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依偎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第92章 依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薛婵指着白笑笑,对她老公说:“这是我的闺中密友白笑笑,很可爱吧?”

  又拉着白笑笑,指着她的老公说:“笑笑,他是我的老公威廉,你也见过的吧,很帅,对不对,呵呵,快坐吧。”

  薛婵小鸟依人地依偎在威廉的身边,幸福的微笑着。

  白笑笑举动伸出手对威廉说:“你好,nice

  toet

  you。”

  威廉看着这个从刚刚进门就一直盯着她看的白笑笑抱以友善的微笑,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说道:“很高兴认识你,美丽的zg小姐。”接着执起白笑笑白皙的手背,轻轻的献上一吻。

  这是浪漫的法国人最注重的礼节,薛婵莞尔一笑,倒是白笑笑兴奋不已,法国人就是绅士啊,不像zg的猪,那么没礼貌。

  “笑笑,要吃什么,自己点吧,今天我们请客。”薛婵打破了白笑笑的遐想,温和的笑着说。一直以来,薛婵就像一个母亲一个姐姐一般照顾着比她小一个月的白笑笑,让白笑笑感觉又好气又好笑,但是心里是甜丝丝的,有朋友如此,还有什么好求的呢?

  其实在她们的大学时代还有一个好友,但是她就像一阵来去无踪的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国混着,所以白笑笑她们对她自动忽略不计,但是她们的感情却不会因为长久的分开而淡化。

  “好啊,要我一定要点最贵的,吃穷你们。”白笑笑开心的说,其实吃饭之于他们而言,只是一种联络感情的方法,她又不是没有吃过大鱼大肉,不过当白笑笑看到维森尔的菜单时,还是小小的吃惊了一下。

  倒不是因为价钱,而是他们的菜色真的挺丰富的。白笑笑看着都流起了口水。

  从一大堆菜单中抬起头,白笑笑笑得天真无邪,但是脸上那奸诈的表情实在让人不敢苟同,她笑眯眯的看着薛婵跟威廉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威廉湛蓝的眸子盈满微笑,轻轻的点头,意思是不用客气,薛婵也好笑的看着白笑笑说道:“你就点吧,吃不穷我们的。”

  白笑笑纤细的小手向后一扬,一个穿着得体的waiter马上走到她的身边,恭敬地说:“你好小姐,你们要点些什么?”说完手上已经准备好了纸笔。

  “恩,我要红酒?蜗牛,牛尾汤,前菜浇汁三文鱼,澳洲龙虾沙拉,越南牛肉河粉,和式金箔豆腐。还有一瓶82年的法国红酒”白笑笑一口气点了六样菜,外加一瓶82年的法国红酒,意犹未尽的抬起头看着整快速记录的waiter。真是奢侈的享受啊。

  其实她还有很多想点,不过今天肯定出不了了,下次再叫大哥二哥来请她吃好了。

  waiter写好了,对着白笑笑他们说:“您点了红酒?蜗牛,牛尾汤,前菜浇汁三文鱼,澳洲龙虾沙拉,越南牛肉河粉,和式金箔豆腐,还有一瓶82年的红酒,请问还需要饭后甜点吗?”

  甜点啊,白笑笑摇了摇头说不要,她怕胖,今天已经吃的够多了,薛婵跟她老公也一起摇了摇头。

  waiter恭敬的退到一边说:“好的,三位请稍等,菜马上就来。

  白笑笑满意的看着退下去的服务生,兴奋地对薛婵他们说:“嗨,这家的服务态度还不差。”

  薛婵温柔的说:“笑笑,这可是五星级的酒店啊,服务生态度能差吗?”

  威廉在一边深情的望着自己的妻子,并没有参与到她与白笑笑的交谈中,他是个沉默又不失体贴的男人,白笑笑对异国男子的好感直线上升中,以后也要找个像威廉一样绅士的。

  “恩,嘿嘿,那这里的是五星级的服务生总行了吧,格调挺高,还有价钱也挺高。”白笑笑倾起身子,靠近薛婵他们,小声地说。想起刚刚被服务生拿走的菜单,那上面的价钱虽然不是那么让人诧舌,但是都够到外面去吃好几顿了。

  薛婵听了忍不住掩嘴轻笑,说道:“笑笑,我看你们家穷得只剩下钱了吧,但是你堂堂司马财团的大小姐,怎么还是忘不了省钱的习惯呢,你们家可是穷得只剩下钱了啊,哈哈,你放心今天的帐记在我们名下,你安心的吃吧。”

  正在喝水的白笑笑听到薛婵这么说,立马把刚喝进去的白开水吐了出来,要知道穷得只剩下钱这句话是有深刻含义的。

  薛婵想起大学时代,她们三人在法国巴黎的求学生涯,那时的白笑笑成天只顾打工,一个人兼职好几份工作,她与另一个家境优渥的同学水悠悠以为,也许白笑笑来自一个比较艰苦的家庭,所以她们都想出资帮助她。

  没想到白笑笑却笑着拒绝了,她说:“我不缺钱。”

  她们还以为她是爱面子,拉不下脸,所以经常偷偷塞钱到她的包里,开始她都没有发现,可是后来她发现了,她叫来同屋的两个女生,把她们放到她包里的钱拿出来,对她们说:“是你们给我钱吗?”

  两个女生怯懦的点点头,她们怕伤了白笑笑的自尊,所以不敢明目张胆的塞钱给她。

  没想到白笑笑只是拿着钱对她们说:“喏,钱你们拿回去吧,对了,我一直忘了告诉你们,其实我姓司马,那个……现在你们明白了吧。”

  姓司马……两个女生茫然的对望一眼,突然其中一个长相甜美,身材娇小的女生水悠悠冲进了自己的房里,不到两分钟又急冲冲的跑了出来。

  然后拉着白笑笑的手又叫又跳,最后神秘兮兮的说:“白笑笑,不对,司马笑笑,你就是那个司马笑笑对不对?”

  薛婵一头雾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白笑笑却点了点头。

  “哇,”水悠悠一把抱住白笑笑,激动地喊:“笑笑,你居然就是那个笑笑,有钱的富婆啊。”

  白笑笑擦擦满门上的流汗,对水悠悠的激动不置可否。薛婵还是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拉着白笑笑就问:“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水悠悠又转身激动地抱着薛婵,说:“婵婵,你知道吗?笑笑居然是司马财团的大小姐哎,她家我看什么都没有,穷得就只剩下钱了。”

  这句话一直成为笑笑整个大学时代最经典的一句话,她们老是拿这句话来取笑她,没想到今天又听到了,白笑笑觉得很温暖。

  “也不知道悠悠在干吗,一年到头见不了几面啊,”想起当年往事就让白笑笑想起那个古灵精怪的水悠悠,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好想悠悠啊。

  薛婵静静地微笑着,也沉浸在当年的往事中,转眼间她们已经大学毕业几年了,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她伸出手揉揉白笑笑的头说:“别想了,那个没心没肺的丫头搞不好正在入侵哪国的中央系统呢,不理她,空了自己会出来的。我们先吃饭吧。”

  这时他们点的菜已经上来了。

  薛婵说的没错,此时的水悠悠正坐在美国联邦调查局总部入侵别国国安局的中央系统,嘴里叼着一片面包,手指不停地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飞舞,就像芭蕾舞演员在舞台上表演,水悠悠全情投入着入侵系统。

  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她觉得有人在惦记她了,也许该抽时间回国一趟了。

  waiter帮白笑笑薛婵威廉倒好酒,布好菜之后恭敬地退到了一边。

  白笑笑忍不住拿起筷子大快朵颐了起来,这些菜色香味俱全,看着就想留口水,白笑笑一马当先,不客气的吃。

  还不时的夸奖,咕哝地说:“好吃好吃。”

  薛婵高兴的看着白笑笑吃,她一直觉得跟白笑笑吃饭最有味道了,白笑笑没有上流社会贵族小姐的娇气,相反她对什么事情都看得很开,很乐观,有点迷糊,又有点霸道,让人打心眼里喜欢。

  威廉看白笑笑吃得这么风风火火,立马给她布菜,虽然白笑笑很想在威廉面前保持淑女形象,但是无奈菜太好吃,让她停不下来,自然就把给帅哥留下淑女印象的事情跑到了脑后,吃饭皇帝大啊,何必给自己罪受,跟自己的嘴巴过不去呢。

  威廉绅士的帮薛婵也布好菜之后,才动筷,他拿起手中的玻璃杯,薛婵跟白笑笑也一起拿起来,“干杯,”白笑笑响亮的与他们碰杯,吃得好,她就什么都开心。

  不过一不小心,白笑笑的眼睛瞄到了正从餐厅大门进来的一行人,为首的男人风度翩翩,颀长的身材穿着名贵的西装,帅得不像话,后面跟着三男一女,男的各有各的特色,但是全部高大挺拔,孔武有力的猛男,而女的虽然不是漂亮的让人惊艳,但是气质卓绝,傲视群芳的力量也不容忍逼视,不过如今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是一个很完美很养眼的组合。

  但是当白笑笑看到那为首的人的脸庞时,刚刚喝下去的一口顶级红酒就这么不雅的被喷了出来,幸亏她喝得少,只是抿了一小口,奔出来的威力也不大,又急忙用手捂住,只是脏了自己的衣服,在上衣上留下了几个污点。

  薛婵吃惊的看着白笑笑,还以为她被呛到了,连忙拿出餐巾给她擦嘴,威廉也找来waiter收拾一下。

  白笑笑呛着对他们摇摇头,表示没事,但是眼睛却不敢乱飘了,要是被那个男人看到自己,搞不好会被认出来。

  可是白笑笑又想,自己干嘛搞得跟贼一样,当初本来就是那个男的撞了自己,问他要点医药费也是理所当然的,难不成他现在还能问自己要回去吗?

  白笑笑越想越觉得自己有道理,脸上终于又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不像刚才的做贼心虚,她正襟危坐,甚至还想那个男人发现自己时的表情。

  不过白笑笑失望了,那个男人秦少卿他根本没有看白笑笑一眼,倒是看了看坐在她对面的薛婵跟威廉,跟他们微微颔首之后,往邻桌走去。身后跟着四人,气派十足。

  薛婵没有见过秦少卿,只是觉得眼前的男人帅的过火,不过还是她家亲亲老公最帅,威廉则是陷入了沉思,对秦少卿那一点头似有所觉。

  白笑笑觉得自己被鄙视了,那个男人居然对自己视而不见,她恨恨的丢下手中的餐巾往洗手间走去。

  秦少卿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对高大俊美,有一头乌黑的近乎发蓝的微微卷曲的头发的威廉表示致意,他身边的美女娇俏嫣然,也让秦少卿有种惊艳的讶异。

  但是当他快帮唐月华拉开椅子,猛一抬头看见把餐巾丢在桌上,气呼呼的转身去洗手间的女人时,他的神情变了,就像一个猎豹突然看见自己的猎物送上门,脸上露出了痞痞的笑容。

  盯着白笑笑消失在走廊的尽头,那是卫生间的方向。

  青影玄影暗影黑影看到秦少卿露出了这样的笑容,心里升起一股不安,带着毛骨悚然的味道,有人要遭殃了。

  倒是唐月华不是很明白秦少卿不落座还站着干嘛,但当她看到秦少卿脸上的表情时,心跳漏了一拍,好帅,邪狞中带着危险,冷酷中带着优雅,唐月华几乎就要沉浸在这样的笑容里不能自拔。

  秦少卿回头对他们说:“你们先点菜,我去趟洗手间。”

  三个男人无谓的摇了摇头,对那个被秦少卿盯上的人爱莫能助,唐月华没有意见。秦少卿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白笑笑在厕所里对着镜子龀牙咧嘴,白色上衣上那几个红色的污点格外醒目,白笑笑懊恼的用水擦拭,可是污点不但没有淡化反而有扩大的趋势,白笑笑一个头两个大,在心里把皇姑少卿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没事干吗碰到他,害自己出丑不说,还毁了这件价值不菲的衣服,她看得肉痛,下次要是再碰到他非要问他索赔不可。

  厕所里有女士看着白笑笑自言自语,独自生闷气,低低的笑出了声,白笑笑面色一赧,脸红了,自己一定丑毙了,像个八婆一样,白笑笑想仰天大啸,可是她必须忍,忍忍忍,她现在是淑女,不能露出野蛮的本性,白笑笑自个儿在天人交战。

  秦少卿站在女厕所的门外,进去的女人都难掩好奇的多望他两眼,这么帅的男人站在女厕门口干什么,是在等女朋友吗?好体贴哦……好几个女生对秦少卿露出了爱心的眼光。

  秦少卿站在那里一点也不尴尬,路过的女士他都抱以微笑,笑容可是他的杀手招牌啊,哪个女人能不拜倒在他的笑容里呢?再说他懂得怜香惜玉,女人是用来疼的,他才不会怒颜相向,看他多有绅士风度呢?

  秦少卿又露出了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女厕门外已经站满了女人,都或明或暗的偷窥着他。

  白笑笑彻底绝望了,那几个红点点已经扩大为一大片,但是就像是盛开的芍药,在她白色的衣服上倒也不是很突兀。

  “哎,”白笑笑任命的叹口气,死就死吧,这衣服算是彻底没救了。

  收起手上的餐巾,又洗了洗手,白笑笑转身就要出去。可是她刚刚一直听里面的女人八卦,说哪里有个帅哥,怎么怎么帅,怎么怎么温柔的。靠,这年头,帅哥能当饭吃吗?有钱才是王道。

  不过有钱又帅的帅哥那是可以考虑,但是俗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所以有钱的男人不是花花公子就是七老八十的,白笑笑对这两个一点兴趣也没有。对众女口中的帅哥更是嗤之以鼻,不要让她碰到,不然……哼哼……非让她满地找牙。

  白笑笑对着镜子挥了挥洁白的小拳头才满意地出去。

  但是当她看到外面站着的人是谁的时候,刚刚跨出洗手间的一只脚像石化般,另一支脚再也跨不出去。

  oh,ygod,她白笑笑看到了什么?

  揉揉眼睛,希望是出现了幻觉,再揉,幻觉没有消失,反而向她更加靠近了……白笑笑超级无敌小宇宙要爆发了……

  白笑笑像个白痴一样猛揉眼睛,企图把眼前的秦少卿从自己的眼珠里抹去,直到把两只眼睛弄得跟小兔子一样红。

  秦少卿看不下去了,连忙拿掉她的手,真怕她把自己的眼珠子抠出来,不过他有那么恐怖吗?

  就在秦少卿靠近白笑笑,伸手触摸到她的手的时候,白笑笑爆发了……

  “啊――色狼,放手,救命啊,有色狼啊,”白笑笑石破天惊的高分贝响彻云霄,所有的人都纷纷停下来观看,当然这里面包括了很多本来偷偷看秦少卿的人,现在这些人则是正大光明的看。

  看秦少卿站在那里抓着白笑笑的手,在场的女人都露出了又羡慕又嫉妒的表情,好几个女人甚至暗骂白笑笑不识抬举,要是秦少卿抓的是她们的手,她们肯定整个人扑上去了,谁会像白笑笑一样喊得这么凄惨。

  然而她们都错了,白笑笑不是她们,何况他们还有梁子,被正面逮着怎么能不尖叫?

  秦少卿受不了的揉揉被摧残的耳朵,抓着白笑笑的手未放松,又抬起另一只手把白笑笑大开的嘴巴阖上,戏谑的说:“小姐,我看到一只苍蝇飞进去了。”

  旁人哄堂大笑,白笑笑倏地涨红了脸,立马拍掉了秦少卿的手,大骂道:“你个不要脸的,打算劫财劫色吗?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说完,白笑笑还真摆开了架势,抖动着双手双脚好像真的很能打。

  秦少卿错愕的看着她,接着也爆发出了惊天大笑,这个女人怎么那么滑稽,已经有服务生走上来想阻止,可是在秦少卿漠视的眼神下又被阻止了,怯懦的退到一旁。

  白笑笑虎视眈眈的盯着秦少卿:“喂,色狼,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过来,我真得动手了啊。”

  秦少卿笑得弯了腰,要不容易直起来,又被白笑笑刺激的弯了下去。然后在白笑笑的兔眼下慢慢逼近。

  “啊――”白笑笑受了极大的刺激,眼看着秦少卿到眼前了,再也顾不得其他,一拳就伸了过去。

  可是还没碰到人呢,她的小拳头就被秦少卿包裹起来了,秦少卿惊讶的说道:“咦,看不出来你的手这么小啊。”白笑笑伸出的拳头正好被秦少卿一手掌握,是挺让人诧异的。旁人唏嘘不已。白笑笑则是涨红了脸。

  嚷嚷道:“快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有色狼。”白笑笑又一次叫了起来,酒店保安已经过来了,可是看到站在那里的是秦少卿又统统退了回去。

  白笑笑本来以为来了救命,可是见他们又不上来,心里那个火啊,直接破口大骂:“喂,你们那几个保安是干嘛的,摆着好看的吗?快点过来,不然小心我去告你们。”

  几个保安面面相觑,但是依旧没人上去,告就告吧,老板在他们面前,只要老板不介意,他们的工资照拿,才不怕她告。

  白笑笑彻底绝望了,这是什么酒店,这是什么保安,居然任由她被人欺负,很好,很好,她记住了,她白笑笑绝不会善罢甘休的,给我等着,白笑笑的眼睛快喷火了。

  秦少卿看着白笑笑的脸色忽明忽暗,就像变戏法似得,觉得很有趣,有多久没有碰到这么有趣的女人了?

  其他的女人只会想办法上他的床,拍他的马屁,花他的钱,还从没哪个女人敢这么骂他啊。

  白笑笑红红的眼睛有一种亮晶晶的神采,秦少卿不自觉的被吸引了。

  没人救她,她只能自救,手被秦少卿抓着,白笑笑眼珠子一瓢,有了。

  秦少卿看着白笑笑的神色变了,鬼灵精怪的,当下一头一愣,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秦少卿的裤裆已经遭殃了。

  白笑笑抬起她的无敌小脚,一脚踢了下去。

  男人最脆弱的部位啊,白笑笑一点也没有客气,这一脚下足了功夫。

  “啊――”又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不过这次不是白笑笑的,而是秦少卿的,秦少卿忍不住弯下了腰,这次没有笑出声,因为他快哭出来了。

  抓着白笑笑的手也松了,他的下半辈子的幸福啊,难道就要毁在这个该死的女人手里吗?秦少卿虽然没有疼得在地方打滚,但是脸上冷汗沉沉,咬牙切齿的模样却是十分吓人。

  白笑笑有点被吓到了,她没下脚这么重吧?

  ……也许,是她没控制好力道,会不会把人家踢残废了?这样的念头一闪,旋即被压了下去,她这是人民除害,免得他再出去祸害别人。

  人群中发出了骚乱,很多女人高声尖叫着,白笑笑太可恶了,这下站在那里看好戏的保安,服务生再也站不下去了,全部朝着秦少卿的方向奔来。

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 https://www.avsohu.com/Read/6604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