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掌中娇过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街头亮着一排昏黄的路灯, 夏夜还有不少小飞虫,在树丛中成堆飞绕在一块儿。

  堰城是座很热闹的城市,不过这条街远离各色娱乐场所, 在这个还不算晚的夜里显得有些过于寂静了。

  闻梁懒洋洋靠在树干上, 指间燃着一支烟,正跟人打电话。

  肖轼在电话那头吵吵嚷嚷的在跟他说着什么,闻梁咬着烟深深抽了口,看上去兴致缺缺, 等他说完了,才淡淡回了句“我不过去了, 我这还有事。”

  “你今儿才刚从军营出来呢, 能有什么事啊。”肖轼只当他是随口诓人。

  闻梁已经没了耐性,随口说了句便挂掉电话, 把手机揣回兜, 抬眼朝路边那家小饭馆儿看过去。

  从火车站捡来的那少女正坐在门口那张木桌上吃饭,小口小口的,而后大概是注意到他的视线, 她拿筷子的手停了停, 忽然正襟危坐起来,看着他不敢再吃了。

  闻梁轻轻翘了下嘴角, 很快就转过身继续抽烟, 不再看她。

  不紧不慢地抽完那支烟,闻梁丢了烟蒂, 原地跺了两下脚,终于折返走进饭馆儿。

  少女已经吃好了, 放下筷子,乖乖坐在座位上。

  闻梁走到她面前“吃好了?”

  她轻轻点头“嗯。”

  “吃好了还在这坐着干嘛。”

  少女的脸慢慢红起来, 扭头看了眼饭馆老板娘,声如蚊呐“我没有钱付给他们,行李落在车站了。”

  闻梁扬了下眉,没多说什么,过去付钱。

  走出饭馆儿,街道依旧静悄悄的。

  少女始终跟在他身后走着,有骑着自行车的路人从两人中间经过,她忙后退一步避开,样子很是局促。

  闻梁走到摩托旁,把头盔递给她,自己扣好后才想起来问一句“你叫什么?”

  她纤细的两根手指抵着下巴费劲的戴着头盔,嘴巴一开一闭,闷在头盔里,闻梁没听清。

  “什么?”

  她喉咙空咽了下,努力把声音放大到清晰“陈喋。”

  陈喋就这么住进了西郊别墅,几周后生活渐渐重新接上正规,开始在堰城上学读书。

  闻梁不经常回来,陈喋也不敢问他去做什么了,每天早晨吃过早饭便自己坐着地铁去上课,放学了又自己坐地铁回来。

  她无处可去,没法再回芜溪,也不愿意去陈家,提心吊胆地住在西郊,生怕哪天惹闻梁生厌了就被赶出去无家可归。

  好在惴惴不安许久,她依旧住在西郊,由张嫂照顾着饮食起居,也没有人对她冷脸。

  但论物质上而言,甚至过的比在芜溪时要好许多。

  她在西郊别墅住了许久,可能够见到闻梁的次数一双手就掰的过来。

  偶尔他回来住已经是半夜,陈喋已经睡了,或是陈喋早上去上学起的早,他也还没起。

  两人真正相熟起来已经是半年后,到了年末。

  12月31号晚上,学校里举办新年联欢晚会,整个高二要出六个节目,不要求班级单独出,陈喋跟隔壁班的几个女生一块儿表演一个舞蹈,被选上了。

  当天傍晚的自习课,她们一群人便提前去化妆换衣服。

  化的是舞台妆,腮红和亮片眼影打得很重,头发盘起,露出纤细白皙的脖颈,穿一件粉白相间的宽袖舞裙。

  陈喋自转学后就因为长得漂亮很受关注,化着妆穿着舞裙出现在校园就更引人注意了,被人拍了张照,当即就在学校男生中传遍了。

  当天新年联欢晚会结束后已经很晚,十点多了。

  堰城的地铁十点半就停了,陈喋的节目压轴,最后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只跟朋友们说了声便急匆匆地从体艺馆跑出来,怕赶不上最后一趟。

  闻梁这天回了趟闻家主宅,跟往常一样和闻怀远闹得不愉快后摔门走了,又懒得去跟那群狐朋狗友混,不知不觉就开车到了学校门口。

  想起之前张嫂提过陈喋今天学校有事,会晚点回来。

  他到时,校园里正好响起铃声,外面已经有很多来接孩子的私家车,闻梁把车停到马路对面,靠在车门上吹风。

  很快就有很多学生陆续出来了。

  大多手挽着手,说笑着走出来。

  闻梁懒懒看着,几乎是一眼看到陈喋的,她穿的和其他学生不一样。

  里面是那件粉白相间的舞裙,皮肤在夜里白的却像是散发着莹莹的光,外面套了件灰扑扑的学校冬装校服。

  他正提步要走过去,却见两个男生从后面追上来,拍了下陈喋的肩膀。

  闻梁脚步一顿,微微一哂,沿着斑马线走过马路。

  走近后便听到其中一个男生搔着头发说“陈喋,我想问一下你qq号是多少啊?手机号也可以。”

  陈喋正急着去赶最后一趟地铁,忙说“抱歉啊,我赶时间。”

  “现在都放学了。”那男生摆明不信,捏住她手肘,“我是真喜欢你,我叫张迎远,比你高一届,高三的,可以认识一下嘛,别总是连个联系方式都不愿意给啊。”

  陈喋急了,忍不住“哎呦”一声“我真的有事,你别拉着我。”

  那男生却是被她那声像吴侬软语似的“哎呦”给逗笑了,样子有点痞“那你给我个拒绝我的理由呗。”

  “我不喜欢你。”

  “你有喜欢的人了?”

  陈喋只急着走,没好气的说了个“有”就一把扯开他的手转身往地铁站方向跑。

  真是,耗了这么久时间。

  她可一点儿都不想大晚上的走回西郊别墅去。

  只是她刚低着头跑了两步,就忽然重重撞进一个怀里,陈喋捂着额头又忙说“对不起”,结果一抬头却看到了闻梁的脸。

  她愣住。

  就这么捂着脑袋呆呆看着闻梁,过了好一会儿才怔愣着低声叫“闻梁哥?”

  “嗯。”

  闻梁垂眸淡淡看她一眼,又掠过她肩膀看向她身后的那两个男生。

  陈喋跟着他视线往后看,忽然想起了自己刚才回答的。

  “你有喜欢的人了?”

  “有。”

  闻梁是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

  应该没有听到她刚才那句回答吧?

  陈喋心里直打鼓,生怕身后那人又没皮没脸的走上来继续问她喜欢的人是谁,顾不得其他,一把拉住闻梁的臂弯就往前走。

  这还是两人认识半年来头一回有这举动,闻梁看了眼陈喋那双手,没说什么,顺着她意思往前走。

  “车在对面。”他开口。

  “……哦。”

  正好是绿灯,两人走过斑马线,陈喋这才想起来还挽着他手,忙抽走了。

  一路无话,开回到西郊别墅。

  “谢谢闻梁哥……接我回来。”陈喋跟他道谢。

  闻梁没反应,开门进屋,抬手把客厅的灯打开,这会儿才真切地看到了陈喋脸上的妆。

  其实那妆感看上去很劣质,过于浓重的舞台妆,可放到陈喋脸上却显得异常明媚,不再像平时那样温吞了。

  闻梁看着她脱掉外套,那件舞裙腰间收紧,盈盈一握,勾勒出少女含苞待放的身材,底下是一段纤细匀直的小腿。

  他才注意到,其实她也不算什么小屁孩,16岁了。

  陈喋拍拍自己的脸“闻梁哥。”

  他还在走神,一寸不避地盯着人家小姑娘的腰看,闻言才回神“嗯?”

  “那我先上楼了,你也早点休息。”她小声说。

  “嗯。”

  陈喋逃似的回了自己房间。

  心道还好还好,闻梁没有听到那时候她承认的自己有喜欢的人,否则要是问起她压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第二天是元旦假期。

  陈喋睡得晚了些,起来后就写作业,直到中饭才下楼。

  难得闻梁也在家,陈喋下楼梯的脚步一顿,看了他一眼,步子踩得很轻地下楼。

  “睡这么久?”闻梁主动问。

  陈喋一梗“……没有,我在写作业。”

  她挪开椅子坐下,吃了一会儿才跟闻梁提起自己想当艺术生的想法,闻梁对此倒没什么意见,她想去那就便去。

  末了,调侃着问了句“怎么,你喜欢的那人也要读艺术?”

  陈喋正在喝粥,被他这句话弄的直接呛得满脸通红,好一会儿才解释道“我没有喜欢的人,我昨天那是被那人烦的,随口说了有。”

  可她脸颊红扑扑的,嘴上说的那些话听着可信度就不高。

  闻梁只嗤笑一声。

  陈喋想再解释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好作罢。

  只不过经过这事儿,两人之间的关系却是慢慢熟悉了些,陈喋也不再像从前那样一点儿都不敢靠近他。

  她像是攻城略地,步步为营,仗着闻梁慢慢展现出来的对她的纵容逐渐在他的生活中划出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

  闻梁向来照顾不到小女孩儿那点弯弯绕绕的心思,相较于从前小心翼翼的陈喋,对于后来慢慢恃宠而骄变得有些偏纵的陈喋,闻梁更加喜欢,觉得有趣,也乐意纵容她做些别人不敢对他做的事。

  陈喋高三时学业很忙,由走读变成了寄宿,一周才回来一趟。

  这天,闻梁跟一群狐朋狗友鬼混着,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了两下。

  他捞起看。

  [灵灵闻梁哥,我明天放假,你能来接我吗?]

  他淡淡勾了下嘴角,被旁边一个朋友看到,笑着打趣问是哪儿来的美人还能千金买闻梁一笑。

  闻梁不理会,回复了个“行”。

  周围一群人见他这幅样子,更来了兴致,起哄着逼问到底是谁。

  闻梁懒洋洋地斥了句“滚蛋。”

  第二天傍晚,闻梁去学校接了陈喋回去。

  陈喋一上车就闻到他衣服上的香味,女人的香水味,她轻蹙了下眉,小狗似的凑过去扯着他袖子仔细闻了闻。

  眉间皱得更紧“你干嘛去了?”

  “怎么?”

  陈喋娇纵地丢开他的手“有香水味。”

  闻梁抬起手嗅了下,果然是有,味道很淡,大概是今天碰到肖轼时被从他身旁那个女伴身上沾来的。

  陈喋忍不住又问“你去干嘛了啊?”

  闻梁懒得解释,朝她额头上拍了下“关你什么事。”

  “……”

  最近闻梁刚刚开始接手温远集团的一些项目,回去后接了通电话就直接进了书房。

  而陈喋在自己卧室的书桌上写完作业,又想那股香味越来气,丢掉笔埋头进臂弯里,不高兴地哼哼唧唧一会儿,头发都蹭得乱糟糟。

  最后还是放不下,顺了顺头发踩上拖鞋,走出卧室。

  张嫂刚刚切好一盘水果,招呼她去吃,陈喋拿上说“我拿到闻梁哥书房去。”

  闻梁正盯着一堆枯燥数据计算项目利益空间,门被敲响两声,陈喋探头进来,手里还捧着一个果盘。

  她把果盘放到他手边。

  闻梁睨她一眼“你自己吃吧。”

  “哦。”

  陈喋挪了把椅子坐到他身侧,牙签插着西瓜吃。

  没一会儿,她就觉得无聊,凑上前去看闻梁电脑屏幕,乱七八糟的数据图,看得人眼花缭乱。

  “看得懂么你。”闻梁嗤她。

  她轻哼一声“这有什么好看不懂的。”

  “不是都高三了,没作业?”

  陈喋“刚刚月考完,这周作业不多,晚上再写好了。”

  他淡嘲“就你这样的,当心考不上大学以后还得复读一年。”

  “哪有你这么说话的。”陈喋被他说的有些不高兴,“就你这些东西,谁看不懂呀,我背的那些东西你还可能不知道呢。”

  闻梁轻笑,把椅子移开点“那你来给我写这个报告。”

  “……”

  陈喋只得起身靠近电脑去看,那文件又长又乱,看得眼睛疼,只是这姿势后就更能闻到闻梁身上的香水味了。

  陈喋顺势往后一坐。

  他那椅子很大,陈喋只坐在一角,但也依旧和闻梁腿挨着腿,几乎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

  她皱眉道“你快先去洗个澡吧,这香水味难闻死了。”

  闻梁视线停在陈喋腿上,校服裙往上滑了一截,白皙纤细,他喉结上下利落滑动了下,嗓音莫名哑下来,拎起陈喋的衣领把人扯起来,斥她“多大人了,自己好好坐着,瞎挤什么。”

掌中娇 https://www.avsohu.com/Read/705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