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雕刻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山村养殖第五十七章 雕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等喂好鸡,打扫好这些,胡金华去忙着做他的床,周恒则在家里处理陷阱笼子,要在那上面加一条长铁丝,以方便固定住。

  正忙着,周恒手机来了消息。

  拿起来一看,原来是高中同学群,竟然有几个人聊天起来了。

  这个群一年半载也没有什么人说话,已经成了几个做微商的广告群,天天响个不停,他屏蔽掉了那几个人的消息,顿时世界清静多了。

  今天他们聊天的内容,却让周恒看得一怔。

  青丝乱:【大消息,听说黎丽回去了!】

  无惧风雨:【回去了是什么意思?哪个黎丽?】

  腰赱絕卟留:【黎丽你都不记得了?当年有人为了她杀人坐牢的!大名鼎鼎啊!】

  无惧风雨:【哦哦,你们说的是她啊!不是我们班的,好多年没有听到她的消息了。】

  只求一份安宁的爱:【你们都是听谁说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她回去做什么?不是好多年没回来的吗?】

  在回忆里流浪:【不清楚,听说在外面混得也挺好的。】

  小三、始终玩的都是剩货:【你们这些人啊,消息一点都不灵通。胡金华不是出来半年多了?】

  只求一份安宁的爱:【哦哦!照你的意思,他们还要再续前缘?不会吧,都多长时间了!】

  ……

  看着这些消息,周恒也泛起了惊讶。

  这些同学们口中的黎丽,其实也是他们高中同校,同届但不同班,当年是胡金华的女朋友。

  胡金华就是为了她打架,才被进去的。后来周恒去上大学到了外地,就没再听到她的消息了。

  一晃都过去了这么久,周恒没想到又看到了这个名字。

  世界真是太小了,兜兜转转又碰面了。

  只是,难道她真的像那些同学说的,要回来和胡金华再续前缘?

  周恒跟胡金华重逢这么久以来,并没有多提这件事情,也从来没有提过黎丽这个名字,还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发展了。

  说到底,这应该是他的一道疤。年轻时闯下的祸,几乎把整个人生都搭进去了。初恋再美好,发生这样的事情,估计也美好不哪去了。

  不过,胡金华被判得这么重,如果说他们就此一拍两散,那也在意料之中。

  人们不早说过么,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他们还不是夫妻。

  而且时间这么长,按年龄来说,他很多同学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年龄越拖越大,谁会一直生活在过去呢?

  但反过来说,如果黎丽真的等他等到现在的话,那还真称得上有情有义,让人敬佩。

  不过,这都是周恒自己的猜测,事实上,群里的人也只是在说,黎丽回来了。

  至于她回来,是因她自己的私事,或者是回来找胡金华的,现在都还无从知道,都只是八卦猜测而已。

  周恒翻了翻群内成员,没有看到胡金华的号,意思是他不在群里。

  那么,他可能还不知道吧?

  也不知道他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想些什么。

  周恒把做好的铁丝笼子拎起,往后山上走去,胡金华现在还在小屋里做他的床呢。

  王睿那个家伙,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平时老在眼前唠唠叨叨的,现在正要他帮忙,他却不知道躲哪里玩去了。

  那小子可真厉害,来村里没几天,就和村上所有放暑假的孩子们都混熟了,比周恒还熟。

  十来个陷阱笼子,他一个人不好拿啊!

  等他提着笼子,一歪一拐的往后山走去,还没到地方,远远的就听到小屋里阵阵“哈哈哈”声,原来王睿在这里玩。

  周恒喊了一声:“王睿,来帮我拿东西。”

  王睿得得的跑出来,七手八脚的帮他接了几个,显得很匆忙一样。

  周恒问他:“你在忙什么?这里也有好玩的?”

  “嗯,好玩的很,真的。”王睿一脸崇拜的神情回答,然后又匆忙的转身去小屋。

  这可奇了!这小子又在唱哪出?

  要急着看动画片也不是在这里啊,这里还没有通上电呢。

  等周恒进了小屋,顿时他也呆立原地,嘴巴张开忘记了合上。

  原来这就是胡金华给他自己做的床啊!

  好家伙,旁边放着四根床腿,上面都是雕刻的金龙柱,龙爪龙鳞、云雾缭绕,活灵活现!

  一个床腿,都玩了这么多花哨的东西,怪不得这么费时间的。

  而这会儿胡金华手里正忙乎着的,是床靠子,也是正在雕龙画凤,用个小雕刻刀在一刀一刀的雕刻着。

  木屑翻飞,一刀雕出一片龙鳞,立体感十足,线条优美,整个就是个老师傅的手艺。

  周恒原地呆看了小一阵,这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手里的东西都还没放下来,都完全没发觉。

  他放下了东西,问道:“这就是你说的你会点木工?!”

  这完全不止了好吧!根本就是个大师傅。

  以前的木匠到东家做上工的时候,做全套家具之类的,是会做一些雕刻造型,但也就是非常简单的。

  比如在床靠上雕一朵兰花、梅花啊,在椅背上或者柜门上,雕点牡丹、竹子什么的。

  都是寥寥几笔的样子,哪像他这浮雕样式的龙出云海啊!

  完全做成工艺品了都。

  胡金华抬起头来,笑了笑,说道:“我的确木工不太会,师父教木工教得少,这个床是做的最简单的榫卯,没有什么特别造型。就是雕刻还比较擅长点。”

  他说他本来没打算雕刻花的,但那天看到做床腿的木材,造型还可以,一时技痒就开雕了。

  但他说不太会木工,而只比较擅长雕刻,这倒是比较有说头的。

  其实,木工的概念很广阔,雕花、雕刻、上漆、漆画等等,也同样属于这个大范畴里面。

  并不仅仅指人们常见的,使用油墨、推刨子、拉锯子打个物件而已。

  但是到了后来,分工越来越细,就导致有的木工不会雕刻,雕刻师也不会木工了。

  给胡金华那一批人讲课的那位老师,他本人就对木工不是很精通,但雕刻手艺却是还可以。

  其实,从木工衍伸出去的艺术行业,或者艺术家,远不止雕刻这一项。

  比如,大名鼎鼎的齐白石老人,留给世人的广泛流传说,他四十岁以前一直是木匠,到四十多岁人到中年才开始学画,后来成了一代名画师。

  提到他,人们总会说他是一个大器晚成的代表人物。

  这只是误解,齐老从十来岁就开始拜师做木工学徒,各种雕花、漆画全部都要接触。

  想要自己的手艺被人认可,除了基本工分内事情要做得扎实以外,外观也需要做得更美观才行。

  为了画出比别人更美的雕花、漆画,齐白石少年时就不知道拜过多少名师。

  没有那几十年对雕花、漆画的浸淫,一个四十岁的普通中年男人,能突然领悟出独特的艺术美来、成为一代大家?

  不过,历年多少木匠,也才出了一个齐白石,这也跟他个人的艺术天赋分不开。

  胡金华所学的,正是木工的分支之一,雕刻。当然,光是雕刻也有很多名家的,但名气能比肩齐白石的,恐怕不太多。

  周恒忍不住说道:“你有这么好的手艺,真应该去做些雕刻师的工作,在我这里是屈才了!”

  胡金华一笑,摇头说道:“不找了,我这只是半桶水,何必去自讨没趣。”

  刚出来准备找工作时,他的确是想过,找找自己能做的事情,可一开始就遇到了一些麻烦。

  如今乡镇上的卖家具的地方,基本上都是直接卖成品,又便宜又方便,压根儿没有什么木工的需求。

  就算有的,现在也都是电锯、电刨床之类的了,他也不会操作。

  而镇上更没有雕刻师的岗位了,只能去外地大城市碰运气,但因为母亲身体不好,再加上他也不懂现在的电机雕刻,估计去了也没用,所以暂时也不想去外面。

  结果找来找去,他还是只托人去了那个化肥店。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在他正有冲劲敢闯的年纪,他进去了;等心性磨没了的时候,现在再让他在大城市里从头开始,这让他感觉压力很大。

  总之,现在的上班环境,他感觉还挺好的,做一些体力的工作,他有时间也可以自己雕刻着玩,挺好。

  可不嘛,现在这小屋还没有通电,虽然是建在树荫下的,屋前后的门一开,有自然空气流通,但始终是夏季的白天,还是很热的。

  胡金华都出了汗,但他沉迷于雕刻,也坐得住。

  如果不是喜欢,怎么能坚持呢?

  王睿这小子,也跟着凑热闹。他能忍着这么热的环境,就是为了看他雕刻,看得眼睛都不眨。

  王思齐也在这里捡着木屑刨花玩。

  行吧,那他觉得好就可以了。

  周恒觉得,还有个原因,胡金华即使真的去外面面试雕刻师,人家问他的简历,没有;人家问他有什么优秀作品,也没有,这也确实有难度。

  不如他先自己雕着,说不定就能出几个自己的代表作了呢。

  周恒说道:“那要不你继续,我自己去下笼子。王睿,你去不去?”

  胡金华放下手里的雕刻刀,笑道:“我也去。我这个估计再有两天就能完工了,床就能拼起了,不着急一时。”

  他也很想去下笼子抓东西。

  王睿本来还纠结来着,既想继续看他雕,又想去下陷阱,毕竟早就幻想着下陷阱抓野兔的。

  这下可好,他高兴得赶紧帮着提几个笼子,然后还问:“舅舅,这个是用什么诱饵的?能不能管用啊?”

  周恒说道:“用的猪油渣,怎么不管用?这么好的东西,它想吃都吃不到!”


山村养殖 https://www.avsohu.com/Read/6011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