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守夜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山村养殖第六十四章 守夜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王睿今天参与了挖知了猴,兴奋得不得了,提回去后就一直嚷嚷:“姥姥,你给我炸一下呗,姥姥,你给我炸一下呗。”

  李芸莲说道:“这个不着急,桌上有菜,够吃。”

  而且,就这三十来只,怎么炸啊?那不得晚上周恒他们再去弄点了,一块儿炸吗?

  “不行,我就想吃这个,我亲爱的姥姥,你就给我炸一下呗。”越说到后面,都开始拉着姥姥撒娇哼哼起来了。

  这谁顶得住啊。

  就在周瑛快要发脾气之前,李芸莲赶紧说道:“行行行,姥姥给你炸去。”

  这就是现实版的隔代亲啊!

  李芸莲赶紧将这些知了猴拿去洗洗,又用盐水泡泡,然后准备放锅里炸。

  灶头的火还是燃着的,再添点柴就行,锅里倒油,烧热后把知了猴倒进去,才这么点点,没多久就熟了。

  端了出来,就半碗而已。

  周瑛看着生气,又在王睿脑袋上打一巴掌:“你还小啊!还缠着姥姥要这吃要那吃,你看,就为这一点点,锅里要倒那么多油,那不是钱啊!”

  王睿一边摸着自己的脑袋,说道:“妈,你再打,把我打傻了怎么办?你老了谁养你?”

  一边毫不迟疑的伸筷子夹一个起来吃。

  周瑛:“……”

  一桌人都笑了起来,这家伙说话真是,唉。

  王睿毫无察觉,深嗅一口,那种蛋白质的焦香味让人流口水,他一口吃了下去,夸张无比的叫道:“啊啊啊,真好吃!真好吃!比鸡腿还好吃。”

  王思齐本来自己吃自己的,看哥哥那吃相,都给馋哭了,哼唧着说道:“我也要吃!”

  两只小脚在椅子下不停的甩着,好着急的样子。

  王睿立即给她夹了一个,并叮嘱她:“吹一下再吃啊,小心烫。”

  李芸莲看外孙爱吃,哪还记得自己的辛劳,笑着说道:“妹妹怕烫,你给妹妹吹凉呗。”

  王睿本来想给自己再夹一个的,也只好先停下,把王思齐碗里的夹起来,给吹了几下,然后放在嘴边试了试温度,不烫了才喂给她吃。

  其实呢,有时候来看,他又是个好孩子,不那么烦人了。周瑛无奈地想着。

  周恒也夹了一个,蘸着辣酱吃,说道:“咱们这个是新鲜的,活着的时候就入锅,比人家那在网上买冰冻的好吃多了。”

  吃什么都得吃个新鲜,冰冻过的肉质就会变柴。

  李芸莲像听天方夜谭似的,问道:“还有人在网上买这个吃啊?”

  她只知道,这个可以提到镇上去卖,有人收这个。

  在她看来,农家在土里挖的、树上找的这东西,就农村人爱吃点,怎么还有人在网上买着吃呢?

  这都是不能上席面的东西啊。

  竟然还有人在网上买呢!

  周恒说道:“多的很!人家几千块钱的买回去呢!都是些小时候吃过,长大了想吃又吃不着的,就在网上买。”

  李芸莲看了老伴一眼,那表情就像看见了新的商机一样。

  人家几千块的买,咱们也弄点卖去呗!

  周恒说道:“咱们就不费那劲了,自己弄着自己吃就行了,寄这种还得要冰块冻住才行,麻烦。”

  知了猴就这个时节多,他还打算吃了饭再去弄的,得弄不少。

  果树的汁是甜的,这东西就爱吃,就爱去祸害。

  其实,不止他家,他们村里的人也早就开始行动了,特别是地里那个玉米苗上,好多。

  这时候玉米才膝盖多高,嫩得很,给咬了就影响玉米的收成。

  有些人捉了这个,自己也不舍得吃,给提到镇上卖去。

  总之吧,但凡是值点钱的,就会有人舍不得自己吃。

  速度吃完了晚饭,这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出门走路都得拿电筒。但捉知了猴却正是时候。

  王睿这下子不推辞了,第一时间就把桶提上,起劲极了。

  周恒在桶里先放了点盐,一会儿到山上了再灌点水去,有盐了知了猴就不能再蜕壳了。

  等上了山,手电筒一照,胡金华看到那树干上爬着的,就是他刚刚尝过的知了猴后,说道:“唉呀,我昨晚看到不少,都不知道是这个。”

  知了的幼虫还没有形成翅膀,所以这时候不能飞,破土而出后只能一路向上爬,向上占领高地,动作就像猴子一样,所以叫“知了猴”。

  他不是农村人,家里也没有农村亲戚,也就是上学时到周恒家玩过几次,还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

  果然是很多啊!

  这下子不用犹豫了,一个个直接往桶里捡,多少都不嫌多。

  知了猴就是晚上出来,爬到树的高处去蜕壳,一个小时后翅膀硬了可以飞了,就开始交配,这些都是趁着夜间进行。

  所以,这个时间点才是最好捉的。等都蜕壳了,那就只能捡知了壳卖了。

  其实也忙活不了多长时间,最多个把月就没了。一年就这么长的时间可以弄。

  又忙活了近两个小时,收获不少,李芸莲连夜将这些给炸了,明天慢慢吃。

  现在条件好了,有冰箱,可以放着随时回锅。

  直到这时候,算是安定下来,洗澡之后,王睿跟着周恒去山上过夜。

  这是第一次开始真正的守夜了,以后这里基本上都不会断人的。

  第一次守夜,三个人开头都有点兴奋。

  王睿最是得瑟,他捡起一根棍子代替剑,然后面向月亮,单膝脆地,神情肃穆,口里念念有词:

  “听我誓言,作吾见证: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鸡舍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舅舅家的小鸡。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胡金华没有听过这个,满脸纳闷,周恒则是哈哈大笑。

  这家伙啊,任何时候都不会无聊的,他总能找到乐子。

  初始的兴奋劲头过了后,三个人在小屋外面斗起了地主。

  本来山上蚊子多的,但点了蚊香,再电扇吹着,就好一点。

  王睿牌品有点不好,喜欢咋咋呼呼又有点爱耍赖,但真正动脑筋算牌、或者讲究出牌的技术来,却比他们一点也不差。

  有一阵,胡金华都说他:“王睿,你读书专门读的斗地主学校吧?”

  王睿赢了就喜欢哈哈大笑,如同走火入魔一般。

  一直玩到近十二点,他才感觉累了,夏季白天时间长,他也不睡午觉,有点支撑不住了。

  周恒说道:“王睿你去睡吧,那里有床。”

  王睿不客气的去睡觉了。

  胡金华也对周恒说道:“你也去睡吧,只剩下半夜了,后面我来守。”

  这样也行,反正都耗着也没什么用,一个守夜就明天白天休息,他晚上休息了,明天白天也可以做点别的。

  周恒点点头,说道:“那我再去看看小鸡。”

  打牌的时候,他们隔一小时就会去看看,看看有没有窝堆什么的,再给喂喂水。

  说着就向鸡舍那边走去,一共就是几十米的距离而已。

  没走几步,就看到有个执电筒的身影走过来,周恒一看,原来是老妈。

  “妈,你怎么还到这儿来了?这里不是有我们看吗?”周恒很着急。

  大半夜的,老妈还特意起来上山,看看小鸡。唉,这就是个操心的命啊!

  李芸莲笑着说道:“我怕你们睡忘记了,就过来看看。”

  胡金华也说道:“婶子,明天还是别起来了,好不容易睡个囫囵觉,不好吗?大半夜的还到山上来,不累啊!”

  “嘿嘿,不累不累,我们老年人瞌睡浅,没有年轻人瞌睡多,起来也不要紧。”李芸莲说道。

  一起去看看小鸡,稍微给安抚了一下,看着没事了,周恒又把老娘给送下去,叮嘱她后半夜别再来了。

  他自己守夜在这里,知道看着的。

  看着老娘的身影,周恒心头一阵不忍,她说的是不累,但哪有不累的啊。

  第一夜就这么平淡的过去,早上起来,小鸡活蹦乱跳的,完全没什么不适应的感觉。

  当然,它们对这个鸡舍还没有多少归属感,得再带领着进几次,才会形成习惯。

  这些天都要带着它们出来和进去。

  两天后,市一中的录取分数线下来了。王睿那家伙好险,刚刚踩着点,一分都不多。

  上次周恒看了看几年的分数线,就看出来了,今年比去年还得涨十几分,果然给猜到了。

  王睿考得本来比去年的录取线要高一些的,但今年这一调整,他刚好给踩着点了。

  不过,踩着点也是过了啊!那也比差几分补几万硬上的强啊。

  一家子高兴极了,周瑛连忙给孩子爸打电话报喜,说要预备办酒席了。

  王睿这时候才真正是乐疯了,一跳三尺高。他虽然感觉考得不错,但一中的话,还是有点不敢想的啊!

  这下子,可以在同学们面前,好好的吹牛了啊!

  这届考上一中的人数,比以往几届都要强,好几个超常发挥,考到了一中的,特别是王睿,那是个真正意外的。

  老师们也很高兴,在家长群里连连报喜。

  王志宏接到电话,真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愣着好长一阵后,才说道:“那要找个好日子,摆就摆热闹一点。”

  所谓找日子,就是找个算命先生算算,看哪天合适办这个酒宴。

  他们虽然已经在城里买了房,但本身还是农村人,也喜欢讲究这些个东西。

  不过,他在外面上班,这些事情也得归周瑛操劳了啊!

  把孩子们抚养得那么优秀,王志宏连连对老婆说了不少好话,又跟王思齐聊了一阵,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了视频。

  这些生活中的喜讯,就是他在外面孤单奋斗的动力啊。

  有时候他也想,就不就跟老板说说,找个机会调回去得了。


山村养殖 https://www.avsohu.com/Read/6011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