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你怎么这么傻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第355章 你怎么这么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他静下心来,侧耳聆听,缓缓向前移动着,摸索着……

  “哈哈”

  一阵苍老的笑声传来,带着让人惊异的激动,在这安静的空间里,突然之间响起来,分外的胆战心惊。

  沈宇泽淡定的战后,双手自然下垂,抬眸,眸底一片冰冷,“你连现身都不敢。”

  “别这样,激将法对我来说没用,我是个小人又怎么样?”迪笙的声音从四周袭来,密不透风的把他包裹起来,阴冷的声音异常的恐怖。

  这声音,像是流通的空气,无处不在。

  沈宇泽一挑眉,看来,这地方,被他安满了喇叭啊~~那就说明,监控也不少。

  “知道为什么我常年呆在这鬼地方吗?”

  沈宇泽没有一丝表情,声音懒淡至极,似乎对他说的一点都提不起兴趣,“锻炼你的人在昏暗之下的敏锐力,这地方,是你的终极吗?”

  顿了一下,他笑开,“黑暗是你的武器。但你怎么确定,能够抵抗我?”

  “什么?!”

  迪笙难掩惊讶,几秒之后又笑开,“你只是在拖延时间,好想出对策而已。”

  “是么?”

  沈宇泽动了动,右手插在裤兜里,眸子里浮动着莫测的光芒,慵懒的看了前方一眼,“你也在这里。”

  不是疑问,而是笃定的语气。肯定的让迪笙一颤。

  他、他……怎么会知道?!

  “别犯傻了……”

  倏而之间,他伸手撩开袖口,手腕处的手表发出刺眼的光芒,直直的逼射角落,那里,映照出迪笙惊愕的表情。

  “你又输了。”

  他早就知道黑暗是他的有力武器,他不会输在这里。所以,在进来之前,他身上有着全套的照明设备,就连眼睛上,都带着特殊材质的隐形镜片,能够在暗夜中看的更清楚。

  因此,直接的指出他站的位置。

  迪笙短暂的错愕,立马弯腰,双手摸着大门,沈宇泽眼睛危险的一眯,“想跑?没那么容易……”

  谁知,还未等他扣动扳机,一发子弹就冲着他这边,极速的呼啸而来。

  沈宇泽迅速的转身,与子弹擦肩而过,随着他身体的摆动,手表上的强光也照射到他的身后。

  黑色的材料涂满墙壁,没有一丝光线可以反射的可能性。

  果然。

  沈宇泽一笑,冰冷的阖了阖眸子,手指一动,子弹便从枪膛里射出,冰冷的没入迪笙的心房。

  弹无虚发,是他的形容词。

  沈宇泽勾起残忍的笑容,似乎是在对他告别。

  迪笙惊讶的看着前方,身体最终缓缓的倒下,双手紧紧的握着身前的话筒,鲜血流了出来。

  “也好,你在地狱,总能适应那里的环境。”

  沈宇泽低喃,收起嘲讽的表情,看向另一边。

  刘陌冽。

  “我以为你会对我先开枪。”刘陌冽居然煞有其事的冲着他点点头,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

  沈宇泽邪魅的扬起玫瑰色的嘴唇,黑眸亮的炫目,“我以为,直到他死去,你才舍得出现……”

  刘陌冽抿抿嘴唇,脸上的表情越发严阵以待,盯着他手腕处的白色光芒,幽幽的说,“他,也不过是棋子罢了。该出现的时候,我自然会出现……”

  眸子里,闪动着无关任何人的生死的漠然。

  沈宇泽轻佻一笑,“现在,是时候了?”手指把玩着枪,邪肆的眸光肆意迸发。

  不同于他的痞气,刘陌冽有种孤注一掷的决心与认真,也不由得握紧了手里的机关枪。

  “我不是什么正义的人,别指望我会让着你。”

  沈宇泽一笑,“我也正有此意。”

  刘陌冽眯起眼睛,再无二话,开枪就打,沈宇泽也不急,慢条斯理的一转身,将手腕处的白光熄灭,在暗夜中步履浮动,却没有半点声响。

  他笃定,刘陌冽在夜间的视力绝对不怎么好。

  “呵呵……”黑暗中,一声低低的笑声,倏而,整个大厅亮如白昼,刘陌冽对着他一阵机枪扫射,“你以为我是迪笙那个老东西,不是我优点的,我统统不会做!”

  “砰砰砰”一排排密集的子弹朝这边飞射过来,沈宇泽云淡风轻的一笑,随手捞起一边的桌子,几发子弹就已经射入桌面。

  趁着他换武器的空隙,沈宇泽不慌不忙的玩转着两把手枪,两枚子弹冲他飞过去

  刘陌冽侧身,躲过去,刚要开枪,沈宇泽就已经闪身,离开了刚才的地方,又是两法子弹……

  躲闪不及,刘陌冽右肩上挨了一枪,发出吃痛的一声,沈宇泽噙着浅淡的笑容,“你错了。我是个专业的杀手,而你,资历远没有我的深。”

  以他的枪法,获许,连然然都射杀不了……

  刘陌冽不甘的从腰间掏出手枪,胡乱的开了几枪,然后拿出短小精悍的匕首,叫嚣着冲了过来。

  近身肉搏,或许他还可以赢……

  “无知!”沈宇泽邪肆的给他下了最后的定论,冲着他的左膝盖又是一枪,刘陌冽吃痛,踉跄着跌倒在地面。

  “服了吗?”

  沈宇泽优雅的俯身,隔着半米近距离的看着他,双眸对峙,在空中打出激烈的火花。片刻,刘陌冽低下头去,声音里有着懊恼,“我输了。”

  “很好,知错就改。”沈宇泽缓缓直起身,将手枪收起,踱步到大门出,刚要打开,竟被人从外面推开,“泽,你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

  瞧着江雪然那张心疼的没有半分血色的小脸,沈宇泽沉下脸,“你怎么来了?很危险知道不知道?”话是这么说,他却愉悦的勾起嘴角。

  真好,能够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为自己担心为自己落泪,拥在怀里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温暖……

  “走,我们回家。”

  江雪然笑着点头,目光却触及到身后黑黝黝的枪口,心里一惊,身体率先反应过来,一闪身,推开了他,挡在沈宇泽的身体前,子弹呼啸着飞奔过来……

  仅剩一米。

  江雪然笑得唯美,抱着他的精壮的腰,笑中带泪,脸上净是凄清的表情,“泽,我爱你……”

  沈宇泽身体猛地一滞,可是已经来不及,子弹全速没入她的身体,他甚至能听到子弹残忍的划开她娇嫩皮肤的声音,震得他耳膜发痛,耳边只有她的声音。

  “然然……”他心一下子晃了,额头抵着她的,眼眶红了一圈,“你怎么这么傻?”

  “因为我爱你啊……”江雪然喘着粗气,还裹着纱布的小手缓缓伸出,摸着他的脸颊,眼泪不争气的涌了出来,眸子里是无法割舍的爱恋,“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啊……好好的……”

  “不行!”沈宇泽眼泪啪嗒啪嗒的掉落在她苍白的几乎透明的脸上,“你怎么舍得留下我一个人?”

  “照顾好芷儿和千涵……”

  她爱怜的注视着他,体力却渐渐的不支,身体越发疲软,眼皮也越发沉重,缓缓合住,沈宇泽心里痛彻心扉,“然然,你看着我,你看着我……你不能这么残忍……然然……老婆……”

  刘陌冽已经快速的包扎了自己的伤口,冷笑着看着那边的两人,缓缓的拾起一旁的手枪,“我成全你们!”

  沈宇泽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对着昏迷的江雪然低喃,对自己的生命完全置之度外。

  然而……这发子弹却是直直对着江雪然的!

  “小心”

  一声呐喊,接着,一个人的身体轰然倒地,鲜血,从心脏蔓延出来,浸湿了一地。

  是凉……

  这是致命的一枪,凉为自己最爱的女人挡住了,此时他用强大的意念,一点点的靠近她,握住她的另一只手,妖孽的脸上是满足的笑容,仿佛收获了世界上最珍贵的至宝,他蠕动着嘴唇,“师姐……我爱你啊……”

  他一直爱着她啊。

  从第一面起,她张狂骄傲的对着他笑,“小子,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姐了!”

  那一刻,她仿佛是璀璨至极的明星,闪烁在他的天空之上,亮的耀眼。

  他一直默默的爱着她,为她处理好一切事情,甘愿做她身后的小师弟,都只是因为他爱她啊……

  师姐,我要死了,所以,请让我在临死之前,把我一生都不敢说出来的话,告诉你好不好?师姐,能为你挡枪,我真的好知足,我一命换一命,师姐,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啊……师姐啊,我爱你啊……

  眼泪,划破脸颊,与血液混合在一起,他卑微的挪到她的身边,地上拖着长长的血迹,临到最后一刻,他也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不放开。

  师姐,我多么希望能一直握着你,走下去,走到海枯石烂也不放开。可是,师姐你有爱你的男人,那这一世我握着你的手离开,可不可以下辈子换你爱上我?

  师姐,你要幸福啊……

  凉努力的喘着粗气,支着头,看了看沈宇泽,似是花费了他所有的心力,才说完这句话,“你要让她幸福……带着我的爱……幸福……”

  师姐,我爱你……再见了……

  米优诺进来的时候,事态已经发展到了这一地步,沈宇泽抱着江雪然,目光空洞,嘴里不知道低喃着什么,凉和然然躺着的地方已经是一片血泊……

  “刘陌冽!”

  有些不敢相信似的,米优诺摇晃着头,指着地上,有些激动的质问,“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是。”刘陌冽似乎也是精疲力尽,无力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而将目光集中在她的脸上。

  他,不愿意在她面前开枪。

  “为什么?!”米优诺鼻子一酸,先前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跌落,“啪”的滴在手背上,发出一声闷响,“为什么呀……为什么几年不见,你就变得如此的嗜血?你告诉我呀……”

  在她心里,他还是那个没什么心计的纨绔富家子弟,整天只懂得挥霍和玩乐,单纯的像个孩子心智。可是现在呢?他变得冷漠嗜血暴戾,陌生的连她都不认识……

  那么,之前见过的他,究竟是不是伪装?

  刘陌冽叹口气,不忍看她的眼泪,走了几步,指腹温柔的擦去她的眼泪。

  米优诺轻轻的一躲,挣脱了他的桎梏。

  “诺诺,对不起……我也是有苦衷……”刘陌冽看着灰色的地面,心里还是一阵酸涩不知道是为了她的躲闪,还是为了曾经的往事?

  那样的往事太灰暗太不堪,甚至成为了他一声的梦冕,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毕竟,没有人愿意变成那样……

  “那你告诉我呀!”

  他沉默。他不想让她知道他黑暗的过去。

  “对不起……”刘陌冽抿着嘴唇,忽然在她面前,一切机关算机就变得无关紧要,把枪递给她,盯紧她的眸子,“开枪吧。为他们报仇。”

  “不……”米优诺痛苦的闭上双眼,不去接他递来的枪,“啪嗒”一声,跌落在地,震得人心里一阵闷痛。

  米优诺做了个深呼吸,对着门口处愣神恍惚的沈宇泽大喊,“你快带然然去医院,她还没死!再耗下去会失血过多……”

  “……没死么?”好一会,沈宇泽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不敢相信的伸出手指探到她的鼻尖下,果然,还有呼吸。倏而心房的痛苦被惊喜取代,连声招呼都不打,沈宇泽打横抱起她,直接冲向庄园外……

  谢紫昕和雷诺鸿来的时候他们还在对峙不下,空气里都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谢紫昕扬扬高贵的面孔,抿起嘴唇,带着几个手下,去准备凉的葬礼,而雷诺鸿一改往日的痞气,睨着他们之间不寻常的气流,反常的没有生气,倒是抱抱她,爱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米优诺笑开了,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希望她能自己解决,他相信她……

  出了庄园,雷诺鸿眸子里闪着莫测的光,脚步匆匆,甚至有几分逃避的意思。

  “你害怕什么?”

  雷诺鸿脚步一滞,回身,看着倚在门边的路翎晔,修长的身形在周围的彼岸花映衬中,更显得冷漠淡然。

  “嗯哼?”雷诺鸿露出无敌的痞子笑容,侧目,挑高眉头,“我怎么会怕?”

  路翎晔凝了他一瞬,走过来,拍着他的肩头,“走吧,我们回去,找找病毒的抗体。”

  一路上,雷诺鸿将车速飙到最大,脸色阴沉,青筋,指节因为用力而微微发白,眸子里似乎要燎原的火焰。

  “你是在气什么?”

  雷诺鸿撇他一眼,抿了抿唇,不发一语。

  路翎晔看了一眼,已经将他心里揣摩的差不多,下车的时候,路翎晔将自己的手机号甩给他,“她不适合黑色势力,你就要陪着她一起漂白……”

  雷诺鸿愣了愣,随即笑开,捶了他肩膀一下,痞气的笑容再度恢复他的面容之上。不觉之间,他已经把这个只见过2次的男人划为至交。

  生死情谊,总是比任何事情都来的深刻。

  “冽……”

  长久的静谧,米优诺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死气沉沉,率先开了口,迟疑的向他走过去,小手轻轻的覆在他的伤口上。

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 https://www.avsohu.com/Read/6604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