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不孝儿(11)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古代不孝儿(1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52章

  纪长泽简直是以火箭速度快速处理好了家中事。

  在古代, 没钱寸步难行。

  反之,有钱则是畅达无阻。

  他很快就找了一所不错的宅子,买了一批丫头小厮, 又拜访了知县老爷, 在他的介绍下请了一位先生。

  县太爷对纪长泽十分友好。

  如今这世道,能够坐稳自己位置的人, 大多都有两把刷子,县太爷自然也是如此。

  侯将军的名声他是知晓的,侯将军身边的那个军师是他和他一起长大, 两人比兄弟还要亲近,这县太爷也知道。

  而纪长泽虽然打着一个账房的名头,身边却跟了这许多精骑, 还有军师的信件。

  这已经足以让县太爷不敢得罪,甚至还想要打好关系了。

  其实那封信纪长泽看过, 里面的内容也十分常见, 无非就是“你好你好,我跟你说这个纪长泽他是我们军营的人,他回家探亲, 我就让他来拜访拜访你”。

  实际上军师与县太爷又从来没有过来往, 又没交情,拜访肯定是谈不上的。

  这封信的潜在含义就是“哈喽, 给你介绍一下, 纪长泽,我的人,帮我罩着他”。

  侯将军的官职高, 手上还有军权,县太爷那能不罩着吗!

  于是乎, 纪长泽拜访县太爷第一天,便与他来了一出一见如故的戏码。

  两人都是狐狸一般的人物,你笑我笑,来往两句,便都大略知道了对方的底子。

  不是好惹的,交好比较好。

  因着纪长泽自身能力,再加上身后那侯将军这个大靠山,县太爷在为他办事时十分用心。

  纪长泽刚开始四处搜寻女先生,县太爷就派人将他请到了自家府上。

  给他介绍了一位女先生。

  他短暂的介绍了一下,这位先生年三十,之前曾经有过丈夫,自身是秀才之女,本是独女,只是家中因没有男丁,他父亲就抱了族中一男童来继承家业。

  结果她丈夫遇到了山匪,不幸横死,丈夫兄弟欺她没有子嗣,抢走了她家中良田房屋,她父母已亡故,过继来的弟弟也不愿为她张目,之后便一直一个人辛苦过着,县里偶尔有小姐要出嫁,出嫁前会请人教导规矩,她就是靠着这个谋生。

  纪长泽听了一通,直接问道“这些倒是不妨事,只是不知这位先生人品学问如何?”

  “她自小跟随父亲耳濡目染,学问自然是好的,人品也是有目共睹,只是性子有些冷淡,又是寡妇,所以不爱与男子相处。”

  “那倒是还好,我请她来,也是为了教导我两个妹妹。”

  纪长泽面上一通感谢,出府之后派人去查了一下,见果然如县太爷说的那般,就下了帖子,请了那位女先生来府中。

  女先生来到府中时,对着周围人果然不苟言笑,就算是对着纪长泽这个未来给她发月钱的主人家,也是一脸冷淡。

  纪长泽并未在意,只让人将五丫和六丫请来与先生相见。

  五丫与六丫这几日只觉得仿佛入了一个美梦一般,兄长回来了,将他们接到了县里的大宅子里,每天有丫头伺候,想吃什么说一声就有,想要玩什么,底下的丫头们也会送上来。

  她们还都有了各自的屋子,不,不光是屋子,甚至还有院子。

  六丫年纪小,便缠着五丫要挨着她睡,恰巧五丫也有些怯怯,两姐妹院子反正也是挨着,便住到了一起,感情是越发好了。

  今日她们正在一起玩着翻花绳,丫头突然跑来说大少爷寻她们,两人便都带着点紧张的来了。

  “先生可看看,这便是我两个妹妹。”

  女先生看了一眼面带忐忑的五丫,以及脸上还有懵懂神色的六丫一眼。

  问道“可是要我教她们礼仪?”

  “这自然是要的,但最要紧的还是要请先生教她们好好念书。”

  纪长泽这番话一出,女先生望向他的神色中微微带上了一丝意外,之后,脸上那冷凝神色也略微缓和了一些。

  “生为女子,在这世道是有些艰辛,学问在身是好事,大人有心了。”

  纪长泽笑着还礼,看着女先生带着他的两个妹妹下去。

  从此之后,妹妹们的三观就要靠着这位先生来培养了。

  等着人都走了,他从怀中掏出之前绘制的路线图,眉微微拧起。

  那位先生说得对,这世道,女子艰辛。

  光是这位女先生,好歹也是秀才之女,自身更是有才华,性子也并不如何柔弱可欺。

  可就算是如此,还是在失去丈夫后遭人欺凌。

  可想而知,那位姑娘的日子该有多么不好过。

  何况,她肚子里还有孩子。

  女人怀孕本就辛苦,就算是原本命运中她挺下来了,该受的磨难却是不会少的。

  他在路线图上重新描绘了一下,决定还是冒险,尽早赶到。

  纪父纪母从出生到现在哪里享过这样的福气。

  住在大宅子里,有丫头小厮伺候着,每天都有人将饭菜端上来给他们吃,还有大夫照料病症。

  最重要的是,儿女们不用再吃苦饿肚子了,儿子们每天念书的念书,学武的学武,一个个脸色肉眼可见的红润起来,女孩子们也比之前活泼许多,穿着漂亮的衣衫,戴着从前想都不敢想的首饰,跟着先生一起读书,偶尔还会凑在一起做做针线活。

  恐怕这就是他们从前听过的戏文家里的小姐少爷们的生活了。

  有的时候清晨刚刚醒来的时候,二老甚至都不敢睁开眼,生怕睁开眼了才发现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梦。

  然而若是梦,那这个梦未免也太长了一些。

  就在他们逐渐接受了自己每天都被喊老爷夫人,底下的孩子们被喊郎君姑娘的时候,纪长泽来辞行了。

  “什么?你已然成婚了??”

  两个老人都惊呆了。

  纪母反应最快,连忙眼巴巴的问道“那你娘子是何许人?如今多少岁了?”

  纪长泽脸上显出了一丝痛楚。

  两人见此,都是一愣。

  难不成,是出什么事了?

  然后,他们就见着自从回来后便一直稳重威风的大儿子拱手,带着些许沉重,道

  “当初我身上钱财被劫匪抢走,身无长物,腹中饥饿,被娘子救下后与她两情相悦,便成了亲,没想到,刚刚成亲,那叛军便杀来了村中,屠灭了整个村子,儿子侥幸活命,娘子却和村中女子孩童一起被掳走,投奔了将军后才知晓,叛军在做贩人买卖,恐怕她要被卖去西北。”

  纪父纪母听的愣神。

  他们都从其他的儿女口中得知了长泽没能及时赶回来是因为什么,但之前倒是没听着说起过纪长泽已然成婚。

  “那你,那你快去将人接回来啊,她已然是你娘子,当初又救了你性命,该是好好接回来的。”

  纪父说完,纪母也跟着点头。

  他们都是农家人,倒是没想着女子被掳走会不会害了品行。

  准确的说,他们知道这一点,却不像是那些大户人家那样在乎。

  两人都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当初大儿子落难时,是那姑娘救了他们儿子,还不嫌弃他,与他成婚,如今对方遭难,大儿子又在军营中,既有能力,自然是要救人的。

  “西北路途遥远,叛军又是分开几波出发,若是贸然追赶,怕他们会杀了人好赶路,若是要救人,只能在西北救。”

  纪长泽跪下,给爹娘扣头。

  “爹,娘,我二人已成婚,此刻娘子腹中说不定已有我的骨肉,我知晓爹娘与我都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可这世道女子艰难,如今我前去寻娘子,还请爹娘帮着遮掩,只说我娘子在科县便好。”

  二老都明白了。

  “你放心吧,我们都不是那种忘恩的,你尽管去,家里这边,我们会照应的。”

  与爹娘说清楚之后,纪长泽就开始准备回到军营了。

  他之前也想过,直接跟二老说她娘子人在科县等着,到时候接了人直接送回来就好。

  但这个谎言可能瞒得住底下的孩子们,老人的眼睛亮,百分百瞒住的可能性不高,何况女子有了这么一遭磨难,最需要的就是人的理解与关怀。

  纪长泽也知道按照二老的性子,关注点肯定只在对方救了自己大儿子,是他们家的恩人上面。

  还不如直接跟他们说了实情,否则要是以后被拆穿,两边心里都会多想。

  如今说了,家里他走了,就是二老当家,他们自然会帮着遮掩。

  于是纪长泽走时,府中上下都已经知道,他在科县有个娘子,只是途路遥远,大少夫人就未跟来。

  安排好了一切,纪长泽再次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疏漏,才开始赶路。

  按照之前的路线一路赶到了军中。

  他回去的时候,军师与将军正在军营外等着。

  见到纪长泽带人飞马赶来,一直等着对方下了马,才笑道“我就猜到你今日会回来,算着日子也差不多了。”

  纪长泽也笑着回答“我也已猜到你今日会等我。”

  军师“我亦猜到你会猜到我等你。”

  被拉出来等人的侯将军“……”

  有的时候他是真的不理解这二位每天交流的都是什么东西。

  一行人进了军营,纪长泽没多废话,直接将怀里藏着的堪舆图拿了出来。

  “此图绘制详细,我们可根据这幅图来行军,比之前快了数倍。”

  侯将军虽然在日常生活中懒得动脑子,但一遇到打仗的事,那可是脑子转的比谁都快。

  一看到这张堪舆图,眼睛就亮了起来,连忙拿了起来捧在手中仔仔细细看,越看,那眼睛就越是亮。

  “这图竟这般详细,我曾经看过陛下珍藏的一副天下堪舆图,都没这张图这样详细,这是宝物啊!!”

  他兴奋的不行,对着正微笑望着他的两人道;“天下,恐怕也只有一副这样的宝物了,竟是被我们得到了,纪先生,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纪长泽从护卫拿上来的匣子里又拿出来一副图。

  “来,军师,我们看这幅图,这副只有我们的行军路线,更加详细。”

  侯将军“……”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图,又看了看纪长泽手上那更加详细,标注更加清晰的图。

  嘿嘿一笑,挤了过去“一起看,一起看啊。”

  纪长泽颇为感叹的看了一眼侯将军。

  有一些时日没见,将军脸皮比以前厚了一些啊。

  一千多年后,在后世历史书上各种说兴国就此崛起,被网友们在网上笑称“三个男人撑起的国家”时,他们压根就不知道,一开始,三人只是单纯的想要快速剿灭个叛军,好让纪长泽把他娘子快点救出来而已。

  之前纪长泽一得到了军师的信任,便借了人,画下了自己娘子的画像,又特地说明可能已经怀孕,派人赶去寻找。

  只是他不敢叫太多人,生怕造成什么蝴蝶效应,让对方发生意外。

  这一夜,三人商量了一晚上,最终确定了最后的决定。

  第二日,军队又开始赶路。

  军营的兵将们还以为跟以前一样只是追赶。

  直到他们发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已打到了西北城脚下。

  西北城是一座经历了很多的城池。

  之前,西北城还是兴国的,后来隔壁赵国给打了下来,于是就成了赵国的,之后朝廷派兵攻打,又将西北城给拿了下来,它便又成了兴国的。

  之后叛军造反,把西北城给打了下来,于是它现在是属于叛军的。

  不过对城内百姓比较友好的是,就算是转手转手再转手,无论是谁接手,他们也都没怎么受苦。

  因为西北城通要塞,这边行商多,城中的商户也多。

  换句话来说,大家都挺有钱的。

  再换句话来说,城内凡是大户人家,都有些底蕴。

  就拿着其中大户郑家来看。

  他们家不光在兴国有许多生意,连带着在赵国也有,当初赵国拿下了西北城,其中有一将领斩杀了郑家一个子弟,惹得郑家大怒,所有生意撤出赵国,那段时间本就在战乱期,他们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出,赵国许多人都损失惨重。

  偏偏他们还是拿郑家没办法,郑家若是死了,西北城内其他商户都会唇亡齿寒,赵国可是禁不起折腾了。

  叛军就更加简单了,他们要钱,要粮。

  因此西北城内无论经历了多少,倒都是一片祥和。

  商户们也都很好说话,你要什么我们给,反正商人很少有那种倔强耿直,连个弯都不会转的。

  不然生意哪里做的起来。

  倒是也算是保持了一个平衡。

  叛军抓来的兴国百姓,本来是该全都卖给西北城隔壁的葛q氏的。

  葛q氏人人英勇,只是人少,又生活在草原上,女子就更加少了。

  他们只能从人牙子手上买女人,再买来孩童当做奴隶,不买成年男人是因为这样的人不好掌控,之前也不是没发生过有成年男人集结在一起杀了主人的事。

  纪长泽他们快马加鞭往这边赶的前一个月,江晚晴与其他奴隶一起,被叛军带入了城。

  此时她的肚子已经显了出来。

  叛军这才发现,这女人竟然是个有孩子的。

  江晚晴脸上黑漆漆的,抹了泥巴。

  事情发生时,她在村外找野菜,回来时只能看到遍地尸体以及被抓起来的女人孩童,她来不及多想,只下意识的低头抓了泥巴抹在了自己脸上。

  之后果然被叛军发现,也一并抓了。

  因为江晚晴满脸污泥,她又装的很是畏缩,叛军对她有些嫌弃,倒是没做别的什么。

  被带走前,江晚晴还在一个劲的回头看,试图找出丈夫的身影,可找来找去,她只能看到一地的尸体。

  她心里悲痛,却也清楚,叛军将男人都杀了,她的丈夫只是一个文弱的读书人,自然也逃不过去。

  她一时间心灰意冷。

  江晚晴本就是孤女,村中人说她克亲人,即使她长相不错,人也踏实能干,也没有人敢娶她。

  唯有长泽。

  他是读书人,生的白净,说话斯文有礼,对着谁都是带着几分浅笑,从未嫌弃过她,更是主动说,要与她成亲。

  江晚晴不知晓自己是不是倾慕对方,她只知道,在所有人都嫌弃她的时候,唯有长泽不嫌弃她,愿意娶她为妻。

  其实成亲才三天,她现在都没有弄清楚丈夫的大致脾气与性格,再加上对方之前遭了难身子虚弱,成亲后一直都在屋中躺着修养,两人其实也未多说话。

  但这是第一个不嫌弃她,还愿意娶她做娘子的人啊。

  可现在,他死了。

  一路上很苦,叛军嫌他们走得慢,便将他们塞到了木头囚笼里,一堆人挤在一起,也没有挡风,一路过去,人都要被吹傻了。

  江晚晴始终一言不发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也不多说话,被抓住的人也不光是他们村的,沿路过来,叛军若是看见女子或者孩童,也会直接抓起来,因此这个囚笼是越来越挤了。

  他们每天能吃的也只是对方丢过来的干巴巴硬邦邦的干粮。

  若不是这些人都要卖给别人,要活的,他们连干粮都没有。

  江晚晴一开始还没有察觉到身上的异常。

  直到她感觉自己的肚子慢慢的大了起来。

  每天吃的那么少,还受风,人不瘦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长胖。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

  江晚晴珍惜的摸着自己的腹部,眼底又是欢欣,又是悲痛。

  她怀孕了。

  这个孩子是长泽的。

  长泽死了,孩子便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留下的了。

  她不知道叛军对于怀孕的女人会如何,只能小心翼翼的藏在人群中间,掩盖着自己的肚子。

  也还好每次叛军放他们下来如厕时都是天黑,她夹杂在一群女人中间,又低着头弓着背,倒是顺顺利利的将肚子给遮盖了过去。

  叛军们也没有动这些女人。

  本来嘛,他们押运这些人去卖,那到时候手上肯定是不缺钱的。

  就算是再怎么想要开荤,何必要找这些每天关在木囚笼里面,一个个蓬头垢面,身上衣服许久没洗脏兮兮,因为里面还关着小孩子而身上都带着点尿骚味的女人。

  一个个连相貌都看不清,身上比他们还脏。

  至于给她们洗脸?

  赶路途中,他们自己都没水洗脸,还给这些奴隶洗。

  鬼知道洗出来的是个美人还是个丑女。

  干什么要费这个功夫。

  西北城的妓女她不香吗!

  到时候卖了人,得了钱,要多少女人没有。

  江晚晴逃过一劫,因着腹中孩童,她倒是有了求生欲望,一路上都在观察。

  然后发现,这些叛军抓来的兴国百姓超常的多。

  而且他们十分狡猾,总是会换路线走,以确保追兵追不上来。

  遇到那些不配合的奴隶,大多都是直接一刀杀了了事,一句废话都不多说。

  江晚晴越发沉默,只缩在角落里小心护着自己肚子。

  就这样熬啊,熬啊,也不知道熬了多久,西北城到了。

  热闹的城池却不能让麻木的奴隶们开心起来。

  因为叛军正在和一看就不是汉人的高大胡人交谈。

  那是葛q氏的人。

  一个个的女人被叫下了车,葛q氏男人满意的在她们面前一一走过点数,点到了带着害怕垂着头的江晚晴时一顿。

  目光落在了她凸起的腹部上“这个女人怀孕了??”

  他皱眉看向叛军。

  叛军里带队的小头目一愣,上前来看了看,果然江晚晴的肚子已经大了。

  “不可能啊,我们抓人时,怀孕的女人都是杀了的。”

  听到这话,江晚晴身子一抖,双手紧张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那小头目还在说“看这肚子,月份也不多,你们谁干的?我不是说了让你们别碰这些奴隶吗!!”

  身后的叛军们连忙摇头否认。

  “头儿,我们一路上都没碰过她们。”

  “是啊头儿,我们每天赶路累的不行,谁还有空碰他们。”

  葛q氏男人道“这个女人我们可不要,怀孕的女人又不能用,生孩子的时候说不定还会死,这个女人不买。”

  小头目脸上的神情阴沉下来,上下打量着江晚晴。

  在他看来,江晚晴就是个赔钱货,人家买女人都是想要玩或者给自己生下子嗣的,谁会想要一个怀着别人孩子的女人。

  而且要是打胎的话,他还得买打胎药,打胎危险大,这女人还不一定活下来,到时候没了人又赔钱。

  可是要是卖的话,她都怀孕了,谁会买。

  江晚晴低着头,眼角余光却发现,面前的小头目正慢慢将腰间的佩刀抽出来。

  她身子一抖,咬牙低着头看了看四周。

  手落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不行,就跑吧。

  无论如何,这个孩子都是长泽最后的延续,他待她好,却早死,这个孩子生下来,他才能有香火。

  这边正僵持着,一个轿子从城门口出来,刚好路过,轿子里的人看到了这一幕,微微叹息一声,叫来丫头到了轿子窗边,低声跟她说了几句话。

  丫头点点头,快步到了叛军面前。

  “各位大人,这个怀孕的女子我们少夫人买了,请大人们行一个方便。”

  小头目一愣,便见着丫头恭敬递过来一锭银子。

  一个怀孕的女人卖这么多,赚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轿子后的徽记,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原来是郑家的少夫人,既然少夫人要买这个奴隶,我们自然要卖,您将人带走吧。”

  丫头福了福身子,走到了江晚晴身边“走吧,我们少夫人买了你,日后你便是我们郑家的奴婢了。”

  江晚晴反应过来,连忙匆匆行礼,低着头跟着这丫头一起到了郑家的队伍里。

  郑家的丫头们也没人看着她,就这么任由她跟着,倒是那个带她来的小丫头,在跟轿子里少夫人说了几句话后,又来到了她身边。

  “你可是我兴国人?”

  “是,我是兴国科县人。”

  丫头点点头,眼睛看向她腹部,问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江晚晴眼睛红了红,手落在腹部,小心摸了摸,轻声道“是我夫君的。”

  听到不是叛军的,丫头也松了口气。

  虽之前与江晚晴素不相识,但同为女子,她也不想看到女子被人糟蹋。

  她没问江晚晴对方的夫君在哪里,叛军抓来兴国女子孩童,送到西北城来卖给葛q氏也不是第一次了,那些男人都被杀了个干净,这些她也知道。

  丫头看向江晚晴,道“你也算是好运道,他们一向是不肯留下孕妇的,若不是今日我家少夫人出门礼佛恰巧碰到,恐怕今日你性命不保。”

  “是,多谢少夫人,我,奴婢,奴婢会干活,必定会报答少夫人的。”

  “你肚子里这个孩子,打算如何?”

  江晚晴连忙回应“这腹中孩子是我夫君留在世上的唯一血脉,我定然是要生他下来的。”

  丫头叹口气,也许是见江晚晴太可怜了,出主意道“我们郑家在西北城也算是大户人家,在郑家的丫头到了岁数都会被放出去嫁人,我观你腹中孩子还小,若是现在打了他,再在主家好好做事,日后还可再嫁人当正头娘子。”

  “可你若是留下来,带着一个孩子,不会有人愿意娶你的。”

  江晚晴也知道这个道理。

  可,这是她丈夫的孩子啊。

  他们才刚刚成亲三天,她只知道他叫纪轻,字长泽,知道他是为了爹娘才离开家,知道他是个读书人,知道他身子弱,不能做活只能养病。

  可他不嫌弃她,娶了她。

  而如今,他死了。

  只留下了这个孩子。

  江晚晴的眼泪滚落在脸上,摸着腹部,略微带着点哽咽道“可这是我夫君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了,若是不生下他,他连个继承香火的人都没了。”

  “姑娘放心,我既然被买了下来,定然是会好好做活的,我不会因为这个孩子耽误什么,求求您应允,让我将他留下来吧。”

  丫头见江晚晴哭,却还坚持拼了自己日后的好日子不要也要留下丈夫的孩子,也有些为她难过。

  “那我替你向少夫人说说吧,你也别太担忧,少夫人一向心善,不然也不会将你买下来了,你不愿意打掉孩子,她肯定也不会逼你。”

  她说完,跑去了前面轿子。

  “少夫人。”

  轿子窗户帘子掀开,里面端坐着,相貌端庄温柔的女子看了过来,声音温和,问道“如何?”

  “那腹中孩子是她夫君的,她夫君恐怕已被那些大人杀了,因此她不想打掉孩子,说是要为夫君留个香火。”

  少夫人点点头,眼中带了点感慨;“既如此,便顺了她的意吧。”

  “可她怀着身孕,要她做什么活比较好?”

  少夫人想了想;“先不提这些,夫君说近些时日总有不明骑兵在西北城绕来绕去,恐怕近日西北城有变动,我们还是先去礼佛为家中人祈福,回去再谈吧。”

  丫头点点头,看着少夫人放下帘子,跟在了后面。

  纪长泽这个时候还不知晓,他派过去的骑兵让郑家男丁感到了不安,因此连带着郑家少夫人也有些担忧,这才决定出行礼佛。

  礼佛途中,又遇到了江晚晴。

  竟是比原本的时间线中还要早的决定买下她。

  兜兜转转,事情还是回到了原本的模样。

  不过纪长泽比较鸡贼。

  他有多方准备。

  既然原本的时间线中是郑家的少夫人救了人,而这位少夫人又喜欢礼佛,那就好操作多了。

  纪长泽安排了一位僧侣。

  他为郑家少夫人解签。

  于是,今日的郑家少夫人在到了寺庙后,便发现自己摇出来了一个之前从未见过的签子。

  一位僧侣解了一下。

  大致意思就是,善心必有善报,少夫人有一贵人正在落难中,若是这个时候伸以援手,未来必将有大福报。

  郑家少夫人一愣,莫名的就想起了那个自己救下的孕妇。

  她轻声问道;“敢问大师,这贵人,是如何模样的?”

  僧侣合掌,念了声阿弥陀佛。

  “参天树下落根苗,少夫人命中贵人,应当是位女子,落根苗,这女子要么是身边带着孩子,要么是孩子还在腹中。”

  陪着郑家少夫人的丫头一愣,望向了主子。

  “少夫人?难道是我们路上救下来的那女子?”

  僧侣眼睫颤了颤,垂着的脸下,眼微微眯起。

  郑家少夫人是信佛的,不然也不会一听夫君说害怕最近出什么事就赶紧来礼佛求心安。

  现在她前脚刚刚救下一个孕妇,后脚僧侣就说她的贵人是个孕妇,还正在落难时期。

  不信都不行啊。

  她连忙又问道“敢问大师,这名贵人是否这几日便会来我身边?”

  “这个,贫僧便不知了。”

  还没弄清楚那是不是纪大人的娘子,他肯定不敢乱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纪大人要他对着郑家少夫人说这样一番话,但听命行事总归是没错的。

  僧侣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郑家少夫人却已经深信不疑了。

  不然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她刚刚救下一个孕妇,接着僧侣就跟她说,孕妇是她的贵人。

  她匆匆又烧香又道谢,连忙带着人出去。

  一出去,丫头便问道“少夫人,恐怕那位大师说的就是那个女子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郑家少夫人想了想,还是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带回府中,以客人之礼相待,好好照料着。”

  丫头问;“若是那签子说的不是她呢?”

  “那也无妨。”

  郑家少夫人虽信佛,在这方面倒是十分豁达。

  “她本就可怜,怀有身孕,腹中孩子却早早的没了爹,就算不是她,我们帮了她也是积德,否则她如今无亲无故,还怀着身孕,该如何过活。”

  反正横竖都是做善事,也没什么。

  她自然是不知道,郑家的车队前脚一走,后脚那僧侣就写了信飞鸽传书出去。

  这纪大人真是神了,隔着这么远,还是提前派他过来,竟真的让他猜中了郑家少夫人会救一名孕妇。

  他传出消息后,撕了脸上的白胡子,按照纪长泽的吩咐匆匆离去。

  江晚晴觉得自己遇上大好人了。

  她被救下之后还以为自己要做奴婢,结果那郑家少夫人竟将她当做客人一般对待,还给她准备了客房。

  怕她不适应,还经常来寻她说话聊针线。

  她心中又是感激又是忐忑,但相处过后,便发现自己与郑家少夫人竟是十分投缘,两人说什么都能说到一处去。

  郑家少夫人也是如此,她本是看江晚晴可怜,又加上那个签文,便想着照料一些,没想到相处之后才发现,她二人居然十分聊得来。

  她是远嫁,丈夫是独子也没有妯娌,平日里总是一个人出入,虽然清净,有时候也会觉得寂寞。

  毕竟婆婆年纪大了,丈夫每日都要跟着公公一起出去做事,她也只能礼佛或者出去买买首饰,见见其他家的夫人。

  如今多了个江晚晴,两人凑在一起,竟是如同闺中密友一般。

  就算这个时候有人告诉郑家少夫人那僧侣是个假的,她也依旧会像是如今这般对待江晚晴。

  江晚晴在郑家少夫人的照料下,脸上神色渐渐红润起来,府中胎儿也十分康健。

  郑家少夫人看着她的肚子欢喜,在夜间便跟丈夫提了一句“也不知我们的孩儿什么时候来。”

  “近些时日还是不要来比较好。”郑少爷抱住妻子,有些忧愁的叹息一声“朝廷一路打了过来,势如破竹,西北城恐怕又要易主了,到时又是一阵动荡,你若怀上,到时若是受到惊吓怎么办。”

  “那不是好事吗?我们本就是兴国人,如今朝廷来,不挺好的吗?”

  郑少爷又是一声叹息“哪有你说的这么容易,西北城易主,我们便又要跟新的主人周旋,听闻那侯江军为人向来刚正,怕是不好相处。”

  郑少夫人听着有些害怕“总之家中无事就好,家产倒是不要紧。”

  “我知晓,你让府中人都小心一些,父亲已经决定,待大军入城就立刻投靠,到时候可能会宴请军中人,军营里的人或多或少有些痞气,别冲撞了府中女子。”

  郑少夫人点点头。

  她第二日便开始严正府中,还不忘记安抚一下江晚晴。

  只是她没想到,大军入城竟然如此之快。

  丈夫才说了三日,西北城就易主了。

  西北城再次入了朝廷手中,各方势力再次开始投靠。

  反正他们本就是商户,墙头草不是挺正常吗?

  在这其中,郑家忐忑的接到了军中拜帖。

  郑老爷郑少爷都紧张极了。

  连忙大摆宴席,只求好好与对方相处,保住郑家基业不动。

  作为府中少夫人,郑少夫人做不了什么,只能与江晚晴一起坐在花园内,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绣针线,一边与她诉说自己心中紧张。

  “这一次与往常不一样,这次是直接大军入城,那位侯将军更是不好相处,我总是有些担忧。”

  江晚晴见她担心,连忙安慰“别担心,好歹是朝廷的人。”

  “虽是朝廷的人,但之前我们郑家也有帮着叛军,就怕对方翻旧账。”

  正说着,便见着丈夫与公公正笑着领着一名年轻男子往这边走,他们笑容中带着一些讨好,那应当就是下了拜帖的军中将领。

  “他们怎么往这边来了,不是在大堂待客吗?”

  郑少夫人连忙站起来。

  现在躲是躲不开了,只能见礼。

  她还不忘记护着江晚晴“一会你就跟在我身后,与我一同见礼,等到见完了礼,我再带你走,别怕。”

  江晚晴点点头,站在了郑少夫人身后。

  三人到了她们跟前,郑少夫人已经听到向来威严的公公带着笑意介绍“这位是我儿媳妇与她好友纪夫人,倒是巧了,燕娘,这位是纪大人,快来见礼。”

  她连忙福了福身子“见过纪大人。”

  说完,眼角余光却注意到江晚晴没什么动作,心里一急,连忙回头看,却见江晚晴正满脸不可置信,定定望着前面。

  她再一抬眼,就见着那位需要公公丈夫讨好的年轻纪大人也是满脸喜色。

  他上前一步,对着自己身后的江晚晴喊了一声

  “娘子。”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https://www.avsohu.com/Read/6967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