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万分感激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第389章 万分感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白琴还想再骂一句,白摇玉示意她不要说了,“蔡少,你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

  “良心?良心能当饭吃吗?”从小娇生惯养的他,要星星就给星星的,做错了什么事,家里人都会给他擦屁股,所以他从来不会去体谅别人,何来的良心?

  白摇玉瞪着他,狠狠的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受到法律的制裁!”

  蔡俊眼球一转,“只要你今晚敢来这里,我就公开给你们道歉,再自己蹲监狱里!”塞给了她一张名片后走了。

  白琴想看看,白摇玉迅速瞄了一眼,把名片揉了揉,丢进垃圾桶里,“妈,不用看了,我不会去的!”

  白琴松了口气,“小玉,那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千万不要上当啊!”

  白摇玉点头,心里默念着名片上的地址。

  “小姐,你是找人?还是?”

  “我找人。”白摇玉来找蔡俊,这里就是蔡俊约她来的地方,t市最有名的ub,她是第一次来这里,不对,应该说是第一次到过酒吧,家规甚严的她从未踏入过这种地方,念书时,有很多同学都曾来这里放松,好友也曾劝过她,但她拒绝,这种地方,不三不四的。

  服务生笑了笑,“请跟我来,蔡少等你很久了。”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白摇玉意味深长的看了后背一直跟着她的身影,挺直身板,随着服务生进了高级包厢。

  蔡俊和一群人在包厢里等,白摇玉推门而入,紧接着一阵欢呼,蔡俊得意说道,“现在你们信了吧?”

  一个纨绔子弟推开刚才还在缠绵的女郎,女郎的穿着清凉,对着白摇玉低咒了一句,“装清高!”

  那个纨绔子弟拽起女郎的头发,“你是什么货色?多少人骑过?滚!”

  女郎痛得掉泪,不敢惹这几个有势的主。一刻也不敢停留的走了,白摇玉冷冷的说,“蔡少,我来了,你应该兑现你说过的话吧!”

  蔡俊一脸无辜,“我说什么?我怎么不记得?”

  几个纨绔子弟开始起哄,“蔡少?你不会骗了人家吧?来来来,蔡少骗了你什么?跟我说,我也可以给你啊!”

  白摇玉别过脸,不去理睬他们,蔡俊不满,“滚!老子发现的还是你发现的?这么少见的尤物,能见着是你们上辈子烧过好香,一群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这几个纨绔子弟被他说得脸色变了,虽然家里的背景不错,但和蔡俊比起来,差得很多,一天到晚像条狗一样跟在蔡俊身后,好处不多,还经常被蔡俊当做出气茼?

  “只要我到了这,你就会公开认错!”

  “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公开认错!”

  白摇玉气急,“你!”不想和他废话下去,既然她来了,蔡俊说话不算话,她也该走了,否则白琴会起疑心的。

  见美人要走了,蔡俊大喊,“把她拦下,今天我不把这妞办了,我就不姓蔡!”

  蔡俊抓住她,手在她脸上掐了下,水灵灵的皮肤,都可以掐出水来了。

  “放开!”白摇玉指甲乱抓,蔡俊的脸上划出几道血肉模糊的血痕,其他人在旁边鼓掌,“蔡少,这么野,吃得消吗?”

  蔡俊见血,呸了口唾沫,“老子就喜欢重口味的!”

  白摇玉被逼急了,倒扳起桌上的空酒瓶,用尽了力气,砸向了蔡俊。

  一声巨响玻璃碎片四溅,蔡俊额头破了洞,血沫和着血流进眼珠里,蔡俊惨叫,刚才还在看热闹的人都围了过来,全场乱哄哄的,白摇玉趁乱,跑出包厢,蔡俊捂着头,指着她,“别让那个臭娘们跑啦!”众人一听,全部追向白摇玉。

  白摇玉拨开人群,拼命的逃跑,后面的人追着她,白摇玉冲出ub,一辆车横刹在她面前,车门打开,里面的人大喊,“上车。”

  白摇玉管不上车里的人是谁,坐进车内,扬长而去。

  车内。

  雷萧冷笑,“白摇玉,你是勇气可嘉还是不知天高地厚?”

  白摇玉望了眼那帮穷追不舍的人,还好,那些人追不上车的速度。回头一看,“是你!”

  “不然你以为是谁?独身到酒吧,还把市长的儿子打伤,白摇玉,你知道你惹了多大的麻烦?”雷萧说着,许久见她没有回答,添了一句,“你怕了?”

  白摇玉从容的倪着他,“你不是让人跟着我吗?我怕什么?”

  雷萧轻笑,白摇玉看向车窗外,不懂他在笑什么,外面的风景离她越来越远,她反应过来,她刚才在说什么?怎么好像是她在矫情,丈着雷萧的保护,天不怕地不怕似的。

  车内的气氛十分诡议,雷萧载她到白家,白摇玉拉不开车门,车门被他锁上了。“把门打开!”白摇玉恼怒,刚才气氛已经被他们弄得够压抑了,现在车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上锁了,心咯噔一下,他的伸过来,他要做什么?

  雷萧捻起她衣领上的一块玻璃渣,“白摇玉,我只想告诉你,蔡家没那么容易放过你,你很快!就会被以故意伤害罪弄进牢里,没有为你的父亲做什么,反倒让自己被关个三五载,白摇玉,你真的很愚蠢!”

  “然后呢?”白摇玉忐忑不安,她把市长的儿子打伤了,蔡家定会追究到底,随便一个罪名就可以把她弄进牢里,不可以,她不能坐牢,白建国还在医院昏迷,如果让白琴知道她遭报复,定会崩溃。

  “你进牢里,我的孩子也会跟着受苦。”雷萧轻描淡述。

  白摇玉按了按腹部,她独自里还有孩子呢!她只是想保护自己,保护孩子,才会情急之下打伤蔡俊,怎么办,蔡俊不会放过她的!

  她看向雷萧,一时之间,她心里有个声音在提醒她,只要她求雷萧,雷萧一定会帮她的,就算不为了她,也会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但是,另一个声音告诉她,不可以,不能求助雷萧,他是强。暴她的恶魔,是让她日日夜夜噩梦缠绕的凶手!不可以向他求助,这是她的尊严,在他面前仅有的一点尊严。

  雷萧见她这副模样,解开车门的锁,“白摇玉,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等你考虑清楚了,再来雷华找我。”

  白摇玉犹豫了一下,才下车,她的心在发慌,她清楚,雷萧是在利诱她,如果去求他,他一定是有条件的,她不能背叛赵彬,也不会背叛赵彬的。

  白摇玉战战兢兢的度过了一个晚上,果然,如她所想,蔡家人一早就在白建国病房外大喊大叫,说是要找出打伤蔡俊的凶手,特别是蔡夫人,指名要找白摇玉,白琴守了一个晚上,疲惫不堪,应付不来,还好白摇玉及时赶到。“你就是白摇玉?”蔡夫人趾气高扬的来兴师问罪,好像真的只是蔡俊受了委屈。

  白摇玉直视她,“我是。”

  蔡夫人打量着她,这狐狸精,有几分姿色,“就是你打伤我儿子的?”

  “是你儿子先不规矩。”白摇玉反驳她,如果不是蔡俊先动手动脚的,她也不会出手伤人。

  蔡夫人的眼神像是要吃了她,“明明就是你勾搭我儿子不成,脑羞成怒打伤我儿子。”

  白琴护着白摇玉,“这位夫人,你一定是误会了,我女儿不是这种人!”

  蔡夫人斜视着她们,“误会?你怎么不说是我胡说!我看你们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贱民!”

  白摇玉很生气,“蔡夫人,你的丈夫是市长,您的言行却如此不逊,颠倒黑白,您不觉得你这样太失你的身份吗?”

  蔡夫人听了,不雷这里是医院的大声喊叫,“臭丫头,你敢骂我,来人啊,把她带进警局里,我看她还能不能这么嚣张!”

  保镖闻言,就要架走白摇玉,白琴听到女儿要被关进牢里,挡在白摇玉面前,“这位太太,我女儿打伤你儿子,是我女儿不对,看要多少医药费,我们都可以付,求求你,不要带走我女儿!”

  蔡夫人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我欠那么一点钱吗?”

  白琴卑微的乞求着,“这位夫人,那你要怎么样?我代替我女儿做牢好吗?她还有大好人生,不能有前科!”不能让女儿坐牢,她有个别的学生从牢里出来,出来后找工作想要真的悔过,但没有任何一家单位肯录用一个有前科的人,最后还不是为了生活,加黑帮,干坏事。

  “妈,是我的事,我自己承担,更何况这不是我的错。”

  “这位太太,你要关就关我吧?是我没有好好教导女儿,你就关我吧!”

  “不要牵扯到我妈……”

  蔡夫人不耐烦了,没见过坐牢也有争着坐的,“够了!既然你要代替你女儿坐牢是吧!好,警察来了,你就自己走!”

  说完,打了通电话,警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赶来,蔡夫人示意他们带走白琴,正要给白琴铐上手铐时,白摇玉像疯了似的,硬是不让警察铐上手铐,白琴是个教师,平时很看重名声,注重清誉,现在就要被带上警车,被围观的人指指点点,怎么抬起头来。

  “不用铐了,我自己会走!”白琴相比白摇玉,她显得很安静。

  “不要,妈,你不能坐牢,要关就关我,是我打伤了人,不管我妈的事!”白摇玉拦住警车,阻止他们带走白琴。

  警察听了,凶手另有其人,他们要怎么办,“蔡夫人,这……”

  蔡夫人厉声道,“还站着干什么?让你们带走就带走,哪来那么多废话!”

  “是!”警察把白琴推上警车,白摇玉在后边哭喊,白琴最后看了她一眼,“小玉啊,好好照雷你爸爸,不能让他有什么闪失,听见了没有!”

  白摇玉捂住嘴,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妈,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雷爸的!”

  警车开远了,白摇玉瘫坐在地上,她不敢追上去,是她害得母亲要替她受牢狱之灾,早知道,她就不会打伤蔡俊,也没有现在这么多事。

  落了好多的眼泪,终于站起发麻的腿,步履瞒珊的走进病房,过路人都在看她,刚才在医院前,很多人都看到了,一传十,十传百,把她形容得极其不堪,都知道了她有个坐牢的母亲。

  病房里,白摇玉对着白建国哭着,医生敲敲门进来,“不好意思,白小姐,打扰一下。”

  白摇玉胡乱抹了把眼泪,“医生,什么事?是不是我爸他……”

  医生做出一个动作,让她镇静点,“白小姐,不是病人的问题,病人的伤势目前还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中,不会有什么危险。请你镇静下来。”

  白摇玉松心,刚才白琴让她一定要好好照雷白建国,现在,她只要听得到关于白建国的一点消息,就会变得神经兮兮的。“那是什么事呢?医生。”

  “是这样的,咳咳。”医生清了清喉咙,“你已经好几天没有支付过医疗费用,上头说了,如果你再没有缴费的话,就要给白先生停药,白先生目前的状态来看,停药就等于放弃了治疗。”

  白摇玉六神无主,“医生,我爸爸还在昏迷,他是不能停药的,就不能通融一下吗?“医药费,她可以想办法,找彬帮忙,他一定会帮自己的。”

  “白小姐,这是上面的规定,我也不好改变。”医生无奈的说,心里暗想,如果不是白摇玉惹到市长一家的话,医院也没必要做的这么绝,这是蔡夫人放的话,不管用什么借口都要把姓白的全部赶出医院,所以医院才会下达停了白建国的药,但医院根本不考虑到后果,白建国一旦停药,就等于要了他的命。

  白摇玉冷笑,“不是上头的命令,而是市长的命令吧!”她以为,市长是个黑白分明的人,能够对自己的儿子严惩不贷,呵呵,原来是有其子必有其父。

  政治人物正义的一面不过是做给他们这种单纯的百姓看的,背地里有肮脏,是白摇玉想象不到的。

  医生摩擦着双掌,掩饰内心的心虚,“白小姐,你知道就好……”

  白摇玉脸色缓了几分,恍恍惚惚中,她又听到了雷萧的声音,“白摇玉,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等你考虑清楚了,再来雷华找我。”若有所思,焦躁不安,是不是真的要去求他?

  “医生,我拜托你,能不能给我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内,我一定凑齐所以的医疗费用,我求你,千万不要给我爸爸断药!”

  “这……”医生面露难色,如果自作主张继续给白建国用药,会不会牵连到他?可白摇玉的乞哀告怜让他觉得很为难……算了,只是一天,本来他就不赞成医院草菅人命的做法很不满,让他当一次好人吧!“好,白小姐,我代表医院宽容你一天的时间,如果没有缴齐医疗费用,请恕我院冒犯了。”

  白摇玉万分感激,“谢谢!谢谢医生!”

  医生走了,她扶住桌子,虽然还有一天的时间,但她要去哪里凑这么多钱,到了明天,白建国照样是要断药的。

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 https://www.avsohu.com/Read/6604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