热闹一番。

  早在收到韩王称降的那天, 少府衙门下辖的官营作坊就开始在扶苏一声令下赶制一批雅致漂亮的灯笼。

  怀才在巴蜀那边找到好几处蜡源,粗略估计今年至少可以产蜡十万斤以上, 往后有意识地多种白蜡树、放养白蜡虫, 产量只会稳步上升。

  有充足而稳定的蜡源在手, 扶苏决定趁这个机会让蜡烛来场个人秀, 让所有人看看它可以玩出什么花样。

  纸灯笼花样可以很多, 不过头一次亮相, 不必太标新立异, 统一一下规格、整整齐齐挂到街道两旁,看上去反而更震撼人心。

  只要不选太繁复的花样, 熟练的人让他们一天做出几百个根本不是问题。

  扶苏白天忙活完珍宝入库的事, 傍晚又去和蒙恬确定沿街的灯笼有没有安排到位,一会天黑了嬴政要带着百官登上城楼看灯景, 所以这事得落实到位。

  蒙恬是行伍出身,家中三代从武,作风一向雷厉风行,听扶苏过来关心灯笼问题,他认真回道“都安排下去了,鼓声一响,每家每户就会点亮门前的灯笼。”

  扶苏点头“要是缺了什么,直接找人和我说。”

  蒙恬一口应下,让扶苏回嬴政身边去,不必挂心外面的事。

  扶苏便去嬴政那边蹭饭。

  这一天,咸阳城的百姓们挺高兴,商户们更高兴,提前得到消息的人早几天已经备足了货,准备在开宵禁这天卖上一波。

  所有人领到府衙分发的灯笼和蜡烛以后恭恭敬敬地收着,只等着鼓声响起把它挂出去,有些不缺钱的还悄悄打听起这蜡烛哪里有卖,他们想自己掏钱买点来备用。

  这么好的灯笼,只用一次多可惜!

  蜡烛的量产不成问题,蜡源以后也会稳定下来,不过现在库存还是很有限,所以对外的说法一概是“这是仙人传授的秘法所制,岂是些许小钱能够买到的,今日是遇上了大喜事大王才拿出来给你们开开眼”。

  这说法一传开,很多人看向灯笼和蜡烛的目光更不一样了。

  想想看,你走夜路要是提个油灯多不方便,可灯笼就不一样了,它既可以悬在屋檐下给路过的行人们照亮夜路,也可以提在手里让烛光伴随着自己前行!

  这是仙人传授给他们的好东西啊!

  当然,也有不少“知情人”拿到蜡烛之后犯嘀咕大王这么大手笔,一下子放出这么多蜡烛,库藏的蜡是不是都用完了?大王这是叫人掏了多少蜂窝?而且,这蜡怎么这么白呢?和他们印象中的蜡不太一样啊!

  不管他们怎么嘀咕,这批灯笼还是落实到了每家每户,让每个人都真切感受到了打胜仗开疆扩土的喜悦。

  这几天蒙恬按照扶苏的提议,在全城各里市前分设了两座大鼓,日出时以鼓声为号解除夜禁,日落后同样以鼓声为号,更好地统一百姓外出活动的时间。

  这会儿鼓手已经在鼓前候着了,各家各户也准备好点灯。

  万事俱备,只等日落。

  另一边,嬴政跟扶苏一起用过晚膳,也叫人拿了两个灯笼来看看。

  灯笼里面用竹子搭的骨架,外面用纸挡风,上头画了雅致的云纹,因为上面的画看着仙气十足,所以明明材料都不算多贵重,整个灯笼看起来却丝毫不显廉价。

  嬴政挑眉“这是你一个个画上去的?”

  扶苏说道“不是,这画留白比较多,我只画了一张,剩下的叫人雕版印出来。要是早些开始做准备,倒是可以叫人一个个画。”

  他又和嬴政说起各种花灯玩法,还有开灯会猜灯谜什么的,说是自己在梦里见过。

  据说每到开灯会时还会有冰人筹办的盛大相亲会,男男女女可以相约去看灯,相互看对了眼就可以告知父母定下婚事。

  嬴政对这种小儿女情爱不太感兴趣,不过听到别人还有那样的盛会,自家的百姓还是头一回用上蜡烛,不由觉得输了一筹。

  嬴政说道“等往后一统天下,我们也年年办灯会。”在那之前能省的当然还是得省,一切先紧着军需再说。

  扶苏也只是想起来了提上几句,根本没想太多,更不知道自己已经激起了嬴政的好胜心。他说道“到时人手足了,白蜡产量上去了,百姓肯定都买得起蜡烛。”

  父子俩聊完,天色也暗了下去,看着夕阳西沉,嬴政起身领着扶苏去与百官会合。

  今夜开宵禁,还要全城点灯庆贺,文武百官自然都按时到位,想看看这灯笼是不是真能照亮全城。

  嬴政和扶苏一人点了一盏灯笼走在前头,在他们走到城楼上时,红日正好完全隐没于天际。

  咚!咚!咚!

  三声鼓声齐齐整整地在各里市前想起。

  原本只有各家屋里亮着零星灯火,看起来稀稀落落,鼓声一响,每家每户门前都亮起了一盏盏灯笼。

  整个咸阳城一下子亮了起来,街道被照得宛如白昼一般。

  嬴政把手里的灯笼递给左右拿着,立在城楼上看着家家户户门户大开,青年夫妻们带着家中老幼走了出来,有的齐齐站在灯笼下讨论着什么,有的优哉游哉地在街上信步闲行,有的则呼朋唤友结伴出游,街上很快行人如织、热闹非凡。

  看到如此盛况,嬴政心里畅快得很。

  三皇五帝时期,有过这样的盛景吗?

  既然老天让他儿子窥得先机,那他们大秦会和以前任何时候都不一样!

  比起质量不一的油灯,这批蜡烛的品控显然要好得多,带出的光焰更明亮、更温暖。

  这样一个点亮满城灯笼的夜晚,对许多人来说都是难忘的一夜。

  有人欢喜有人愁,这天夜里韩非听着外面喧闹的欢声笑语,思及韩国已亡,顿时心如刀绞。他在庭中坐了许久,穿上外袍出了门,前去行馆见自己那位亲手将韩国送到秦王嬴政手上的兄长。

  韩王也没睡,不想睡,更睡不着。

  他听人说韩非来了,也没让人拦着,坐在灯下等着人把韩非领进来。

  兄弟俩见了面,韩非本以为自己会愤怒,可看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韩王,满腔怒意一下子被浇熄了。

  都是亡国之奴,谁又能指责谁。

  韩王邀韩非坐下,还叫人温了壶酒送来。好歹他也带着整个韩国降了秦,这点优待还是有的,一壶温酒很快送了上来,韩王给自己斟满一杯,又把壶递给韩非,让韩非自己给自己倒上。

  因为常年纵情酒色,他看起来比清瘦的韩非要老上许多,身形也垮得不像样,若不是还穿着锦衣华服,不少人兴许会把他当成个满肚肥肠的富家翁。

  韩王说道“我少时常听人说起信陵君的事,你应该也听过的。信陵君威震天下,手握兵权,把他的兄长、魏国真正的国君衬得黯淡无光。在他年轻时,已经广收门客,并且敢派人窃取兄长手里的兵符、杀死怀疑真假的将军掌控大军,借着窃符救赵之事声名远扬,他的兄长拿他无可奈何。”韩王叹着气说,“兵符啊,那可是兵符。敢窃兵符,敢夺兵权,回头伸手拿国玺又有什么不敢的呢?”

  韩非默然坐着,没动面前的酒。

  韩王一口灌下自己倒满的那杯酒,接着说道“你说,我防着你错了吗?”

  韩非终于抬手把酒一饮而尽。他面露一丝嘲弄“当然错了,你看我不是什么都没做成。我若能有信陵君的能耐,何至于此啊。”

  他怀着存韩之念入秦,一心想着再为韩国争取些时日,兴许韩国能在夹缝中求得一线生机,结果入秦不久便被送入狱中,如今更是被彻底打碎了所有念想。

  他若能有信陵君之能,何至于沦为亡国之奴、丧家之犬!

  兄弟二人对饮数杯,韩非有些醉了,起身往门外走去。

  韩王没说什么,更没挽留,一个人继续坐在灯下独酌。

  韩非走出行管,只见街上灯火通明,宛如白昼。他眼前出现了许多重影,抬眼看去,满目都是明灿灿的灯,仿佛要一直亮到夜空中去。

  错身而过的人都在聊天说笑,他们脸上带着轻松而愉快的笑容,大多在讨论着要去买些什么或者要去哪里找朋友一起玩。

  咸阳城中,所有人都在庆贺韩国的灭亡。

  韩非没让人扶着,独自在街上走了回去。

  另一边,扶苏回到家中,听人说张良已经睡下了。他顿了顿,没有去打扰,只搬出琴在庭院中弹了一曲。

  琴声越过院墙,飘入邻院之中。

  张良自是没睡的,他没有点灯,独自坐在黑暗之中听着外面传来的琴曲。

  他自幼爱琴,曾经一天不弹就想到不行,如今已经大半年不曾再碰。听到那宛如在劝慰一般的琴音,张良的手指下意识动了动,又被他强压了下去。

  张良静静坐到一曲终了,等琴声不再响起,心中那躁郁不宁的情绪仿佛也被抚平了。他躺到榻上合起眼,心想,既然自己再不能弹琴了,往后想听琴的时候得差遣扶苏弹给他听才行。

盘秦 https://www.avsohu.com/Read/7416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