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困兽之斗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伴随铁杖慢慢飞到半空中,有六条幽蓝的光柱从树林、空地、岩石中迸射而出,继而整个山谷都笼罩在一片光芒之中。

  看到突如其来的变故,莫无恨和穆无奇脸上都是一阵惊恐。难道中了这小子的埋伏?在五个人的面前,以铁杖为中心,三米之外形成一个光圈,把众人罩在一起。

  这次,就连亓辰几人都是一片错愕,难道云海一直示敌以若,就是引诱敌人到这里,然后用早已准备好的阵法克敌制胜?

  这倒是他们高估张云海了,虽然引诱敌人到这法阵之中是真,克敌制胜就有些牵强了。

  他从昨晚就一直在研究选什么地方跟对方交手最好。思来想去,就看到了苏畅河标出来的这个山谷。这里曾是灵界学院学生们试炼的一处安全屋,可是因为距离学院太远,已经几年都没有使用了。

  他看中的不是安全屋里的物资,而是这所安全屋外面有一座保卫学生安全所设置的‘困仙法阵’。

  困仙困仙,顾名思义就是神仙到了这里也要被困在里面。可是,他并没有学过这个阵法的具体操控,只能凭借浅薄的阵法知识,将阵法启动,不求伤敌,只求能够把人都困在这里面,然后寄希望于学院的救援。

  所以,他带着众人绕了个大弯,急行军20多公里跑到这里,自己则一番探索,终于在一个十分隐秘的岩石块后找到了安全屋的入口,并从中找到了法阵的阵枢,那根有些生锈的铁杖。

  他让几人在安全屋的正上方扎营,自己在天黑之前,在密林、岩石堆、灌木丛、空地上找到了先前阵法启动节点的痕迹。为新的节点,灌输灵力。

  这个阵法并不是完美无缺,只要从外部破坏结点,阵法变不攻自破。所以,张云海机会只有一次,那就是把对方全部人员引到大阵里。所以,他跟莫无恨交手,让亓辰跟黑衣人交手,明知不是对手也没有选择逃跑,直到勾引出穆无奇,并把两人吸引到阵法中间才肯发动大阵。

  然而,就算这个法阵足够厉害,但他只是第一次接触,甚至连了解都算不上。于是就陷入了这样的僵局,敌我双方都被困在了里面!

  他粗略计算了一下,这阵法捆住灵智境界的修行者应该没问题,但是灵智巅峰的莫无恨,还有比他排名还靠前的穆无奇能否破除,他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在阵法的外圈,莫、穆两人严阵以待的等了一阵,发现这个阵法并没有攻击性,放心了不少。

  死鱼眼大汉试探性的用刀向阵法边缘戳去,“呲呲呲呲~”伴随一阵火光,那坚硬的钢刀被顶了回来。

  “有些门道!”莫无恨喃喃自语。

  “嘿!”随着一声轻喝,一股暴虐的黑气从他全身各处散发出来,沿着双臂凝聚到钢刀的刀尖。只听“轰!”的一声爆响,一片尘土飞扬。

  众人心头一紧,生怕这光罩顶不住这家伙的全力一击。国柱几人看到这架势,自己几个就算拼了老命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心里都是一阵绝望,盼着灵界学院的老师今早发现这边的变故,及早赶来。

  “这是什么鬼玩意!”

  莫无恨心中大怒,原本以为只要穆无奇赶来,集合两人之力,收拾这几个后辈一定水到渠成,谁知这小子会这么狡诈难缠。

  因为上次的东昌鬼事件,他已在侯爷面前丢尽了颜面,这次出来已经立下了军令状,如果不能将四把太白剑带回去,甘愿以死谢罪。他在张亓这里只找到了三把,但是他并不担心,只要抓到了他们,不愁问不出第四把在哪。

  可是现在呢……自己却被困在了这个叫什么‘困仙’的法阵里,难道自己要再一次折戟吗?

  第一次他还可以把责任推给东昌鬼,这一次他不能再接受失败。他并不担心外围有灵界那些烦人的家伙搅局。因为血公子已经给过他承诺,会有绝对靠谱、强大的盟友带人帮自己抵挡。

  他知道血公子的狠辣,也知道这个人的传奇崛起。就算他是侯爷的老人,如果惹到他,侯爷也不会保自己的。所以,自己一定要把这次的差事做的漂漂亮亮。

  他看向了穆无奇,这个不声不响的家伙,是自己仅见的神奇家伙,明明有一身邪恶的功夫,杀人不眨眼,却又时常流露出慈悲童心的一面。

  他对这个心理扭曲的家伙并没有多少好感,可是现在不得不投去求助的眼神。

  穆无奇看着外圈的幽蓝色流光,又看看内圈绿莹莹的小光罩、若有所思。他没有向莫无恨那样用蛮力去敲打光罩,而是绕着内圈转了一圈。

  国柱、哲子还有悦儿当看清这人的面貌,都吓得不再说话挑衅。原来,这人的喉咙上扎着三根毛衣针大小的铁簪,翻着金属光泽,耳朵上也有一枚类似钢钉的东西伸出一寸有余。而那些细细的丝线,都是从这三根‘铁簪’和两枚‘钢钉’上延伸出来的。

  张云海在光罩内盯着这个面色不善的家伙,好像有所发现,这些丝线竟然是从他的喉头和耳朵里分泌出来的!这也……太恶心了吧。这个诡门的邪修,真是千奇百怪的人都有啊。

  这些丝线看起来轻飘飘的,又及其细小、透明,如果不仔细辨认,甚至发现不了。他看着紧跟在穆无奇身后的那个‘新鲜傀儡’,身上好像只剩下了四根丝线,一根连着脑袋,一根连着脊骨,两根连着手臂。

  刚才,自己明明看到有成百上千根的,难道都渗入了被操控者的肌肉骨骼中?如果仅凭几根丝线,就可以制造并操控这些没有疼痛的傀儡,那这种邪术也太耸人听闻了!

  白衣人在绕了两圈后终于停下脚步,他抬头看着光罩里正研究自己的张云海,嘴角裂开一个诡异的弧度。

  “沙沙沙……”几道丝线从他的肩膀上飘落到内圈的光罩上。

  “这丫想干什么?”亓辰的伤口已被悦儿简单包扎,此时露着一身健硕的肌肉,手里提着双剑,一脸迷茫的看向张云海。

  张云海把视线看向那一直挂着微笑的穆无奇,这家伙名叫无奇,可是浑身都透着奇怪的气息。

  那丝线越来越过,竟然将光罩覆盖成了半透明状。

  张云海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转头看向国柱三人,“刚才交代你们的还记得吗?”

  三人一愣,赶忙点点头。

  然后张云海看向亓辰,“你……还能撑得住吗?”

  “嘿嘿,刚才那几只小猫小狗提起不起我兴致,现在放了点血,亓大爷终于要认真了。”

  听到这大话,小张同学也不拆穿,这家伙跟自己一样,都是煮熟的鸭子嘴硬。不过,他知道亓辰还有一招没用。

  他记得那天在淄城忠义庙废墟外,全力施展的亓辰仅凭两根钢管已经能够跟莫无恨有一战之力,那么现在神器在手,也许能胜过那个死鱼眼也说不定。

  他从来不怀疑亓辰那家伙的战斗力,那是个遇强则强的主。遇到黑衣人那样的小喽啰反倒有可能受伤。

  张云海郑重的看着众人,“过一会……这光罩一破,死鱼眼交给你,能搞定吗?”

  “嘿嘿,终于有你搞不定的了?”

  “我喜欢挑软柿子!”张云海嘴角一笑。“还有你们,就按刚才我教你的去做。”

  说着,他就要去碰那铁杖。

  “等一下,云海!”哲子有些惊恐的看着他,“咱们在这光罩里很安全,为什么要……出去啊!”

  张云海轻叹一声,“这孙子要用这透明的丝线把整个光罩铺满,到时候我们就是一只蛹了,里面没有空气,没有出路,下面是安全屋的水泥穹顶,咱们没法去,就变成了待宰的羔羊,还不如现在突围,说不定还有一丝胜算!”

  哲子还在进行着激烈的心里斗争。

  张云海盯着一直在布丝线的穆无奇,轻轻喊道:

  “三!”哲子将脚插入了松软的沙土中

  “二!”国柱从地上的篝火堆提起一块烧得火红的木柴。

  “一!”

  “砰!”

  张云海将立着的铁杖摁倒,那覆盖在整个空间内的光罩,闪了一下,瞬间消失。莫无恨完全没想到他们会放弃固守,向这边奔来,穆无奇也是神情一滞,睁大了眼睛。

  那遍布在光罩外的粘液细丝失去了附着物,快速的向中间塌去,只是还没有落地就在半空中被顶了回来。

  三匹火焰巨马冲着穆无奇奔跑了过来,那笼罩在光罩外的丝线在这片火红的焰火中,化为灰烬。

  “啪!”

  穆无奇打了个响指,一股黑色的雾气在他面前骤然凝结成一面盾墙,那奔马冲撞在气墙上,发出三道巨响,化为了乌有。

  奔马消失,白衣人面前的黑盾也消失。只见他一抖肩膀,几十道透明丝线当空飘来。那丝线在月光映射下,闪着银光。

  “哲子!”张云海大喊一声。

  “来了!”

  只见毕文哲如狗刨一般,两脚不住得踢地面,踢起了满地的沙子,飘散在空气中。

  “悦儿!”

  “收到!”

  沈悦儿双手平张,那飘散在半空中扬尘沙土,如接到命令一般,向穆无奇飘了过去,正好与那几十道透明丝线撞在一起,顿时附着在了丝线上。

  “果然有粘性,现在可看清你了!”哲子冷哼一声。

  “国柱!”张云海又喊道。

  “让开!”

  就见徐国柱手里拎着那个巨大的‘火把’,向那些沾染上火灰尘的丝线烧去。


  灵界快递



灵界快递 http://www.avsohu.com/Read/5641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