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掌中娇第 19 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闻梁最近都被一股烦躁感盘踞周身, 就是浑身不舒服,没法冷静。

  他狂妄冷硬,脾气大, 浑身的戾气,发起火来谁都控制不住。

  这些年陈喋在时这种戾气似乎还能压住,可现在去了一趟主宅, 心底的烦躁就不断冒出来。

  今晚闻梁有个活动,在锡城会展中心顶层。

  宴会主人公是一位姓林的先生, 原是艺术世家, 但这次出任东城项目的全部设计工作。

  闻梁和他也有合作,这次过来参加只不过是没拂这个面子,在宴会上交流不多。

  这样的场合,几个平日里相识的公子哥便自觉坐到一块。

  闻梁坐在中央,领口微乱,露出半截锁骨,喉结凸出, 指间夹了支烟, 手臂肌肉线条流畅。

  身侧还坐了个漂亮女人, 正体贴地为他剥桔子。

  “闻总,给。”女人白莹莹的手心上躺了个橘子。

  对面一人打趣“这怎么一圈这么多人,就闻总一个能吃橘子啊?”

  闻梁把那个橘子给他丢过去“那你吃。”

  另一人忽然笑称“闻总可不能乱吃别人给的橘子,不然家里的灵灵可就要生气了。”

  周围其他人……

  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专往枪口上撞。

  “怎么?”那人也意识到氛围不对, “难道吵架了。”

  闻梁靠在沙发里, 重重抽了口烟。

  他不说话, 其他人也不敢评价那是吵架还是分手,尽管看那时候那架势, 是妥妥的分手没错。

  肖轼出声打圆场“行了行了,本来吵架就不是什么开心事,别提了。”

  可那人不,非常叛逆也非常没有眼色,依旧作死说“吵架了哄哄不就好了呗,我女朋友也动不动就生气呢,就得不要脸点,不能冷战,冷了就完了。”

  肖轼摆摆手,随便找了个由头把这话题绕过去。

  酒过三巡,大家都喝得偏多。

  闻梁本就烦躁,一杯杯下去也渐渐有了醉意。

  他们这些公子哥并非完全不学无术,也会谈及关于项目上的事。

  他们这头正聊着,忽然,今晚都没怎么说话明显心情不佳的闻梁出声了――

  手机放在耳边,他神色平静坦荡,看不出醉意,声线很哑,带着浓重的鼻音,应该是有点感冒,磁沉的从嗓子里低荡出来。

  “在哪?”他声音平缓。

  众人齐齐看过去,不知道为什么,直觉那头就是‘灵灵’。

  安静下来。

  而闻梁似乎完全没察觉到周围大家的视线,垂着脑袋,支着手臂撑在脑门上。

  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闻梁又重复一遍“我问你在哪。”

  声音也随之冷下去,染上警告意味。

  听得人发颤。

  这原本就是个疯子,如今还喝了酒,这要是发起火来还不直接把屋顶都给掀翻了,周围人心有悸悸。

  只能寄希望于电话那端可千万别说话继续惹怒他了。

  电话那端的确没说话惹怒闻梁。

  她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闻梁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脸彻底黑了。

  舌尖重重扫过后槽牙,他换了个姿势,直接回拨过去。

  手机也不放在耳边,就这么盯着屏幕。

  这回更绝,刚一拨通就直接挂断了。

  众人“……”

  闻梁垂着眼看了几秒,最后竟然还倏得笑了,拎起外套就直接走了。

  肖轼原地反应了足足半分钟,才“我操”一声,靠进沙发背里,过了会儿,又是一声“我操。”

  “阿梁这不会是直接去找人了吧?他他妈这喝了多少,酒驾?!”

  他没敢再留,匆忙追上去。

  可闻梁早不见踪影了,好在在车库里见到了闻梁那辆车还好好停在那。

  陈喋的戏份在下午那会儿就已经结束,但还是在一旁继续看齐丞和王云熙结束。

  不得不说,齐丞被冠为流量小生中最有演技的的确不是虚名,而王云熙本身形象就很契合角色,演得同样让人入戏。

  陈喋就在旁边搬了个小马扎,一边看一边学习。

  手机放在旁边,之前响了两声后就再也没有动静。

  估计气疯了吧。

  临近深夜下戏。

  陆川把今天拍摄的内容检查了遍,备份,又跟旁边的工作人员低声交谈几句后便起身走到陈喋旁边。

  “一块儿回去?”陆川说。

  “你也住在州遇啊?”陆川“嗯,工作人员都安排住在那。”

  陈喋点头“那你等我一下。”

  她回化妆间换下戏服,没来得及卸妆,还是那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她也不在乎,就这么出去了。

  凌晨夜寂,影视城分两部分,一边是游客观光区,另一边则是集中拍摄的地方。

  这会儿观光区倒还是灯火通明,正在举行烟花表演,也能听到游客的欢笑声。

  州遇酒店离得近,陈喋和陆川并肩走过去。

  “陈喋。”陆川声音很好听。

  “嗯?”

  “我下午说的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一个个直球打的,陈喋觉得她从前压根就不知道陆川是个怎样的人。

  “明白。”陈喋回答得也很快,“但是我还没考虑过要交男朋友。”

  陆川平静问“因为陈舒媛?”

  “不是。”陈喋笑了笑,一点不掩饰自己对陈舒媛的讨厌,“她算个屁,影响不了我。”

  “那是,因为你前男友?”

  陈喋这才有片刻怔愣,低头往后捋了把长发“有这个原因吧,我跟他在一起了很久,所以也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没有他的生活。”

  陆川从前大四的时候就认识了当时大一入校的陈喋。

  知道她一进校就被许多人追求,也知道她那时就有男朋友了。

  算算时间,的确是在一起了很久。

  刚才在片场陈喋接到那个前男友电话,只说了一句话“你喝酒了?”

  语气很平淡,听着似乎是和平分手,可后来却又索性接连挂了两通电话。

  陆川摸不准,但涉及人家过去的隐私,没多问。

  他们房间不在同一楼层,陆川把陈喋送到酒店房间门口。

  “晚上好好休息,晚安。”

  “嗯,晚安。”

  陈喋跟他道了别,刷房卡进屋。

  拍摄组统一安排的房间是普通的大床房,可以自己出钱升级套房,陈喋觉得没什么必要便也没去升级。

  烧了壶水,陈喋坐在椅子上把盘起的长发放下来。

  角色需要,长发弄得很凌乱,还有不少打结,陈喋一边等水烧开,一边把头发一绺绺地解开来。

  长发被拨到一侧,露出半边肩膀,锁骨凸出,皮肤白皙到发光。

  水烧开后头发也还没梳通,陈喋给自己倒了一杯搀着凉矿泉水。

  又踱去拉开窗帘。

  忽然,她视线停顿,移回到楼底下的熟悉身影上。

  她住在十几层,往楼底下看其实压根就看不清脸,但她太了解闻梁抽烟时的样子了。

  他坐在花坛边,嘴里叼了根烟,淡淡的烟雾腾起,笼罩住眉眼,他重重吸一口,烟头的火光乍亮,照亮在黑夜中他的下颌弧线。

  陈喋站在窗边看了好一会儿,手里那杯水都凉了,她才回身到桌边又续了些热水进去。

  她不奇怪闻梁会找到她在哪,只要他想知道,她的一日三餐他都可以调查的清清楚楚。

  但她没想到闻梁会过来。

  她忽然想起张嫂说的那些话。

  即便是夏天,可凌晨还是露气重,闻梁就穿了件薄薄的衬衫,要是继续待下去说不定明天就会感冒发烧。

  陈喋并不讨厌闻梁。

  即便两人分开,她也是因为他而伤心,但其实自始至终闻梁对她的态度就是那样,是她心底的那点喜欢不断膨胀,不断渴求更多,所以不满足于闻梁能给她的所以才离开的。

  何况她这六年来的生活也全靠闻梁庇护。

  陈喋喝完手里那杯水,叹了口气,披上外套准备下楼,却从窗边发现之前楼底下那个位置现在一个人影都没有。

  与此同时,房门被敲响。

  咚咚咚三声,连门铃都没按。

  陈喋过去看猫眼,没看到人影。

  推开门,闻梁倚在墙边,见她开门才侧头看过来。

  他依旧那副样子,短发干净利落,眼底漆黑,下巴微抬,耷拉着眼皮看向她。

  “一个人住也敢乱开门?”他声音又沉又哑,一开口就是教训她的话。

  陈喋翻了个白眼“我知道是你。”

  闻梁低笑“胆子肥了啊,挂完我电话还敢给我开门。”

  陈喋懒得理他这些话,皱眉“你喝醉了?”

  “没。”

  他又去摸烟盒,陈喋说“在这抽烟一会儿烟雾警报响了。”

  闻梁睇她,抽出一支叼在嘴里,没点燃,直起背走到她面前,一手撑在门上,低头近距离盯着她眼睛。

  “陈喋。”他声音很磁。

  两个字就让人耳膜发痒,不容置疑的压迫感。

  陈喋被这气场压得难受,抬手在他肩上推了把“你喝多了就回去睡觉,别在我这发酒疯。”

  “我说了我没喝多。”

  “你没喝多堵在我门口干什么。”

  闻梁停了两秒,没什么表情地直起身,抬手捏住她下巴。

  没等陈喋反抗,就猛地把人推进屋。他虎口箍着她脖子,两指抵在她下颚骨上,压得人脸生疼。

  陈喋后脑勺磕在墙上。

  闻梁抬腿勾上门,凭着身高优势俯视她。

  咬着烟蒂含混道“这才叫喝多了。”

  陈喋脑袋被撞疼了,脸上骨头也被他掐得疼,顿时来了脾气,抬手就往他身上一通乱打。

  闻梁也不挡,单手把人禁锢在墙上,脸上脖子上被扇了都不在意,反倒云淡风轻。

  等她打累了,闻梁轻而易举捏着她两截瘦削的手腕,压在墙上,腿也往前跨一步把她截住。

  陈喋被弄的狼狈不堪,不仅被堵在死角动弹不得,头发凌乱散开,脸上灰扑扑的妆也还没来得及卸。

  闻梁盯着她看了会儿,朝她脑门儿上的几撮刘海吹了下“拍得什么玩意儿,丑死了。”

  陈喋气得眼都红了“关你屁事!”

  “不关我事,我他妈现在才发现,老子舒舒服服地养你这么多年,你四年前就哄着我教你怎么写合同,早给我挖了个坑啊。”

  陈喋“你花在我身上的那些钱我以后都会还给你。”

  “老子差你那点破钱?”闻梁野惯了,说话难听,“就那些狗屁废纸也能算合约,我动动手指就能让它不作数。”

  陈喋皱着眉推他,这回总算是推开了。

  她喘着气,一边拢住身上的薄衫。

  陈喋把乱糟糟的头发随意扎了个马尾,抬起眼重新看向他,努力把情绪放缓“我当初让你签合同不是为了离开。”

  “那时候我们的关系刚刚变得不一样,我开心又担心,担心你哪天有了真正喜欢的女生就把我赶出去了,所以才想办法让你签的合同。”

  “合约内容是在这四年维持和你的关系。”

  陈喋轻轻吸了口气,第一次坦然地把从前那些见不得天日的小心思说出来,“不是为了四年后离开,而是希望你至少能和我在一起这四年。”

  陈喋说不出那样请求的话,于是把这样的心思藏在合约里。

  她那时候就被不少同龄的男生追求,知道自己的武器在哪。

  她原以为,四年时间也许足够让闻梁喜欢上自己了。

  “你还记得你以前给我买过一双舞鞋吗?”

  闻梁唇线紧绷,没说话。

  “我很喜欢,可后来上台表演还是没有穿那双鞋,买大了,我穿不了。我们的关系也是这样,你给的不是我想要的。”

  陈喋忽然笑起来。

  她笑时很漂亮,笑意从眉眼慢慢荡漾开,闪着光,屋内灯光轻飘飘笼罩在她周身。

  闻梁眸色微暗。

  可她紧接着说的话就没那么让人舒心了――

  她歪着脑袋“闻总,难不成你还想说你来找我是为了挽留我?”

  她跟他待久了,可以熟稔的摆出他那种不屑的语调和神态。

  闻梁不可能回答她这种话。

  于是陈喋过去重新打开门送客,看着闻梁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掌中娇 https://www.avsohu.com/Read/705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