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打劫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第五十二章 打劫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温暖买了些糕点,又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然后两人便前往钱家村。  钱家村离县城不远,城门没有牛车是去钱家村的,两人打算走路去。  走出城门不远,温暖便发现有人跟着他们了。  她精致的眉眼一冷,不动声色的继续走着。  “爹,去钱家村有小道吗?走小道会不会比较快?”  “暖姐儿是累了吗?穿个这个林子就到了,来,我背你。”温家瑞放下背篓,打算手提背篓,背着温暖走。  “不是,我想快点看见大姐。”  温家瑞听了笑了笑:“快了!”  他带着温暖下了官道,走小路。  两人走进林子没多久,很快就有几个流里流气的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打劫!将你们身上的东西都留下,便放你们一条生路。”  几人都用一条布巾蒙着脸,看不清容貌,但浑身散发流里流气的气息。\  温家瑞将温暖护在身后,放下背篓对温暖低声道:“暖姐儿,爹拦着他们,你往回跑到官道,然后一直跑去城门等爹。”  “好。”温暖跑了,不过不是向后,而是向前!  温家瑞吓了一跳,赶紧追过去,这丫头是不是吓到忘记方向了。  “小丫头勇气可嘉,抓住她!”带头人一声令下。  其中几人迅速上前。  温暖的速度很快,蓝灰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然后一个个都倒地不起了。  抱肚子的抱肚子,捂下体的捂下体,摸胸口的摸胸口,抹着鼻血的抹鼻血  “打劫姐姐我吗?”温暖一脚踩在领头人的胸膛上,拽拽的道!  “女――侠,姐姐,饶命,我……我们不敢了!”  “将你们身上的银子全拿出来,姐姐我就考虑饶你们一条狗命!”  一地的人赶紧忍痛掏出身上的银子。  “女侠,银子,饶命!”  ……  温家瑞:“”  大灰狼:“”  跟着大灰进来的纳兰瑾年:“”  跟着纳兰瑾年身后走进来的欧阳怀安,宁淮杰,林星等人:“”  欧阳怀安认出了温暖就是风念尘口中的小师傅。  不过,温姑娘真的是农女吗?懂医术,会设计连弩,还懂武功?虽然没有内力,但那招式不像野路子。  难道她自小卧病在床是假,其实是在学习各种技能?  温暖接过所以银子和铜板,数了数一共才一两半:“一群穷鬼!”  地上的人:“……”  不穷他们还需要打劫吗?  林星嘴角抽了抽,好像不久前,她家的穷在纳兰国也排得上号!  温暖看向温家瑞:“爹,没吓着吧?”  “没,没吓着。”才怪!  他被如此彪悍的女儿吓到了!  温暖又看向纳兰瑾年几人:“十七哥这么巧?”  纳兰瑾年挑了挑精致的眉:“大灰带我来的。”  大灰跑到温暖身边摇了摇眉巴。  温家瑞这才发现纳兰瑾年也来了,忙道:“十七也来了。”  纳兰瑾年点了点头:“温叔叔没事吧?”  “没事,能有什么事!”  他都还没来得及出手,那些人更是碰一下自己衣角的机会都没有,他能有什么事?  不过,这梦里看见别人练武,现实里不用练也这么厉害的吗?  闺女做的是什么梦?  他也想做做!  宁淮杰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温家瑞,心中却惊骇,十七爷居然称呼他叔叔?还有那小姑娘居然叫他十七哥?  这……放眼整个纳兰国谁有资格让瑾王称呼一声叔?谁敢叫他一声哥?  “没事,没事。”温家瑞一张刀疤脸都红透,本来想护着女儿的,没想到反被女儿护着了!  女儿这么能干,比自己能赚银子,比自己能打,他这当爹的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啊!  纳兰瑾年说完看向欧阳怀安:“抓了,好好审问一番!”  欧阳怀安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爬不起来的几人,摸了摸下巴:  不过这丫头行啊!  这么快的速度,这么一瞬间,一招将几个人打到起不来,不用内力,他也做不到。  欧阳怀安对身边的随从道:“雷立,抓回衙门,好好关着,我明天再审!光天化日,在本县令的治理之下,居然还有人敢打劫,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刚才他还在十七面前吹嘘说宁远县在他这一年的治理下,连偷鸡摸狗的事都没有了,没想到马上打脸。  “是,大人”雷立听见欧阳怀安亲自审,略显激动!  地上的人听见要抓回衙门受审,吓得忍痛爬了起来,跪成一片,带头的人求饶道:“大人饶命,小的知错了,大人饶命!  小的一时听信了珍宝阁的小二的话,说这两人身上带有一大块翡翠,小的才会起了贪念的,小的以后都不敢了,大人别抓我们回去受审啊!”  “大人,要抓也抓珍宝阁的小二啊,他在是罪魁祸首,我们真的知错了!”  在衙门受审,不死也掉一层皮!听说这个县令对付一些偷鸡摸狗的小贼,那招式甚是变态,那些曾经当小贼的人被放出来后,表示下辈子都不敢了!  不得不说他们猜对了,接下来,他们每天成了欧阳怀安练武对象,痛不欲生。  “全部带回去,顺便将珍宝阁封了,彻查!”欧阳怀安兴奋的道!  雷立拿着绳子动作利落的将几人绑在一起。  领头人真怕了:“不是,大人,我们被这姑娘反打劫了,你怎么不抓她?”  雷立踹了他一脚:“闭嘴,那是罚银,懂不懂!”  公子说过,官府就要趁火打劫,劫富济贫,锄强扶弱,他不知道吗?  不知道还敢在宁远县混?!  雷立牵牛一般拉着他们离开,任由他们喊冤。  温家瑞没想到居然和珍宝阁的小二有关,有点傻眼:果然是财不可露白啊!  事情已经解决,纳兰瑾年看向温暖和温家瑞:“温叔叔你们是回家吗?正好我有马车,顺路,一起吧!”  宁淮杰:“……”  这真的是瑾王?  那个有洁癖,从不让人上他马车的瑾王?  宁淮杰好奇的打量了温暖一眼,除了能打,特别的瘦小外,没什么特别的,毕竟这年纪还没彻底长开。  莫不是十七爷放着满京城多才多艺,容颜绝色的贵女不喜欢,看上这小姑娘了?  这……不可能吧!  温家瑞摆了摆手:“不用,我们去钱家村有事。”  欧阳怀安是宁远县的县令,他对整个县的镇和村都熟悉,听了便道:“钱家村就在前面不远吧!正好顺路,一起吧!”  纳兰瑾年单手拧起地上的竹篓:“温叔叔不用客气,走吧。”  人家都这么有诚意的邀请,再拒绝就有点不识趣了。  最后,两人还是上了纳兰瑾年的马车。  钱家村是真的不远,刚上马车不到五分钟就到村口了。  温暖和温家瑞下了马车向几人道别,然后便下了村道,往钱秀才家走去。  钱秀才家  温柔刚刚从田里推了一板车的金黄色的稻穗回来,她又将一捆一捆稻谷堆到后院里,等晚上再脱粒。  完了,她用手捶了捶酸痛的后背,看了一眼天色,快中午了,得做饭了,不然秀才夫人又说自己诚心想饿着他们一大家子。  她匆匆往厨房走去。  钱成宇刚才厨房倒了一杯开水出来,两人就这么撞在一起了,那杯滚烫的开水全都洒在温柔的身上。  身上火辣辣的痛,温柔忍不住尖叫了一声,然后赶紧用手抖了抖满是泥土的衣服,扇风,试图降温。  钱成宇发现身上的锦衣被温柔身上的泥蹭到,脏了一点,他火冒三丈!  这是他新做的衣服,打算吃过饭,穿着去见没媚娘的!  这个贱人居然敢弄脏他的衣服!  钱成宇本能的一脚踹在温柔的腹部:“贱人,眼瞎了,你弄脏我的衣服了!你赔得起吗?”  温柔被他这么用力一踹,直接向后重重跌倒在地上。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https://www.avsohu.com/Read/7331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