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野趣小故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山村养殖第一百五十一章 野趣小故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看到这俩抓着一大把柳枝回来,远看就是郎才女貌,简直犹如一对璧人。

  旁边还跟着一条狗。

  如果不是周恒的父母在旁边,估计这时候黎丽得调侃一下:幸福的一家三口,狗,男,女。

  一般来说,她比胡金华要外向一些,也爱开玩笑一些。

  不过,不能开玩笑,她还是得作一下妖,开始嘴里唱起了黄梅戏: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绽笑颜,

  从今再不受那奴役苦,夫妻双双把家还,

  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

  寒窑虽破能抵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

  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

  李芸莲会唱这曲,但不知道黎丽为什么唱,反正也跟着哼了起来。以前看戏时,这个戏不知道看过多少遍,很喜欢这种唱腔。

  江晓萱虽然不是这里的人,但这曲子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自然也是听过。

  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还觉得她们唱得很好听呢,兴致很高。直到后来,才回过味儿来,脸都有点红了。

  周恒把柳枝扔给黎丽,说道:“不能让你闲着,你把这些柳枝剥出来吧,一会儿穿烧烤用。”

  黎丽说道:“我在削土豆啊,谁说我闲着的?”

  周发强正要过来动手,黎丽已经把柳枝给了胡金华,让他做这事儿去。

  她还笑着对周发强说道:“叔,您就歇歇呗,这些活儿不用您亲自动手,您一会儿只管吃就行。”

  她自己不擅长厨艺调料什么的,但可以帮着打点下手,削皮切菜之类的。

  那边,江晓萱把手机放到了合适拍摄的角度,开始配制腌料。一些鱼啊、肉啊的,不腌制入味不行的。

  反正不久前才吃好的晚饭,现在也不饿,不用着急,什么时候腌好都可以。

  一边弄,一边安排周恒:“你把这个肉切了吧,切得稍厚一点,不然烤一烤就没了。”

  周恒就在她旁边切着,但江晓萱时不时看一眼,免得切得太厚或者太薄。

  那边,胡金华小声的和黎丽调侃:“这柳枝啊,古人是用来送别的,而且古代交通不发达,多走水路,所以渡口这种经常送别的地方,那柳树都是秃的,来不及长新枝,就被人折光了。”

  黎丽被逗得格格笑,说道:“那我还听说,柳枝可以辟邪呢!”

  李芸莲插一句嘴,说道:“桃树枝也是辟邪的,张天师就是用的桃木剑。”

  黎丽刮目相看,吃惊笑道:“哎哟婶子,您不错哟!连这个都懂?您挺时髦啊!”

  李芸莲受了鼓舞,也聊兴很足:“是啊,我们以前也听别人说书,很多先生讲这些鬼话的,三国、西游记、光武大帝刘秀都有人讲。”

  黎丽便很有兴致的请她讲讲,她想听听看,上一辈人都是怎么讲这些故事的。估计版本肯定不同。

  李芸莲给她讲了一段刘备三兄弟的事情,是个充满了玄幻色彩的故事。

  说开始刘备结识了关、张二人时,因为他太穷了,老想蹭吃喝,所以总受关、张二人的嫌弃。

  某一天,刘备又来到关羽家蹭吃来了,张飞也在,于是这俩想了个计谋:请刘备到院子里吃饭。

  饭桌就摆在家里的水井旁边,井口上没有盖子,只铺张草席,请刘备上座。他们想让刘备掉到井里算了。

  结果刘备坐上去,照样吃喝无误,完全没掉下去,关、张二人吓得不轻,心想这是有神仙相助啊,这是要成大事的人!

  于是,这俩才开始对刘备刮目相看,于是有了“桃园三结义”的故事。

  这些乡野传说,听得胡金华与黎丽既惊艳,又有趣,和他们印象里的三国演义完全不一样,别有一番新意,都听得哈哈大笑。

  这样的野趣小事,李芸莲还有很多,随便就能讲一个。

  比如刘备不想在关、张二人面前失了面子,总是说他家也很有钱,还指着自家的一个装着泥巴的坛子说:这里面全都是黄金,我天天装穷,就是怕别人找我借钱。

  结果关、张二人肯定不信啊,就找个机会偷偷去看,然后果真看到了一整坛子的黄金!

  神仙相助无疑了。

  把这二人治得服服帖帖。

  像这些传说,估计不知流行了几百年,反正以前的人喜欢听带点玄幻的故事,这样就感觉刘备真的受命于天一样,占着大义的一方。

  反正有人爱传、有人看听,挺好的。

  这些周恒不知道听过多少次的野趣,胡金华和黎丽听得津津有味,时而哈哈大笑,觉得太有意思了。

  那边江晓萱一句都听不懂,周恒还得给她翻译,然后也把她逗得不行。

  等肉都腌得差不多了,要开始准备穿串烧烤了。

  那边胡金华剥的柳树枝,也已经弄好,随时可以使用。穿肉这种小事情,他们都可以帮手了。

  这边周发强看这形势,不用人说,已经开始生火了。

  生火烧柴是他的拿手活,毕竟干了一辈子的。生好火,然后把铁网烧烤盘放上去,就可以放肉上来烤了。

  对于烧烤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调味,真正到火上烧烤,这各人都可以操作,自己烤了自己吃,想吃几分熟就几分熟,所以就用不着谁专门来烧烤了。

  本来是这么安排的,结果吃着吃着,就变成了李芸莲和江晓萱多烤一些放旁边,谁想吃就拿。

  周恒本来都想自己烤烤的,于是说道:“你们这样啊,会让我变懒的。”

  然后直接拿起来就吃。

  照例他和胡金华喝啤酒,其余的人喝水或者果汁。果汁就是家里的葡萄或者梨子榨的汁。

  家里以前有一个豆浆机,也可以榨汁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买什么电器时,人家送的。

  好像是洗衣机?

  周恒已经忘记了。

  而且这些比较新的电器,老娘连盒子都没有拆,一次都没有使用过,每次盒子上积灰了,她还给擦得干干净净的,然后束之高阁。

  周恒让她使用,她说不会用,怕用坏了,想等他将来结婚时再拿出来,那就还是新的——家里有很多这样的小电器。

  比如小火锅啊,吹风啊,电磁炉啊等等。

  于是,他这次回来了,把这些东西全翻出来使用。

  周恒和胡金华碰了一杯,两个人互相劝着喝了,然后聊聊明天他那个艺术协会来人的事情。

  其实本省还是很有木雕风格的,以前在木雕界,还曾比较有一席之地的。但是似乎那个年代一过,就很多东西都断代了。

  现在广为称道的木雕派系,也就那几个,作品值钱的估计也就那些。

  但就算是他们,也存在着传承人缺失的问题,何况他们这小派系的呢!

  他们省的木雕艺术,虽然早已申遗了,但依然不是太受重视。也就是本行业内部的一些人,自娱自乐而已。

  或许有些能将作品卖出高价的老师傅,但人到了那个份上后,偏偏所雕出来的作品,已经不舍得卖钱了,全都自己留起来。

  比如有些作品,几年、十几年才出一个,而一些六七十岁的木雕大师们,早已过了看钱的年纪。

  总之来说,像胡金华这么年轻、对木雕这么有领悟和创造力的,他们还是比较珍视,所以约着一起过来看看。

  周恒问胡金华:“老胡啊,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要不就去省城找个地方,开个工作室?”

  胡金华皱着眉,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协会有个姓黄的老头,德高艺重,还曾在大城市干了二十多年,现在回来了,在省城里开个店,挂出来的招牌都没人认识。”

  黎丽随即从她手机里,找出一个视频,递给周恒,说道:“你看看,就是这个。”

  周恒接过来一看,店招就是用木雕的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代表着他们那一派系的名称,但店面大概就跟普通卖包子早点的铺面一样,不太大,里面堆满了各种木料。

  老师傅把工具拿到店门口来操作,以此来吸引过路的人,但任凭他雕得多好看,依旧没有多少人伫足,引不起注意。

  生意基本上都是靠老客户互相介绍。

  所以,胡金华的意思是说,像那样的老师傅,还有一身名头的,在省城想干出一番名堂,都不容易。

  何况是他呢。

  像胡金华这样的,去大城市找工作,无非是进家具厂帮人雕一下屏风、电视墙之类的物件,年轻时工资应该还是可观。

  但是那些老师傅们,都不建议他去那些地方,怕误了他的才气,失去他的创造力。

  老师傅们看问题,和年轻人不一样,年轻人基本上都是说:管他那么多,赚到钱就行了;但他们比较看重胡金华的创造力,怕他就此埋没,泯然于众。

  实际上,有一个脾气固执倔强的老师傅,今年65岁了,依然坚持全部手工雕刻,他认为机械雕刻完全无法达到他想到的意境。

  谁都知道电动雕刻又快又方便,所以像这样与时代对抗的,估计也只有一些老艺术家了。

  周恒自然是也无法替他拿主意的,全凭他自己怎么想,只是说道:“你不要担心我这里需要人养鸡,所以老替我着想,你不要顾虑我这里。”


山村养殖 https://www.avsohu.com/Read/6011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