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娇贵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第378章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娇贵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先别管,你先出去。”他命令她,如果她呆在,只会看到些不该看到的。

  “总裁,小心!”

  强子不知从哪摸索出一把枪,对准。

  这是他到黑市上买来的,平时打架斗殴都不舍得用,今天就要试试它的威力。

  雷萧闻言,左手盖住白摇玉的眼睛,右手从腰间掏出一把枪,直指着他的脑门,示意他开枪。

  强子看见他也有枪,手一哆嗦,枪差点掉落,他想把枪放下了投降,却不料一阵烟雾,枪支走火,开向了白摇玉。

  一声枪声,两颗子弹,一颗打进了强子的脑门,另一颗打进了雷萧的肩膀,他闷哼一声,隐约感到,子弹打到骨头了。

  “啊!”白摇玉第一次听见枪声,她想挣脱雷萧,却无奈雷萧把她抱的紧紧。

  她闻到了股血腥味,是谁开枪了?总裁受伤了?

  该死的,他的枪是消声枪,但强子不是。

  强子死了,他又开了一枪,打死了他的同伙。

  连拖带拽的把白摇玉带出来,放开了她。

  他的唇没有血色,脸像纸一样苍白,额头的几滴薄汗,已经出卖他的痛苦。

  他太久没中过枪,都忘了子弹的滋味了。

  从见光明的白摇玉,扶着他,手心传来了股潮湿感。

  她惊呼,“总裁,你受伤了。我带你去医院。”

  雷萧摆手,“不能去医院,带我到一个地方。”

  白摇玉按照他所说的,一路扶着他,他的脚步浮虚,险些几次倒地。

  终于,到了栋算得上是富人级的别墅,她按门铃。

  陈医生开门,见到他们两个,吃惊万分,“雷先生。”

  他接过雷萧,一眼就看出他中枪了,把他扶到自家专有的医疗室。

  “白小姐,你在这里等,我替雷先生取出子弹。”

  “嗯。”陈医生把门关上,雷萧没用麻醉药,让陈医生速度快点。

  陈医生问道,“雷先生,以你的身手,怎么会中枪,对方是什么厉害人物?”

  “几个小角色。”他不屑道。

  陈医生又问他:“雷先生,你怎么会在t市。”

  陈医生也是t市人,是雷萧的私家医生,每年都有固定的假期,这几正好是假期,而雷萧恰好知道他的住址。

  “路过。”

  简单的手术结束,雷萧被厚厚包扎了层纱布。

  白摇玉进去时,雷萧脱掉了那件带血的衬衫,陈医生拿了件干净的衬衫给他。

  小麦色的胸膛,宽厚的肩膀,在她面前袒露着。

  白摇玉的脸浮起两片红晕,他的身型可以与国际模特相媲美,是偏西方的健壮。

  雷萧见她进来,愣了下,忘了自己还有伤在身,伸手去抓柜台上的干净衬衫,却扯到肩膀上的枪伤,洁白的纱布上渗透出血丝。

  “我来。”白摇玉小跑过去,给雷萧披上。

  “总裁,对不起。”每次她有危险的时候,他总在最危机的时候出手,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我也只是凑巧。”

  “您为什么会知道我在山上?”这是她最不理解的地方。

  “我来t市办点事,顺便问问你的情况。后来知道你在山上,我怕你…我怕你应付不过来,就到后山,碰巧,遇到了一个男孩,他告诉我上山的路,我就上山找你。”说到这里,雷萧有些生气,“你知道你一个人去赎人很危险!如果我没过去的话,你…”他顿下,“你就不一定站在这里!”白摇玉站在他旁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垂着脑袋,不敢看他。

  他们沉默了好久,白摇玉才问他,“总裁,你,为什么不去医院?”“如果我去医院,明天雷华的股票就会下跌。”

  白摇玉看他,“难道你的命不比钱来得重要吗?”

  雷萧一震,他从来都是将工作放在第一位,自他接手雷华以来,他就好像失去自由般,没有个人时间,连年假都没停过。

  雷萧起身,“回去吧。”

  “现在?”她惊诧,他的伤才刚包扎好,现在回a市,路程最快也要半小时,伤口恐怕会发炎,难好。

  他不能在t市待太久,昨天得到消息,荼靡门的掌门人已经到中国一个多月了,一直在寻查雷朝朝主的身份。

  对于这位异国的黑势力掌控者,是敌是友,还不明白。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不能待在这太久。”

  白摇玉不懂,雷华那么多人,他就那么走不开吗?

  雷萧突然想起什么,“算了,我还有一个小时,我想见一下你的弟弟,可以吗?”

  “好的。”白摇玉奇怪,总裁想见小坤,为什么?

  白摇玉把弟弟带到陈医生的住处。

  “待会儿见到总裁,要好好谢谢他,懂吗?”白摇玉蹲下来,抚抚他的头发。

  “姐,我明白。”他的姐姐和他说话永远都是轻声细语。别人家的兄弟姐妹会吵架,偶尔还会打架,但他姐姐永远不会,什么事都迁让他,脾气好得像没有似的。白摇玉勾起嘴角,露出整齐洁白的贝齿,“乖,进去吧。”

  男孩独自进了医疗室,雷萧背对着他。

  他转身问,“你叫什么?”

  “白律坤。”男孩面无表情,透露出一股大气早成的成熟。

  “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小白律坤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他。

  原来,小白律坤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强子,强子先是哄骗他,小白律坤不理他,强子拿出块手帕,捂住他的鼻子,他闻了下,有奇怪的香气,他假装昏睡,被扛到后山,绑匪以为他真的睡着,就把他扔在一边,他的手脚是自由的,等到绑匪喝醉酒后,他才趁机逃走,一路留下记号。

  而在山脚下,正好遇上不熟地形的雷萧。

  雷萧看见他,马上问他是不是姓白,他觉得这个人可以信任,就把上山的路告诉他。

  他沿着记号上山,正好救下白摇玉,后来的事情就是这样。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吗?”

  小白律坤不屑,“你要救的人又不是我,是我姐姐。”

  雷萧暗赞他的聪明,“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姐姐?”

  “因为你喜欢我姐姐。”雷萧别开看他的目光,“你不要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明白,你在我姐姐面前掩盖得很好,就像你杀人,连我姐姐都不知道一样。”

  雷萧瞠目结舌,“你怎么知道我杀人了?”

  小白律坤说得很轻松,仿佛他们在聊的是些家常的鸡毛小事。“你的虎口有残余枪药粉末,说明你开过枪,而你又受伤了,能让你受伤的,你当然只能让他们死,最重要的是,你的枪没藏好,我看见了。”

  雷萧扭身,腰间的枪果然没藏好,露出了枪柄。

  刚才他听到声音,急匆匆把枪往腰间一别,没想到会被小白律坤看出来,这个男孩,真的是颖悟绝伦。

  雷萧赞叹的拍手,“聪明,我对你有兴趣。”

  他垂着脑袋思考,“怎么个有兴趣法?”

  “我想送你──”雷萧抿着唇,又说道,“到荷兰的一所学校,你想去吗?”

  “为什么要让我去?条件?”

  “条件就是以后,你只能为我服务,而且你在那里能得到和普通学校不一样的培训。”雷萧心意已定,他不愿错过任何一个人才。

  “好,我去。”他说话中气十足,不同于与他同龄的稚气,这个决定,丰富了他的一生。

  他们出来时,白摇玉正在品陈医生珍藏多年的茶叶,他们聊天,陈医生得知,雷萧所说的小角色不过是几个市井流氓,不禁感叹雷萧的身手什么时候退步了,连几个流氓都能让他见血。

  小白律坤将他和雷萧的谈话稍做改动地转述给白摇玉。

  白摇玉知道弟弟要被送去荷兰,显得非常吃惊,但在小白律坤的解释下,勉强说,如果白父白母同意,她也没什么意见。

  a市,夜晚

  夜晚很美,天空的星星跳跃着,快节奏的人们有时会停下,抬头看看这美丽的天空。

  云华阁

  雷萧盯着面前的文件,他只是离开一天,马上就堆积了这么多,这些已经是过滤的,都是今天必须处理的。

  换成以往,就算是熬夜也要赶完,但今天,他的耳边萦绕着那句难道你的命不比钱来得重要吗?。

  突然发现,他每天要做的事,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过去他总嫌雷华的规模太小,总是不断的在扩大雷华,把雷华从一个停滞不前的小企业发展成赫赫有名的国际集团,其中的艰辛是常人所想不到的。

  心烦,做什么都心烦。

  楼下,清脆的门铃在这安静的空间响起,罗叔折上报纸,取下啤酒瓶底般的老花镜,锤锤腰,这么晚了,会是谁?

  罗叔开门,“白小姐,你怎么会?”

  “是这样的,罗叔,这里的几张企划在我的办公室里,我把它带来了,需要总裁的印章才可以通过的,明天就要了,很急的!请问,总裁睡了吗?”她压低声音,怕吵到雷萧。

  罗叔叹口气:“这个时候少爷怎么可能休息。”罗叔带路,“今天少爷带回来的东西特别多,都是急件,不忙到两三点是做不完的!白小姐你若能帮帮少爷就快多了。”

  白摇玉想,是因为她吗?他跑到t市,一整天都不在雷华,事情肯定耽误了不少。

  罗叔扣门,“总裁,白小姐来了。”

  雷萧抬头,她怎么会来?

  她递过企划书,“总裁,这些都需要你的印章才能通过,请你在上面盖章。”

  原来是为了公事。

  雷萧取来印章,盖上去,鲜红地印在上面。

  “你回去吧。”

  她看着桌上的文件,才知道他急着赶回的原因,他就像个陀螺,雷华一天都离不开他,“总裁,让我帮你吧。”她着手开始处理。

  每一次,似乎遇上什么麻烦事,都要麻烦他。她就想尽自己的所能,回报他。

  雷萧没有拒绝,烫金的金笔滚落到地上,弯下身子去捡,起身时,身体向后倾,撞上了桌脚,他闷哼一声,伤口好像又裂了,但白摇玉没有发觉,依旧忙着。

  雷萧若无其事坐下,看着她,就像是打进湖水里的石头,皱起圈圈涟漪,搅乱了他的心。

  罗叔早已离开,翻开刚才折上的报纸神医罗兰明日回国。看着上面年纪轻轻却被称为神医的女孩,老人心里有一丝丝的慰藉。

  小草儿还挂着清晨的露水,少女均匀的双腿踩过,拖拉行李箱,刚下机的她,脸上的墨镜还未摘下,额头的薄汗打湿细碎的刘海,这并不影响少女的容颜,她打了一记响指,看见了站在门口等候她的人,飞奔过去。

  “爸。”少女躲进老人的怀里,像个孩子讨糖似的撒娇。

  “刚下飞机,很累吧?”罗叔拍拍女孩的脑袋,这是他的女儿,好久不见的女儿,尽管每月都会打通长途电话回来问候。但人年纪大了,就会思念儿女,总盼着什么时候能团圆的吃个饭,这样他就很满足了。

  罗兰松开罗叔,“坐飞机不累,躲记者才叫累。”

  “谁让我的女儿这么能干。”罗叔笑了,眼角堆积起皱纹,这时岁月的痕迹。

  女孩娇嗔,“爸爸,你就会夸我!”

  “好啦,快进来。”罗叔开门,“这里是云华阁,也我住了一辈子的地方,你就先在这里住一阵子吧。”

  “住哪都一样,只要和爸爸住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

  罗叔很高兴,“嘴那么甜,你吃什么糖啊,在国外有没有男朋友啊,什么时候带会来给爸爸看看?”

  罗兰听了,心里一阵锐痛,好比有人拿着带尖利石头,在凿她的心。

  这里是那个人故乡,总有一天还会遇到他吧。

  心痛,但依旧保持着脸上的笑容,“哪有?”

  罗叔要把罗兰的行李扛上楼,但罗兰不让,爸爸的身体不好,不能搬运些重的东西。

  雷萧和白摇玉迎面而来。

  她昨晚替雷萧处理文件一直到深夜,还没一半,她自己就先趴在桌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客房里。

  “少爷,这是我的女儿,罗兰。”罗叔做介绍,“兰兰,快叫少爷。”

  罗兰很听话,像古时候的丫鬟见着主子喊了声,“少爷好,少夫人好。”

  白摇玉如遭雷劈,“我不是,你误会了。”

  罗叔扯了扯她的衣角,罗兰反应过来,既然不是,那应该是。。。。。。

  “抱歉。”罗兰笑着,脸色突变,“少爷,你的伤口发炎了。”

  不愧为神医,白摇玉揭下他的西装外套,果然,昨天包扎的纱布已经被血浸湿,连带衬衫都有斑斑血迹。

  雷萧昨晚想只是嗑到桌角,应该不会怎么样,没想到今天伤口就发炎了,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娇贵了?

  “总裁,真的发炎了。”白摇玉惊呼,不只是发炎,还溃烂了一点。

  怎么办?陈医生不再a市,他不肯去医院,她也不会包扎,不能让伤口继续溃烂下去。

  “我来。”罗兰也是医生。这种小伤她见得再寻常不过了。

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 https://www.avsohu.com/Read/6604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