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末世里的有备族(13)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95|末世里的有备族(13)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郑千千他们的路线和纪长泽准备走的路线不一样。

  但在胡昊的热情, 和郑千千的警惕下看了他们准备走的路线后,纪长泽直接告诉了他们如果这样走他们还是会转回城内。

  而且现在存活的人类都在四处找资源, 如果他们转了回去, 绝壁会面临找不到资源的惨状。

  郑千千不信,这份地图她都研究那么多遍了, 那分明就是出城的路, 怎么可能转回城内。

  李河川掏出了一架无人机, 放飞到了空中去录像, 然后录下了弯弯绕绕的路线。

  郑千千“……”

  她是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操作。

  “现在不是没有网络了吗?怎么你们还能用这个?”

  纪长泽指了指李河川“川川在这方面还挺厉害的。”

  李河川骄傲挺胸。

  “这个无人机可是我的收藏, 之前我特地拜托人花高价买回来的, 平时让它出去飞一圈, 拍个照录个像什么的, 我坐在家里也能不缺素材。”

  “而且这种调试也不难,纪哥这里组件多,什么都有, 我正打算试试看能不能再自己做一架出来, 做出来的可能没有我们用着的这个好用,但也还好。”

  郑千千“……”

  这个看上去白白胖胖其貌不扬的人,她之前还猜测着他在团队里的功能是不是做诱饵来着, 没想到居然这么牛皮。

  果然高手永远在不起眼的人中。

  她更加肯定了自己没错。

  之前李父李母还说纪长泽好心愿意带上他们, 可现在看来,纪长泽这分明就是看中了李河川的才华啊。

  她就说,她不会推断失误的,纪长泽就是无利不起早。

  他一定是因为李河川这份能够自己做出无人机的才华才会招揽李河川, 照顾李父李母。

  刚这么想着,就听着李河川转头望向纪长泽“纪叔,一会你去车顶上放哨的时候带上我吧,我做的时候哪里做错了你指点我一下。”

  纪长泽正在调制酱料准备一会吃烤全兔的时候用,听到他的话直接答应了一声“好,不过你小子下手给我小心点,别再像是上次那样浪费材料,现在这些东西可不好找。”

  郑千千“……学长指点你??你不是专业的吗?不对,学长也不是这个专业的啊。”

  “对啊,纪叔是有备族,他会这些技能不是挺正常的吗?”李河川回答的相当理直气壮。

  郑千千“……”

  正常、正常吗?

  有备族不都是买买买锻炼自己吗?什么时候能够做无人机也是有备族标配了……

  但是这样一来,纪长泽是为了李河川本事才招揽他的理由好像就说不通了。

  郑千千有点纠结的望向正站在桌子旁调制酱料的纪长泽。

  这个桌子是可折叠的,平时折叠起来就占一点点地方,但一伸展开位置可就大得很了,旁边还放着一个烧烤架,此刻那只兔子就被拾掇干净了放在上面,旁边的付豪看着火候给它转一转。

  而纪长泽,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围裙,手洗的干干净净,刚刚剁了一些小米椒和葱姜蒜,现在正在有模有样的调制酱料,这副就算是干厨房活也斯斯文文有条不紊的样子,如果不是除了他们停着的这片地方草地被弄平空了出来,其他四周都是比人还高的青草,看上去简直像是正在野外踏青了。

  好像是调制好了,他拿出一个形状好看的小碟子出来(为什么在逃亡时刻还要带专门盛放酱料用的小碟子?),盛好之后递给了旁边的郭君媛,声音温柔“尝尝调到这个味行不行?”

  郭君媛脚旁是一辆折叠婴儿车,此刻展开,小宝正坐在里面好奇的看来看去,她接过小碟子,拿着筷子沾了一点放进嘴里。

  “嗯,好吃,香喷喷的。”

  “那就不加别的了。”

  得到了妻子的肯定后,纪长泽那即使到了末世也依旧没被摧残掉的好看面容上露出一抹浅笑,拿着调羹挨个给那些小碟子盛满了酱料。

  然后又倒了一碗不知道什么东西,看上去跟辣酱油很相似的东西,拿着烧烤专用刷子开始给兔子做全身刷刷刷。

  郭君媛突然想到“对了,我们车上冰箱里是不是还冻了几条鱼?这次一起吃了吧。”

  说着,她返回去打开车载冰箱拿出了里面的几条鱼。

  这还是五天前他们路过河边时纪长泽钓上来的,当时他们做了水煮鱼,吃了三条,还剩下了四条,郭君媛就放在冰箱里冻起来了,这几天大家都是在车上吃饭也没弄太丰盛,她就没想起来。

  郑千千本来听见还有鱼就已经十分惊讶了,结果见着郭君媛居然还真的从车上拿下了几条鱼下来。

  她整个人都懵逼了。

  这哪里是像是野餐,这根本就是野餐吧。

  这十几天她和胡昊一起开车走了那么多的地方,也遇见过很多其他人类,但是就没一个人类像是他们这样一样轻松自在的。

  看看烧烤的这些东西吧,简直有模有样,什么烧烤架子,什么刷油的刷子,还有刚刚郭君媛说的话,他们居然还有冰箱。

  就算是来这边的时候是打算潜入“敌人”内部,结果现在眼看着大家聚在一起,其乐融融,小孩子跑来跑去手里拿着烤鸡翅在吃,大人们凑在一起,甚至还摆了一桌麻将出来,正招呼着他们过去玩。

  而纪长泽还是弄好了酱料,脱下身上的围裙,抱着小宝开始哄,旁边郭君媛手里被他塞了一只肥硕的大鸡腿,正一手拿鸡腿,另一只手端着一杯温度刚刚好的牛奶,笑容温柔的望向父子俩。

  这一幕看得郑千千鼻子都有点发酸。

  当然她不是嫉妒或者羡慕什么的,只是突然觉得好像一下子回到了灾难还没有发生的时候,那个时候马路没有变成大草原,出门上厕所也不用担心会不会从哪里蹦跶出一只羚羊,开车的时候只需要看看四周车辆和红绿灯在,而不用担心会不会开着开着车就陷进了沼泽地。

  鬼知道为什么原本该是马路的地方会变成沼泽地。

  不过想想这里已经成了大草原,马路上多出一片沼泽地什么的也可以理解了。

  因为这份对曾经幸福平静生活的感触,郑千千看纪长泽顺眼了不是一点半点。

  再加上只是萍水相逢,路线都不太一样,而纪长泽身边的人也全都众口一词的说纪长泽的确是个好人,郑千千就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神经过敏了。

  最关键的是,以前她坚信自己的直觉。

  可现在再面对纪长泽,她完全感受不到这人身上有那种“我是坏人咩哈哈”的信号,反而只有平静和温和,就好像以前她认为他伪装出来的那样。

  而且在看向她,与她四目相对时,纪长泽的眼里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

  完全不像是喜欢她,或者对她有什么想法的样子。

  郑千千陷入沉思。

  难不成……真的是她给弄错了?

  直觉不准了,她就不能像是以前一样只依赖直觉,还要靠周边人的判断,但是周围所有人都觉得纪长泽是个好人。

  甚至包括了李河川爆料,与纪长泽关系并不怎么融洽,听说从小到大都是死对头的陈的卢。

  死对头都觉得纪长泽是好人,那他这个人得好到什么程度啊。

  郑千千逐渐开始怀疑自己,等吃到了好吃的烧烤时,这丝怀疑就被美味给掩盖住了。

  她透过现象看本质了。

  不管纪长泽是个什么人,既然他们的路线根本不一样,这样的世道未来他们肯定是没有什么交集的,那她为什么还要去纠结这个。

  纪长泽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不重要,他做出来的事是善心的人做出来的事就行了。

  换成别人,不过就是学长和学弟学妹的关系,一般人谁会乐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是给吃的又是给喝的,甚至连最宝贵的汽油都要给。

  想通之后,郑千千只觉得神清气爽。

  她也不纠结了,也不思考了,快乐的加入到了烧烤的行列中来。

  在纪长泽贴心的要她带一些回去给胡昊吃时,也痛痛快快答应了下来。

  陈的卢坐在小板凳上正从编织袋里掏自己带来的调料,这还是之前他去找食物的时候找到的,就一直藏了起来,兔子不是他打的,野鸡也不是他打的,鱼更加和他没关系,他也没好意思白吃白喝。

  纪长泽这个家伙要是看见他白吃白喝,肯定是要嘲笑他的。

  就算是面上不显露,心底也绝壁会嘲笑的。

  不用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就是如此清楚纪长泽这个小人的心理活动。

  他正挨个把调料拿出来,就见着郑千千对着纪长泽一笑,说了声谢谢。

  和平又和谐。

  果然。

  陈的卢在心底一声冷哼。

  他就知道,这个郑千千肯定也是被洗脑了。

  说不定还觉得纪长泽的形象多么高大上多么伟岸呢,天真!

  将自己珍藏的调料全都拿了出来的陈的卢完全不知道郑千千正是因为他自己才倒戈。

  他只在倒完调料后发现李河川在那一下一下刷着兔肉,站起来朝着那边走去。

  “你没烧烤过吧?这个可不能这么弄,来来来我教你。”

  李河川很震惊看上去比他还要一无是处只会嘴上逼逼纪叔的陈的卢居然一副很精通厨艺的样子,他赶忙让出来大厨位置,还特地拿了纪长泽的围裙给他。

  陈的卢就这么像模像样的烧烤起来。

  他甚至还让李河川把房车里的电磁炉搬出来亲手炒了个菜。

  于是,场面看上去就更加其乐融融了。

  郑千千望着这一幕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

  和死对头都能相处的这么融洽。

  也许她是真的搞错了。

  纪长泽看上去真的挺友好的。

  也还好陈的卢不知道是自己让郑千千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不然他肯定要疯。

  郑千千一会自己吃,一会去送给胡昊吃,忙的不可开交,等到大家吃饱了开始将东西搬回去时,她思考了几秒就决定和纪长泽他们信息共享,将那个加油站的消息告诉了他们。

  只是这与之前的想法有了很大的不同。

  之前是想着不能欠人情,这一次却是在感谢之下提出的。

  纪长泽他们的确也需要补充汽油了。

  毕竟开了三辆车,用的汽油多,虽然有储备,一路上也在按照地图找加油站补充,但是开了这么一段时间汽油也只剩下一小半了。

  就跟补蓝条一样的,几辆车一起开向了加油站,大家先都一起加了油,然后再用桶装,等到确定没什么遗漏之后,郑千千他们按照李河川帮忙画的新路线开,纪长泽他们继续往家里开。

  两方这就算分开了。

  郑千千虽然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直觉出错,但也没放下过警惕心,让她放心的是,一直等到道路上再次只剩下他们这一辆车,纪长泽都始终没有发难。

  她松了口气。

  果然,是她想多了吗?

  而那边坐在自己车上开车,眼睛盯着前面那只吃草羊的陈的卢直接把郑千千这个名字丢到了脑后。

  替换成“同样被纪长泽假面蒙骗的愚蠢人类六号”,丝毫没有违和感有没有。

  大家继续开车前行,因为有冰箱在,一路上也有猎物会死在弓箭下,吃喝是不愁的,他们还会一起玩娱乐活动,比如打扑克打麻将,或者坐在房车车顶上练习射箭。

  因为被纪长泽取为箭花的植物长大了,他们不缺箭用了,射出去不捡回来也不用心疼,当然自从纪长泽发现有一种藤蔓搓出来的丝可以编成绳子之后,大家又多了一样活动,那就是搓绳子。

  绳子可以绑在箭上,练箭的时候把绳子系在末端,还能把箭和猎物一起拽回来。

  他们现在是不缺箭用了,但是能节省一点也挺好的。

  这一路上也有遇到过其他车,只不过那些车都是远远看见他们就跑。

  纪长泽和郭君媛分析现在人类与人类之前的关系一定不咋地,不然那些人也不会一看见他们就跑,要么是这些人以前遇到过坏人被收拾了,要么就是这些人本身就是坏人,看他们有四辆车,房车还那么高大,觉得他们人多,这才跑。

  反正他们有李河川在,也有收音机,根本不需要向其他人类打探消息,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也都开始避开其余人类了。

  终于,他们开到了一座山脚下。

  车停了下来,李河川拿着无人机出来,让它飞出去,自己一边操纵一边看着视频“对,就是这里了。”

  陈的卢因为即将回到家的激动心情稍稍微的冷静了一下;“这里?我们村哪有这么高的山啊。”

  他探头看向视频画面“川川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我们村附近都是林子,是有山,但是都是小山坡,没这么高的。”

  纪长泽仰头望向面前的这座山,突然开口“有,我们村附近有一座高山。”

  “二郎山?二郎山它不是秃……”

  陈的卢剩下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他定定的望向面前这座高山,在差不多十几米的地方,有一块巨大的凹痕。

  村里流传下来的说法是这是二郎神的脚印。

  虽然传说里没有提及为什么二郎神的脚印这么大,也没有人问出脚印大的不应该是大脚仙这种的类似问题。

  一座从他们小时候就在秃的山,如今满山都是绿树,长的那叫一个郁郁葱葱啊。

  世道是真的变了。

  “纪叔,你们村子从空中看是不是一个眼睛形状的?”

  纪长泽“对。”

  李河川面带复杂,让开了看视频的位置“现在这个村子地势有点复杂,你们自己看吧。”

  纪长泽和陈的卢凑近看去。

  李河川在旁边指了指村子左边方向“这里有几座山,基本上没有人走的路,刚刚无人机还录下了有野猪出没的视频,而且还不是一只两只,是一群。”

  他指了指右边“这里是一条河,河里有很多水蛇,我看不出来有毒没毒,反正很渗人。”

  “村子前面别的倒是没什么,但是那里长满了特别高的树,我让无人机凑近拍摄了一下,几乎每一棵树上面都有蜂窝,我之前查过资料,你们这里到了夏天会有放蜂人来住一段时间,这些蜜蜂可能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然后陨石雨降临,花蜜比以前多了很多,蜜蜂们可能也受到了自然影响,繁衍生息扩大种群,也就是说这一片地方已经被蜜蜂给占据了。”

  这一点他们之前就讨论过,末世后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人类没有改变,其他的动物植物多多少少都有了进化。

  植物是猛长,动物们则是智商都比以前高,两者的共同性都是往末世前自己身上就有的特性来生长。

  比如说兔子,这玩意现在最常见,因为末世前它们就很会繁衍,末世后,繁衍能力好像又一步得到了加强。

  而蜜蜂同样也是会扩大族群的动物。

  李河川继续说“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下边这一条路,也就是我们想要进村就必须过的这条路,它隔断了所有农田,你们村的田地应该都在这条路的后方,村人需要食物就要必须走这条路,但这条路上住了狮子群。”

  陈的卢震惊的声音都飙高音了“狮子群??我们这边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李河川“我查到你们县的资料是有一座动物园的,所以……”

  陈的卢“……”

  艹!

  李河川又说“你们知道这样的地形意味着什么吗?”

  陈的卢语气沮丧“以为着我们想要回家必须打过这些从天上掉下来的狮子??”

  “不。”

  纪长泽视线一直落在视频里“这意味着村里人四面都出不去,只能一直在村里,但种的粮食又都在外面。”

  那也就是说没得吃只能饿着了??

  陈的卢顿时面如死灰。

  他爸,他妈,那可都是能吃的。

  完了完了,他们现在一定过得非常惨。

  他一瞬间就想到了许许多多的形容词。

  面黄肌瘦,头大身小,骨瘦如柴,脸色蜡黄,绝望度日。

  不!!!!

  纪长泽没陈的卢那么崩溃,他记得村里人都有粮仓,大家一般都是会把够半年吃的粮食存起来,所以村里人可能会焦虑,也可能会担忧未来粮食吃完了可该怎么办。

  但还真不至于饿肚子。

  “行了,那我们来做计划吧,看要怎么干趴这些狮子进村。”

  被四面危险环绕的村里,有这么一对邻居,她们正隔着墙对骂。

  “我儿子成绩比你儿子好,脑子也比你儿子聪明,长的也比你儿子好看,肯定是我家长泽先回来。”

  “放屁,你儿子长得好有什么用,我家卢卢机灵,还喜欢打篮球,你没听村长说吗?这叫世界末日,末日成绩好有个屁用,要看能不能打!肯定是我家卢卢先回来。”

  “你他娘的才放屁,你家陈的卢跟个瘦竹竿似的,我长泽一巴掌就能把他给推翻了。”

  “我家卢卢还能一屁股把他给坐死呢。”

  两人看不见对方的脸也还是吵得不可开交,她们的丈夫几乎是一个时刻开始叫人“别吵了,饭熟了吃饭。”

  他们都挺无奈的,因为最近好像有毒蛇进村,大家谁也不敢出门了。

  这俩婆娘闲得慌就隔着墙各种对骂,比树上的喜鹊还能叽喳。

  纪妈妈“那边的你给我等着,我吃完饭再教训你。”

  陈妈妈“等着就等着,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

  “我家长泽回来帮我一起骂你。”

  “我家卢卢比你家纪长泽还早回来,我看是我们娘俩先骂你。”

  “呸!”二重奏。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https://www.avsohu.com/Read/6967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