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邵x叶初卿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掌中娇陈邵x叶初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邵卿?一夜多情

  叶初卿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敢再碰酒, 深谙这酒精果然是最容易坏事儿的东西。

  要说起这事,还得从六月底说起。

  还正是盛夏时候。

  叶初卿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会,说是朋友, 其实也就是上流圈里某个富家小姐的生日罢了。

  她含着金汤匙长大, 但性子却和大部分大小姐们很不一样,相处不来,平时也不跟她们作伴,去参加生日会也只是闲着无聊, 又被亲妈催着与人交际罢了。

  哪知道竟还有这么不会看眼色的人同时邀请了她和她前男友。

  她这个前男友是她留学期间认识的,就是分手时闹得不太愉快, 叶初卿一见面就觉得尴尬。

  这些塑料姐妹们也摆明了想看她出糗, 还在人前特地装模作样的跟她道歉“亲爱的,你瞧我, 怎么就突然给忘了你和魏远鹤的事了, 你不会介意吧?”

  叶初卿心里呵呵两声,面不改色地笑盈盈“怎么会,好聚好散的, 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那就好, 听说魏远鹤的女朋友一会儿也会过来呢。”

  叶初卿“……”

  真实的分手不可怕,谁惨谁尴尬。

  人家携女友一块儿参加生日会, 而她却是单身, 虽说她早就对魏远鹤一点兴趣都没有,可架不住这一屋的人都想看她笑话呢, 怎么能让她们如意。

  塑料姐妹又问“对了,初卿, 你现在有男朋友了吗?”

  她弯着眼一笑,面不改色地瞎掰, 语气还有些风流“最近觉得一个新出道的小明星不错,上回加上联系方式了,聊着呢。”

  塑料姐妹假模假样的哇一声,揶揄问“那你也是好事将近啦?”

  叶初卿摆摆手,喝了口酒“没呢,最多也就谈个恋爱的事,我暂时没想过结婚。”

  聊了会儿,那人终于是走了,叶初卿立马发了一通信息直接把在隔壁参加杀青宴的陈喋叫过来。

  只是陈喋到底还是要回去,临走前,那天杀的魏远鹤女朋友也已经到了,陈喋最后帮她给陈邵发了两条信息――

  [救命。]

  [金岐大厦8905亍]

  这信息看着挺吓人的,陈邵的确来了。

  只不过中间隔了段时间,当他到金岐大厦推开8905卮竺攀保叶初卿已经喝多了。

  他一出现,厅内安静了下,一群人视线齐刷刷的看过来,大家自然是认识陈邵的,但不属于一个圈子,不算熟。

  陈邵往厅内看了一圈,找到叶初卿,径直走过去。

  他眉间微皱,刚才在外面走廊上遇到陈喋,大致也知道这趟找他江湖救急是为了什么,于是捞起她的手腕,低声“叶初卿。”

  叶初卿一手托着腮,懒洋洋的抬起眼来。

  为了参加这次生日会,她特地化了很精致的妆,这个角度抬起眼来更显得眼尾狭长,凭添几分媚意。

  紧接着,她抬起纤细白皙的手臂,往陈邵脖子上一勾,整个人贴上去。

  因为穿着吊带礼服,没法穿普通的内衣,她也不知是喝多了还是故意在人前演戏,极为亲昵。

  陈邵眉间一跳,几乎能感觉到她胸前压过来的触觉,背对着众人低头低声咒骂一句。

  我、操。

  陈邵服了。

  哪个女人会像她这样。

  背后众人不知道陈邵现在有多崩溃,只看着这两人黏黏糊糊的抱在一块儿,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样子,瞬间就都震惊了。

  这两人他妈是什么时候这么熟的?这是个什么关系??

  陈邵搂着叶初卿起来,走到众人面前,视线不经意扫到魏远鹤身上,后者微微皱着眉,对视片刻后,陈邵率先移开视线,对今天的寿星说“我就先带她回去了。”

  寿星都已经懵了,不知道这刚才陈喋刚在,怎么她堂哥又来了,只胡乱点头“行行行。”

  只是刚才听叶初卿说最近在撩拨一个小明星,那陈邵又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某个追求者??

  坐电梯下楼,陈邵把叶初卿塞进车里。

  “你家住哪啊?”陈邵问。

  酒鬼已经自顾自把车座放倒开始睡觉了。

  陈邵“……”

  绝了。

  他啧了声,拿出手机给陈喋发信息问,可等了十来分钟也不见她回复,完全把叶初卿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他了。

  大晚上的,陈邵只好把叶初卿带回自己住处。

  他平时也不回陈家主宅住,都是睡在公司附近的公寓,离这不算太远。

  要换作平时,陈邵只当抗重物似的把叶初卿抗上去就好,可她今天穿着吊带裙,不得不好生伺候。

  陈邵把车停到公寓外,绕到另一侧开门,一手压着她到大腿中段的裙摆,把人横抱着上楼。

  这会儿晚上十点左右,早睡的人已经回家,晚睡的还在外玩儿,上楼过程没碰上别人,否则陈邵大概真要被当作带酒后失足姑娘回家的流氓了。

  陈邵开门进屋,抬手开了灯。

  客厅瞬间亮堂,他垂眸去看叶初卿,距离太近,导致他有片刻失神。虽说他从前就知道叶初卿长得漂亮,但两人见面就斗嘴吵架,初遇是因为一个电影项目,吵得陈邵那段时间听到“叶初卿”这三个字就觉得头疼,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近距离的细致观察过。

  皮肤白皙,唇色殷红,因为喝多脸颊也泛红。

  不说话时的叶初卿比平日里要讨巧许多。

  陈邵抱着她,抬腿踢上门,换了拖鞋走到沙发旁,边轻嗤一声,自言自语“算你运气好遇到我,不然明早就等着哭吧。”

  可当他俯身要把叶初卿放到沙发上时,却被她勾着脖颈重重带下来,一个带着酒精味的吻落在他嘴唇上。

  陈邵整个人倏的一顿。

  可叶初卿还没完,伸着舌尖细细描摹一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鼻息交错,很容易勾动天雷地火。

  陈邵没动,任由她在他嘴唇上舔了一圈,喉结上下滑动。

  他不排斥,甚至觉得她勾带来的酒精味道不错,很上等的红酒。

  叶初卿闭着眼耍完酒疯,往后一仰,倒在沙发扶手上,下颌高高抬起,更勾勒出了前凸后翘的身材。

  陈邵舔了下嘴唇,回味红酒,莫名觉得跟叶初卿格外相配。

  叶初卿仰在沙发上,这才开口说话“渴。”眼睛依旧是闭着的。

  难不成刚才莫名其妙那一下投怀送抱是从他嘴里在找水喝?

  陈邵觉得喉咙发干,有种上火的感觉,从冰箱里拿了杯水出来,拧开递给她“给。”

  叶初卿接过,只是喝多后她那点智商和协调能力都跟着消失,手摇摇晃晃的,喝了口水,却倒翻了半杯,顺着领口滑下去。

  她轻呼一声,全然没反应过来陈邵还在旁边――

  之后发生的事荒诞却又顺理成章。

  第二天叶初卿醒来时是在陈邵的床上。

  她对昨天的记忆停留在陈邵出现在生日宴上,后来大概是暂住在他家,她睁眼时侧躺着,眯着眼看窗外的景色。

  因为宿醉,反应还慢许多,想着这陈邵这回倒挺人模人样的,居然没让她睡沙发。

  结果下一秒她腰间就横过来一只手,后背也贴上一个滚烫胸膛。

  叶初卿倏的清醒了,睁大眼,条件反射的丢开他手坐起来,却又腰一软跌回去,后知后觉的感觉全身酸痛。

  陈邵也被她这动静吵醒了,轻咳一声“醒了。”

  倒还挺平静的。

  陈邵对上叶初卿震惊的视线,挑了下眉“忘记了?”

  叶初卿忽然腾起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张了张嘴,试探问“……我们不会不干净了吧?”

  陈邵神色自若的点了点头,补充“你把我睡了。”

  叶初卿“……?”

  她这都干的什么破事儿!

  陈邵欣赏了一番她的表情,轻笑出声,坐起来套了件浴袍穿上,而后起身走进浴室洗澡。

  其实昨晚的事,叶初卿是喝醉,而他却是清醒,真发生了事儿那也一定是清醒的那个没把持住,怎么会是叶初卿一个喝醉、力气还没他大的女人把他给睡了。

  陈邵原意是逗她,却没想到洗完澡走出浴室,叶初卿便坐在床上神色严肃的跟他一个鞠躬“对不起。”

  陈邵“……”

  这倒不必。

  他咳嗽一声“没事,我可以负责。”

  毕竟真算起来,昨晚最后也该是他主动的。

  叶初卿连连摆手,模样非常不好意思“没事没事,这本来就是我的错。”

  陈邵轻轻眯了下眼“怎么,你还犯过好几回这种错了?”

  “啊?”叶初卿愣了下,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怎么可能!但是再怎么也不能碰瓷你啊,哪有这样让你白白搭进一辈子的啊,你说是吧?”

  “……”

  话虽这么说,可不久后,叶初卿再次碰瓷,并且带着肚子里的孩子精准的终极碰瓷上了陈邵。

  陈邵倒是没什么怨言,甚至还主动跟黄晟说了愿意负责,简直是最任劳任怨的背锅侠,弄的叶初卿对他更加愧疚。

  在两家人的不懈鼓动下,尽管婚礼还要些时间准备,但迫切希望他们能够先稳定下来。

  反正事儿都已经定了,叶初卿也就顺着他们的意思,先跟陈邵领了证,准备了一套婚房一块儿住进去。

  只是他们这关系实在是尴尬。

  家长那边瞒得不错,都以为他们是正经谈恋爱。

  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这哪是正经恋爱,而是一不小心把朋友给睡了,还睡了两次,而且还是最近才成了朋友,刚认识那会儿可是仇人。

  没有比这更尴尬的了。

  当初两人见面就吵架斗嘴,现在结婚住一块被这尴尬氛围笼罩着竟然还维持了一段时间的相敬如宾。

  他们没睡在一间房,对外也没通知过一声,只两家长辈默默准备着结婚的事。

  叶初卿嫌待在这所谓婚房里太闷,正好陈喋没工作人在堰城,吃完晚饭便约了她一块儿去唱歌。

  才到晚上九点,闻梁就打电话催她回去。

  叶初卿对他们这黏糊劲儿很不屑,翻了个白眼,拎起包“那走吧。”

  陈喋戴上口罩帽子出去,刚出电梯就听到前面一个声音“前辈!”

  她抬头,发现是同公司的一个男爱豆,刚出道不久,参加了个选秀节目,有些粉丝,她去壹铭娱乐时碰到过他一回,还算认识。

  她笑了笑,也跟他打了声招呼。

  他视线往旁边一看,见到叶初卿,自然也认识,颔首礼貌道“叶主席。”

  叶初卿不认识他,刚问了一句“你是陈邵公司的吗”,旁边又闹哄哄的过来一堆人,为首说话的那个声音有些尖细――

  “诶,这不是我们初卿和陈喋吗,你们怎么来这儿玩都不叫我们一起啊。”来人是上回生日宴上的那主角。

  叶初卿实在不喜欢和这些打交道,正准备想个理由立马溜走。

  那人倒好,笑眼朝她身侧男人身上看了眼,捂着嘴轻笑起来,还非常自来熟的撞了撞叶初卿的肩膀“嗳,这是你上回跟我说的那个你看上的小明星吗?”

  陈喋?

  叶初卿“……”

  她当初不过为了堵她的嘴随口一提,怎么现在把她描述的跟个中年油腻大叔似的!

  这人脑子里都是什么垃圾!!!

  她刚要反驳,余光却瞥见门口陈邵也走进来,注意到她,停了脚步。

  旁边另一个塑料姐妹花也没完了,跟着说“我可太羡慕你了,这行业主席位置坐着天天净看些俊男美女的,怎么样,已经到手了吗?”

  “……”

  旁边陈邵的目光如有实质,叶初卿真实感受到,什么叫做“天要亡我”。”

掌中娇 https://www.avsohu.com/Read/705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