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泉百户的赏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异界种植大师第187章 泉百户的赏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张小凡想要追杀周长远,可惜敌军训练有素,即便撤退,依然保持着一定阵形。他根本冲不破敌军形成的防御网。

  愤怒之下,张小凡趁着隐身术尚未消失,疯狂收割敌军性命。

  一路追杀着敌军,已经到了城门口。

  他的隐身术只有半刻钟的样子。

  身形已经渐渐显露出来。

  当即果断放弃追杀敌军,以免被敌军反杀。

  “周长远,下次绝不会再让你逃掉。”张小凡疯狂斩杀多人,特别是孟金牛这个凶手被他当场斩杀。他的怒火也是消了不少。

  一想到管飞的死,他的心中涌起阵阵悲痛。

  当时要不是管飞挡住那一矛,死的人就是张小凡。

  对于逃跑的敌军,张小凡不再理会,其它事,也是一概不管。自有杨县令主持。

  张小凡一步步走到管飞破碎的尸体前,将其收集完整,并在一起。

  然后砰然跪下。

  “相见时难别亦难,滴滴血泪落心坎!昔日情,此生义,来生缘,望乡台前与君别!”张小凡哽咽着悲声与管飞作别。

  他欠管飞太多太多。

  想起管飞生前的许多画面,他的泪水怎么都止不住。

  “张大人,还请节衰!管飞若是泉下有之,想必也是笑着过奈何桥。他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您面前表明忠心,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好的机会。现在,他终于找到了机会,心愿得了。您也为他报了杀身之仇。所以,他肯定是含笑九泉。”

  吴小毛走到张小凡身后,劝慰着张小凡。

  生前,吴小毛与管飞走得最近,对管飞也是最了解。

  陈虎与熊刚两人,尽皆表情悲痛,肃然不语。

  他们四人皆为张小凡最初选出来的班底。现在,四人永远的少了一人,大家都很难过。

  “管飞的家中还有什么人?”张小凡悲声问道。

  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张小凡唯有厚待管飞的家人。

  “就只有一个妹妹,年方十六。唉……说起来,管飞真是一个苦命的人。他的父母相继患恶疾去世,家中就只剩下他与妹妹相依为命。本来,以管飞的条件,早就可以娶妻生子。他担心娶妻之后,让妹妹受委屈,便一直不肯娶妻。上次喝酒时,他还吐露过,想等妹妹出嫁之后,再娶妻,谁知……唉!”

  吴小毛发出长长叹息。

  长兄为父。

  管飞这个当兄长的,不但把妹妹拉扯大。为了不让妹妹受委屈,一直不娶妻。

  这份情义,着实令人动容。

  张小凡不由想起刚把管飞招为手下时,命管飞拿人,管飞犹豫着没敢动手。当时,张小凡对管飞的表现非常失望,对管飞的态度也是十分冷淡。

  现在才知道,管飞不敢冒险得罪一位典史,就是害怕丢掉饭碗。

  因为他还要赚钱供养妹妹。

  他是妹妹的唯一依靠。

  如果他出了事,尚未成年的妹妹,怎么办?为了妹妹,他不敢出事,宁愿放弃一些升迁提拔的机会。

  “你们去寻一口棺材过来,我要厚葬管飞。他的妹妹,从今以后便是我的妹妹,我来当她的依靠,由我来供养她。包括将来她嫁人,也由我来负责给她置办嫁妆。若是她在夫家受了委屈,或是遇到难处,皆由我来帮她出头。”

  张小凡拿出了该有的担当。

  管飞为了救他,壮烈牺牲,他愿意用一生去回报管飞的家人。

  ……

  敌军撤退出城后,杨县令没敢派人追击,而是立刻修复被攻破的城门。然后派人赶往县尉营查看犯人的情况。

  现在还不知道县尉营的情况如何。

  周长远兴师动众而来,肯定已经得手了。

  否则,也不可能轻易退兵。

  过了许久,泉百户带着手下军兵赶到城门前。只是看上去,泉百户的情况并不好,手下军兵也是人人带伤。

  “杨县令,不知城内情况如何?”泉百户的肩膀上有着一道血口子,仍然在冒血。

  但是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仿佛受伤的人不是他。

  “打开城门!”

  杨县令立刻命人打开城门,亲自下礁楼迎接。

  “唉,别提了。周长远率领五六百精兵,轻易就攻破了城门,杀入城内。我等毫无抵抗之力,节节败退。要不是张小凡在关键时刻,施展出神术,吓退敌军,后果不堪设想。只怕整座城池都要被周长远攻占。”

  杨县令说起这些事情,连连摇头。

  “周长远身边有着一个智谋极厉害的军师。他们兵分多路,只怕已经把一众关押在县尉营监狱内的犯人给救走了。”

  本来,杨县令是要赶往县尉营查看情况的。

  又担心离开后,这里无人主持,敌军再杀一记回马枪。所以,他只能派几个手下前去县尉营查看。

  眼下把城门守住,这才是最重要的。

  泉百户听了后,也是摇头叹气道“泉某的遭遇,也好不到哪去。当时有一队胡匪跑到我大农国边境洗劫了两个村庄。泉某接到求救信以后,立刻率领麾下军兵赶去剿灭那些胡匪。被他们引着一路追击到了边境之外。后来我看到身后的县城上空,亮起一道求救的信号弹,就知道糟了。多半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说到这里时,泉百户顿了顿。

  “泉某倒也分得清轻重缓急。县城的安危,与那些胡匪比起来,重要多了。于是只得舍了那些胡匪,率军赶往县城。只是路途遥远,并非短时间内能够赶到。中途,我们更是遭受了敌军埋伏,损失惨重。”

  “敌军之中,有一支暗血雇佣兵小队,人数不多。但是战斗力之强,实在令人恐惧。本百户麾下军兵,至少损失了二十多人,而对方只死了三人。”

  泉百户提起暗血雇佣兵小队,眼中满是惧意。

  当时,张小凡率领一百多匹源狼,都没能奈何得了那支雇佣兵小队。

  周长远能够收服一支那么厉害的雇佣兵小队,本事还真是不小。

  看来,泉百户率兵赶往县城时,正好与撤退的周长远他们相遇了。这才遭到伏击。

  也有可能是水镜先生精于算计,提前算准了伏击泉百户他们的时间与地点。

  毕竟周长远自封为王,想要当皇帝。

  那就肯定要开疆拓土,占领地盘才行。仅仅只是在两国的边境地区活动,根本成不了大事。只有攻城掠地,占领大农国的一座座城池与广袤土地,才能坐大。

  “泉百户乃是六星源武者,敌军之中是什么人把你伤得如此严重?”杨县令惊讶的问道。

  周长远手下最厉害的一员猛将,孟金牛,已经被张小凡屠掉了。

  按理说,敌军之中已经没人能够伤到泉百户才对。

  “唉,别提了。泉某大半生纵横沙场,遇敌无数。这次伤我的却是一个丑陋老头,他自称水镜先生……”泉百户提起这位水镜先生,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看来,他与水镜先生交手,败得极惨。

  杨县令听了后,更感好奇。

  “水镜先生不就是周长远身边的那位军师吗?那人一副文人打扮,难道修为比你还强不成?”

  一般来说,军师的实力都很弱,智谋很厉害。

  “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泉某虽然被那水镜先生所伤,但是连对方的修为究竟是什么层次,都没摸清楚。当时,泉某见得手下军兵死了好几个,盛怒之下,连斩两名敌军。

  然后,那个丑陋的老头就出手了。他对着我诡异的笑了笑,我就像是中了迷魂术,傻傻的站在那儿不动,由他杀我。

  要不是我的一个心腹手下推了我一把,恐怕就不是肩膀挨一刀那么简单了。脑袋早就掉了。”

  泉百户肯定不会说谎。

  以泉百户的实力和坚定意志,与那水镜先生交手,居然中了对方的迷魂法。

  这里面必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张小凡的幽灵仙草有着隐身的能力,水镜先生手里是不是也有着一株仙草?

  如果张小凡在场,肯定能够看出水镜先生的底细。他只需动用超能力一看,就能看出水镜先生携带的所有药草。

  “罢了,不说那些丢脸的事了。敌军那么厉害,却被一人杀退,那个张小凡在哪?泉某可是久仰其大名,今日借此机会,定要见个面。”

  泉百户的目光扫过杨县令身后之人,他并不认识张小凡。

  “一个官差为了救张小凡,壮烈牺牲……小凡这人很重情义,正在处理那位手下的后事,没在这里。”杨县令说起这事,语气低沉了许多。

  “有能力,还特别重情义,如此少年英雄可不多见。找个人给我带路,我去见他。”泉百户与杨县令分属两个不同的官阶体系。

  一个属于文官,一个属于武官。

  两人论级别,杨县令要高一些。但是论地位,两人平起平坐。谁也不比谁的地位高。

  泉百户与杨县令算是有些交情。

  因为当年杨县令刚到平县担任县令一职的时候,曾经率兵剿杀胡匪,与泉百户有过多次合作。两人也是彼此欣赏,英雄惺惺相惜,成为了朋友。

  听他们彼此交谈,显得很随意,就知道关系不错。

  “本县令带你去好了!有你来了,相信就算敌军也不敢再来攻城。”杨县令让手下把守城门,他带着泉百户去见张小凡。

  一众正规军里面,二姐夫李志刚受伤也不轻。他听到张小凡三字,只觉得特别耳熟。

  心中暗自好奇,该不会这么巧吧?

  早就听说三妹夫入了官场。

  不过三妹夫仅有一星源武者修为,肯定没办法凭一人之力,吓退强大的敌军。说不定,这位受到百户大人与县尊称赞的张小凡,只是一个与三妹夫同名同姓之人。

  李志刚同样想要见识一下那位少年英雄。

  这些日子他在军营,可是听了不少关于那位张典史的英雄事迹。

  一行人不多时就赶到了与敌军交战的那条街道。

  远远的看到一个少年跪在地上,前面摆放着一具并不完整的尸体。

  杨县令走到近身,拍了拍张小凡的肩膀,将他扶起。

  “小凡!逝者已矣,生者当坚强。”

  “我知道,只是跪在管飞的遗体前,我的心能够好过一些。”张小凡没有抬头,可以看到他的眼中依然有着泪光泛动。

  这可比那些只会假惺惺的挤几滴眼泪,收买人心的伪君子,要真实多了。

  “这种情况,泉某也遇到过。都是世上最大的哀伤莫过于心死,当时,泉某真的麻木了,整个人浑浑噩噩,痛不欲生。后来,有人把我骂醒了,活着的人,就应该往前看。真的替牺牲的手下感到悲痛,就应该化悲痛为力量。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帮助那些英勇牺牲的手下的家人,让他们不用流血又流泪,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又比如,把自己未完成的事业完成。”

  泉百户盯着张小凡,也不用别人介绍,直接就交谈上了。

  张小凡露出思考的表情,片刻后,用力点头。

  “你说得对,我如果只知道痛哭流涕,像个妇人一样,那是懦夫。我应该振作。”张小凡抬头看着泉百户。他发现这人十分陌生。

  “自我介绍一下,平县驻守军兵的百户,泉九。”

  面对张小凡,泉百户没有一点官架子。

  “工房典史张小凡!谢谢你开导!”张小凡伸出手,两人紧紧握在一起。

  泉百户并没有松开,而是一点点加劲。

  嗯?

  张小凡疑惑的看向对方,随即他明白过来。对方乃是军人,自然有着军人的风骨与习惯。见面握手,试探对方的实力,这就是他们的习惯。

  比修为,张小凡或许不如对方。比力量,尽管放马过来好了。

  


异界种植大师 https://www.avsohu.com/Read/6413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